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成了万界创世神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织梦飞龙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一个番外

“月七,你家公子,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月七没有说话,他其实也以为公子是喜欢楚乔的,直到有天看见他家公子将放在盒底的发带拿出来,想要烧掉,却犹豫不决的样子,那一刻,月七才知道他的公子藏的太深。

月七那天晚上想了很久,才想明白,这么多年来,公子可以招侍寝婢女,可以教楚乔武功,也可以救楚乔于水火之中,公子为了楚乔做了这么多的事,所以连月七都差点被公子骗了,但是公子从来对那个人没有严厉,只有宠溺,他从来不逼那个人做她不喜欢的事,也不逼她喜欢自己,他总是宠着她,她喜欢燕洵,于是公子就抢了燕洵的心头好,她不想让燕洵死,公子就想办法救他,她不喜欢楚乔,公子便设计让楚乔跟着燕洵,可是这一切,月七也是现在才明白过来。

从小的时候开始,那个人似乎就特别讨厌公子,应该这么说,她讨厌除了亲人和燕洵以外所有男人,她是骑马摔下来,被燕洵救了,从而想嫁给燕洵,也只是那一次而已,只有月七知道,公子为了她不知道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她四岁那年,跌落冰湖,是宇文玥大冬天的将她从冰湖捞出来,脱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给她取暖,她六岁的时候,爬上房梁,摔了下来,是宇文玥接住了她,宇文玥手臂骨折了两个月,七岁的时候,她送了宇文玥第一个礼物,是一根发带,那是她第一次送给他礼物,也是最后一次。

十岁那年,她骑马摔落,燕洵救了她,可是她还是摔倒了脑袋,失去了十岁之前所有的记忆,她忘记了宇文玥,她忘记了宇文玥对她做过的所有事,她更忘记了,那年她把发带交给宇文玥的时候,对着宇文玥说“玥哥哥,你以后娶我好不好?我会很听话,很听话的”

她睁开眼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燕洵,她紧紧的抱住燕洵,完全忽略了听说她摔下马,马不停蹄的从燕北赶回来的宇文玥,自此,宇文玥真的被她忽略了。

她长大了,真正的长大了,没有兑现她的诺言,也没有再记起她的玥哥哥。

而宇文玥也没再叫她的乳名,而是尊称“公主殿下”

直到,她威胁楚乔,直到,宇文玥射出那一箭,直到,她摔倒在地,直到,她看着宇文玥从她的面前救走楚乔,他就知道,他们两人再无可能。

其实在她哥哥问他,愿不愿意娶她的时候 ,宇文玥就已经动心了,可是最后他还是拒绝了,因为他知道,她会拒绝。

“你心底的那个人,到底是我还是她?”

宇文玥看着站在树下的楚乔面无表情“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我的心底是谁,对于你而言,重要吗?”

是的,她得到了她曾经想要的一切,从底层一步一步的爬上来,而最开始,她只是一个卑贱的婢女一个逃亡的女奴 ,一个失去记忆的武林之人。

而现在,她是青海王妃 ,她是风云令主她亦是秀丽王,而那个人,不过是已经死去多年的叛国贼而已,最后的赢家还是她楚乔不是吗?想着想着,楚乔突然笑了起来,眼神空洞无物“这赢家还是我,不是吗?”

宇文玥看着眼前的楚乔,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只是淡淡的说到“你从来不是她,我亦不对她像对你这样”

面前的女人听到这句话,也只是

了擦眼角的泪珠“我知道的”

那个公主,是宇文玥的劫,她死的时候,刚好桃花开了满山,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她的眼睛因为病情一点也看不见了,她抱着面前的宇文玥上前凑到他耳边喃喃到“明明说过,明明说过,你要娶我的,这一次,是你食言了……”【完】

第二个番外番外三

这是元淳第一次溜出行宫,青海地界不比大魏京城的繁华,街上倒也还是行人众多,元淳特意没带一个人出行宫就是为了避免采薇和月七在自己耳朵边叨叨,他俩还真不愧是夫妻,不是采薇提醒,就是月七提醒,要不就是两个人一起在自己的耳边碎碎念,好不容易骗过殿门看守的侍卫,怎么可能再被他们抓回去,不过那个侍卫胆子真大,什么人都敢放出去。

“啦啦啦,今日正好上午就去逛街,下午呢,就去茶楼听戏,在宫门关之前回去就行了”想到这里时,元淳整张脸都布满了开心两个字。

就在元淳东看西看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两个男子的也正看着她。

“将军,您在看什么呢?”其中一个男子看着自家将军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的女孩便奇怪的问到。

男子看着不远处的元淳笑起来“这青海也是有值得一看的风景,阿虎我们上前去打听打听”

元淳看中了一根发簪,是通体竹叶的形状,全身用银浆包裹,如果是阿玥戴着束发一定很好看的,想在这里时元淳便问老板“老板,这个多少钱?”

