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皇弟的心尖宠之第三章

作者:凌凌劫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似蛭”是妖刀之名。

刀如其名,此刀如同水蛭一般,嗜血如命,每次染血便会愈发锋利、威力剧增。持刀之人很难驾驭,总会被刀所制,顾称之为妖刀。

此刀原作为藏品,数次易主,最后被一大名遗忘于仓库深处。

许久未用的妖刀已经变得锈迹斑斑,锋利不再。

时值战乱。

这位大名为抵御敌袭,聘请数十名工匠构筑了防御要塞,却在完工之时将工匠们缚于刑场。

“为了我的宏图大业,只好请你们永远闭嘴了。”

坐在帐中的大名手捧金樽,看戏似的俯视着工匠们的惊恐表情,示意武士们将他们一一斩首。其原因是为封口,亦或是不愿付与工钱,我们不得而知。

但担任刽子手的却是一位初入战场的善良青年——田之介。

或许是他颤抖的双手和慌乱的表情愉悦到了大名,大名将仓库中锈迹斑斑的“似蛭”送到了他手上,命令他用此刀将工匠们的头砍下。

“若是再不动手,”大名摸着长须,对一旁的侍者使了个眼色,“违抗军令者的下场……”

侍者的长刀出鞘,寒光闪到了田之介的眼睛。

他颤抖着双手,挥刀斩下。

“似蛭”已钝,工匠的惨叫令人不寒而栗。鲜血染红了地面,也染红了整个刀刃。

田之介本想松手,手却被吸附在刀柄一般,拖着他,锯了下去。

青年几近崩溃。

大名的笑声不绝于耳。

一个、两个,十个、二十……

“似蛭”斩的人愈多,刀刃的寒光愈盛。田之介斩完所有的工匠之后,暗红的液体已经染红了地面,而妖刀已经焕然一新。

似乎好戏落幕,大名颇感无趣地打了个呵欠,正准备离席。

但“似蛭”这把嗜血的妖刀,无论多少鲜血也无法将其填满。

“你还想喝更多的血吗?”

刑场中央的田之介似乎在喃喃自语,却是在同“似蛭”说话。

“放心吧,我会让你喝个够。”

他赤红着双目,提刀砍向了大名。

“要多少有多少……”

整个要塞中,包括大名和所有士兵,无一幸免。

……………………

堇坐在寺庙的延廊,摘下了头上的斗笠和披在肩上的蓑衣。

寺庙的规模不大,香火也不算旺。正直阴雨天,参拜的人寥寥无几。

百鬼丸在雨中站了许久,他浑身从发梢到脚跟都已经湿透,却丝毫没有避雨的意思。

巫女并没有理会他,认真地擦去了箭矢上的水迹,又用羊皮反复给弓弦上上弦腊。完成了弓箭的护理之后,巫女伸手探了探雨。天空依然是乌云密布,雨却已停了大半,只有淅淅沥沥的几滴从屋檐上滴落到她的掌心。

“同住持道个谢便出发吧。”她这样想道,便起了身,往大殿的方向走去。

殿前有一名女子正双手合十,面对着佛像,口中念念有词。

她的木屐沾了不少泥土,衣摆因湿润而略有变色,似乎走了许久才到的这里。堇颇有些诧异,这样的天气依旧来参拜,应该是颇为虔诚的了。

“多谢您的热茶,”巫女对住持行礼道,“我们今晚之前想赶到山脚下的村子,便不在此久留了。”

那名女子听到了堇的话,主动迎了上来。

“巫女大人,您若是想要去村子的话,可以同我一起。”她语气温柔,笑盈盈地对堇说道。

“那便麻烦您带路了。”巫女沉吟半晌,微微颔首。

……………………

下山的路并不好走。

道路泥泞不堪,还有不少水水洼。岩石上的青苔在雨水的冲刷下愈发碧绿,木屐却也更容易打滑。这对长年在外的百鬼丸和堇来说并无大碍,却难为了那位名叫须志的女子。

堇又一次拉住了即将摔倒的须志。

她清秀的脸微微泛红,有些不好意思,嗫嚅道:“给您添麻烦了。”

“无妨。”堇摆了摆手,突然有些好奇:“先前你在祈祷些什么?这样的天气也要特地来寺庙。”

