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要开始苏了[未穿今]在线阅读第一章:拙书不言篇(壹上)

作者:远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坐在这里听那斩军河的水啊,水声淅淅沥沥,就好像个正在和情郎撒娇欢骂的小姑娘,轻轻柔柔酥酥麻麻的,让人忍不住就想坐着船到那如小姑娘肚脐眼似的河心上撒撒欢,好好地与这条躁动的河亲近亲近……可惜啊,斩军河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渡的……这河的脾气太古怪了,若不是罗禹城主,这条河连一片叶子都浮不起来……”柳二娘柔声柔气地说着,枯瘦微黄的手在一个男人*露的雪白后背上肆意地滑动,染了血红色的指甲尖轻触着男人背后的脊椎线,极为享受地从脖子那一直划到了腰部以下。柳二娘轻咽了一口口水,咬了几下自己娇艳欲滴的朱唇,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眼前俯身趴着睡觉的男人。她用双手靠住男人的肩膀,缓缓地趴了下去,整个身体极为小心地贴在男人的身体上,在他耳朵边嘶磨轻语,“你在听吗?你这只馋人的小兔子,你是不是就和那斩军河一样呀?表面看起来清纯无害,实际上暗潮汹涌,随时都可以把在你上面的人掀翻,然后生吞活剥了呀……”

“痒……”还在熟睡的男人梦呓般地**了一声,呼吸却有些急促,鲜嫩的脸颊微微泛红,将脸又侧了侧,似乎感受到了女人的体重,觉得那点点重量都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柳二娘感觉浑身燥热,她邪魅一笑,轻轻叼住他圆润的耳垂,柔柔地咬了几下,那枯黄的手却慢慢从男人的肩膀上往下游移。

男人感觉被压得难受,又觉得心跳加速脸颊微红,他身子一颤,眨了眨眼睛,然后猛地睁开,看见了柳二娘正趴在他身上轻轻地吻他的脸颊,那枯黄的手在他的背上胡乱抚摸。

“姐姐你干嘛呢?”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些害羞的语气问道。

“你说我干嘛呢?”女人轻柔的语调带着一声意味深长的娇嗔在男人的耳边说道,“自打从撷英阁门外捡到你到现在,你在我房间里白吃白住了这么多天,弄得我接不了客还得养着你,你却一点表现都没有,你说你不得伺候伺候我呀?”

“伺候人我真不会……”一脸不明所以的男人语气里原有的不安又带了些惭愧,“我把一切都忘记了,我只会画画,要不我给你画张画像,也算是感谢你照顾我这么多天……”

柳二娘愣了一愣,她撑起身子,看了看压在自己曼妙身段下的男人,男人转过身来仰面看着她,她的眼睛从男人清澈稚嫩的眼睛上慢慢游移到男人略有些消瘦却也是菱角分明的雪白胸肌,她也是伺候过不少男人的,什么样的身材模样没见过?但是像这样几乎不沾染一点尘世气的身体,她还是头一次见,这男人的眼睛也是如此的清澈,不带一点淫邪的感觉,使得他对这个刚才还让她蠢蠢欲动的男人一下子失了性趣,只剩下温暖的体温。

“哎,你这样看着我,我就不忍下手了……卫何,你看看我,我难道不美吗?”柳二娘撑直着手臂在男人上面看着他,这个叫卫何的男人慢慢地伸手抚摸女人的脸颊,带淡淡的笑意说,“美啊,姐姐就好像是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柳二娘看着卫何清澈的不带一点欲望的眼神,无奈地手臂一松,顿时如泄气一般躺入了卫何的怀里,没好气地说,“你究竟是什么人啊……往日里哪个男人被我这般逗趣,就算是从来不知事的黄毛小子,也就乖乖就范了,你却一点念头都没有……可惜这馋人的身子,算是跟错主人了……”

“姐姐,我刚才做了个梦……”卫何仰面朝天,并没有理会怀里的柳二娘画中之意,只是痴痴地说,“我梦到了好多次了,我踩在软绵绵的云朵上,有一只闪着红色和黄色光点的白色铁鸟从我身边飞过,它的翅膀足有这个屋子十个那么宽,飞过我的时候,那轰隆隆的叫声几乎要震聋我了……然后我就感觉往下坠……看到了云层下面有好多透明的如镜子一般的房子,它们都好高……那是一个晶莹剔透又冷冰冰的世界,我继续不断下坠,然后……然后就看见你趴在了我背上,我也就醒来了……”