“五十文”老板头也没抬的说到,元淳举起簪子看了看,从自己绣袋里摸出了一锭金子“这个够了吧”

老板看见了金子两眼发光迅速的抬头打量起元淳来赶紧把金子放进怀里“够了够了够了”

正当老板欲偷偷溜走的时候,一只大手捉住了他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怕是这姑娘给的太多了吧”

黑色衣袍的男子冷笑的看着老板“拿出来吧”

老板看着眼前男人可怕的样子吞了吞口水“凭什么……这位姑娘愿意高价……”男子将佩剑抽出半截看着老板“你说什么?”

“不不不不……”老板赶紧将金子还给了元淳,男子扔给老板一串铜板“刚好五十文,拿着赶紧滚”

“是是是……”

元淳从始至终没有说话,反倒是男子双手握拳行礼“姑娘惊扰了”

见元淳没有说话,男子继续说到“我叫江离,不知道姑娘芳名是?”

“既然江公子付了钱,这根发簪就属于江公子了”元淳将发簪放到了柜上,江离一愣“不用了,本就是那老板贪财,我只是付了应该付的钱,这根发簪就送给姑娘罢”

“不用了,家父教过,不能食嗟来之食”

江离笑了笑“那敢问姑娘大名?江某也好登门拜访一下姑娘的父亲是如何教出这么一位知书达理的女儿”

就在这时,不远处到处找寻的采薇看见了元淳大声喊到“王……嗯……小姐!”

元淳侧过头看见了采薇,心里咯噔一下“快跑!”元淳拉过江离就是跑,一路跑,采薇一路追,元淳好不容易甩掉了后面的采薇正在喘气的时候,江离正看着她“你……”

“不好意思了,把你拉进来了”

江离看着元淳笑起来“没事的,不过,那个人是你的丫鬟吗?”

“嗯,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天天在家里很闷的”番外三(下)

元淳探出小脑袋确定没人之后才带着江离出去,刚走到巷子口,江离只觉的颈间一冷,好快的速度!连自己都没察觉。

“月七,你给我放下”元淳看着月七一脸无奈,月七看了一眼元淳“是他挟持的吗?”

“没有的事,你给我放下”

月七盯着元淳许久才缓缓放下匕首“主子已经出来了”

“……”

“王妃,请和我们回宫吧”

江离身体一僵,月七打量了一下江离“你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吗?”

“是谁?”

“青海王妃,大魏的八公主”宇文玥从暗处出现的时候,元淳往后退了几步“我……”

“淳儿,你太不听话了”宇文玥独有的气场压制住了江离,眼前的人太诡异,让江离一时的出神。

元淳憋着嘴“我又不是不回去”

“现在玩够了吧”宇文玥面对元淳总是没有办法的,卷起手指弹了一下元淳的脑门“这是惩罚,下次若是再犯就把藏书阁里的书给抄上两遍”

“别!我以后不出来就是了”

宇文玥看着失落的元淳说“若是你以后想出来,就带上我,我陪你出来”

“真的吗?”

“嗯”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江离想大概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她了,不过这是后来的事了。

元淳被采薇扶上马车,宇文玥也坐了进来,元淳被挤的在了角落,采薇偷偷笑了一下便放下了了布帘离开了。

“刚刚忘记说,以后不要随便和男人一起出现在我面前……”

元淳差点被这句话呛住“我知道了,你……吃醋了?”

“嗯,我吃醋了。”宇文玥顿了顿“包括月七”

“……”

就在这时,元淳喊着“停车,停车……”元淳看着宇文玥皱着眉看着她“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

元淳被宇文玥拉住手臂“你去哪里?”

“我让采薇跟着我,没事的,你们等我一会儿就行了”

宇文玥这才放了手“快点”

这一次的确很快,元淳不久后就回来了,上了马车,马车再次行驶,元淳摊开手掌说“送你的生日礼物”是一根树枝形状的发簪,宇文玥拿过发簪“你今天出宫就是为了给我买生辰礼物吗?”

