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连山劫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日向精进 来源:纵横中文网

段巡为什么会过来,完全是因为接到了段子轩的短信。

【苏绵姐今天来我们学校体验角色,穿校服的样子真的贼你妈好看!】

【我一个兄弟刚刚找我要苏绵姐的联系方式。】

【但我,这么好的一个高中生,当然是没给。】

【不用流泪,不用感动。】

【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一个晚自习的请假条:)】

【不然,你即将成为孤儿:)】

段巡此时正在开会,就看到手机的消息不停地蹦出来。

“方案我都看了。”段巡靠在椅背上,手上拿着文件,慢条斯理地翻着,声音不疾不徐,听不出任何感情的起伏,“老套,粗糙,缺乏竞争力。”

“还把项目按二十年前的标准做?”

会议的气氛紧张。

面对这么多元老级别的人物,段巡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

他微微抬眼,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

那眼神,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来这儿养老?”段巡语气微微扬起,又低下头翻着文件。“啪”的一声,他合上文件,随手将其放在桌子上,他站了起来,整了整腕表,朝着会议室的门走,言简意赅:“重做。”

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一个中年男人狠狠地瞪了段巡一眼,低声骂了一句:“这小兔崽子……”

“张总。”段巡停下脚步,“少喝点好酒,特别是83年的。”

那中年男人猛地一抖——

人一到了高位,难免避不了人情债,前两天正好有人求他办些搬不上台面的脏事儿,其中就有一瓶价值五十万的红酒……83年的……

张总在江湖上行走多少年,什么事儿都能做个滴水不漏,就算有点什么问题,看在他这资历上,也没人敢过分计较。

而段巡却不按常理出牌。

“别开会时跟着醉鬼似的。”

话出口,段巡人已经离开了会议厅。

望着他黑色挺拔的背影,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会议厅陷入沉默许久,没有人离开位置,都低着头,凝重的思考着什么。

“段家到了盛世。”

一声感叹,从理性和感□□织处发出。

段巡直接把车开到学校,把车门一甩,快步往学校里面走。因为他的名头太响,门口几个年纪大的门卫都认识他,直接把段巡放进了学校里。

操场上他看到了苏绵。

她穿着百褶裙,娇小的身影融入漫天晚霞。

段巡走向前,坐到苏绵旁边。

他感觉虚幻,心底有什么东西舔舐着他。直到苏绵的那句话——

“看以前的我们。”

段巡彻底被扯进过去的回忆里。

“段巡。”

一只纤细的手指,戳了戳段巡的肩膀。

“你要把我那手给铐起来吗?”苏绵撇了撇嘴,看着段巡握住自己手腕的手。

段巡回过神来,迅速松手,撇过头说:“助人为乐看不出?”

“刚开始有点像。”苏绵认真地回味起来,“后来就更像抓小偷了。”

“……”段巡无话可说。

“你怎么来了?”苏绵见段巡不说话,又问道。

“你能来我不行?”段巡挑眉。

“哥!你可算是来了!”段子轩球打完了,抱着篮球往苏绵和段巡这边跑过来,殷勤地朝段巡那边凑过去,“快点的,我已经准备好晚上出去吃烧烤了!”

“你不上晚自习?”苏绵问道。

“上什么?我哥就是来帮我请假的啊!”段子轩又转过头,朝段巡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段巡双手环绕于胸前:“我说过吗?”

“……?”段子轩立刻跳了起来,“我操!你这个翻脸不认人的东西!”

“希望你以后做题也跟看人一样准。”段巡站起来,轻描淡写地说道,两只手揣兜,转头看向苏绵,“走了,我送你。”

苏绵又被这对兄弟笑得半死,笑着跟在段巡身后,朝段子轩挥了挥手:“小轩,好好学习,苏原现在都快跟你数学水平差不多了。”

“你们这对狗/男/女!”段子轩气得指着两个人的背影愤愤道,“别跟我提那个臭脸小屁孩儿!简直和我哥的脸一样臭!他们才像是亲兄弟!”