“我的师傅跟我说,这世界上有几处地方,有着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景象,这世上的人就叫这些地方为神迹,我师傅还说,我就是从神迹中走出来的……可是我究竟是谁,我一点都记不得了……”

卫何不知道这说着说着是在和柳二娘说,还是成了他一个人在喃喃自语,柳二娘躺在他温暖雪白的胸口,感觉所有的身心都放松了下来,原本撷英阁的生意就时好时坏,最近天赐城的佣兵也在增加,让柳二娘总是有些担忧,那些没有感情的佣兵可不是好伺候的,各个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要真的碰上一个蛮横的,只怕是让你一个月都得躺床上养身子……每每想到这,柳二娘都有些胆战心惊,但是如今躺在卫何的胸前,听着他说着那些有趣的梦境或是故事,会让柳二娘短暂地放下悬着的心,柳二娘心里渐渐放松,身子也跟着瘫软下来,在卫何柔柔的怀里,柳二娘也就慢慢地意识模糊起来。

“神迹……我听城主府的准隼大人提到过一点……那是有了大造化的有缘人才能碰到的……”柳二娘含含糊糊地说着,“你说你师傅是傅山水……你不是说他就到过神迹嘛,还找到了仙使讨教到了神仙画画的技巧……才……才成了有资格画吕涡身像的大师……你还说……你还说你就是他从神迹里带出来的我的小冤家……”

柳二娘越说越含糊,她的小脸在卫何的怀里微微地蹭了几下,竟如一个婴儿一般甜甜地睡着了。

柳二娘也是累了,在撷英阁这种声色之地讨一口饭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见到在城主府里当差的场面人,就要三分娇媚七分优雅,见到无言城来的佣兵,就要收起千娇百媚,直接奔着主题而去,但求速战速决。若是东面来的人,就要注意处处提防,免得被那些老牌大城里出来的资深商人骗财骗色,她脸上虽然是一副极尽享受纸醉金迷的样子,却不会意乱情迷,但即便是酒至微醺,情到深处,还是要谨防自律,牢牢记住别人的身份和自己的身份。

柳二娘是撷英阁里为数不多的可以选客的艺姬,那曼妙的身材和甜美的容颜让多少人愿意倾家荡产赎她的身子,但她自打被父母卖到了撷英阁,就已经断了从良这条路,柳二娘也伺候过不少客人,各式各样的都有,有的直奔主题,有的扭扭捏捏,但最后柳二娘总是有办法让他们尽兴之后乖乖地掏出钱来,来个各取所需皆大欢喜的结局。

除了眼前的卫何。

卫何直挺挺地躺着,听着柳二娘温柔平缓的呼吸声,他生怕吵醒了这位如婴儿般沉沉睡去的姐姐,卫何看着闺床顶上的黄色纱幔,那纱幔把黄色演绎的朦朦胧胧,就好像那天的黄沙,在那片沙漠中,卫何不知道走了多久,那是一片模糊了时间和空间的地方,那是一片白色……拜别了师傅傅山水的墓以后,卫何就走进了那片沙暴,直到他能够在漫天的沙暴中还能睁着眼睛的时候,他走出了沙漠,看到了这座在斩军河边矗立的城池。

“嗯……你怀里真舒服……”柳二娘伸手搂住卫何的脖子,轻声赞叹了一声,在卫何的怀里伸了个懒腰,又柔柔地撒娇,“屋外好吵,刚睡舒服又被吵醒来了……你给姐讲个故事吧……哄哄我睡觉。”

