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日:开局一座木屋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废土信仰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拿着包出门,苏忠宏父女俩站在门外,他突然下跪,吓得我扔掉行李拉他。他倔强的跪在地上不起来,抬头看着我,道:“秦娟,叔叔求你收下凤萍吧。”

“苏叔叔……!”我惊讶住,说好的我们随他们回家,驱除最后一个女鬼,好让凤萍走上正常的生活,可现在他为何要把凤萍留下来?

凤萍在她爹身边跪下,拉着我的衣角可怜巴巴的说:“姐姐,我不想回家,我喜欢这里。到这儿头不痛眼不花了,空气都好闻。”

“快起来!顾清城!金鑫!”我拉不动他俩只好把喊那两位。

顾清城和金鑫一左一右扶起苏忠宏,而我把凤萍拖起来,进了屋后坐下,沉默了几秒后顾清城问苏忠宏为什么。

苏忠宏低着头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撕开抽出两只递给顾清城和金鑫,他俩摇手拒绝。苏忠宏插回去一支,把另一支点上,吸了几口后才开口:“我想了很久,这孩子撞鬼也许并不是八字轻。三年前的七月半,这凤萍做了一件傻事,也许正是那次惹了不该惹的事。你们都是高人,把孩子交给你们我才放心。”

“苏叔叔,你先给我们说说凤萍做了什么傻事。”顾清城问道。

苏忠宏又抽了几口烟,让凤萍说自己的故事。

阴历七月十五,鬼门大开。

每逢这一天,农村家家户户都会在家里烧纸请老祖宗们回来拿钱用。客厅的八仙桌上放着三碗荤素搭配的菜,三杯白酒,三碗米饭,三双碗筷。

桌前的地上,放着一堆黄纸折成的元宝,再由家中的男人点燃。苏凤萍问妈妈,为什么只能爸爸或弟弟点火而她却不能。妈妈说,因为男人值钱。

苏凤萍不服气也很生气,可是妈妈从来不把这个任务交给她。她觉得,七月半的这一天,她该做点什么。

这一年,凤萍十一岁。凤萍家提前一天烧纸敬祖宗。凤萍不知打哪儿听说的,磕完头后把筛子顶在头上,盘腿坐在一旁。

妈妈惊讶的问她这是做什么,凤萍神秘的笑笑,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眼睛盯着那堆燃烧的纸堆。

弟弟正在磕头,照大人教的说:“过节了,老祖宗们来拿钱用哦。”

金黄色的元宝很快燃成灰烬,一片片黑色的灰片徐徐的往空中飘去。凤萍知道,这就是老祖宗拿走了钱。

她使劲眨眨眼,可是眼中除了妈妈、弟弟、一堆灰烬和家具外,一个老祖宗都没看见。她没劲的把筛子放回去,低着头往外走。

“凤萍,去把灰倒了。别忘了倒点水。”妈妈叫住她。

凤萍低着头走回来,从妈妈手中接过簸箕,郁闷的走到外面倒在铁桶里面,然后又往里面倒了些水防止烧起来。

有一片灰飘到了铁桶的外面,被风吹的往空中飘时,正好凤萍一脚踩过来一步后离开。她抬起脚看鞋底,鞋底和地上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凤萍在妈妈的念叨下起了床。头有些晕,看着早饭——稀粥,顿时没了胃口。

她想吃大肉包,想吃油条,可是这些只有上学时去镇上才能偷偷买到。她晃了一会儿,准备回屋去睡觉。

“凤萍,去烧点开水。”妈妈在外面大吼,凤萍嘟着嘴说道:“妈,我头晕。”

“晕晕晕,晕你娘个头。一叫你做事头就晕。还不去!”妈妈恶声恶气的骂了一句,拿了衣服去河边清洗。

凤萍委屈的想哭,她是真的头晕。

凤萍家的厨房在楼房对面,一层高的小房子,里面有灶台也有煤气包。农村人一般不舍得用煤气,凤萍接了水倒进大锅,盖上盖坐在灶台后面,点火烧开水。

不多久,水开了。凤萍解开锅盖,把水瓶放在灶台边上。看着氤氲的热气,她眼一阵发花,只感觉似乎在灶台边趴了一下。

她难受极了,想喊妈妈可是又怕被妈妈骂一顿。忽然,她听见外面堂哥和邻居家的姐姐在说话,她抬起头,睁开眼透过窗户看见堂哥和邻居姐姐就在外面。

“小虎哥!小虎哥!”她用了最高的声音,可是喊了好几声小虎哥都没听见。她转身朝外走,快走到门口时小虎哥跑了进来,“凤萍,你怎么了?”

