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少年跟他的文豪金手指之昏黄灯光(8)

作者:id驚蟄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就要开始数学竞赛了,所以佐藤俊雄一直处于焦躁的状态,每天说距离竞赛有多少天,怎么办,然后各种疯狂让纪树和长谷川太郎做练习。

在此之前,色内中学好像没有什么关于竞赛获奖的消息,之前的学长们对于这个好像没多大热情,也可能是被打击太多次了……但偶尔的小奖也足够让这个数学社团进行下去了,不过现在有了纪树、长谷川太郎,还有佐藤俊雄这个活跃因子,他们没怎么想过的冠军也有可能拿到手了。对了,再说说长谷川太郎,整个人完全符合书呆子的形象,但是他只对数学痴迷,其它的课堂都是玩玩睡睡,完全就是一个偏科的勤奋天才啊。

“佐藤君,你这个换算又错了,老是把零看掉可不行啊!”看着佐藤纸张上的墨团,还有完全是因为粗心而犯的错误,纪树无奈的摇头,然后耐心的指出他这种不必要的错误。也许是佐藤俊雄对数学竞赛的态度太明显了,影响了纪树,让她也沉浸入了那种氛围。

“啊咧,真的呢!对不起对不起!”佐藤俊雄再次抹了抹那几乎变成墨球的数字,一片狼藉让纪树扶住了额头。

“不,佐藤君只要细心一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纪树拿过佐藤手上的笔在那惨不忍睹的墨球旁边打了个小叉,然后把正确答案写在了旁边,还在旁边写了一段提醒的话。

“啊,谢谢树酱~”佐藤俊雄将那头板寸挠得滋滋响,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指望俊雄能细心,就像是指望长谷川不在语文课上睡觉一样……”志田介站在旁边打趣道,长谷川太郎在语文课上睡觉已经出了名,某天下午他在语文课上睡过去了,直到晚上很晚才醒来,估计他睡得太隐蔽,放学锁门的孩子竟没有发觉他还在蒙头大睡,这个时候学校已经锁住了,他的爸爸才想来找他,惊动了年纪主任才把门打开,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睡觉,被爸爸弄醒了还说了一句话,“咦,原来刚才是一直做的梦吗,梦到我在上语文课?爸爸,天亮了吗?”因此成为了色内中学的名人。,但他个人对此却满不在乎。

“可恶的阿介!”佐藤俊雄跳起来用手夹住志田介,把他挟持到腋下,看到志田介无力的挣扎,纪树抬眼眯起眼睛笑了起来,然后低头继续写那几句提醒。

“树,救救我啊!”志田介再次失去了那样冷静的表情,他向纪树求助,纪树展露一个温柔的笑,她对佐藤俊雄说:“放轻点,不要把他闷死了。”

真是可怕。

“遵命!”佐藤俊雄抬手做出一个敬礼的姿势,而后继续将可怜的志田挟持着,志田介哀怨的表情也来不及做出来。

旁边长谷川仍在埋头大写特写那些题目,只在听到自己名字时抬了一下头,但是纪树敢肯定他的眼珠上如果能印出他的想法,一定是——x,m……长谷川太郎=?

真是可怕。

……

在得知了纪树正在为数学竞赛而努力的时候,莫名的受到各种鼓励,好像对于他们来说,参加数学竞赛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树,加油哦!”

“树酱,我相信你哦!”

“……”压力似乎有点大啊!

……

今天的最后一堂课,黑木老师将上一周的测验试卷发下来。看着那张卷子,纪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将试卷翻过来,首先引入眼帘的是那刺目的“36”分,纪树差点没抑制自己的声音,几乎就要说一句“我的妈呀!”

倒不是说这分数有多么难以接受,而是她从未考过这样一个分数,有点新奇,但惊讶确实占了多数。她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感受到——哆啦A梦里大雄得到零分,还有家有儿女里刘星得到二分时的内心想法。