“我的故事都是师傅那里听来的,说来有趣,我自己的记忆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对师傅跟我说的传说故事却记得真真切切,姐姐我现在就给你讲一个吧,我记得师傅说凡是学画的人,最荣幸的事情就是可以画这山海境第一个帝王——吕涡大神的画像,从有画师这一行算起,配得起画吕涡的人还出了不到十个,如今我师傅也走了,这世上活着的如今就只有庞白大人一个了……师傅说过,他为了磨练自己的画技,四处寻访,有一日走到了离西边的黑石山不远一处山林中,见到了一个浑身白袍的瘦高男子,那男子瘦长的脸都被一圈圈纹着古怪文字的白色绷带绑着,看不清脸,他说他是仙人的使者,四处寻觅可以描摹手中卷轴的画师,为的就是为他的书配上图案,师傅说他就是一个画师,可不可以给他看看手中的画轴,那个人就给他看了,师傅展开那人的画轴一看,顿时都傻眼了,他跟我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完美的人物画像,画中人身穿长袍,露着左胸左肩,眼神坚毅果敢,但是却有一股脱离尘世的清澈无暇,手中的宝剑也是寒气逼人,那人对我师傅说,这就是吕涡大神的画像……既然有缘碰到,那就交给你吧,而后师傅跟我说,他就如同出家一般斩断了情欲,每天早上沐浴更衣,念唱完古怪的颂歌之后,才开始临摹画卷,这样临摹了大概五年,师傅就在吕涡的祭拜大典上成为了继旁白大人以后第二位在世的有资格绘制吕涡身像的大画师,但是师傅从来不让临摹,只叫我要戒掉世间所有的欲望,潜心学画,日后等我有所成之后再传我,我一直遵守,从不碰荤腥也不沾酒,但是就这样,到了师傅临死时还是没有把那卷画轴传给我……他跟我说待他走了以后再出师闯荡……那段时间我都已经忘记了有多久,也忘记了那是在哪,就恍如昨日,又仿佛隔了千年……”

“师傅死的那天……”卫何讲到这突然停顿了一下,似乎传说到此为止,他的记忆也到这为止了,他低头看了看柳二娘,柳二娘发丝中散发出的清香几乎让他迷醉,他隐约想起师傅跟他说的,“我真的羡慕你呀卫何,你从神迹中来,不带一丝烟火,我毕生却都在和自己的欲望对抗,而你却不知欲望为何物,常怀着如婴儿般的清澈,难得啊……”

柳二娘沉沉地睡去,在卫何温暖雪白的怀里,柳二娘才能暂时忘记了男欢女爱的欢乐愁苦,卸下了美丽娇艳的皮囊,犹如尘世间一个走累的旅人找到了一汪绿洲一般,蜷缩在卫何体温温暖的包围中,她的呼吸渐渐平稳而充满活力,酥胸的起伏有力而均匀,她的睫毛一根根乌黑发亮,美丽的嘴唇多了一丝干裂的纹路,任凭房间外喧闹嘈杂,柳二娘是真的甜甜地睡去了。

延伸阅读

二次元中的神棍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jackblog.cn/n181.shtml
“初入武道的武生。”李白看着石魁身上的气息,眉头微挑。他倒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坊会

危世纪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jackblog.cn/n6kn.shtml
五分钟泡面时间结束,小鬼眼巴巴的看着孟骥。他现在只是个普普通通小怨灵,还不能拿起现实

他总是在撩我在线阅读便宜你了  http://www.jackblog.cn/pc98.shtml
你是白痴吗!越青青的嗓门差点将天花板给掀开,俞安站在她面前惶恐至极。“对不起小姐,并

神通武界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jackblog.cn/6bjp.shtml
伊斯兰贵族学院,创建于民国时期,历史悠久。陈青青站在学校大门口的纪录碑前,看着上面记

破镜难圆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jackblog.cn/yve7.shtml
夏日最热的时候,树上的蝉叫个不停,吵得人心烦意乱。前来画像的宫女或多或少都已经知道了

网游之全面开战之回归与造人  http://www.jackblog.cn/bjm0.shtml
暂时安全了,结果,张杰开始向众人介绍起了主神空间。原罪没去听,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体力

黑星之种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jackblog.cn/a9tr.shtml
差不多时隔一日,谢恒重新回到了那座因末世危机导致瘫痪的废弃城市。谢恒是一个末世的幸存

盛唐风流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jackblog.cn/n9l6.shtml
第九章说完那一句让现场陷入凝滞的话后,道格拉斯迅速的扫视了一圈下方神态各异的三个人的

苒苒风月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jackblog.cn/b6iz.shtml
老丞相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问道:“莫非……”虽然老丞相只说

飞鱼传说之巧遇无赖  http://www.jackblog.cn/ui17.shtml
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夏小优面无表情的紧盯着窗外的景色。这里的视野很好,差不多可以把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王座在线阅读第5章

    白茫茫的雪在日光下近乎透明,唯有偶尔露出的黑色岩石能显出几分山势陡峭。山体间时常有狂风出没,将雪卷地三尺撞碎在岩壁上。檐牙山千年积雪,便在这极北成了一处绝境。望不见边的白色雪地里一个雪包微微耸动着,那雪包竟是在往上移。它碎碎念道:“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在异世界完成了攀登珠峰的梦想。”一捧雪顺着风正塞

