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骑士的信念之仙灵圣果(3)

作者:柯宝 来源:纵横中文网

雪翁见气势强大,强作镇定,聚目凝神面色苍白狰狞道:“仙灵圣果乃是我们雪山圣物,你妄想得到。”

说完手握法决,反手挷竹,旋天而转,雪花四起,形成一道道冰剑,向黑袍衣人射去!

黑袍衣人,聚目凝神,两瞳之间,微微眨红,红光大震,顿时空气弥漫着一股热气。

转眼三尺之内地积雪化为一滩水流,射来地冰剑,也停留在离黑袍衣人三尺之外,化为水滴!

雪翁惊骇地看着黑袍衣人,此人道法出乎他意料之高,手中的销魂剑并未出鞘,仅凭一身气势,就把自己形成的冰剑化为无形。

满脸地不可思议,心中一阵狂躁,全身一阵麻木感,但还是强作坚定,手中的竹翁,向黑袍衣人打去。

不料黑袍衣人反手紧孔竹翁,一片红光迅速游遍竹翁全身。

“ 啊”!

雪翁感觉两手冒着白烟,如千百度刚出窑的铁器般巨汤,一阵撕吼。黑衣人反手一震火红地竹翁打在,打在雪翁胸膛,一口鲜血吐出,倒飞在雪白的地上。

雪翁抚握着胸口,看着黑袍衣人每走一步,周围三尺积雪便化为一滩水流。

黑袍衣人缓缓地抽出销魂剑,雪翁惊骇地慢慢吐出几个字:“你、、你是、、是·····”

而那边被生生困住无法脱身的雪女,也如同成了困兽之斗,雪女正在耗尽最后一丝之气极力冲出阵法。

只见一道闪光直穿雪女胸后而过,鲜血直流而出。

雪女回头望去竟没留神,又被分离勾直勾双肩锁骨,被重重拉起摔落在地上,一口鲜血从嘴角涌出,滴落在雪白的衣衫上。

雪女怒目而视,指着手拿刈鹿刀的黑衣人冷冷道:“你偷袭我!”

黑衣人道:“我们可不想在你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你就受死吧。”说罢一道闪光再次嘲雪女打出。

雪女聚气一提,盘地而起,飞身于半空之中,双手交叉于胸肩,手指一诀,白绫顿时神采缤纷,绫光大盛,见光就长,极速无比,不知长了多少倍。

把天空遮住一大片,如千蛇游林,密不透风,立刻把众多黑衣人包裹其中。

只见雪女脸色苍白,一口鲜血吐出,但还强提一口气化作无数屏障将黑衣人 尽包其中,待黑衣人冲出千层包裹时,早已不见雪女身影!

此时的大雪正在漫天纷飞地下,漫天大雪如鹅毛般狂风不止!

一个小女孩身穿雪白貂衫,八九岁左右,长得冰雪雕琢,如同小仙女一般,一双圆溜大眼,分外清澈迷人。

她欢天喜转,双手正接着鹅毛大雪,在手上捏成一个雪白细致地小雪人,露出几分天真可爱如花般笑容自言自语道:“等待会儿雪城哥哥来了送给他,他看到一定会高兴的,呵呵!”

“蝉……”

一声气咽无力地苍弱声音传来,叫蝉儿的女孩回头,原本还一副笑嘻嘻的脸,转眼满脸惊慌!

原本一身洁白衣衫的雪山圣女,以变成血迹斑斑。一片雪白的地上,也散上几片红斑点点。

蝉儿,惊慌跑到雪女旁慌腔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别吓蝉儿了!”

雪女无力道:“蝉儿,别怕!姐姐没事!”

“姐姐,怎么会变成这样·····”蝉儿惊慌哭声道。

雪女从胸怀拿出一个,沾有血迹斑斑的一个色泽青蓝,透着淡淡仙灵之气般大小的果子,放到婵儿手上道:“蝉儿,这是我们雪山千百年来的圣物,仙灵圣果,我现在交给你,你带着它去玉清山找玉剑门门主!”

蝉儿失声道:“我不!我不要,我不要离开姐姐。

我要……我去找雪老爷爷来!”