“拜了五年,我都已经习惯了。”须志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忧伤,“我兄长被大名征当了官兵,上了战场,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是哪位城主?我说不定有所耳闻。”

“桑山城。”

巫女闻言一顿,摇了摇头。

“那边的战役两年前便已经结束。”

堇并未把话挑明,须志却已明了,她的兄长怕是凶多吉少。须志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接近傍晚,三人才到了山脚的村落。

虽然雨迟迟未下,乌云却越积越厚,天色黑沉,竟然泛着一丝诡异的紫,预示着晚上会有一场大暴雨。

“若是不嫌弃,今晚就在寒舍住下吧。”须志自嘲道:“虽然家道中落,一间空屋总是有的。”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须志的父亲风寒入体,面色青黄,已经病入膏肓。母亲也头发花白,手上满是因劳作而生出的茧子和疮口。唯一的长子却被征兵上了战场,五年来了无音讯。

堇捧着手上的粟米粥,默默环视着破败的屋子,心中的悲凉感便多了一分。她并没有吃下几口就放下了碗,走出了屋子,打算趁着大雨未降,替须志的父亲寻一些暖身的草药。

一股力量拽住了她。

少年追了出来,木质的义肢紧握着她的手腕,触感冰凉。

“我去去就回。”堇略施巧劲便松开了百鬼丸的挟制,走向了树林。

……………………

乌云遮蔽了月光,树林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巫女将采好的草药用白布包起收进怀里,却嗅到林中有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

她眉头紧皱,瞬间警惕起来,一手提灯,一手持弓,循着血腥之气走了过去。数名村人倒在血泊之中,她定睛一看,脚下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染成暗红。

“伤口是刀剑所致。”堇扫过一眼便有了判断,“身体还是温热的,行凶之人并未走远。”

敌暗我明,情况极其不利。但若是熄灯,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想到这里,堇将提灯放到了地上,紧握弓箭,心脏狂跳起来。

身侧闪过一道白芒,堇急忙闪身,将弓箭对准了那个人影。

“血……给我血!”

一个面色灰白,脸颊凹陷的憔悴男子,举着一把长刀向她砍来。男子的刀法杂乱无章,却满是杀意,一心想致她于死地。

男子身上并无妖气,但他的刀上的花纹泛着诡异的紫光,不像是普通之物。

“若是百鬼丸在此……”堇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她面色一凛,猛地将这个念头甩到脑后,“怎能依赖于他。”

男子的刀再次砍向巫女,她避无可避,让刀剑划开了衣襟。所幸有大包草药藏在胸前,才没有见血。

她深吸了一口气,提灯朝着村子的方向跑去。

乌云压了许久,终于承受不住,雨淅淅沥沥落了下来。

堇索性丢下了灯,捂着胸前的布包,一路小跑,头也不回地奔向村庄。

百鬼丸静静地靠坐在屋子一角,面朝着巫女离开的方向,似乎能透过墙壁看到些什么。

屋外的雨渐渐大了起来,须志将半个身子探出屋外,却并未看见堇的身影,便有些担心。

“巫女大人好慢啊,”她紧张地双手交握,“明明不必费心的。”

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冲出了屋子,往村口飞奔而去。

他咬住义肢的手腕,将剑拔出,对着紧追着堇不放的男子砍去。男子持刀架住了百鬼丸的双刃,平挥一刀,逼得少年向后跃去。两人一来一回,竟然打得难舍难分,不相上下。

堇平复了心跳,拉开了与他们二人的距离。她拉开了弓,将箭镞对准了那名持刀的男子。

那名男子重整架势,再次挥刀砍向百鬼丸,他近乎疯狂的舞动着手中的妖刀,将少年逼得节节败退。妖刀的刀尖划伤了少年的脸颊,渗出丝丝血迹。尝到鲜血的妖刀似乎愈发锋利,妖光大作,那名男子双目赤红,双手持刀刺向少年。

少年避无可避,只能抬起左腿,被妖刀捅了个对穿。

说时迟,那时快。

巫女的箭矢瞬间击中了妖刀,连着少年左腿一齐击飞到了远处。

持刀男子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跪倒在了滂沱的大雨之中。而失去左腿义肢的少年也因身体不稳而坐到了地上。

堇向义肢的方向走去,却听见了须志的惊呼。

“田之介哥哥?!”