“你觉得呢?看你一直都不用簪子束发,我就想送你一个,反正你生辰就快到了,虽然没有刚开始的那根竹叶簪好看,但是这根也不错”

宇文玥簪子甩在了元淳身上面无表情的说“我不会,你帮我束发”

“哦”宇文玥背对她蹲了下来,而元淳将宇文玥绑发的发带解开来,又取下了自己的发梳把他的头发梳整齐“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从小就不用发簪,只用发带”

“那根发带是你的”

元淳手明显停了一下,侧过头看着那根被甩在一边的发带“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当然不记得了,那个时候你也不过才四岁”

给宇文玥束好了头发才讲那根树簪插了进去“好了”

宇文玥捡起发带拍了拍灰尘“那个时候你用这根带子绑住我的手说我长的很好看让我以后拿着这根发带来娶你”本应该发黄发黑的发带,却还是白净的崭新如初,可见拥有它的人对它有多呵护。

元淳被宇文玥这么一提醒,似乎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只是太久了,加上元淳本就是重生回来的,很多事不记得也很正常,只是四岁……“你喜欢我也是我四岁的时候吗?”

宇文玥捏了捏元淳的脸“我不是都说了我一直在等你长大吗?”

“那……如果从那以后我不理你了,改为喜欢燕洵了呢?”元淳看着宇文玥想要看到他的心底,宇文玥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如果,你在那以后喜欢燕洵,也许我会放弃你的”

突如其来的酸涩充满了元淳的眼眶“真是个笨蛋” 宇文玥,你这个大笨蛋,不过还好,他们还有一辈子可以互相喜欢。(完)

第三个番外

不知道第几个番外了,先说是悲的

红衣送嫁,白衣送葬

元淳的嫁衣是她自己缝的,她期待着有一天,她的心上人骑着白色的马匹回来娶她,带着胜利凯旋的旗帜,带着送给她那边疆特有的花草,骑过城门,只是,她知道,这一次不是红衣送嫁,就是白衣送葬。

城门喜庆一片,红色的布带系满了整个城门,火红的马车一点一点驶向城外。

那在绣满合欢花的喜帕下是一张绝世的容颜,只是她面无表情,她是魏国的公主,她肩负的使命是一个国家,不是她自己,从来不是她自己。

燕洵是在宫殿里用喜杆挑起她头顶的喜帕的,而喜帕下是一张布满泪水的脸,她不愿意,她不愿意嫁给自己,而对于元淳来说,燕洵这张因毁容而戴起面具的脸毫无兴趣。

她被封了皇后,不仅仅是给足了魏国的颜面,也给足了元淳满满的情义。

元淳懂得她对燕洵只有感激,从来没有爱情,她的爱情早已经随着那一天城门进城的那一匹孤马而去,那天她褪下身上红色的嫁衣,露出了白色的素服,她什么也没有说,抱起月七怀里的骨灰罐说“我来接你了”

不久,元淳就和燕北联姻,是燕洵点名在众多公主中要了元淳,他答应魏国以联姻修两国之好,永不出战,只有元淳知道这有多重要,这不仅仅是她个人,还有全城百姓,权衡利弊之下,她答应了。

燕洵是在战场上毁容的,那个魏国的将军用剑让他差点死在战场上,他差点回不来,不过还好,是燕北的将士救回了自己,而那个魏国的将军却死在了战场上尸骨无存,这些,都是大臣和亲信告诉他的,因为他都不记得了。

他总觉得对元淳有着特殊的情感,明明从来没有见过她,明明从来他都不会和魏国任何一个人有瓜葛,可是他就是神使鬼差的在联姻的时候说出了元淳这个名字,他其实是被自己吓到了。

鲤鱼池边,元淳已经喂了有半个时辰的鱼,鲤鱼个个都撑得翻起了肚皮,最终,她停了下来,一步,两步,三步……好闻的龙涎香入鼻,她算的很准,每天这个时候,燕洵总会来陪她,不管是下雨还是晴天,他都不耽误,元淳甚至在燕洵的怀里闻到了他的味道。

看吧,她又糊涂了,怎么认错人了,她想起了他的阿玥了,那个清冷的少年,他不爱说话,不爱逗她开心,也不是同别人一样是站在阳光下就熠熠生辉的少年,但他只对她一个人好,只给她做饭,只给她讲故事,只给她梳头,阿玥,阿玥“阿玥……”这一声打破了燕洵和元淳之间的空气,燕洵神色复杂,元淳也有些说错话的慌乱“陛下……”

“没事,皇后若是不舒服,还是早日回去吧”

元淳被宫女扶着离开,她走到最后的时候,还是回头看了一下那个帝王,带着面具的帝王站在屋檐下,面色苦恼,元淳心跳漏了俩拍,她为什么会对这个男人流露出同情?

