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主星河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纯情苏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欧文从货轮上下来,还穿着从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溜出来时,顺走的制服。牛皮软底作战短靴已被磨损的露出了脚趾,带有黄色条纹的衣服,也脏的几乎只能看到黑色。可依旧回头率爆表。

欧文皱着眉,将一只麻袋批到身上,躲到码头边几个聚成一团的同龄孩子中间。欧文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几个正在学习偷窃的小扒手,而且目前没找到活干。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孩子问道,大概是这几个孩子的领头,看欧文的眼神一半打量一半评估。“我看到你在刚才那条船上打工,身上有钱吗?”

欧文挑挑眉,揉了揉咕咕直叫的肚子,刚想开口回话,就见对方将一块脏兮兮黑不拉几的面包递了过来,说:“吃吧,看你那副小身板,也不像有钱人的样子。”

欧文接过那块面包,大口大口的啃起来,面包又干又苦,欧文却觉得,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那个见鬼的船长,说好了包饭的,结果却一天只给吃一顿。欧文要不是担心,如果把船上的人杀光了,他得在海上挨更久的饿,他估计已经把那位骗他的大胡子船长吃了,而且是生吃!

“请问……有水喝吗?”欧文抬头期待的看向那个领头的少年。

“好吧,我今天总算遇到活的比我还不如的人了。以后跟着我干吧,只要你遵守规则,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住的地方。”

“什么规则?”欧文喝了口水,费力的吞咽着噎在喉咙的麦秸。

“很简单,偷到的东西全部上缴。”他说。“放心好了,我会让你吃饱的。他们跟了我很久,可以作证。”

“行。”欧文说,看都没看他周围正在点头的孩子们。反正只要能吃饱就行了,要是胆敢骗他,欧文相信,弄死他们不难!

原来他们说的住处,是一家废弃已久的电影院。除了光线昏暗,环境脏乱了点以外,欧文发现,自己竟挑不出这里有什么不好。冬暖夏凉,自由自在,还有人陪伴,多好!

欧文自从上次自杀失败,从下水道爬出来后,就发现自己的精神,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从那之后,他总能听见脑海里出现一些奇怪的声音,在海上的时候尤为严重。那些诡异的低语,沙哑的仿佛金属刮擦砂纸发出的,用一种欧文完全不能理解的语言,仿佛在齐声吟唱着什么远古的歌谣。

“你不能这样天天躺着睡觉!”据点领头的少年名叫兰博,他粗暴的将欧文从一排座椅上拉了起来。“你想继续呆下去的话,出去找活干,不然就滚!”

欧文又三天没吃东西了,因为他一直被那些奇怪的声音疯狂折磨,完全没法出去“干活”。他饿的双眼布满血丝,绿色的瞳孔此刻看起来像恶狼,差点把兰博看成一直刚出炉的北京烤鸭。

“瞪我干嘛!”兰博拎着欧文的耳朵,气冲冲的说。“我好心收留你,让你不至于流落街头。怎么,想死?”

欧文此刻满脑子都是北京烤鸭和那些奇怪的低语,他突然一把掐住兰博的脖子,可怜的兰博在欧文变异的恐怖力量之下,差点当场英年早逝。欧文晃了晃脑袋,理智渐渐回炉。

“呃……对不起。”欧文把手缩回来,狠狠的揉了揉太阳穴。但头还是疼,肚子好像更饿了,眼前的一切都在扭曲。“……我现在就去。”

说着,他就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温暖的小据点。所以,他没看见身后的孩子们,脸上全都浮现出了惊恐又怪异的表情。

“你们看见了吗?他看起来像是在融化……”

当欧文钻再次进阳光下之后,总算觉得自己好些了,头也不那么疼了,扭曲的世界也逐渐在恢复他原本该有的样子。他想,这一切都是怎么了,为什么最近总是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该死!恐怕又要开始流亡了,这个可爱的避风塘,就留给这些“恩人”好了。

偷窃、抢劫,甚至是杀些没人会注意的流浪汉,这是必须的。他要去一个地方,大约是个神殿,他也不清楚具体在哪。

好饿。欧文在心里咕哝。该死的,你现在最好快点找个倒霉蛋,管他抢劫还是顺手捞点什么?只要速度够快……除了快银没人能比你快,你在担心什么?