似乎还沉浸在这样的思维里,她看了看姓名那一栏——藤井树,咦,没错啊,是藤井树,确实是她的卷子……等等,那个字迹好像和她的不太一样。

等她看了又看——那个稍显方正,在字尾处有点勾挑,字形还不错的名字确实不是她写的,这是藤井树的卷子,却是男藤井树的卷子。

想到这里她赶紧回头看向藤井树,他们的位置早就换过一次,他坐在她斜后稍远的地方。藤井树似乎完全没有发觉试卷被发错了,他还在埋头写写画画什么。

“藤井桑?怎么了吗?”田中泽坐在纪树的后座,他注意到纪树的动作。

“不,没什么。”纪树笑了笑,收回了目光,看着试卷上的名字有些为难。

“真是奇怪?”田中泽回头看了看,也不知道纪树在看什么,嘟囔了几句。

这样一看来,她确实不好直接去找藤井树,说什么“我们两个的卷子发错了,快换过来”之类的话,她怕自己的态度会让藤井树感到不自在之类的,而且藤井树这个分数确实有些低了,纪树认为在那么多人面前换卷子可能会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大家对“两树”之间的关系特别在意,在意敏感到一种可怕的程度……

等放学的时候去换回来好了,这样一想纪树也轻松了许多,她将卷子翻看了一下,发现了很多可笑的错误回答,她并没有升起什么自视甚高,看不起之类的想法,只是觉得有种莫名的反差萌。

冷漠少语的少年在考试的时候,面不改色的将试题上的除法涂成了加法,只因为加法更加容易算……还有几块“别以为你擦了我就看不清楚的铅笔涂鸦印记”。

纪树噗嗤笑了出来,最后她将试卷放到一边。看到这样惨烈的分数不是她的,她就放下下了心,虽然她不可能考得那样低,不过这样说似乎有些对不起那位少年了。

然后她继续拿出一些练习来做,各种各样的数字充斥在她的脑海里,也许是沉浸进去了,她已经习惯了每次放学都多在教室做一会儿题的日常,所以在教室人都走了个干净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还有一张发错的试卷没有调换过来。

然而藤井树已经离开了教室,纪树回头看见那个空空的位置无奈的想。

这好像是第一次他们的卷子被发错了。

纪树赶紧收拾东西跑去了自行车停放处,她很快就发现了藤井树的自行车,它的主人却不见踪影,应该是去社团活动了。

“哎呀,渡边君真讨厌!”一个少女挽着旁边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娇嗔着,小手还轻轻捶打少年那本来就很瘦削的胸膛,少年被打的顿了一下,然而爱情迷惑了他,使他对疼痛免疫,两个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名为粉红泡泡的气氛,不,是整个自行车棚都处在这样一个气氛中。

这里,在这个学校完全就是恋人聚集处,长长的自行车棚里每天都有两情相悦的小情侣在幽会,相伴,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少男少女各怀着心事向着憧憬的人告白,这里是多少人爱情的奠基地,又是多少人伤心的地方。

不知道还要等藤井树多久,纪树也不想空站在这里等待,她掏出练习册,今天的作业她已经完成,但是还有很多社团布置的任务。

做了不知道多久,她伸了会儿懒腰,将练习册塞进包里,藤井树还没来。

“诶?那个不是四班的藤井树吗?”有两个不认识的男生在另一边远远看着议论道。

她似乎成为了一个范围的名人,但这出名的原因绝对不单纯,出名也绝对不是什么能让人自豪的事情。

看到他们嬉笑的样子,纪树突然有点难为情,她掏出一本书装模作样的读着,像是被煎熬一般等待着那两个男孩子离去。

藤井树怎么还没来,纪树焦急的等待着,等到天差不多完全黑掉之后,纪树反而平静下来了。她开始嘲笑自己,怎么这么矫情了,卷子也可以明天再还给他,自己完全不需要那么迫切,再一想想,自己开始也没想到会等待藤井树到这么晚,自己也固执起来了。

天黑了,纪树也没心情再干一些看起来有道理,其实很无聊的事情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转身去取自己的自行车。

“是谁在那儿?”藤井树其实已经看到了纪树,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道。

“藤井树!”这句不知道是回答还是对少年名字的呼喊,纪树看到藤井树走过来,心中突然涌起莫名的火气,但这火气其实是没有道理的,完全就是青春期的一种任性。

“你没发现卷子拿错了吗?你不想换回来嘛!”纪树掏出那张破事源头的卷子,在黑暗中挥舞了一下,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藤井树渐渐从车棚的那只破旧的灯泡下走过来,走进了黑暗,纪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她只能听到藤井树听起来满不在乎的声音——“什么?真的吗?给我看看。”

纪树看着几乎伸到自己脸前的手,满心惊讶,藤井树之前似乎不会这样说话的吧,或者是自己没怎么仔细注意到?她噎了一下,将那张卷子递给他。

……

“啊,原来是这样啊,这样确实要简单一些呢。”

