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林妹妹她总是不来[红楼]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nailuo 来源:晋江文学城

08 偷窥者说

应梦如倩到达灵创公司时,她的父亲应必成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3D投影显示出的机器人生产区沉思,因为车间里只有部分设备在生产,另有部分设备已经闲置了。

机器人产业,已经进入产能过剩时期。

看到女儿进来,应必成紧缩的眉头舒展开了。他说了句“山野”,房间中的场景就换成了群山峻岭中的一处高台,远山云雾缭绕,可闻松涛阵阵。应必成知道这是女儿最喜欢的风景,肃静,厚重,远离人烟。所以他马上就换成了这个风景。

房间中的这种功能,采用的都是实景,即使电脑资料库中暂时没有的,只要主人需要,电脑也会在全网络搜索提取。像雪山之巅、森林草原、湖边海岸、各地街景,只要主人想换个置身环境,电脑都能即时投射。而街景功能完全等同瞬时旅游,如果主人此刻就想在华盛顿,3D*眼影像展示的就是即时动态的华盛顿街景,人如在现场一般。

慈爱地看着女儿,他问:“有事吗?”

应梦如倩应着“有”,同父亲一起在沙发上落了坐,然后,她就把闻天智突然找她的所有情况、包括细节都对父亲讲了一遍。

应必成听完,也感到了很疑惑,皱着眉头说:“嗯,两年后再找你,确实是应该有隐情的,而他的解释,确实很难让人相信。”

他把目光转向女儿,审视着说:“你真的能确定,闻天智不是个花花公子吗?”

“能确定。就算是两年前,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阅人的能力还是有的。”

“那么,”应必成一边想着一边说,“我们就可以依据他的说辞从头捋捋,也许就没有破绽了,只是其中,我们需要加入一些合理的想像。”

“哦?您说。”应梦如倩的目光中充满了希望。

“咱们就从开始说起,你们两个人相识了,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情。然后呢,按照闻天智的说法,他父亲知道了,顾虑于两家同行企业联姻会造成诸多不便,就表明了不支持的态度,而闻天智也觉得父亲的顾虑有理,就打消和你继续交往的念头了。可爱情这个东西,能是说忘就忘的吗?尤其是起初就触动了灵魂的,可能在表面上迫于外力放弃,心里却会尾大不掉的。这期间,我们就可以加入想像了,闻天智已经到了成家的年龄,他的家里是不是属意过别人?而闻天智因为心里有你一再推脱?这样,一晃就会过去两年,到如今,如果他们家里迫于孩子必须成家的考虑,终于回头认可了他想娶你的愿望也说不定。而如果真是这样,闻天智的解释也就毫无破绽了。”

应梦如倩面露喜色,随即表情很快又凝重起来,说:“可是如果真是这样,他完全实话实说也是可以的呀,干嘛要说经过两年的思考,终于想明白了该怎么做呢?并且问题是,正像我对他说过的,他怎么能断定我也在等?这不成了有鱼没鱼撒一网再说了吗?还有,他并没有说已经征得了父母的同意,那要是他爸妈仍然反对怎么办?”

应必成想了想:“这确实是个问题,那你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应梦如倩显得很纠结,“依我的本心,当然也渴望前缘再续,但是,如果我和他接续上关系,哪怕是像我说的那样先保持普通朋友关系,本质上也还是奔着婚姻目的去的,必然要投入感情。可假如,再交往不久,他父母又出来横加干涉,我该怎么办?如果他的决心坚定,我将来要面对一对不承认我的公婆,这会让我难办;如果他不坚定,不久后又打了退堂鼓,我可就更丢人了。这么说吧,他若敢在同一个地方让我摔两次跟头,我都想杀了他。所以爸爸您想,此刻我又能拿定什么主意?”

“那,很明显,关键的问题就是,你得首先知道他父母是否同意你们再交往,是吧?”

“当然。”

“那你现在就可以问他呀。”

应梦如倩一愣,随即很快说:“我才不呢。当年是他耍了我,如今他刚再找我,我就马上问这个问题?不是显得您女儿太想嫁他了吗?”

