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乱世之何处为安之第八章

作者:娓娓安 来源:17K小说网

8二哥

林暮年大概也就只能骑这种自行车了,毕竟就她这体重,骑一般质量的女性自行车估计用不了多久就给报废。

林暮年骑着自行车,出了村子速度就飙起来了,没过一会儿就看见自己老哥了。

“哥,你们这速度也太慢了。”林暮年说道,不过倒也能理解,毕竟牛车胜在平稳,而且怎么都比走路快不少的。

“行了,你快走去找你二哥,别担心我们了。”林盛叮嘱道。

“诶,把,这是我刚才灌得热水瓶,你给我妈抱着,还能舒服些。”说这林暮年从自己怀里把热水瓶掏出来递给林盛,其实林暮年所说的热水瓶就是输液的玻璃瓶子,往里面灌上热水就成了热水瓶。

把热水瓶给了老妈。林暮年骑着自行车在下一个道口拐了弯,那里是往镇子上去的近道。

骑了大概二十几分钟的自行车,林暮年就到了镇子上的废品回收站,镇上的这个废品收购站算是整个T市最大的一个废品收购站了,林暮年才一到地方就看见林语年正在搬着什么东西,旁边是回收站的张大爷,他是这里的管事的,其实除了林暮年的二哥之外整个废品回收站就只有张大爷一个人而已。

“二哥!”林木年停好了车子,喊了一声,头上全是汗,今天一上午林暮年身上的汗就没下去过,整个人都跟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年年,你怎么来这了,是想二哥了?”林暮年笑着拉着妹妹过来,伸手从口袋里拿了手绢给林暮年擦汗。

“哥,妈出事儿了,刚才爹和大哥已经送妈去医院了。”林暮年缓了口气,说道。

“什么?你说咱们病了,什么毛病知道吗?”林语年收起脸上的笑容,问道。

“妈早上肚子疼的厉害,我去把咱爹叫回去的时候妈脸色都白了,不过妈说她可能是阑尾炎所以就让爹和大哥送她去县医院了,咱们镇子上的医院不是不能做手术嘛!”林暮年说道,脸上还是带着担心的表情。毕竟那再怎么说也是个手术,就现在这个医疗水平,也不得不让林暮年担心啊!更何况林暮年的老娘都已经四十好几了,这么大岁数的人做手术本来就比年轻人做手术更加危险。

“行了,你别担心,咱们先回家,让后我去给我医院的同学打个电话问一下,别担心,啊!”林语年摸了摸林暮年湿乎乎的头发,安慰道,然后把自己头上的毛线帽摘了下来给林暮年带上,林暮年刚想摘下来,就被林语年阻止了。

“戴着,你身子不好又刚落过水,别再病了。”林语年说完把帽子给林暮年整理一下。

林语年说着又示意林暮年等一下,然后进屋去给张大爷说一声,提前结束了在这里帮忙的时间。

之后林语年骑着车子带着林暮年就回家了,走的时候林暮年手里还有车筐里满满的都是这些日子林语年淘换来的书,价格便宜,论斤卖称重。

这些书加起来给有四五十本,重量也给三五十斤的,好在林语年虽然在县里高中当老师,却还是有把子力气的,不然这么些书再加上林暮年这将近一百八的体重,那可就……呵呵了。

林语年带着林暮年再加上那么些书自然速度不如林暮年来的时候那么快,不过林暮年来的时候速度快,所以等到家的时候时间刚好是林暮年说的一个小时。

“嫂子,我们回来了。”林语年去停自行车,林暮年则直接进了堂屋。

“年年回来了,其实不用这么赶得,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儿。”马玉兰站起身笑着说道,然后帮着林暮年把身上的衣服、帽子脱了下来。

林暮年点点头,“二哥骑车子的速度嫂子你还不知道嘛。”

“对了,二弟刚回来,这都快中午了,你们还没吃饭吧,嫂子这就去做饭去。”马玉兰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半都多了,今天的事儿有多,体力肯定消耗的厉害。

“嫂子,不用了,我先去趟县里,问问妈的情况再说。”林语年搬了书进了屋子,“年年,一会儿把书都收到你那个屋子的大樟木箱子离去,里面有几幅画还有字帖,别给我乱动知道吗?”林语年说道。

“我知道了,哥你快去吧。”林暮年结果林语年手里用绳子困好了的书,催促道。

林语年点了点头,转身骑着车子又出了门。

林暮年看自己二哥走了,也跟着回屋了,把书搬回了自己那屋,然后把家里养着的那只大哥昨天送过来的野山鸡杀了,然后清理干净炖了鸡汤,别看林暮年看起来文弱,毕竟是在末世混了那么些年,人都杀过更何况是一只鸡呢!