苏绵笑得颤抖,又回过头给段子轩敬了个礼。

“你就这样逗你弟弟玩?”苏绵仰起头,看向段巡。

夕阳下,他的脸轮廓硬朗,眼窝深陷,喉结突出。

段巡低头:“要不然……逗你玩?”

西装和校服靠近,苏绵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红,赶紧摇头。

坐上段巡的车,苏绵看到王青给她发的消息,明天的飞机本来就是早班,但因为还是怕被媒体围追堵截,所以必须起得很早,叫苏绵早点睡。

马上就要进组了,电影的拍摄还是苏绵第一次涉及,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对于这次同组的演员,苏绵也是知道了一些消息。

女主将由小花林知希扮演,因为被大导演赏识第一部戏就是电影女主角,与老戏骨一起飙戏。因为起点实在是太高了,导致她后来口碑一直在走下坡路,虽然演了几部爆款剧稳住了人气,但演技却招来越来越多质疑。

这部戏对于她来说,是她赚回演技分最好的机会。

不过苏绵听王青姐说,林知希很有性格。

下车时,苏绵被段巡叫住。

“送你个礼物。”段巡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提出一个黑色的袋子。

听到礼物苏绵两只眼睛发光,看到袋子上的品牌logo,更是激动了起来,连忙问:“你买的是啥?”

“你想要的那个。”段巡说道,“杨彬生日,我听到你想到这个。”

“我操!”苏绵叫了起来。

她梦寐以求的那个包,不仅仅是价格贵,关键是货量特别少,听说国内有个石油大鳄的正室看上了这个包,都完全抢不到。

苏绵用两只手臂紧紧地抱着那黑色的购物袋,感受着里面包的剪裁形状,用脸蹭了蹭购物袋,扬起嘴角,一副开心得快要冒出肥皂泡的样子。

“小事。”段巡说道,“我回公司了。”

段巡上车,踩下油门的时候还能听到车后面女孩的欢呼声。

于是,苏绵第二天兴高采烈地背着这个包,欢欢喜喜去机场。

王青坐在苏绵旁边,一到休息室就开始那笔记本电脑办公,苏绵看了一眼,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汉子汇集成四个大字——自取其辱。

苏绵坐立难安,百般无聊之际,她拿起手机打开王者荣耀,想要来一盘紧张又刺激的排位赛,不过,她的技术实在是有点不尽人意,死亡的次数稍稍有点……有点多……

“死累了吗,还是看剧本适合你。”

“……”

苏绵放弃**,上了飞机就开始睡觉,将睡觉的天赋展现得淋漓尽致。

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给你开一扇窗:)

因为很早,苏绵很顺利地坐上了保姆车,王青坐在副驾驶座上掏出一个黑色的小包,扔给苏绵命令道:“等下就要进剧组了,画个淡妆。”

“我就在车上画?”苏绵打开那个小包,里面只有基础的一些化妆品。

“相信你的颜值。”王青胸有陈竹,“你随便画一下就羽化登仙。”

-

等苏绵化好妆,就被送到一间早茶店。

“像是几位主演见面,等下在一起去剧组。”王青下车,为苏绵打来车门。

这次的早茶店规模要比上次大得多,相比上次的文艺风格,这次的就要商业化很多,一看就是聊正事儿的地方。

苏绵和王青被服务员领进楼上的一间包厢。

除了上次见过面的导演编剧以外,还有一票主演。苏绵第一眼就看到了林知希那标志性的短发,利落的短发刚好到耳根,一大早就画着精致的妆,精神并不是很好,一副缺少睡眠的样子,正拿着手机看着什么。

她的香水味里,钻出一丝酒味。

直到苏绵进来,林知希才缓缓抬头,眼神在苏绵的身上停留了几秒。

整顿饭上,林知希的话并不多。

相比起女主的不近人情,这部戏的扮演数学教师的演员钟景,作为一个已经在**圈摸爬滚打几十载的老炮,光是饭桌上的聊天就拿捏得恰到好处,幽默却又不触及底线,每句话都安全落在每个人的舒适区里。

吃了中途,苏绵去了趟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苏绵整了整领口,将头发拿橡皮筋扎了起来。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推开了洗手间的门,苏绵转头一看,是林知希。

林知希正在补妆,细致地画着唇线。她打开水龙头,简单地洗了一下手,整个气氛都陷入了莫名压抑的安静里。

“嗨。”毕竟是一个组的演员,苏绵主动上前缓解尴尬。

林知希转过头看向苏绵,甩了甩残余在手指间的水滴。她的眼神刺向苏绵,正是这双炯炯有神的明眸,为林知希敲开了大导演的门。

她顿了一下,抿了抿唇,敛眸低声道:“说吧,你的后台是谁。”

后台?