应必成笑了起来:“事实也正是你太想嫁他嘛。不过你这态度是对的,咱们应家也不是普通人家,可不能在任何细节上让他们小觑了咱们,更不用说在男婚女嫁方面,女方更得高傲一点。那你就再等等呗,他那么急切地要到了你的口供,估计很快还会联系你的。”

应梦如倩点了点头,可脸上的表情还是疑云未消。

沉默了片刻,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说:“那么爸爸,您对闻家了解的比我多,给我讲讲好吗?”

应必成想了想,面色突然变得很凝重,说:“不好讲。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整个行业,尤其是国内的同行,都有一个感觉,天智公司有些阴森森的。”

应梦如倩一惊:“哦?怎么会这样?”

“说不清。”应必成一边想着一边说,“再具象点说,我们很多同行都觉得,天智公司不管干什么,都好像在做贼似的。你看,做企业嘛,谁都想搞创新,哪家也都会有一些专有技术,做好保密措施是应该的。那怎么做好保密工作?硬件上做到高智能防范,软件上强化纪律,严守流程,任何环节都做到不存在疏漏就可以了。然后同道之间呢,该做好怎样的表面文章,就做好怎样的表面文章。可天智公司和我们不一样,怪异主要在于,除非是由他们主导的、或者是明显对他们有利的行业交流活动,否则他们一概不参加,总是那么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分析,他们一是因为自大,不屑于和依靠他们的技术才能生存的企业搅在一起,就好像觉得大人和小孩子谈不到一起一样;二呢,我们认为他们是怕在不小心中泄露机密,毕竟行家看门道,通过蛛丝马迹、片言只语,就可能一下子惊醒梦中人。所以,他们的那种小心谨慎,表现得都像个守财奴了,经常让我们哭笑不得。”

“很猥琐?”

“最起码也应该是太小家子气。这种经商习性甚至都可以从你和闻天智的事儿上看出来,完全是一副见势不妙、转头就跑的样子嘛。”

“那我……”应梦如倩的表情露出了失望。

“你先听我说。对他们这种习性,我们当然也可以设身处地去理解,高仿真机器人的开创者嘛,既要卖出技术,又要保持领先,确实任何疏忽大意都是要不得的,可感觉上,他们确实有点谨慎得过头了,干什么都要藏着掖着,同时对身外的一切都保持着警觉,总是那么神神秘秘的。所以在私下里,他们的这种习性就引起了大家很多的猜测,以至于就在那次AI大会后,我们有几家企业,还特意就此组织了两次秘密会商。”

“啊?机器人行业居然还这么波诡云谲?”

“谈不上波诡云谲,应属于大家共同的好奇心在作怪吧。你不是想把自己藏得很深吗?那我还非要想办法窥探一下不可,就是这种心理。而想做到这一点也不难,各公司在世界各地都有销售代表处,业务人员除了搞销售和售后服务外,本来就兼具着收集情报的职责,安排一些信得过的,顺便加强一下对天智公司的关注就可以了,我们原本也没指望能获得什么重要发现。但是,世间毕竟有这样一个效应:个体不被关注时,大声呐喊也能被更多的人声淹没,若众目都关注一个个体,慢慢地可能连汗毛孔都被看清了。我们对天智公司的偷窥虽然还达不到这种声势,可偷窥的眼睛多了毕竟是事实,于是天智公司一些隐蔽在做的事儿,就不像以前那样让我们两眼一抹黑了。尽管还看不到具体,却毕竟看到了一些端倪。”

“哦?都有些什么?”

“比如最近一年多,密探们就侦查到,闻浩宇和徐茂经常出现在一家私立医院里,再进一步侦查、打探得到的情况是,他们还在那里有实验室和设备,干什么呢?原来是在做仿生器官的研究,并已经应用到临床。当然对这个发现,我们丝毫也没有感到惊讶,因为AI应用的扩展,救死扶伤、助残归正本来就是一个必然的方向,只是技术难度很高罢了。微电脑控制,具备原生器官的所有功能,不需要服药抗拒排斥反应,这些都有技术难点。所以在发现他们的这个秘密后,我们当然也要立即入手开展相关的研究,免得今后还要花钱向他们买技术。但遗憾的是,像徐茂那样的鬼才确实是绝无仅有啊,很多细节上的难关,我们的科研人员就是集思广益、就是借助了机器人乃至大型计算机的帮助,也只能在部分环节上达到99.99%,离100%就差这么一点点,我们也是一筹莫展。这还只是材质采用、合成配方方面的研究,临床应用干脆就不可行,病人的排斥反应很强烈。而据密探们的侦查,徐茂研制的仿生器官是没有任何排斥反应的。于是就有人出主意说,能不能偷来他们制成的仿生器官,然后用逆向工程推导原理?可人家的安保措施那么严密,去偷谈何容易?再说我们能沦落至此吗?”