  • 想念的星星不说话之第三章(3)

    “欢迎回归。”——京野。黎蜜看着低下加V的微博留言,有一瞬间疑惑。京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黎蜜身在**圈,当然知道这个名字背后的含义。国内顶级流量之一,一年前因为主演一部文艺片电影走红,在圈内地位可比她这种十八线高多了。黎蜜这一世一直跟他没有多少接触,就连上一世也只是在最后时和京野合作同台唱过歌,连

  • 茅山小天才南方山系

    盘古身化洪荒后,天地格局重新洗牌,各式各样奇特的生灵接连在天地中诞生,整个洪荒世界都变得丰富多彩、生机勃□□来。计无咎在经历过漫长的沉寂期之后,好不容易见到了各式各样的新面孔,当然得好好享受一番,发泄发泄这么长时间来积累的苦闷无聊。再加上他在盘古身陨时莫名其妙改变了万千星辰的格局,导致修为上升了一小

  • 重生之将军不好撩在线阅读第8节

    ———金木的公寓———“怎么样?”金木看着瘫痪在床上喘气的利世问道。“好爽!好美味!好饱!”利世一脸陶醉的回答道。“……”谁特么问你感觉了,我特么问的是rc抑制液的问题。“我是问你身体的情况,能不能自由行动了。”金木再次问道。“还不行。”利世动了动了身体说道:“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利世停止

  • 五代军师之侦探小天才(10)

    “小星星,你怎么会突然说我是你爸爸?”韩宇廷朝玩得正欢的小萌宝问道。小星星抬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回答:“五年前我妈妈在酒店被小人算计,后来你们一起睡觉了,然后就有了我,所以你本来就是我爸爸啊。”韩宇廷感觉头有点大,这么小点的孩子怎么连这种事都知道,秦云熙这个妈妈当的也太不拘小节了。“妈妈连这件

  • 三国:我有进度条在线阅读第1章

    “宿主做好准备了么?”“好了”“接下来开启第一个世界,请宿主准备接收剧情。”床上的女人揉了揉脑袋,似乎并不愿意醒来。“系统,你还在不在”苏皖尝试着在脑海里跟系统沟通。“嗯”机械般的声音响起。“没事儿,我就是问问。”“.........”(* ̄︶ ̄)宿主开心就好苏皖也没想到前一天自己刚到元婴期,后一天

  • 超级音乐播放器在线阅读第十章

    幻境内部龙浩林雪正在努力抵抗着丧尸的进攻,而幻境外,此时的杨梓萱以及白峰可也没有闲着。就在之前他们很清楚的看见了龙浩以及林雪走到了楼梯处转角处时,顿时便是倒了下来,就感觉情况不妙。原本杨梓萱是想要冲过去看看二人的情况的,但关键时候却还是白峰比较冷静,在二人倒下的一瞬便是拉住了想要冲出去的杨梓萱。随后

  • 斗鱼之无敌主播在线阅读围攻

    在酒馆里,这些人说的这些话,上官雨痕自然不知道,如果知道了你任务上官雨痕会在意吗?上官雨痕看着前方,和吕小布继续向前走着,至于走到哪里,上官雨痕自己也不知道。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路上。很快,就到了玩家密集区域,大家都在艰难的击杀了小雪人。貌似所有的小雪人见到上官雨痕就和吃兴奋剂的一样,顿时就发狠

  • 十亿年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原来我还能再次睁开眼睛啊……还以为会被直接送回英灵座……Berserker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这么想着,身体上还存在着些许不适的感觉,但是却意外的发现身体的里的魔力多少被补充了一些,虽然相对于全盛时期还是差得远,但是至少身体里魔术回路已经不再嘶吼着渴求魔力了。“醒了吗?杂修!”

  • 花臣送外卖的巫师

    霍格沃茨作为魔法世界中最为悠久的魔法学院而盛名,这里每年都会有年满十一岁的小巫师入学,霍格沃茨是这些懵懵懂懂的孩子们的天堂,同时也是在小巫师成年以前接受教导和保护他们的地方。而对于今年的霍格沃茨来说则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为三强争霸赛将会在霍格沃茨举行,对于霍格沃茨在校的学生来说,这可是在校期间难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