为什么我不直接去抢吃的呢?……反正都是抢,抢钱的收益更高,笨蛋!

好吧,好吧。但愿这次收获丰富,能在短时间内够用。……快去,我都快饿死了。

想到这,欧文兴奋的深吸一口气,抬起手苍白的手,伸出的手指修长,将刘海往一边捋了捋,然后抬头往橱窗看去。

橱窗里的男孩看起来很脏,但五官轮廓姣好。妈的,这是谁?欧文锁住眉头,反射在阳光中的小孩,枯瘦苍白的像僵尸,眼睛绿幽幽的。欧文看到投影中的那双眼睛朝自己眨了一下……他赶快揉揉眼睛,告诉自己,我只是饿昏了头。

欧文迅速从橱窗边跑开,逃离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仿佛只要呆在太阳能够晒到的地方,那些诡异的幻象和声音就能被永远的赶走了。

欧文沿着街道走下去。沿途的店铺,保留着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既有都铎的庄重,又有文艺复兴的优雅,还有路灯上的黑色镂花,无一不在彰显这个城市的古朴,以及被时间洗礼而形成的从容。英国,欧文想。果然和美国现代自由主义铸造的钢筋混凝土森林不一样。

但现在可不是欣赏风景的时候,再找不到食物,欧文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吃人了。

头顶的天空灰蒙蒙的,大约是下午三点左右。欧文坐在路边的石牙上,啃着刚从某个餐厅厨房偷/抢出来的三明治、炸鸡、可乐、苹果派……还有很多。欧文也不明白,自己的食量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不吃饿不死,但不论吃多少,都没法感觉到饱。

欧文的行动速度很快,那家倒霉餐厅的可怜的厨师,还没看清闯入者是谁,案板上刚做好的食物就全都不见了,就像被一阵风卷跑了似的,追都没法追。

终于不再饿的头昏眼花的欧文,漫无目的游荡在大街上,细细观察着周围来往的人群。虽然吃了这顿,可下顿还是没有着落啊……还是去顺点钱吧,我想把衣服换了,我现在闻起来就像只死老鼠。还需要找间旅店,汽车旅馆就行,只要可以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躲开街口巡逻的条子,欧文晃荡在人行道上,悠闲散漫的仿佛只是出门散步的居民。如果他的注意力不是全集中在路人腰包上的话。

欧文穿着随手顺来的衣服,有点大,但还算合身……这只是暂时的,等下有了钱,就可以去买几套像样的了。欧文正想着,连今晚留宿的旅店,他都看好了,只要拿到钱就行。

不巧的是,他一个趔趄,撞上了一位迎面走来的男人。他条件反射的一个后跳,动作倒是灵活,就是太敏捷了,后退过了,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消防栓。

欧文揉揉屁股,挑着紧锁的眉去看那个不长眼的黑衣男人。

男人看起来很高大,鹰钩鼻,棱角分明,典型的日耳曼人面孔,眼眸空洞,油腻的黑发分开挂在脸的两侧,穿着中世纪风格的黑色长袍,阴沉的像只大蝙蝠。看向欧文的时候,仇怨刻薄就像欧文不是撞了他一下,而是杀了他全家。

搞什么!欧文腹谤。万圣节还早的很吧,从疯人院跑出来的吗?瞪什么啊,差点被撞飞的人是我吧?

欧文观察男人的时候,男人似乎也在打量欧文。他此刻正紧紧皱着眉头,伸出一只手,倾身过来想要拉欧文,说话咬文嚼字,阴阳怪调。

“我想,这位先生应该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以致于连路都看不清。”

欧文躲开伸过来的魔抓,对他个怪人笑了一下。他本来还想道歉的,可现在已经没那个心情了。

哼哼……虽然你真的很讨厌,不过你的钱包无罪。欧文在心中愉快的想,并在转过街角的时候,回头对着刚才的地方,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一边掂着钱袋一边笑眯眯的小声呢喃:谢谢你啊,大蝙蝠,谢谢你自己往我身边凑。

不掂不要紧,一掂就发现了古怪,什么鬼怎么这么沉!这家伙有什么怪癖,出门带一袋子硬币?不会一张纸币都没有吧!欧文烦躁的打开那只钱袋,然后发现:

金币?里面装的全是……金币?妈的,现在竟还有人逛街带金币?这家伙该不会也是扒手吧?要不就是……黑手党?