应梦如倩叹了一声:“唉,要是被捉住,脸就丢得更大了。怎奈徐茂只有一个,当年闻天智父亲又先下手为强,我们也只能认命了。”

应必成点点头:“是得认命。另外,如果我再告诉你一个来自天智公司的秘密,你可能就要细思极恐了。”

应梦如倩看着父亲,瞪大了好奇的眼睛。

“这个秘密,不是我们密探人员直接或间接发现的,严格来说,是情报汇总后,我们很多人通过琐碎的线索分析,推断出来的。当然先是用计算机分析过,但结论让我们不是很满意。为什么呢?因为连计算机都想不到我们能够想到的那一层。”

“哦?这么复杂?”

“不是复杂,计算机不怕复杂。而是诡异,计算机对诡异的东西,由于官方要求的程序约束,分析、提炼、汇总功能是受限的。”

“那您快说说,那是什么诡异的东西?”应梦如倩立即大感兴趣。

“他们不是在医院里建立了实验室吗?我们的密探人员就发现,他们还经常利用处于弥留之际的病人搞着什么研究。起初,密探人员认为,他们这是想在危重病人身上做器官移植试验,如果不成功,试验对象毕竟是必死之人,相关的风险、责任要小很多,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吧。但是在连续探查后,密探们发现,凡是用于试验的病人,都是活着进去,很快就死着出来的,偷听家属们的有关议论,也没有器官移植的话题。这就引起密探们的兴趣了。密探人员先是在事后对病人家属进行旁敲侧击,却得知他们都签署了保密协议,拿了天智公司的好处,故而什么都不能说。没办法,我们的密探就在请示了总部后,用巨资对病人家属进行贿赂,这才仅从一个病人家属的口中探听到了一些情况,说是在徐茂他们的实验室里,有一台看起来非常高端复杂的仪器,把一些电极接通到病人的头部,就可以检测到弥留之际的病人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后的生理变化。看起来,这并不是一项违背任何伦理的科研项目,再说徐茂这个疯子肯定是始终没有放弃对生命奥秘的探究,他做这样的研究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可前不久,另两家AI公司的老总就此问题专程来找我的时候,在计算机分析未果之后,他们的一个猜想,就把我吓着了。”

“怎么了呢?”应梦如倩很不解,“您不是说徐茂做这样的研究很正常吗?”

“看起来正常,但研究活人正常,研究人咽气的一刹那又意味着什么?徐茂这是在研究灵魂!研究灵魂又意味着什么?灵魂在,人是活的,灵魂不在,人就死了,所以只要弄明白了灵魂因何能在,因何而走,然后能用什么办法永固灵魂,那人就可以实现永生了。为什么呢?你想啊,他们现在能造仿生器官,已能帮人延寿,下一步是不是还能造仿生大脑?再有了永固灵魂的技术,生命永生又岂止是幻想?就算退一步,再换个角度看,如果能在机器人身上模拟制造出灵魂,然后固定,这对人类又意味着什么?”

应梦如倩瞪大了眼睛:“可,真的有灵魂这个东西吗?”

应必成叹了一声:“这就得去问徐茂了。我们的猜测是,徐茂既然在做这样的研究,多半是因为他发现了灵魂的存在。灵魂这个词嘛,很多人都是抗拒的,连计算机程序里,也被官方限制了不能成为主流概念,不能把这个概念通过计算机整理成让人确信存在的论文。当然这并不是由于官方的霸道,而是灵魂这种东西,既不能证真,也不能证伪,怎么可能被认可?宗教或民间有人信,也不过是在哲学意义上能够自圆其说罢了。所以换一种说法,你也许就能接受,比如就叫‘活力素’,生命身上是很有可能真存在这种东西的。”

应梦如倩想了想,说:“能实现永生,难道不好吗?”