“头晕,我去睡一会儿,你帮我冲下水。”凤萍不知道她此刻的样子,却吓坏了小虎哥,胆战心惊的看着她像个瞎子似地摸出门,想想不对,拔脚就往河边跑。

凤萍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出来的,依稀看见厨房门在哪里,出来后就什么都看不见,凭着感觉往前摸,到了堂屋门口又能看见了,再凭着感觉摸进卧室。

弟弟带着邻居家的小弟弟坐在床上玩,看见她进来,怯怯的喊:“姐姐你怎么了?”

“睡觉。”凤萍没好气的说,爸爸妈妈最偏爱弟弟,什么好的都给他,之后才轮到她。

她不舒服,说话的语气自是不太好。

说完,她往床上一躺,哎,睡下来的感觉可真好。

迷糊中,凤萍听见有人喊她,好像是妈妈的声音。想起来了,她睡在床上,妈妈就在身边,喊她推她。

她想睁开眼,可是眼皮像是被胶水粘住无法睁开。她又听见床边上有好些人的声音,似乎说她病了。

她病了吗?才没有!她能听见他们说话,就是不想开口,就是要让妈妈着急一下。

然后,她心安理得的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双干枯的手掐她鼻梁骨。这是谁啊,真讨厌,让不让人睡觉了?

“红了红了,肯定是发痧。”苍老的声音很熟悉,村上最有威信的莲花奶奶。

“是发痧就好,不然急死人。”

“肯定是这几天热的。”

“凤萍这丫头真是生错了,疯起来像个假小子,你家小勇反而像个小姑娘。”

都是房前屋后的邻居,凤萍凭感觉猜测,此时床边围了不下于六七个人。

莲花奶奶掐完她鼻梁骨把她翻过身,在她脖子上狠狠地掐起来。凤萍没感觉到痛,反而觉得很舒服,心想莲花奶奶不愧是莲花奶奶,多掐几下吧。

莲花奶奶又把凤萍翻过身,在胳膊上掐了几下。凤萍舒服的哼了一声。

“醒了醒了!”众人激动地声音。

什么嘛,我一直醒着。凤萍睁开了眼,不料看见妈妈一双发红的眼睛。“妈妈!”她分明是高兴又大声的喊,因为终于看见妈妈为她而着急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虚弱?

凤萍是发痧也就是中暑了,她在屋里美美的睡了一觉,不用去干活。

醒来后已到了中午,凤萍晃悠悠的出了门,看见邻居家的小弟弟,高兴地对他招招手,“财权,过来给姐抱抱。”

财权最喜欢她了,总跟在她后面姐姐长姐姐短比他亲姐还亲。可是,今天财权没有像往常那样高兴地扑进她怀里,而是惊恐的瞪着她,几秒后一个转身,迈着小短腿逃命似地跑了。

四岁的孩子啊!逃的那么仓皇!

“他怎么了?”凤萍莫名其妙的看着堂哥和弟弟。

“姐,你知不知道你进屋时那样子有多吓人?眼珠子朝上翻着,眼里全是白的,两只手对着前面乱摸。”她弟弟仍心有余悸,刚才姐姐的模样不禁吓了财权,就连他都被吓了。

“是啊,凤萍你那会儿太吓人了。好危险啊,水瓶都滑进开水锅里啦。”堂哥说道。

凤萍摸摸脸,真的如此么?她是真的生病了。

中暑对于夏季高温天气来说是常有的事儿,只是现在都到了八月中旬了,即使秋老虎再厉害,也不至于让人热的中暑,何况是一个孩子,做再多的事在大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没有人想到这一点。

隔了一天,凤萍又开始了没地位的生活。中暑发痧事件就这么过去了。新的一学期开始,新的一年又来到,又是一年的夏季又是一年的七月十五。

当日,凤萍又犯了和去年同样的毛病——发痧。

只是,今年的七月十五正逢台风来袭,这日天黑的像晚上,狂风大雨,根本就不可能热的中暑。

第二日,狂风暴雨离开了小村庄,凤萍跟着她爸来到镇上的医院,苏忠宏小心翼翼的说完凤萍的症状,又添了一句:“医生,是发痧吗?”