燕洵头疼的有些频繁,至从他从战场上回来,他都会在某些时候头疼,会断断续续在脑子里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

而元淳确定自己心意的那一天,是在宫宴上,那只本应该乖巧的白虎,却突然朝她扑来,坐在她身边的燕洵第一时间挡住了那只白虎的一抓,肩头被划伤,血淋淋的场面让所有人惊呆了。

那天晚上,燕洵就发起了烧,他抓着元淳的手不放,他说着“囡囡,囡囡……”

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皇和母妃,唯一知道她这个名字的就是她的阿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她的阿玥,她不会认错的,果然是他。

燕洵醒来后,就见到了又是满脸泪痕的元淳,他擦了擦元淳的眼泪“囡囡,别哭了”

一年后,元淳生下了一对龙凤胎,燕洵看着榻上睡着的元淳,一时回不过神来,其实他根本不是宇文玥,真正的宇文玥真的已经死了,那日他们单挑,燕洵问他,你如果回不去,可有人送葬,他愣了一会儿摇头说“没有”

燕洵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人,可他的属下并不这么认为,在冰湖之战,宇文玥本已经赢了燕洵,但冰湖突然断裂,是宇文玥将他甩了上去,燕洵本抓住了宇文玥,可是宇文玥却因为体力不支重重摔进了冰湖,而冰面上留下的是一个歪歪扭扭绣着囡囡俩个字的锦囊,里面是用符纸写着元淳公主赠宇文玥,他紧紧抓住了锦囊,他在冰湖上昏迷了三天,直到被人救了回来,但他心底一直想着元淳,元淳,不久,他与魏国联姻,迎娶了元淳公主。

他想,这个秘密,就让他一个人知道好了,想着的燕洵,将手中早已拿好的锦囊凑近了火苗旁,锦囊很快被烧起来,不久就化为了灰烬。【完】

延伸阅读

登克尔家纺加盟  http://www.bsknife.com/sgyd.shtml
登克尔运动家纺源自香港,由安徽星星集团在中国执掌经营.登克尔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由安徽

瑞雅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bsknife.com/1n8.shtml
瑞雅皮具护理隶属于洛阳瑞雅皮具护理有限公司,目前皮具护理项目主要以皮鞋护理,皮鞋修理

汇智加盟  http://www.bsknife.com/a7sd.shtml
汇智工艺品主营软胶钥匙扣、果冻包、微波炉手套、软胶商标、箱包辅料、服装辅料、PVC杯

木朋加盟  http://www.bsknife.com/djj4.shtml
木朋面膜以质量求生存,以创新求发展。金华木朋服装有限公司始创2008年,是集研发、生

圣龙酒业加盟  http://www.bsknife.com/xxs1.shtml
圣龙酒业项目介绍:圣龙酒业总部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的原

海天电脑洗车机加盟  http://www.bsknife.com/69m6.shtml
海天电脑洗车机销售人员均经过长期培训和严格的考核,拥有很强的专业技能和方案设计能力,

ZMBM(真美吧)加盟  http://www.bsknife.com/yu5a.shtml
ZMBM细胞营养浓缩液批发招商主要成分:由无污染的天然原料萃取并加以反应而成,原料来

艾点加盟  http://www.bsknife.com/ndqx.shtml
艾点电动车是国内少有的大品牌合作商,授权品牌有,品胜,沃品2013年并获得广州启行电

仙家紫檀加盟  http://www.bsknife.com/yzum.shtml
仙家紫檀家具总部是一家生产印度小叶紫檀皇宫椅、官帽椅、太师椅、圈椅、高低床、罗汉床、

优尔博加盟  http://www.bsknife.com/gpj5.shtml
沈阳优尔博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一直专注于婴儿游泳相关产品的研发及产销,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秋白菊·成长(网王手冢BG)突来的资金

    经过这几天的忙绿,此刻叶枫还熟睡在公司对面的酒店里。“叮,宿主,你的第二笔资金已到账,请尽快使用!”还在熟睡的叶枫,被这脑海中突然出现的声音吵醒了,睁开了他睡意朦胧的双眼,拿出兜里的手机看了眼时间,上午7点,随后他收到了一条短信,银行卡到账2000万。看到这条信息后的叶枫,突然坐起。瞪大了双眼紧紧盯