欧文很想冲上去问问,你们还招人吗?我什么事都能干,只要给我饭吃,行不?我很能干的!

倒霉的是,街口的巡警,终于注意到了欧文的举动。那名警察身材高大,面容坚毅,神情严肃,正义凛然。欧文无奈的赶紧把钱袋装好,正想逃跑,却被一把抓住颈后的衣领,然后拎了起来。

欧文不是没有其他办法逃走,但是,难道要他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凝结闪电吗?他会被送回实验室的!于是,只能回头对着那只死条子讪笑。

“你在干什么?小鬼。”警察凶狠的瞪着欧文的口袋,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欧文挤出了一个很傻很天真的纯洁笑容,要他把吃到嘴里的肉再吐出来?没门!你只要把我带起没其他人的地方,呵呵……我保证你会后悔现在轻率的决定。

“有什么事情吗,先生?”欧文平静地说,没人能听出,他到底已有多不耐烦了。

警察的神色严肃,面目不善的死死盯着欧文。他说:“孩子,偷窃会养成习惯的。你的父母呢?”

“偷窃?您在说什么?我可没有偷,先生。”欧文冷漠的看着这位一脸怜悯和惋惜的正义使者。你以为我想偷吗?妈的老子只是想填饱肚子,要是有人愿意给我提供一份像样的工作,你以为我想干这种事?

警察的脸色变了变,这孩子真不懂事,撒谎顺口的就像在喝水,完全没半点心虚不自在的样子。偷窃、撒谎,还有什么?父母也不管,唉……不是被宠坏了,就是根本没人照看。

“你是从孤儿院跑出来的,还是离家出走?”那警察顿了顿之后,颇为无奈的问道。“跟我回警局,直到有人认领你。你别想耍什么花招,我会查清楚的,如果你是从福利院跑出来的,最好现在就乖乖告诉我。”

“福利院?他们免费提供食物,对吧!“欧文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福利院!他以前怎么没想到呢?有饭吃,有衣服穿,说不定还有学上……不行!万一被有心人发现了他身上的“特别”,再把他送回实验室怎么办?

“我不是福利院里跑出来的,先生。”欧文皱着眉头说。“能先放我下来吗?”

“先把你偷的东西拿出来,再跟我讲其他的。”警察严厉的说。

“把他给我就行了!”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讥诮讽刺,恶意满满。欧文回过头,是刚才撞到的黑袍男人,脸上正挂着一种令人讨厌的戏谑冷笑。

“这是你什么人?”该死的条子转过头,认真的诘问道,欧文觉得,他的语气中除了询问,似乎更多的是质疑。

“他是我外甥。”黑袍男人冷冷的说道。斯内普明白,朋友的儿子不足以从警探手里带走男孩,伟大的魔药大师在警探怀疑之前杜绝了那种可能性。

“啊,太好了!舅舅。快点来帮我解释,我并不是‘偷’你了的钱袋。”欧文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刚被他顺走钱包的人,又看了看那个警察。既然他自己说我是他的外甥,简直再好不过了,“舅舅,这些钱是你自己说要给我的奖励,只要我帮你瞒住舅妈你在外面鬼混的事情。”

先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再说吧,这个男人等下再想办法解决……见鬼!多管闲事的死条子,我要是被送回实验室,你最好祈祷我再也逃不出来,不然你就完了。

“哈利-波特——!你最好赶快给我闭嘴,乖乖的和我回去。”黑袍男人死死地盯着欧文,他咬牙切齿的说着,空洞的眼神因为愤怒而生动起来。

哈利-波特?这名字好普通,欧文感觉自己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因为这个名字。该不会真的遇到“熟人”了吧?