纪树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展到她在一旁摇车踏板让车灯亮起来,藤井树则是借着光看书。他的睫毛应该算是比较长的了,垂下来可以轻易地遮挡住少年的眼睛,它在昏黄的灯光下投射出一根根模糊的阴影,那阴影落在少年细腻柔嫩的脸庞上。

但是……

“现在是对答案的时候吗!”纪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种行为确实有点不可理喻了。

“再等等,啊,我卷子上这个‘加油’是你写的吗?你还有这种习惯?”藤井树那属于少年特有的清澈嗓音依然不疾不徐的响起。

“喂……”纪树的脸唰的红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被直接点出来会让人很难为情吧,感觉像是被嘲笑一般,他是故意的吗?她是有这样的习惯,喜欢在空白部分做一些小记号,但是被他说出来感觉有种无法抑制的羞耻感。

“快走吧!不要对了!”她红着脸拿过那张卷子。

“说起来,这卷子还是要换回来吧?”

“啊?”纪树满心想的都是擦掉那两个羞耻的“加油”,但是却无法反驳藤井树的话,她将试卷递交过去,埋头一个劲的将属于自己的那份卷子往书包里塞,没有发现少年透红近乎滴血的耳廓。

一路上两人都在一种沉默的气氛中骑着车,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但今天纪树却觉得这条路无比漫长,藤井树以前和她同路的部分没有这么长吧2?

几乎快到她家门口,两人才分开。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纪树大概知道藤井树的想法,因为有点晚想要送她回来。她的心脏软成一片,觉得少年其实很可爱,虽然有时候还算是可恶的……

“树,你现在才回来?”似乎是听到声音,妈妈从屋内走出来。

爷爷正在电视机前看电视似乎和爸爸在讨论什么东西,无外乎一些经济啊政治啊的东西,听起来这么高大上,但他们说的其实非常浅薄。

“稍微有一些事情耽搁了,以后不会这样了。”纪树一语带过地解释道。

妈妈似乎以为她早就回家了,如果不是看见了她还认为她呆在房间里,被粗心的妈妈完全忽略掉,纪树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她干巴巴地哦了一声就上楼了。

“所以你吃了吗!”妈妈往楼上大喊,这喊声并没有影响到讨论得起劲儿的父子俩。

“吃了!”纪树大声回道,她吃了吗?当然没吃,她确实懒得麻烦妈妈,她也真不饿,绝对不是气饱了……

延伸阅读

卡通伙伴童装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0gd.shtml
卡通伙伴是北京同富信恒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童装品牌,现在已经上市,在全国开设了许多加盟

优衣美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a3h7.shtml
优衣美服饰包括T恤、衬衫、短裤、长裤、连衣裙、短裙、打底裤、女装等,拥有完整、科学的

英达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xlcu.shtml
英达化妆品自诞生伊始,便始终坚持将“以的产品作用于不同人群的眼部美容中”作为矢志不渝

佐耀空气能热泵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un0x.shtml
以佐耀为品牌名,代表着公司以创新科技助力节能社会的建设,传播节约态度让大众生活充满健

捍卫者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d86e.shtml
捍卫者渔具总部是渔具、钓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肃宁县

创迈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p0wk.shtml
创迈空气净化器器的主题是“效果洁净环保安全”,效果过滤空气中污染物,将空气过滤干净并

新贝儿十字绣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pw46.shtml
“新贝儿十字绣”隶属于青岛金苹果工艺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高度专职化的生产型公司,自20

明骄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acfa.shtml
明骄包装盒总部是制作包装、纸箱、飞机盒等产品生产的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明骄包装材料有限公

丽革坊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pwht.shtml
上海澳世善化工有限公司是一家国内外推翻传统汽车内饰复原清洁、美容翻新及改色技术的公司

姜老太修肤堂加盟  http://www.911-classified.com/gmcz.shtml
姜老太修肤堂对于多种皮肤问题疑难杂症有着高深的造诣,并且有着有历史沉淀的调理奇方,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殊打脸系统在线阅读招演员

    最终李强无奈只能咬牙掏了十万。回到据点,毛易将十万块往桌上一放,说道:“演的不错,这些是你们的劳务费,自己分一分吧。”毛易取出了两万块剩下的都给了他们,令的几人感激涕零。这里面除了光头刚见过点世面,勉强能做到不为所动之外,其余的人早就乐坏了。以前跟着光头刚混的时候可没这么多外快赚。光头刚也表示自己没