雪女正拉着欲想找雪翁的蝉儿道:“蝉儿听姐姐的话,你要记住此乃我们雪山圣物,比姐姐的性命都还要重要千百倍,千万别让人看到你。

“无论如何也别让坏人得到,听明白吗?”最后更是无力推她一把,“快点走!”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姐姐!”蝉儿摇着头哭声跌倒在雪白的地上。”

雪落无声,风雪无情!

雪女无力伸出沾满鲜红的双手,抚摸着满是被泪痕划过的小脸慢慢道:“蝉儿,一直都是最听话的不是吗?”

“以后姐姐不能在照顾你了,在也不能看到你笑了,你不要哭好不好!记住姐姐的话,你是圣女!绝对不能入落奸人之手,否则不仅仅是我们雪山之灾,更是天下之祸,听姐姐的话快点走、、、”

“我不要!我不走!”

“走啊、、快点走啊······”

数十名黑衣人正嘲着“冰峰雪巅而去,突然这时只听一声巨响!雪山就如天蹦地裂般一阵摇晃,数十名黑衣人,差点 踉跄在地。

“是,白泽!《注》”其中一名黑衣人道.。

带头的黑袍衣人道:“没想到我们还是惊动了它!”

“现在怎么办?”一名黑衣人问道。

“看!那有个小丫头!”一名黑衣人指着蝉儿跑着方向说道。

带头黑袍衣人道:“不用管她,取仙灵圣果要紧!”

正要欲走,突然似乎又想到什么,停下脚步,对着身边两名黑衣人道:“你们去把那小丫头抓来。其他人继续跟我上冰峰雪巅取“仙灵圣果。”

刚才雪山一阵摇晃,差点没把蝉儿踉跄滚落在地,硬撑起身子拼命得往前跑!

她知道此时如何也不能落在别人手中,极度恐惧让她认识到强生的意志坚定,蝉儿,正拼命地往前跑,只觉得两道黑影闪过,不知怎么就被两名黑衣人挡在了前面。

两黑衣人,人高马大的,手持着闪闪耀眼地凶器,蝉儿见这阵势,腿脚一软,瘫坐在地上,双手拼命地摇晃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一黑衣道:“我说小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

“你…你们别过来!”

蝉儿,见这俩黑衣人眼露汹汹正往自己逼进,吓得直往后缩。

只见空中白光一闪,白绫凌空飞过,把两黑衣人绕困在一团。雪女拼着最后一口气飞到蝉儿身旁道:“蝉儿,你快走!”

"姐姐!”蝉儿抬起头叫了一声,然后爬起抹着泪滑落脸颊滴落在雪地上,转头大步嘲着雪山下去。

黑衣两人被雪女白绫绕困在一起,顿时黑衣鼓鼓,大怒道:“你找死!”

蝉儿边跑边回头一望,伤心落泪望着这一片蓝天,一片云彩,一片雪地!

满是圣洁的地方竟变成如恶梦般的恐惧,空中散着浓烈的血腥味嘲雪山下跑去!

在昆仑山脚下是属极寒之地,而因此常年处了一些少有的修真之人外,很少会有人出现,因此昆仑脚下便是荒无人烟。

除了一些飞禽走兽外,便是一些奇珍异草了。如圣母雪莲,雪山灵芝,仙草人参,这些都是昆仑山上极为罕见的药材了,对采药来说是极为珍贵之物了。

而在昆仑山上幽密的深林处,正有一老一少,采集药材,老的白发青须,六十岁左右,自称,千须眉。

小的浓眉黑眼,身瘦骨壮,十来岁左右,名叫,箫翃,两人乃是爷孙两。

箫翃自小就跟着爷爷常年在昆仑山下采药,除了爷爷便也没见过其他人。

“我说翃儿,你是来帮爷爷锄草的,还是来帮爷爷采药的。”山上千须眉对着箫翃说道。

箫翃摸着脑袋懵懂地看着千须眉道:“当然是来帮爷爷你采药的啊!”

千须眉从后药筐拿出箫翃,刚刚扔进去的所谓的草药道:“你看色青枯黄,而草根茎又粗细不匀,分明和普通的草没区别,你说不是草,是什么?”