苏绵一下子就被林知希问懵了。

“……?”

林知希见苏绵不回答,扬起下巴。她从苏绵刚一进来的时候第一注意到的,就是苏绵手上的那个包。

多少人像是疯了一般地想要得到,却连购买渠道都打听不到。

除了那个包,然后是她的衣服,鞋,手表。

都是低调的牌子,但价格吓人。

“能把几套房子穿身上的人……”林知希若有所思,尾音略略拉长,她仰起头,眼神极其锋利。

“所以,你的金主是谁?”林知希问道。

延伸阅读

忠犬逆袭:鬼眼化妆师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sikids.cn/gd5n.shtml
林逸在离开时留了法印,此刻折身返回倒也不会迷路,月色当空皎洁,丛林遮天蔽月只显昏暗,

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之第一章  http://www.sikids.cn/y21t.shtml
柯蓝回过神来的时候,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前。现在已经是绿灯了,形形|色|色的人绕过站在

我想告白!不!你不想!之飞黄腾达  http://www.sikids.cn/xqcg.shtml
周老师跟班长他们搬回了教材,分发了下去,组织做了几场**增进了熟悉度,然后又介绍了接

召唤:万界最强仙武宗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sikids.cn/ui78.shtml
陆桀回去剧组了。莫少卿屡次想甩了这个男人,但他始终跟着,还跟到了剧组里。他想拍死自己

全日制恋人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ikids.cn/sti.shtml
喂,那边那两个小子,这个月是不是该你们请客了?上个月说的啥都忘了啊?旁边的两个平头小

她超甜在线阅读颖川王轩辕昂  http://www.sikids.cn/u94n.shtml
如小姐终于消气了。被关在门外的婢女们带着庆幸小声交流着。虽然依旧不想见她们这些贴身婢

不如疯魔减肥真人秀(下)  http://www.sikids.cn/66gh.shtml
茅子平拼尽全力做最后的挣扎。“胖子也是有尊严的。我回家就跑一万米。”许姐一边拉扯他的

大颜值时代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sikids.cn/szr3.shtml
公司,新一周上班不到一小时南嘉佳打了五个哈欠。她昨晚睡了不到五个小时,纯粹是被恶心的

恋爱脑与帽子架[综]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sikids.cn/nnmx.shtml
众人一脸惊愕,噤若寒蝉,将头深深地埋在胸前,唯有修楚轩一步一步走近穆洛,看向池少说道

反派大boss挂掉之后天龙传承  http://www.sikids.cn/gz4s.shtml
整个大厅能容纳近百人,四周墙壁布满龙型雕刻,龙傲天看着这些栩栩如生龙型雕刻,仿佛如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霸途天下命运

    国庆假期很快结束,上课前一天学校已经又回复满满人,而旅途回归的伊以也回校,寝室又开始热闹起来。“哇,伊以,你真是太太太好了,全带的是进口好吃的美食,我打算以身相许给你了。”符慧抱着一大箱美食在床上,吃货就是容易满足,只要给好吃的,都能以身相许了。“别,以身相许我就不要了,我要我家醇醇就可以了。”伊以

  •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少年皇帝

    大唐天德元年,整个长安城里都弥漫着一种愁云惨淡的气氛,老皇帝刚刚去世不到三个月,小皇帝便病倒了,最可怕的是小皇帝还没有子嗣,如此一来,皇帝的那些叔叔兄弟们便都坐不住了,一个个到处拉拢亲信,搞的整个长安城都是乌烟瘴气,要不是皇帝的亲舅舅卫无忌大将军手握兵权,昼夜不停的守卫着皇宫,恐怕现在早就发生逼宫的