应必成笑笑:“你还年轻,对世界充满好奇,当然觉得一直活着才好。但是休说永生会违背自然规律,就是不违背,你知道世间还有‘生入逆旅、死入归途’这句话吗?像我,已经50多岁,奔波劳顿,常感心力交瘁,虽然不至于已经厌世,但已能觉悟到自然规律正是大慈大悲的安排。咱们别说永生,就想像一个人能活上两百年,从清朝道光年间一直到现在,得经历多少饥寒交迫、颠沛流离、战火天灾?你会觉得在其中活着有意思?你年纪轻轻,不就已经对这世界很反感了吗?连被供养的安逸都觉得不好受了。而刚才我已经说了,能够让人类永生不是重点,怕的是徐茂能让机器人有灵魂,这样人类的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难道不恐怖吗?”

“这么说,徐茂还真是个疯子。”

“天才和疯子有时候是分辨不清的。”应必成站起身,直了直腰板,“当然了,这只是我们根据情报所做的猜测,也许,徐茂并没有这样疯狂。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刚才已经向你介绍了闻家及其企业的一些内幕了,而不再出意外的话,你不久后很可能也成为闻家的一员。进入这样一个家庭,你可以想像生活会有怎样的不同。所以从即时起,你就要积攒心理准备了。”

“我,怕了。”应梦如倩很纠结地望着爸爸,同时立即想到,那个机器人帅哥之所以找到她,很可能是和她即将进入闻家有关的,不然,外星人与她接洽的切入点,也不会正好选择闻天智来电话的时候。而闻家,正是AI行业的扛鼎企业,她这个间谍,看来是要打入闻家内部的。只是这件必须保密的事,她又不能对父亲说。

总之,她已经在大脑中隐隐地看到一条脉络了。

就听父亲回应道:“怕什么?闻浩宇只有闻天智这一个儿子,从虎毒不食子的角度,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坑害他儿子的。你又是他们家的传宗接代人,地位会更不一般。只要闻天智对你好,他们闻家不管干什么,又能伤着你分毫?”

“可这样一个您所谓阴森森的家庭,我怕我不适应啊。”应梦如倩知道,眼下要顺着剧情演下去。

应必成一笑:“这就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了。在我们看来,他们很是异常,可他们看我们,是不是也觉得怪怪的?比如,假如他们知道了我们还派密探偷窥他们的秘密,会不会同样觉得我们很猥琐?这是肯定的吧。你想像一下你就是闻浩宇,那样做有什么不对的呢?”

应梦如倩不禁释然地一笑:“嗯,设身处地,认识就完全不一样了。只是,如果我真能嫁到闻家,同行会不会转而蔑视咱家呢?”

“这还是立场不同的问题。三国时,孙刘之所以联合,是为了抗拒曹操,可虎牢关之时,刘备兄弟也曾和曹操联手。很多人都是在吃不到葡萄的时候才说葡萄酸的。”

应梦如倩笑起来:“人啊,真是很奇怪的东西,审时度势、随机应变的取舍,是机器人怎么也做不到的。”

应必成摇摇头:“眼下是如此,但智能化是在不断发展的。这才十几年,从僵硬的机械驱动机器人到高仿真,功能越来越全,智能越来越高,到如今,技术瓶颈期又该到头了。像刚才说的徐茂搞的研究,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如果我嫁到了闻家,是不是还要承担起什么职责?”应梦如倩这样问的意思是,假如父亲也期望让她当间谍,那她是可以同时为两方服务的。