箫翃一副懵然道:”可是爷爷你之前不是说,在这昆仑极寒之地,是不怎么长草的,除了树,就是叶,剩下的便是草药了。”

千须眉用手敲敲箫翃的脑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道:“爷爷之前好像是说过这句话,但后面的一句好像不是爷爷说过的吧,在说了分辨草药是用这种愚蠢方法的吗,好好认真学的点!”

“哦!” 箫翃摸着刚被敲过的头一副无辜的应了句。

千须眉道:“你在去旁边找找看一些药材,我去前面看看。”

“哇呀! ”

“怎么回事?”千须眉刚要转身前走便听到箫翃一声惊叫,忙回头问道。

“爷爷,你快来看,好漂亮啊!”箫翃指着地上说道。“

千须眉顺着箫翃指着反向看去,顿时眼前一亮。只见地上有一尺约长,小手指般细,全身上下分理条纹分布七种颜色的小蛇,看上去甚是漂亮之极,

千须眉忙上前,一副小心的样子,脸上还露出喜色道:“翃儿,总算让你发现一个宝,没白带你上山。”

“爷爷,这是什么蛇?为什么那么漂亮?”箫翃指着地上七色蛇问道。

这是“七彩炎蛇”属于上古异种,世间及其罕见。不过,千须眉似乎又想到什么,一副疑惑道:“据我所知这,七彩炎蛇应该是在蛮荒异界之地及其炎热的地方才有,怎么在昆仑脚下也有?”

他想了想道;“不管了,既然发现了就是宝,管它什么地方不地方的!”随即从腰下拿下一个葫芦,咬破手指从腰怀取出一个药丸参透点血进去扔进葫芦里。

七彩炎蛇,像是嗅到了什么,嘶嘶了两声,便嘲葫芦口钻了进去,千须一副小心若喜地盖上葫芦口放回腰间。

《注:白泽,上古神兽,浑身雪白,长尾如犘,四蹄如鹿,背有六翅,额生二脚,人面能言,通晓万物之情,常在昆仑山,很少出没!》

延伸阅读

美太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pnom.shtml
美太净水机主营管道很滤机、中央净水机、不锈钢饮水平台、磁化很滤机等。在家用电器-生活

卓恋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ps2e.shtml
卓恋女装总部是一家以重量级欧美明星款女装为主体,集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服饰公司,

依莱特斯干洗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58z.shtml
干洗行业的发展前景越来越好了,这主要和大家的生活观念概念有关系,再加上大家的生活水平

一源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dy7i.shtml
一源婚庆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节庆用品、婚庆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鸿鲤鱼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xa1b.shtml
鸿鲤鱼装饰装潢是一家以家装为主的装饰集团企业,是从事室内装饰设计、装修施工、家居建材

hello酷金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xhm3.shtml
“酷金”是旗下专营时尚饰品的注册商标,以各类精美饰品的代理加盟为主要经营方向,坚持品

觉妃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aey0.shtml
觉妃床上用品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紫风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yrik.shtml
紫风汽车用品总部是座垫、座套、方向盘把套、汽车脚垫、汽车后备箱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双健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yvwr.shtml
双健电子科技公司以开发、生产、销售及服务于一体,与多家品牌合作,从事工业插头插座、电

贵人加盟  http://www.thebabyflamingoco.com/d2ia.shtml
贵人汽车用品产品外观新颖、大方、性能稳定;主营产品有:遥控车位锁、手动车位锁、吸盘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汉皇萌萌哒第2章在线阅读

    “铃铃铃......”突然而来的铃声将还在睡梦中的安浅吵醒,她迷迷糊糊间将电话接通“喂。”“安浅小姐,恭喜你已经正式被我们黎昇国际录取,明天九点请到公司五楼外贸部报道。”电话里传来女子轻柔礼貌的声音,似乎又带着浅浅笑意。被吵醒的安浅听着也不觉得刺耳。“哦,好。”安浅将电话挂断后又回到她的睡梦中,睡着