炖上了鸡汤,林暮年就在灶台旁边守着,手里边拿了本书在看。

“年年,你回屋看去吧,我在这守着。”马玉兰说道。

“嫂子,你去我那屋去炕上呆着,我那屋暖和,再说我这里烟大,你这几天本来就不舒服,快去休息吧!”林暮年抬头温和的说道。

“这,哪有让你干活,我这个做嫂子的歇着的理儿。”马玉兰摇头拒绝道。

“没关系的,这也是我的孝心,嫂子,快去歇着。”林暮年笑着说道。

马玉兰叹了口气,只好回了林暮年那屋等着,其实她也知道,小姑子这是心疼自己,只不过,诶,大概婆婆回来又该说自己了,想着,又叹了口气,但愿这次婆婆别出什么事儿吧!

看见嫂子回了屋,林暮年坐在灶台旁边一边看书,一边看着鸡汤,偶尔还往灶台里面添些柴,维持着不大不小的火候,鸡汤就是需要这样小火慢炖才最好。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林暮年一点点的把鸡汤里面的鸡油撇出来,虽然现在的日子大家伙的肚子里都缺油水,但赵美年要是真的是阑尾炎确实只能吃些清淡的,其实最好的应该是大米熬出来的米油,但是家里的米都是没有去皮的,所以要是想要大米必须拿去大队部那边借工具舂米,所以林暮年才会先选择炖鸡汤。

“年年,你在哪呢?”林语年停好了车子,看见正屋那屋没人,所以才喊了一声。

“二哥,我在厨房呢。”林语年从书本中抬头,回应了一声。

林语年闻声,进了厨房,“炖汤呢?”林语年微笑着说道。

“咱妈现在怎么样?”林暮年看自己二哥又恢复成平常的样子,心下一定,要是自己母亲真的不好,自己二哥肯定不是现在这副淡然的模样。

“别担心了,咱们的手术已经做完了,急性阑尾炎,在医院住三天,拆线之后就可以回家了。”林语年拍拍林暮年的头,安慰道。

“那就好,我这汤炖的差不多了,一会儿哥你把汤送过去,对了我还给给爹和大哥准备吃的,他们从早上吃完东西到现在估计什么都没吃,更何况外面的东西都需要粮票,咱爹和大哥肯定舍不得。”林暮年说道,就算爹舍得买些吃的垫垫肚子,可肯定吃不好,毕竟手里的钱和粮票什么的肯定愿意省着。毕竟林暮年母亲的病就给花不少钱。

“可以,那你现在就做,我也给你帮忙,等做好了我就出发,去替换。”林语年说道,医院肯定是要留一个人的,爹肯定给回来,毕竟明天狩猎队就要去山里打猎了,他这个做村长的说什么都要回来主持的,大哥这边到是没别的事儿,但是大嫂的身体不好,所以大哥应该也给回家,可母亲那边现在又不能离开人,再加上他在那边有同学,所以林语年打算自己过去陪床。

“行,你不用跟我在这了,我速度快,刚才还撇出那么多鸡油,一会儿做鸡油千层饼,你先吃点儿。”林暮年说着从面缸里面盛了好几碗面粉,都是自家磨的玉米粉,参上些白面,做成千层饼,里面还加了些葱末,出锅的时候喷喷香的。

林暮年一连烙了二十来张,给自己二哥拿了一张,然后让二哥给大嫂也捎了一张饼,又给他们切了些咸菜加了一点点的香油,现在的香油都是自家种的芝麻磨得,虽然卫生状况确实堪忧,但是味道确实比以后的香油好了很多,就这么稍稍的加了两滴,整碗咸菜就全都是香油的味儿了。