应必成盯着女儿:“你的意思是充当我的间谍?绝对不要。对于闻天智,你要当好妻子,两个人能一直相亲相爱,就是我和你妈最大的愿望了;对于闻浩宇夫妇,你要当好媳妇,得尊敬,孝敬。这就不像你给我们当闺女了,不能再邀宠,不能再任性,得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当然不管是对闻天智,还是对闻浩宇夫妇,你要尽量做到多了解,了解到透彻最好,这样你才能不被动;将来对于孩子,你还要当好母亲。不过我这样说,你不要以为嫁到闻家就是受气去了,我认为不可能。首先,闻家不是普通人家,闻浩宇夫妇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肯定都是有涵养的;其次,闻天智能在两年的时间里对你念念不忘,就说明他是如何看重你,只要你慢慢收敛了小姐脾气,他应该会很宠你的;其三,我们应家同样不是普通家庭,闻家就算存在特殊规矩,他们也得不看僧面看佛面的。”

应梦如倩站起身来,眼中已经溢满泪水。她走到父亲面前,抱住父亲,把脸贴在父亲胸前说:“爸爸,我都懂。”

心里却说,你不让我当间谍,可我已经进入这个角色了。

应必成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笑道:“八字刚有一撇,你看我们就想了这么多。不过,未雨绸缪正是人类才有的智慧啊。”

应梦如倩抬起头来看着父亲:“嗯,那您,还有什么要嘱咐我的吗?”

应必成想了想:“眼下也只能这么多吧,毕竟我们还得等待闻天智下一步的消息。另外我刚刚想起一件事来,就是在闻家所在的那个城市,我有一位朋友,原先是电影明星,现在在AI限制运动里做事。女的,名叫郝玲玲。你如果能嫁过去,万一有事,可以去找她,也算个就近的娘家人吧。”

应梦如倩露出不解的神情:“在AI限制运动里做事?可您是从事AI的呀,她不是我们的对头吗?”

应必成一笑:“上世纪七十年代,基辛格也**,但是并不影响他和周恩来总理成为莫逆之交。很多时候,不同立场的人成为朋友,正可以互相为鉴。”

应梦如倩点了点头:“跟父辈相比,我们要学习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延伸阅读

龙珠之诸天最强厨神不良少女的故事  http://www.3gmifi.cn/gl5g.shtml
丁美味的善举,简光年并不能完全认同,远远地看到周西西回来了,他说道:“你是要开店,并

脱贫倒计时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3gmifi.cn/uijw.shtml
在一片森林的深处,有一座大山,大山也是黑色的。比克走到山下不远处,看着这座山,发现山

圣仙传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3gmifi.cn/dhbj.shtml
苏文不再言语,旋即身体上涌起那股五品战魂士才拥有的魂力波动,只见其双拳之上泛起一股深

妖妖之沐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3gmifi.cn/pgos.shtml
林母早起一头钻进厨房忙活,誓要在女婿眼前掏出这个家全部实力,仿佛越这样做女儿就越能得

皇婚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3gmifi.cn/priq.shtml
船员酒吧内,马维尔拿着球杆,单眼瞄了瞄线路,果断出杆!白色的母球带着旋转,击打在花色

主宰从改造系统开始之神秘玉佩  http://www.3gmifi.cn/xa7p.shtml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车程之后,两人终于又回到了家乡。李阳的家乡在一座山脚下,是盐北市里一

我与真君解战袍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3gmifi.cn/pbpx.shtml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阴天下了飞机以后我直接到家躺在床上大睡了一番。一直日落才醒。原

逝去的遥不可及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3gmifi.cn/dqv0.shtml
第一章初次听到系统的要求,其实苏洮是拒绝的。苏洮觉得自个儿就是个普通人,普通智商普通

嘉宁长公主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3gmifi.cn/gpos.shtml
吞噬天功,虽然只是残缺,但却是仿照大吞噬术所创,的确是让古尘很有兴趣。当古尘翻阅这本

书中游[快穿]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3gmifi.cn/x89v.shtml
扬临的秀美风景深深吸引住了盛浅语,让她完全忘记了所有的烦恼,整个人都沉醉在了这片自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极品炮灰第九章

    翌日一早。许砚安有睡懒觉的习惯,平时如果第二天不上班的话,他能直接睡到地老天荒。但是今天不行,许砚川还在家,而且他下午就要回学校了,得起来给他做饭,完了还要给他整理些需要带去学校的东西。揉了揉眼睛,许砚安摸出压在枕头下边的手机看了眼时间,七点半,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的一个点。许砚安打了个哈欠后,然后一