“遵命,舅舅。”欧文若有所思的说。是真的舅舅?这么巧?把这个身体送进实验室的,是他的家人吗?还是不小心走丢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最差的情况无非是再逃跑一次。

怎么会这样?莉莉的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市井的无赖、扒手,流浪儿?看着那双和莉莉一样的眼睛,与莉莉童年时酷似的脸,如果不是黑色的头发,斯内普差点以为自己又看见了此生唯一的希望。

不过仔细看一下的话,他的瞳孔颜色比莉莉要深,也更绿,浓翠欲滴的仿佛毫无波澜的湖,完全没有一丝孩子该有的天真。额头有道若隐若现的疤,闪电形的,很淡,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男孩的头发很短,几乎没有他父亲的特征——乱糟糟的鸟窝头,只有额前的一撮刘海稍微长一些,厚重的耷拉在眉毛上面,似乎是想挡住那道奇特的疤痕。

还有那道强烈到无法忽视的魔力波动,斯内普向梅林发誓,这绝对是消失了五年,让他苦苦寻找了五年的哈利-波特!他不会弄错的……但谁能告诉他,这个眼中充满了防备和算计的男孩,真的是莉莉的孩子吗?

自从斯内普听邓布利多说,哈利-波特在麻瓜世界失踪以后,总是忍不住那种“到麻瓜世界里四处走一走”的想法,该死的……五年了,他只要有空就会到处逛逛,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但这个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刚开始,斯内普还以为,他只是个常年混迹街头的小混混,但越看越觉得心惊,因为他在一个不满11岁的孩子眼中,看见了刺骨的杀意,真实的仿佛最残忍的食死徒。

男孩很瘦,苍白的像只鬼魂。奇怪的是,被拎起来时,不小心露出的肚子上竟然覆盖着稀薄的腹肌,就像被专门训练过。他的神情也很游离,仿佛没有情感,又油滑的像蜘蛛尾巷中,那些常年混迹于下流场合的流氓无赖。

斯内普觉得自己现在很混乱,除了愤怒,还有种很难形容的心疼和惭愧。因为这是莉莉的儿子,而自己没有遵守答应过她的事。

欧文静静的看着愤怒的男人,感觉有些怪异。他不是哈利-波特,也许身体是,但他知道自己不是。可这个人是谁?他眼底的关心看起来很真实,大概是这个身体的亲人吧?至少是这个身体的熟人。原来“我”是英国人?要是被发现不是原装货了,怎么办?哎呦……好麻烦啊。将计就计,看看再说吧。

“哎呀,舅舅不要生气,我下次再也不敢对别人说你出去鬼混的事情了!”欧文装出一副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的样子,心里想的却是,该不会被我歪打正着胡扯对了吧,所以您才这么恼羞成怒?

当那个警察,终于接受了欧文是斯内普的侄子的设定,然后就非常识趣的走开了。毕竟这是别人家的家务事,自己还是少掺和的好……所以这孩子才离家出走吗?算了,因为这种事被人投诉多不合算啊。

欧文也决定先跟这个男人走,看看这个身体的主人到底是谁。反正他的人生还能怎么糟糕呢?死不了,活不好,不知道该追求什么,更不知道该恐惧些什么……

男人的目光凌厉,欧文皱了皱眉,不耐烦的瞥了对方一眼:“舅舅是吗?”见男人表情麻木,没有回答,于是接着问:“叔叔?大伯?姨夫?姑父?”

男人继续死死的盯着他,眼神空洞的就像两条看不到尽头的隧道。

“好吧,你到底是我什么人?”反正条子已经走远了,如果他不说的话,直接闪人就是了。

斯内普冷冷的瞪了欧文一眼,转身便走,大步流星,气势汹汹。欧文愣了一下,惊奇的皱了皱眉,随后又立即恢复了平静,面无表情的看着怪人的黑色背影。他的斗篷在空气中鼓动着,让欧文想起电影里的吸血鬼。

What the hell? 这是什么意思?欧文心里默默的翻着白眼,并比了个中指,犹豫着要不要跟上。要不……还是回旅馆睡觉吧,反正钱已经到手了,至少能让他吃上好长一段时间的饱饭。这个身体是谁,跟他有什么关系。

男人杀气腾腾的走了几步,突然发现该死的小巨怪竟敢不跟上。他一个回身,衣摆在空气划过一道弧线,棱角分明的冰冷面孔带着蔑视,“波特先生,你还在磨蹭什么,我想以你那堪比巨怪的脑袋也应该知道什么是时间概念吧?!”

“巨怪?什么鬼?”欧文奇怪的问道,“还有,您到底谁啊?怎么称呼?”