“那你呢?”林语年啃了口饼,味道确实很好,既有油水,但却因为是鸡油而显得足够清淡,再加上葱香,非常的适口。

“我没事儿,再说你看我这么胖,一顿半顿不吃也没什么影响,再说等你去送饭我不就可以去吃了吗。”林暮年笑着说道,声音清甜,听的人心里也不自觉地放松了许多。

“行,随你,不过别忘了吃,你身子可不怎么好的,别饿坏了。”林语年叮嘱道。事实上林暮年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幅模样,跟家里人这个喂她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吃饭去,我再给你做个黏粥,然后就准备大哥他们的饭,等你吃完了,差不多我也就做好了,到时候你送过去应该还是热的。”林暮年说道。

林语年笑着看着林暮年,然后端着咸菜和饼子去了堂屋,然后去叫了大嫂一起吃晚餐。当然两个人是分开吃的,毕竟男女有别。

延伸阅读

南太太的隐婚日常看病用刀捅?!(求支持)  http://www.touqiongyao.cn/shll.shtml
“*约?什么*约?”一旁的李武后有些迷茫的开口问道。不过,他依旧被江天昊给无视了!江

迷人病[快穿]之第八章  http://www.touqiongyao.cn/g20c.shtml
我待在厨房,正在做着其他人的早餐。“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在我专心准备早

绝色毒妃之冷面寒王傲娇宠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touqiongyao.cn/17h.shtml
红袍箭袖,红发披垂,银质额饰上的红宝石在夜明珠的映照下闪闪发光,路小残站在高高的树梢

玄幻:不装了,我乃剑仙真无敌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touqiongyao.cn/zp1.shtml
祠堂刑房的仆役见秉诺来,已知晓来意,起身就摆凳子拿鞭子。家里所有的仆役中,唯有刑房的

不灭道心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touqiongyao.cn/dxk0.shtml
下午五点钟,在保定市的一个高中学校里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教师,砰的一声,把一叠试卷扔

迪迦传说之蚊道人血洗冥河?(7)  http://www.touqiongyao.cn/ygdq.shtml
小九瞬间被吓得花容失色,委屈巴巴的站在夏阳跟前,低着头。“行了,别在这儿哭哭啼啼的,

网游:我的经验多了亿点点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touqiongyao.cn/p98.shtml
井然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心里隐隐有些后悔收留她,真是麻烦,不就说了两句,至于掉眼泪?“

都市之终极特摄系统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touqiongyao.cn/a5lt.shtml
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看着路上熟悉又陌生的街道。记忆中那个少年的身影,此刻仿佛和出租

我们医修救人要钱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刁难  http://www.touqiongyao.cn/njuh.shtml
“你……”卢勤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死死的盯着对方,虽然在之前和李墨晴的谈话当中已经预料

[综]松阳老师还能再拯救一下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touqiongyao.cn/13i.shtml
意外就是意料之外,有时候命运比你想象的更有趣……张皎那句哥哥说出口后便意识到了不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奇迹世界崛起在线阅读第5节

    咚、咚、咚,传来三声敲门的声音,琴柳刚穿好上衣,略作整理后,道:“是朱老师吗”,一个男子的声音回响:“是,该吃晚饭了”,正是朱大昌,琴柳急忙上前开门,打开房门,只见朱大昌一身沙滩裤并未穿上衣,胸前浓密的胸毛额外显眼,脸色潮红,微微道:“朱老师你穿成这样,出去吃饭似乎不方便吧,还有你脸这么红,是刚刚喝

  • 金庸学院群英录开局得了三项之力

    这是我夺舍亚索的第一百天。思想虽然是我的。习惯却是亚索的。该死的金手指,依旧没有出现。每日下午,一股潜移默化的意识,总是促使着他前往艾欧尼亚天涯石旁的一颗苹果树下。今天,他身着蓝色披肩,腰别麻丝粗绳,腿绕棉麻短裙。最惹人注目的,还是头顶那个狂拽酷炫的骚气扫把头,令人望而生畏,背后一把入鞘长剑,虎虎生