  • 穿越傲娇女配第1章在线阅读

    十年前。A国,A市。是夜,夜色朦胧,傍晚十点。原本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让人难以入睡。*此刻,A市郊外,屹立于山腰的一座华丽别墅内仍灯火通明。大厅内,华丽的水晶吊灯闪烁,然而,却弥漫着一丝不符合气氛的血腥味。光滑的大理石折射出刺眼的灯光,地面上,一位约莫三十岁的女人毫无生

  • 财迷小狂妃在线阅读第1章

    华夏历三千年,华夏国。华夏母亲河畔,附近最出名的半城大厦,百米高的大厦顶,正在进行着一场晚会,硕大的天台之上音乐声阵阵,人来人往,侍者穿梭在人群中,不断的分发着各种饮品。在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有着一个穿着与晚会格格不入的休闲装,独自趴在栏杆上自饮的年轻人,他叫柳陌。之所以不穿正装便能够来到这个

  • 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在线阅读第10节

    白雪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本来跳完了舞准备离场,不料连景城却突然拽住她的手腕,白雪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一把将她抱住。他的动作带着一种不顾一切,她感觉他的力气很大,大得抱在她身上的双手都在颤抖,他将下巴靠在她肩膀上,他的脸不停在她的头上摩挲,他的声音沙哑,透着一种压抑感,“抱歉,我做不到,一靠近你

  • 三世独醉此地有女名木灵

    李长心本不想说的。因为相遇之时,苏红缠摆明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她还不想死,起码也要把一切都说清楚之后再做决定。回到百年之前,她可不是专门让苏红缠解气的。只是自己已经受苏红缠功法控制,既然撬开了口子,就再无法补上。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与修仙之人对抗。所以说自己那些秘密想藏也藏不住了,就那样赤/

  • 偷吻月亮在线阅读另一个王朝

    老者看着眼前的少年,小友,不必介怀。蓉儿,去给这位小友在做些清淡的食物,我想小友肚子一定很饿。是,爷爷。少女转身走出房间。老者看着少女走出之后。回过头来,对着张广说道,小友是被人追杀的吧。张广脑袋翁了翁,没想到老头直接就问了出来。但是看着眼前的老者,他生不出一丝防备之心,内心深处告诉自己,这个老者可

  • 我的世界之无限维度在线阅读第9章

    一天一夜后。黑山森林的外部,一个小小的野果林中。这个野果林中,生长了一种类似梨子的野果,但是,这种蓝色的梨子,不仅个头小、果肉少,而且,带着一种很酸的味道。所以,几乎没有人采摘。而此时,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片绿色的丛林,哪里有人?但其实,在丛林的中央位置,有一个神秘的阵法!【绿元万幻阵】,木系高阶阵

  • 宠物小精灵之冠军之上之去叫你妈妈来吃饭

    周继成不知道,此刻在他肩膀上一动不动的女人其实早就有所察觉,只是她头晕目眩、四肢瘫软无力,动弹不得。一开始刚有察觉,是周继成为她穿上上衣之时。她只觉得有人对她上下其手,却根本睁不开眼,只能任其摆布,不禁心里大急。接着便又没了知觉,而在意识尚存的最后一刻,她所担心的是,如果坏人在侧,女儿该怎么办?再一

  • 弑天冢在线阅读第2章

    “自恋是一种态度,也要有自恋的资本,你有吗?”。美男仔细的瞅了瞅她那飞机场的身材还有那最多只能算得上清秀的脸。“我……我,我不屑自恋。”她羞赧的侧过头,一拳砸在她肚子上,他疼的嗷嗷大叫,猛然松开了她。得到自由,她立即站起身,准备掉头就走,不跟他再废话。一起身,才发现,某男,没有穿衣服。哦买嘎,真是变

  • 非常态勇者们的传说之第五章(5)

    “你是什么意思?”杜芸沉不住气,先问了出来。“房产继承,是需要已逝的房主本人父母、兄弟姐妹签字放弃继承,配偶儿女才能继承……”向西神情不变,耐着性子好心的解释。姨奶奶和堂叔面色不变,只是没料到向西一个小孩子居然也心里有数。只有杜芸呼吸一滞,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这个她是真不知道,谁能想自家关起门的事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