那名男子似乎恢复了意识,也认出了须志的脸。但他并没有显出喜悦地神色,而是甩开了须志的手,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朝着妖刀的方向走去。

“还给我,把刀还给我……”

堇暗道不好,也加快了脚步,将百鬼丸的左腿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不触碰到妖刀。

“哥哥,为什么你那么久都不回来?”须志紧紧拽着田之介的衣角,痛苦地质问道:“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明明都到了村子附近,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巫女将义肢送到了百鬼丸跟前,从箭筒中掏出一支崭新的箭矢,狠狠地戳向那把妖刀。

“为什么要阻止我!那把刀是我的东西!”

田之介无情地甩开了妹妹,朝着堇和百鬼丸的方向冲去。

堇无法将妖刀破坏,只能将弓箭对准了面前的田之介,但须志的哭喊却让不由得有些犹豫,手上的弓弦也松了一些。百鬼丸毫不犹豫地砍向了朝着妖刀扑来的田之介,却被堇拦了下来,任由男子夺走了地上的那把妖刀。

田之介像抚摸着宝贝一般抚上了泛着寒光的刀刃。

“想要血吗?马上就给你……”

只见他将妖刀对准了自己的胸膛,毫不犹豫地扎了下去,大雨混合着他的鲜血,将整个地面染得通红,仿佛一片血海。而那把妖刀尝到了主人的鲜血,发出耀眼的紫光,却伴随着田之介呼吸的停止,瞬间裂成数片,消失在了雨中。

“不要!”须志撕心裂肺的喊声响彻天际。

百鬼丸痛苦地捂住双耳,似乎听到了女子的哭喊声。

巫女握紧了手上的弓,试图往须志的方向迈出一步,却看到了女子饱含愤怒和怨恨的泪水。她蹙额抿唇,从怀中掏出了装满草药的布包,放在地上。

“走吧,百鬼丸。”

少年听到她的声音,痛苦似乎减轻了一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跟上了巫女的脚步。

两人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延伸阅读

德国大众箱包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gy91.shtml
德国大众品牌方公司近新成立了一块箱包类目的项目,主打各式拉杆箱和商务背包等。公司正打

天心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yqen.shtml
天心毛绒玩具主要产品有各种毛绒动物玩具、卡通玩具、动漫玩具、毛绒娃娃、节日类毛绒玩具

金鹿王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pvmf.shtml
金鹿王银饰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北京金鹿王珠宝行经销的泰银、

鸿顺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yisr.shtml
鸿顺饰品总部是不锈钢饰品、吊坠、手链、耳环、戒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瑞恩赛斯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aejm.shtml
瑞恩赛斯玩具主营毛绒玩具、毛绒公仔、毛绒卡通吉祥物、毛绒礼品、毛绒汽车、暖手捂、家居

维罗纳纯银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gwpt.shtml
维罗纳纯银,幸福与爱情!350家店铺成功典范,20年经营管理经验——有限风险,更胜一

美洲狮轮滑鞋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6s8h.shtml
美洲狮轮滑——cougar轮滑系国内轮滑三大品牌之一,其销售数量更是位列三大品牌之首

好莱医药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djz7.shtml
好莱医药医疗服务项目介绍:伴随着医药行业的蓬勃发展,好莱医药品质卓越,质量有保护,好

洁白特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d8vk.shtml
洁白特洗涤用品创办于2006年,注册资本50万,2008年以递增到200万的注册资本

和悦加盟  http://www.colegiosantamarcelina.com/y5ru.shtml
和悦吸奶器总部经销批发的好孩子、小龙哈彼、新安怡、贝贝鸭、美德乐等众多一线品牌,销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至圣君王在线阅读第五节

    拳头停住了,无法再上前了。怎么可能!鸿皓哥竟然当住我的拳头,嘴角还在微笑,鸿展心里惊讶想着!鸿展,一个月没见,力气大了不少啊!鸿皓微笑道。啊!~鸿皓哥,怎么回事,你现在是几品武者了,怎么一些天没见,你都比我强大了!鸿展回过神说着!。我最近才突破二品武者,你小子也快成二品武者了啊!鸿皓笑道!你是怎么训