  • 郑传--采薇(引号版)恶言相向

    就在气氛尴尬之时,小护士苏丽娜领着两个人推门而入。苏离还有屋里的几人都向门口望去。“就是这间病房了。”小护士苏丽娜给身后的一男一女两人说道。“哦,谢谢,给你添麻烦了。”打头的中年男人很有礼貌的向小护士苏丽娜道谢。“不麻烦,你们聊,我还有事。”苏丽娜微笑回应之后便转身走出病房。很有礼貌的中年人苏离认得

  • 程二公子章 往事如梦(中)

    第二天,刘兰花带着刘阿婆写的电话和她亲戚所在的地址,从菊花村坐车前往葛化县.“兰花,你要去哪里啊?当她从葛化县下车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身边响起.当她回头一看时,原来是刘伟见在叫他.刘伟见是刘兰花的同村,他们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一班级读书.可以这样说,刘伟见读书是很勤快的,从小学到初中,他们学习成绩一

  • 权臣毒妻(重生)建立部落--大华!

    氅是南覞部落最强的勇士,这次袭击髡元部落,就是由他率领。南覞部落以位于覞山之南而得名,而髡元部落恰好就在覞山之北,两者仅仅相隔覞山,彼此距离并不远,实力也大都相近,这也就形成了一种竞争敌对的关系。虽然两者都是属于有虞国下面的一个部落,但这只是名义上的,在这原始社会的部落时代也远没有后世封建时代的中央

  • 差生夏朵在线阅读第5节

    傅家宝逃出傅家以后去了哪里?那当然是第一时间去投奔他的好兄弟了!傅家祠堂建得比其他地方高,窗户自然也修得高,傅家宝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还要担心被人发现,在爬上窗户后赶紧跳了下去,一不小心就给崴了脚。他低低咒骂了一句,不过逃出生天的喜悦已经盖住了脚上的疼痛。他扒掉皱巴巴的外袍,踢掉脚上用红线绣出花

  • 唐朝之最狂将门第九章在线阅读

    于是,就有了后来,姜维用强大的力量击败司马懿一事。想到这里,姜维不仅暗自鼓劲:我要不断让自己变强!他记起来自己还有一本八卦残卷坎水决,赶紧拿了出来。那本坎水决很厚,有两拃多。姜维翻来第一页,上面字数很少,只有一句话:欲练此决,先收集长江之源十斤。收集以后,可以使用前二十个坎决。“走,张角。咱们去找长

  • 北方有家人九元

    “要我们一对一去帮扶那些贱民?不可能!绝不可能!”“城主,给予他们平民身份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让步!别说让我们亲手指导他们修行,就算离他们近些我都觉得恶心!”……这些被征召而来的和安城高层无一例外,都对景明的一对一帮扶开发委员会计划表示拒绝。景明去西城探查异族的修行进度,结果让他十分伤心。这些异族似乎被

  • 大唐:从遇到长乐开始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画面感徐贤快到家的时候才想起来,转头看着容和,想起刚才的安全带她还觉得有些脸红,于是把头又扭向了另一边,忍不住问道:“你这是要去哪?我送你”他上车之后也没说去哪。“我也不知道,那个,徐老师,我不能去你家玩吗?”容和突然很想逗她,虽然年级上她比他大点,但感觉上他总觉得她比他小,也就上课的时候感

  • 洪荒:我抱着羲和出世第六章在线阅读

    岸容把自己箱子里的东西都整理了一遍,翻了翻拿出来两瓶泡菜,还有一瓶辣酱,都是在家她妈妈做的,生怕她独自一人去陌生的城市吃不惯睡不好,虽然岸容还有个姐姐也在这里。许笑靥的箱子就比较敷衍了,里面塞着好几盒面膜,光护肤品化妆品就占了半个箱子,还有一大把袋装的速溶咖啡,除了贴身的内衣跟睡衣之外,就只有两套衣

  • 重生之师兄归来在线阅读第十节

    宣州城很是繁华,城南有一所三和书院,高玄将小鸡们送进去吃字儿,自己则去入万顺当铺当学徒。五天后他被提拔成折货,十天后做到了票台,二十天后便走到柜台前估价唱货了。宣州最大的当铺怎会有如此年轻的掌柜?“狗尿台”如何上得桌面?他当然不是掌柜,也不会总站在柜台前,只是掌柜让他做“客串”,但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