其实这男人还挺英俊的,如果不去仔细看他那油腻的头发。“亲人”吗?是不是从此可以再不用为吃饱饭发愁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斯内普眼神一闪,突然认识到,这个男孩可能确实不知道巨怪为何物。“别愣着,跟我来。如果你的大脑还没被芨芨草……如果你还能思考的话,就会知道,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斯内普带着男孩走进一个小巷子,观察了一下四周没人,伸手拎起欧文的衣领想要幻影移形,却诧异的发现,男孩抬手一挥,后退一步,就像蛇一样滑溜又灵巧的从他手中溜走了。

斯内普瞪着欧文,男孩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这里就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斯内普微微眯起眼睛,男孩很警觉,冷静,并且从容,像个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战士。但他只有十一岁!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应该每天只想着零食、甜点,以及什么时候能得到新玩具。而不是想着,福利院里是不是就能吃饱,随时准备着逃跑。

斯内普再次抬了一下手,看见男孩防备的样子,防备又不耐烦,终于再次开口:

“Well,我们的救世主男孩很讨厌俗人的触碰,但是现在,能不能抬起你那高贵的手稍微忍耐一下。我赶时间。”男人的声音低沉,语调讽刺,欧文却不合时宜的想起了大提琴拉奏的D大调。

“先生,您说的救世主,是我吗?您到底有什么毛病,叫自己的侄子救世主?”欧文在心里斟酌着男人的真是身份,他也许根本不是哈利的舅舅,也许根本是个不怀好意的人贩子,说不定其实就是史崔克的间谍……

见鬼!我怎么这么倒霉。我真傻,竟然还以为遇到了“熟人”,天哪,想不饿肚子就这么难吗?

斯内普伸在空中的手停顿了一下。凝视男孩戒备挣扎的表情,心中不知又想到了什么。他调整自己,眼神再次变得空洞,然后面无表情的解释起来。“我不会伤害你,只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那就在这里吧!这里没有其他人,有什么事,请您在这里说清楚。”欧文懒洋洋的说。他往背后红色的砖墙上一靠,双手看似随意的环抱胸口,他随时准备着反击。锋刃已经在凝结,他才不要再被抓回去。

背靠墙可以杜绝背后有人突袭,手交叉放在前胸,可以隐藏握在手上的锋刃,并且方便快速有效的反击。

欧文注意到了,男人的袖口滑出一根小木棍,虽然不确定木棍的攻击性,但是他知道轻敌的后果。

男人突然举起木棍指向Owen。

“通通石化。”

欧文身体微微侧开,敏捷的躲开了那道光束,电光火石之后,他眯起眼睛,冷冷的睨着黑袍男人,迅速抽出风刃。男人离欧文的距离大概只有有两步,适合近身攻击,闪电鞭过长,在这种狭小的地方使用反而累赘。

风刃轻巧的划破男人胸口的衣服,形成了一条大约10公分左右的口子,渗出些微的血珠。欧文是手下留情的,他没想伤害这个男人,所以下手很轻,划出的伤口也很浅。

男人的眼神看似空洞冰冷,实际上却暗藏着关心。欧文感觉到了,所以他心软了。

“我不想伤害您,不然刚才划破的就是您的喉咙。”欧文冷冷的说。“既然您并不是我的亲人,请恕我要告辞了。”

欧文没再多想,他知道,对面的人也没有想要伤害他,因为他没有感觉到杀意。于是欧文便御着风准备离开了,却在转身后,发现几道光线再次迅猛的朝他打了过来。

斯内普在被欧文划了一下之后,就调整了轻视的心态,并快速的作出反应。怎么说,他也是参加过战争的人,怎么会打不过一个小孩呢?更何况对方还执意对他手下留情。

咒语猛烈而密集的飞向欧文,也许是好奇,又也许是饥饿,让他变得心不在焉了,所以他终于躲闪不及,被其中一道光线击中了。被击的瞬间,欧文挫败的发现,他不能动了,就像被石化了……对方也是变种人……但也只是不能动了,所以,真的遇到“亲人”了?

欧文在心中猜想着男人的目的,以及自己可能受到的待遇,平静的看着男人的一举一动。应该不会太惨吧……毕竟是“亲人”不是?