  • 天刑纪第二章在线阅读

    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辆普通的马车顺利的驶出了城门,驾车的人似乎有些着急,很快马车就消失在了官道。已经离京城很远了,那两个车夫相互看了一眼,拉紧缰绳停了马车,不等挺稳就将里面的人拉了出来。谢静姝知道,他们这是不想等了,但是她还没吃饱,于是她连忙加快了进食的速度。其中一个车夫见她瘦瘦小小的,似乎动了点

  • [综漫]论做梦与遗传的不靠谱性在线阅读第5章

    南阳城阳家!阳家,大炎王朝的公爵老牌贵族,拥有一艘中级巡空舰,族中高手众多,且执掌着历来号称是王朝第二军团的‘白银军团’,军团中,个个都拥有着伐脉以上的修为,阳家坐拥交通要塞南阳城,无论是财力还是军力,即便是一般的将爵级别的家族也难以其抗衡,而这些年来,阳家更是暗地招兵买马,实力迅速壮大,大有直指王

  • (文野)金木研的新世界第八章在线阅读

    顾家家族大厅此时已经聚集顾家其他成员的人!“你们说怎么该怎么办,今天不凑齐钱,公司只能宣布破产了”众人中有人道“顾茜茜你老公不是说今天他来还钱吗?他人呢?”顾孟对着顾茜茜说道顾茜茜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早上一起床就没有见到黎长生,而且黎长生也没有手机,根本就联系不上。看到顾茜茜低头沉默不语,顾孟

  • 玄幻都市之氪金大佬在线阅读第三章

    红斑逐渐蔓延出粉底掩盖的范围,脸上的浓妆也挡不住身体的咴败。陈玲珑躺在床上,身体抽搐着,床单上是她吐的血迹。陈琅钰握着她的手,喊着她的名字,看着她痛苦地翻滚。商晏皱着眉醒来,捂着头坐起来,打量着这个破旧的小客厅,额头是司徒蔚给他缠的绷带。司徒蔚失血过多,又一夜担惊受怕,被陈琅钰整了一下,是晕地彻底了

  • 洪荒:一键分解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惊天动地飞沙走石魔法的本身原理是先振动大地,然后把周围一切的含有土元素的东西都聚集在一起,之后通过控制他们快速的旋转,从而形成风暴冲向敌人,然后给敌人造成物理攻击力加上魔法形成的魔法攻击。但是会长男子自然不会放出这么高级的魔法,但是模式还是差不了多少的,只见周围的那些沙石在这个会长男子的控制下

  • 全世界都在替我洗白他真有钱

    带着搜查到的几样证物回到队里,乌鸦和海子早已回来了。原来倪晓美五天前就陪她妈妈跟随旅行团到**旅游去了,这段时间都没在S市露面。而且在S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也查到了她的五日前的出境记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她的入境记录。显然,不管凌云燕是自杀还是他杀,倪晓美都有不在场的证明,并且有可能对这事毫不知情。杨

  • 【变形金刚】被动技能会撩机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血色残阳某秘密科研基地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最顶尖的特战精英,他们齐集这里不是为了相知相识,红尘作伴,也不是为了交流切磋,以武会友,而是在抢占这个基地的控制权,因为这个基地的科研成果有可能改变未来的格局。谁控制了这个基地,谁就将拥有最终的话语权!当初,联合会议决定启动这个科研项目,目的是先开发行研

  • [魔戒]银露珠扩张地盘

    “真是一群不可理喻的家伙?”一直保持沉默的唐少生这才来了一句话。唐少生不在A栋,感受不到那边的压抑,想法自然就会偏向卯晨。在通过仔细的回忆细节,发现卯晨说的的确是事实就更加认为那群人的不是。“接下来怎么办?”卯晨之前就说有办法,唐少生早就等着他说了,可是纠缠那么久,所谓的计划一个字没说,真的是等得他

  • 都市强买强卖系统死斗场上的亡者

    夕阳如血,映照着天空,将整个世界涂抹成猩红的颜色,残云如线,点缀着迟暮的苍穹。“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八年了啊!”死亡、杀戮、哀嚎,在这片地域不断地上演着。四周冰冷的灰白色高墙将下方的死斗场紧紧围住。满是血污残尸的圆形死斗场上,除了少数还在厮杀的活人,剩下的只有残肢死尸和满地的污血。在几个还算完好的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