  • 温柔只给意中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拿着老大给的那笔酬金,开了一个小小的洋行,专门托人从国外给我进一批雪花膏类的化妆品。再收点利润把它们买给S市的分销商。一开始,店面很小,人手也不够。我又当运货工人,又当理帐先生,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忙得连吃饭时间都快没有,回到家后就累得呼呼大睡。玫瑰坐在床边替我按着肩,看着我眼底深深的青影,脸上都

  • 燕垒生词钞在线阅读第八节

    没想到,那两个婆子竟然又回来了,还另外带了两个人过来,齐齐守在尤家母女的院门外,将两人当做犯人一样看管了起来。就连豆苗从家里回来,都被搜查逼问了好一会儿。这次小丫鬟也受了很大的惊吓,回到候府的时候,尤婉婉就放了她回家休息几天,倒是小丫鬟放心不下尤婉婉,不过在家休息了一晚上,便回来了。“姑娘,外面怎么

  • [综主刀剑乱舞]春和冬诡异的巷子

    我本来没想做她的保镖,说五千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可哥们在女生面前总想表现,唉!也不好意思追上去拒绝。不过哥们好像也不亏,挣点外快也不用老爸再打钱过来了,而且一个大学生找保镖就纯属闹着玩,还不如找个男朋友,所以哥们这个保镖的任务应该是很轻松的吧。哥们还正想好好夸夸这死丫头,没想到她说要睡觉了。我顿时找不

  • 流幻菖蒲「网王同人」茶余饭后(上)

    小村没什么消遣,却并不无聊。有时,我会和村里的小伙伴,跟着村里的石头哥到处玩。石头哥的爸爸是他单身的爷爷抱养的,他娘亲在他小时候病死了,他爷爷也在三年前去世,他父亲一直在山中伐木,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村里的人家,经常不小心多煮了些饭菜,吃不完,请他帮忙吃点。特别是喜欢小孩子的村长杨贤,更是恨不得认他当

  • 我要成为天王在线阅读第1节

    夜。北晟山庄里的宴会上,轩辕傲天站在全场中心。他一向是晚宴的主角,周围的老总们在各个行业都已经是佼佼者,但在轩辕傲天面前,他们还是一脸讨好的笑着,希望能和轩辕家合作。轩辕傲天一头酒红色的碎发,细长的刘海散落在额头前。这张脸仿佛是上帝细心雕琢一般,浓密的双眉,锐利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紧紧泯住的薄唇,在

  • 网游之龙城飞将之第一章

    Chapter01文/时鹿之今天又是保姆没来的日子。啸天有气无力的趴在光滑的瓷砖上,尾巴无聊的一摇一摇的,男主人又集训去了,再次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隔壁似乎来了个新邻居,牛肉经过煎制,散发出肉类特有的香气,透过墙壁传到他的房间。他赶紧立起脖子,来了精神。啸天摇着尾巴,脚步一深一浅的来到阳台,越来越近

  • 王府被我作没了在线阅读第10章

    “那……好吧。就到这谈,要是你敢对我做什么,我立马就喊人!”想起前两次的事,林语曦警惕的说到。“好,我就和你聊聊,不对你做什么。”男人附和到。“那行,你说吧,聊什么?”林语曦走向一旁的沙发。“是这样的,我想先为我前两次的行为向你说一声抱歉。”男人的声音十分真诚。“其实,我之所以做了这么混蛋的事,是因

  • [HP/GS]露酒之约在线阅读第9节

    被屋主人从卫生间里踢出来,方自明抹了把脸,没急着出门,反而是浑浑噩噩的走到了窗边。他拉开半扇窗,定了定神,眼带希冀的伸头朝外张望一圈。墙上的钟表发出轻微的嗒嗒声,此时是晚上22点15分,外面相邻的居民楼里依稀还有几户亮着灯火,方自明双手撑着窗台,隐约能看见对面那户人家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楼下几家烧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