  • 太子哥哥别乱来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先收点利息!“青冥花,无根草,聚灵果,我的天,这些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想要在世俗界找到这些可不是一般的困难啊。冥,有没有什么可以替代的东西。”幽九月惊呼一声,虽然这些东西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但是别忘了,他现在可不是在天界,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受亿万人尊崇的九月至尊。以他目前的身份,哪怕是倾尽

  • 三国之超级农场主在线阅读第5章

    彼得是在一阵面包香里醒来的,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点整,这可比他平时要晚了很多。但这也不能全怪彼得,或许斯塔克先生设计的外部安保装置也需要负一部分责任。他昨天在皇后区转了一圈,随手替一位重症病人关上了病房的窗户,在抓住了第三个偷车贼之后,他的哈欠已经能淹没整个曼哈顿区了。于是他决定回

  • 拯救烂尾计划在线阅读第五章

    两个月过去了,莫尘终于暂且放下来心中的伤痛。清晨,莫尘推开房门,慢慢地踱了出去。虽然起得早,但天色早已大亮。现在已是五月份了,到处都是嫩绿一片。阳光从稀稀疏疏的竹叶间穿过,形成一道道光柱,柔和地洒在莫尘约微有些苍白的脸颊上,他闭着眼睛,享受着阳光的味道。“少爷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当心着凉,还是进屋

  • 无限恐怖之问苍天第七章在线阅读

    盘山村老村子坐落在盘龙山脉龙脊下,其他的生产小组散落在龙脊外围一些小山包上。这是一块相对平一点将近百亩地的山坡,盘山村老村子就在山坡上方林子边缘,一共分为四个生产小组。村子下面是一片旱地,大多分作了农家的自留地做菜园子,不过近些年以来,村里不断有挣了钱的人家从老村子搬出来,在自家自留地里建了房子,让

  • 海贼之怪兽养成在线阅读拾荒者星浩天(点击阅读)

    “浩天,别忙了,来抽一根?”一个胖胖的少年走进递过来一根中华牌的香烟。正在埋头数着战利品的星浩天头也不抬:“我不抽烟谢谢!”胖子不由的撇了撇嘴:“你也不用这么省吧,这一根烟我又不会和你算钱。”“这香烟也是你用命换来的,我不会拿你的血汗钱开玩笑。”星浩天摇了摇头!胖子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远处正在厮杀的

  • 寒依负米归在线阅读第十章

    王妈妈有了这个心思,便对夫人去庄子上的这件事情显得格外的热衷了,恨不得怎么舒服怎么来,大有让夫人长住也不要紧的意思。“那顶大红销金帐子给夫人准备好,夫人最近爱的。”“去年夏日里酿的梅子酒,秋日里造的桂花甜酒也都给夫人准备好。”“旁的暂且不说,就是那瓜片茶可一定得带去,夫人只喝那茶叶。”……那架势,简

  • 死亡倒计时系统不是新生吗?

    “你刚才——接住了从十五楼坠下的我?”“不、不是……这只是,呃……对了!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嗯——真的是这样吗?”“肯定就是这样。”……五分钟前——啊,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啊,天气这么好今天会有好事发生了吗?终于终于……如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新生的话,这时候在去往新学校的路上心里肯定会觉得兴

  • 我有无数变身儿行千里母担忧,离家须记父四言。

    前言:造化终现,天道变更,时也,势也。九界动荡,血雨腥风,时也,局也。诸天神魔,一念生死,时也,命也。第一回,儿行千里母担忧,离家须记父四言。群山之间,白雾缭绕,青松幽翠,高耸挺拔,此景意宛如仙境一般,山峰在此衬托之下显得钟灵秀气,但,却是有一颗青松鹤立鸡群,与众不同,在群松之中不停晃动,怎会出现如

  • 我的力量无上限在线阅读第10节

    踏过闪耀着微光的剑冢封印,眼前视野骤然一变。不再是云山雾海下的断壁残垣,而是一片略微阴森的雾霭山道,狰狞的巨石破开天际,不屈地顶天立地,似要捅向不知名之处。谢冰沉默着看了看左右,并无一个人。看来是通过阵法传送到各个地方了。剑冢的资料她大概知道,对于刚筑基的修士来说,第一次传送不会太远,暂时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