  • 英雄科的魔法师在线阅读陶大仙

    最后,药是星星自己熬的,饭也是小家伙踩着板凳做好的。到了晚上,陶乐把星星哄睡之后,照旧毫无睡意地盯着帐顶。过了片刻,屋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有冷风把窗户纸吹得呼啦作响。陶乐从床上爬起来,拉了拉被角给星星捂结实后,盘腿坐在了床沿儿上。丝丝缕缕的黑雾从窗户缝门缝里渗进来,不一会儿满屋子都是黑沉沉的厉鬼。打

  • 薇薇时光第3章在线阅读

    回到家,王异马上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找来了床底下的医药箱,涂抹着药水。渐渐的那拿着药水的手开始剧烈颤抖,害怕,恐惧,不安,刚刚到底怎么了,十年前那恐怖的红光又再现了,好像还是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三个小混混死了吗?王异将药水放下手抱着头想到,疑问,全是疑问。不一会,王异因为太累而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

  • [综]她叫坂本,有何贵干在线阅读第9节

    玉皇城周家听到千羽也要帮忙,心中也是异常高兴,虽然看千羽的年龄有些小,但毕竟是圣云宗的弟子,就光这个身份也足以震慑住野狼帮的宵小。“小师弟,师父还在武侯府等着咱们,我看咱们还是不要管这些闲事了吧?”林立听到千羽的话,也从马车内走了出来,他心中觉得面前这队人马,足以对付野狼帮了,自己二人没必要参与。“

  • [综主刀剑乱舞]春和冬在线阅读第5章

    小哥叫李哲超,在他们家在他太爷那代开始住这,他爷爷一直尝试破解这个结界,却因为被结界反噬死于非命。而李哲超父子也在寻找破解的办法,他父亲四年前突然暴毙,死后连魂魄都找不到。接着这条巷子又时不时有生人闯入,结果都一样。李哲超也只好一边寻找破解的法子一边守在这,以防生人不侧。要说到他家为什么要住在这里也

  • 偶像攻略gl实验室爆炸

    白成璋已婚。这是沈茉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不应该一直想这件事,但事实却是过后几天她一直在思考,而且……貌似研究所里其他人都不知道白成璋已婚。为什么他选择告诉她?沈茉琢磨着,心不在焉导致下班在小区门口提着一袋子食材从超市出来时撞到了别人。沈茉说了抱歉,弯腰去捡滚得满地的橙子。很快视野里就出现了另

  • 绝对命令欢迎!不速之客

    午后,萧瑶正在屋前走廊上的躺椅上闭目养神,有帘笼挡着,既晒不到太阳又可以吹到丝丝微风,闻着阵阵花香,好不惬意!“瑶姐姐!”萧婉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安宁。“这会儿四小姐倒是来的挺勤快的嘛!”小翠看到此刻正笑吟吟的向她们走来的萧婉,一点好感都没有,小声嘟哝着。萧瑶听到她的话,嘴边一抹不易察觉

  • 当龙傲天碰上玛丽苏第3章在线阅读

    许飞栾是谁?许氏集团继承人,风华传媒掌权者,从来都只有他对别人说滚,哪会容忍别人和他说结束?沈歇眉尖微跳,暗恼自己太过急躁,忘了许飞栾的性子。原主签的卖身契呢没有到期,更何况在资本横行的圈里,得罪许飞栾,不是个明智之举——他得曲线救国,不能明着来。“我听安路说,赵晴手上有个剧本比较适合他。”许飞栾冰

  • 保护我方弱鸡路痴夫人第七章

    下播之后,楚南坐在餐厅吃饭,吃到一半,窗户旁发出声响,他抬头望去,果然又看到了小猫咪,正歪着头打量他。每天都在饭点来,还敢说不是来蹭吃蹭喝?楚南笑眯眯地把窗户打开,“进来玩吗?”它好像能听懂人话一样,略略抬起下巴,便轻盈地跳了下来,随后慢悠悠地走向餐桌。小猫咪浑身雪白,没有一点脏污,爪子也像一颗刚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