他看着,黑袍男人再次挥了挥小木棒,木棒的一端喷出一股银色的雾气,渐渐形成一只半透明的牡鹿,男人对那只牡鹿说了些什么,然后牡鹿就不知朝着什么方向奔跑,然后远去了。

而后男人走近欧文,把他抱在了怀里。欧文还没来得及诧异于这种突然温柔的对待,就感到又一股力量急速的拉扯着他的肚脐,接着,空气急速压缩,一阵天旋地转。再次落地的时候,欧文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快要吐了……

还没来得及吐,他就感觉自己被扔到了一个沙发上。

身体还是动不了,只能继续保持冷静,他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宽敞、美丽的圆形房间,充满了各种滑稽的小物件。

沙发的左边有一张细长腿的桌子上,上面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银器,旋转着,喷出一小股一小股的烟雾。

房间里还有一张巨大的桌子,在沙发的正前方,桌脚是爪子形的。在桌子后面的一块搁板上,放着一顶破破烂烂的、皱皱巴巴的尖角帽子,像是传说中的巫师帽。

圆形墙上挂满画像。Owen看到画像里的人各种各样,但都穿着奇怪的衣服,他们有的竟然还在像自己打招呼,有的对他投来一脸好奇与探究的眼神,有的在对他微笑。

我一定被转昏了。欧文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这个哈利-波特出生在怪胎家族吗?还是说我来到了精灵旅社?

房间门后一根高高的镀金栖枝上,蹲着一只火红的大鸟。

是火鸡吗?真奇怪,尽然有人像养鹦鹉一样养火鸡……也许,就是品种奇特的鹦鹉。

斯内普看着欧文的神情,古怪,好奇而又疏离、防备,眼神闪了闪,最终还是决定,把想说的话硬生生吞回了肚子里。

TBC

延伸阅读

天锁炼心之业务部之花  http://www.v185.cn/nwi7.shtml
保安听到西装男人喊声,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脸懵比的看着西装男人。好像在想,谁动你了,瞎

精灵宝可梦之拂晓刑场之战  http://www.v185.cn/gpp7.shtml
刑场上人声鼎沸,所有女人看到张帆被绑在石柱上无不拍手称快,这个男人太气人了,三番两次

仙侠世界有只西方龙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v185.cn/supc.shtml
柳生源左手下意识的握紧,旋即松开然后笑着对羽化隆一说:“班长大人,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西游:悟空让为师来第一章  http://www.v185.cn/y9w8.shtml
灯红酒绿,耳边还有从不知名包间传出来的撕心裂肺的歌声。顾莫亚有些头重脚轻,眼前的灯光

专职渡劫[快穿]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v185.cn/xwdo.shtml
人头和我脸贴脸?不,借着月光认真一看,其实那只是墙上的画掉地上贴着我的脸而已。画什么

奴役星空之后仰三分!  http://www.v185.cn/g0av.shtml
一个下午过去,李悠然一脸幽怨的提着大包小包跟在范心爱的屁o股后面,这妮子名义上是给本

三国之乱世王朝电话  http://www.v185.cn/xu98.shtml
毛利侦探事务所。柯南和伪装成江户川文代的工藤有希子站在一起,有希子礼貌地鞠了一躬,说

手机天尊之三国杀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v185.cn/gm49.shtml
但接着,我又看见陈熙左手瞬间抓住前面一个高个男生的衣领,修长的玉腿一个扫荡腿的姿势踢

一场疫变真实的世界  http://www.v185.cn/bj8g.shtml
“系统绑定完毕……宿主:赤拥有精灵:皮卡丘,太阳精灵,月精灵,喷火龙,妙蛙花,水箭龟

冥王女友新手村接任务  http://www.v185.cn/nyqo.shtml
眼看就要到8点钟了。周威终于等到了最后3秒钟。3、2、1、系统提示:跟据系统随机分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真正的人工智能在线阅读第二节

    在肖宁程车上有人下来之前,司机在洛汶火急火燎的催促下,把市中心绕了一圈,彻底甩开肖宁程,才在一个高档小区门口停下。洛汶在坐车的时间内从潜意识里搜集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铁血十三妹真正的名字叫罗玟,家里是当地有名的中医药公司,目前家主是他爷爷——业内闻名的老中医,还会给有身份地位的人看病调理身体。