  • 沈总 总在逼氪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五节

    泽法不是一个鲁莽的人,相反,他是相当的谨慎,再如何自大,他也只是一个才十六岁的孩子,对于能够打败一个海贼团的事情他是不相信自己能够做到,但是在海面上不一定只有和海贼打架才能胜利的方法,经过了二十分钟的游泳,终于赶到了‘赤鬼’的船附近,他的罐子刚好属于浮在水面上,用牙齿咬住系在罐子上的蓝色带子,小刀插

  • 我混了堆假童话[综童话gl]在线阅读2

    郑哲民在给众人讲解任务的同时,离地面十五米高的休息室内。崔明成和全昭旻也在听着同样的内容。“所以说我们要不自己用绳子和梯子从这么高下去,要不就得让在石哥他们挨五次水大炮才能下去,是吧?”崔明成听完pd的讲解,再次确认道。“内!”胖pd回答道。“昭旻说得没错诶,你们果然是流氓啊!”崔明成和全昭旻对视一

  • 独一在线阅读16岁的风华

    悉尼歌剧院内正在举行世界电子竞技总决赛,这是中国区首次等上世界电子竞技总决赛,前面几年中国区只能在世界电子竞技场上拿到前一百的名额,而这次,因为帝星阁的异军突起,横扫各国职业玩家,走上了与沙皇这只过去几年都坐在皇位上的队伍一较高下。台下几十万来自各国的电子竞技爱好者,还有有些是各国的职业玩家队伍,可

  • 朱槿扶桑蓝烟宝宝养成计划1

    清湫怏怏地趴在桌子上,现在也顾不得咕噜咕噜叫的肚子了,脑海里满满的都是这个无比坑的剧情,呜呜~~他感受到了来自这个小世界深深的恶意。突然,有人笑着喊:“臭小子,你在这呢,你娘找你找的急坏了,你知道吗?”来的男人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找了蓝烟很久。男人穿着金黄色的袍子,银色的头发里是一对坚硬的龙角。明

  • 墓王朝歌之这是个有深意的故事(求收藏求评论)

    讨论完鸣人的事情,奴良修便出去和夏树一起关门打扫卫生了。扫完地,夏树离去,奴良修则进了书房。说今晚分房睡,那就分房睡,不能有半点含糊。只是到了晚上,奴良修正在画漫画的时候。小青推门进来了。她似乎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用毛巾包裹了起来。身上也没穿什么衣服,只披着一件绿色的浴衣。“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 红楼贾赦养儿防老霸魂掌蜀山之改革

    天尊霸魂接任掌门后,今天正好ri召开全派大会,大会上天尊霸魂开篇道:“三位师兄,我接管蜀山剑派实在有些勉强,希望ri后三位能尽力助小弟一臂之力!”“应该,掌门不用客气……”三剑连忙恭敬道。“嗯!诸位蜀山剑派弟子,今ri本座召开全派大会因有四件要事。第一件是本座想要全部认识认识众弟子。众弟子均发过誓言

  • 萝莉遭遇腹黑美男:PK我的恶魔校草之神奇道士(4)

    张香云就这样激动的搂着李落,不停的反复着那两句话!而李落也被感染的失声而哭,久违的幸福感再次笼罩了他,感觉自己真的应该早些对这个娘亲说话,也不至于让她今天如此的失态。自己以后绝对要对娘亲好,和原来的娘亲一样,长大后……一定让娘亲过最好、最幸福的生活。李落小小的内心发下了一段这样的誓言,直接导致让他以

  • 夺嫡之那安身之所

    第三章:那安身之所明岚现在在医院。并不是明岚生病了或者受伤了什么的,仅仅只是她作为洗胃的帮手正在工作。现在洗胃的是最后一个病患,只要处理完最后一个病患就没问题了。虽然查出来的答案是“买的肉食出现的过期腐败的情况,导致大家都吃坏了肚子”,但是明岚知道这绝对是暗部敏干的好事。原因?第一昨天的小白鼠,第二

  • 洪荒之无上之道之第七章(7)

    咳嗽平复,汐妃继续说道:“佟妃邀我一同赏戏,还说当我是亲姊妹,你回去告诉你们三皇子,就算他不把老七当成他的亲兄弟,也该看在他母妃认我这个姊妹的份上,高抬贵手!”汐妃说这话,意思是三皇子的母妃还敬她三分,三皇子更应当懂得分寸。薛遥没回应,低着头,像是在发呆。汐妃蹙眉:“你为何不回话?”“啊……”薛遥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