  • 综运动 当米哈希去了青道巧合

    静谧的教室中,同学们“沙沙”的写字声清晰可辨,学渣林芷还会时不时在心中发个牢骚:“这个是什么来着?”“又忘了这个是什么了!”“哎呀!好难算啊!不想算。”这小丫头鼓着嘴趴在桌上,一会儿脸朝书,一会儿脸埋胳膊里,一会儿看看脚边放在地上的那瓶医用酒精,就是想不起酒精燃烧的化学方程式怎么写。可惜呀,课本借给

  • [综穿]男神是我的第1章在线阅读

    监狱。昏沉的室内,只有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只不过。这里是拷问偷渡非法入境者的审讯室。“姓名?”女审讯官头也不抬的问道。“李默。”椅子上坐着一个少年,双目无主的打量着周围。“年龄?”“十五。”啪。女审讯官将记录笔拍在桌子上,瞪着眼前的少年,大声道:“说实话!”“好吧......我十八岁了。”“从什么地

  • 校花的特种教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忆梦摆摆手,摇了摇头,她又如何能知道呢?“对了,合欢——你父亲和二皇子也快回朝了!你还是换回身份吧!”良久,忆梦开口,只见柳合欢木讷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惊讶不小。远处,白崇塔内,一派华丽巍峨的气氛。傅雪惜耐心的走过一处又一处的锁卡,细心地检查着,她明白,明天的祭天肯定会和往常的都不一样,就连一直飘忽

  • 恍然如梦(上部)在线阅读第4章

    吴维趁着夜黑,在茂密森林里急行着,平日难以穿过的荆棘林带,对处于灵魂状态的他,却是如履平地。他得在天亮之前寻找一个方便躲藏好地方。以他现在的状态,短时间内被阳光照到会有些影响,但还不至于到魂飞魄散的地步,可即便这样他也不打算却尝试,万一挂了就犯不上了。还是找一个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吧,这样更加稳妥一些了

  • 春风词在线阅读第五节

    说这梁华成听说安其昌要其救命,梁华成正在为难。这时安其昌也顾不得这样那样的事情,便也放开了。“我给你五两银子,当时订金,等病好之后,定然另有重谢,你先答应我,你答应我之后我才好说。”说着,从枕后拿过五两银锭塞给梁华成。梁华成握了握手中不算小的银锭,毕竟自己夫妻两一年到头,也不过二两银子的收入,便也勉

  • 港片:从雷洛传开始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李丰年被关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快点把老王龟蛋躲在哪儿说出来,否则没你的好果子吃。”壮汉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我真的不知道,我是第一次被他带到这里的。你们放了我吧!”李丰年吃力地说道,那一下踹得太狠了。“放了你!除非找到老王,不然那龟儿子欠那么多钱谁给还!人人都像你们这样,那我们的场子还做不做了

  • 超人是我小学同学第九章

    “咚……”的一声钟响,缠绵而又悠扬,回荡在寺庙中久久不散。有人说,寺庙的钟声响起不是消散的烦恼而是永久的感恩。或许是吧,但这样的声音更是衬托了寺庙的清幽,又像是轮回的指引,给予生灵方向。迈进菩提寺的门槛,萌萌就想方设法的把Alex代开,非说想他这种第一次来寺庙的人,是必须在佛前上柱香以表诚心,可偏偏

  • 赵青龙中短篇小说之第五章(5)

    这一记实实在在的威胁掷地有声,让原本濒临发怒的安王如同兜头浇了一盆冷水,瞬间偃旗息鼓了。只不过一想到要补那么多的银子,安王忍不住频频点头,嘴里发狠道:“云玄裳,你很好!”“谢王爷关心,本妃确实挺好的,缺的嫁妆记得月底全部补上。”楼雁知道安王会补上嫁妆的,她又瞧了瞧安王头上的绿光,这绿光只有自己能看到

  • 海贼:开局就扔无限月读在线阅读第7节

    原来昨晚的女鬼便是被自己身上的金光消灭的。“这道金光是怎么回事?”楚赢自己也没搞明白,不由问向了小Y。“这道金光乃三清真气,是昨天主人洗筋换髓后所残留下来的一丝真气,虽然只有一丝,但也不是一般的邪祟能承受的住的~”小Y问无不答,很快便给出了楚赢想要知道的答案。“哦~原来如此~”楚赢点了点头,随即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