医生没说话,点了点头,翻开病例填写内容。

“可是,昨天下雨天不热啊。”

医生抬头瞪他,“前天不热?大前天不热?”

又热又闷!苏忠宏讪讪的没吭声。

苏忠宏拿着处方领着凤萍到收费处,得知处方上的药只是人丹后,气的要回处方拖着凤萍回家了。

无良医生啊,一开就是三盒,拿回家当饭吃吗?

苏忠宏在药店买了一盒人丹,告诉凤萍一旦感觉头晕发闷,就吃下四粒,再捏鼻梁骨,这样就会舒服些。凤萍听话的点了点头。

苏忠宏骑着自行车带凤萍回家,他骑的很慢,走了十分钟后突然问:“凤萍,觉得累就靠着爸爸。”

凤萍愣住,记忆中爸爸从没有这样和颜悦色的对她说话,也从没有让她靠着他的后背。

那里,一直只属于弟弟。

也许是生病的人脆弱一些,鼻子突然就发酸,头慢慢的慢慢的往前,靠上爸爸安全温暖的后背,小嘴儿无声的往上弯起,头不晕了胸也不闷了,回家可以跟弟弟吹牛了。

十二岁的孩子已经懂得很多,凤萍惊讶的发现,爸爸变了,不仅把后背给她靠,更是关心起了她。

往常,爸爸下班回来第一件事是和弟弟亲热一下,然后就是拿着衣服去洗澡,很少和她说话。

现在,爸爸回家后第一件事还是会抱着弟弟,不过眼睛却是看着她,笑着问,今天身体还好吗?

凤萍高兴地点头,虽然她很想很想撒谎说头晕胸闷,可是看着爸爸那慈爱的微笑,她觉得不该欺骗爸爸。

爸爸的改变应该归结于发痧,想起妈妈那双担忧的红眼睛,凤萍心想,原来生病就能得到大人的关心,她应该经常生病才对。

可是,她身体壮如牛,生病对她来说其实是件难事。

一个月后,凤萍没出现任何怪异的状况,她已是六年级的学生,爸爸对她的关心渐渐少了。

看着爸爸那安全温暖的后背,凤萍很想像弟弟那样爬上去撒娇,更想尝一尝骑马的滋味。凤萍一个人来到田野间,她家田地旁有条沟,沟里没有水,长满了很深的青草。

她惬意的躺在绿草上,仰头看着天空,碧蓝如洗的空中飘着大朵的白云,金色的阳光洒下,带来了初秋味道。

“哎!七月半快点来吧。”她自言自语,希望明年的七月半她继续发病,那样就可以再次感受到爸妈的关心和呵护。

“凤萍!凤萍!”焦急的呼喊声从远方飘来,凤萍听得不是很真切,以为在做梦,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凤萍!”一声怒吼在耳边炸开,接着耳朵一疼,被一只有力的手狠狠地揪住。

凤萍吃痛,睁开了眼睛,怒气冲天的爸爸揪着她耳朵拎起来,二话不说在她屁股上狠狠地揍了三下。

“呜呜……!”凤萍捂着屁股大哭。

“给我闭嘴!死丫头!臭丫头!家里都翻了天了,你倒好,给我躺在这沟里面睡大觉!”苏忠宏气的拿手指敲她头,凤萍顾头就顾不到屁股,连连哀求他别打了。

苏忠宏把她拖回家,关在房里不给吃晚饭。凤萍用力的拍打门,哭着求爸妈让她出去,可是没人理她。她在里面哭,弟弟在外面哭,抱着苏忠宏的大腿,求他放姐姐出来。

苏忠宏低头看着哭的一脸鼻涕一脸泪的儿子,心口闷闷地抽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关凤萍的房门。

里面,没有声音。死丫头,不好好治一治当真是上房揭瓦了。他狠下心,掰开儿子的手出去了。

苏勇哭着去求妈妈,当妈的心肠究竟要软一些,偷偷把钥匙给了儿子。苏勇打开房门,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凤萍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昏迷不醒。

凤萍被送到镇上医院,一个小时后醒了过来,可是医生查不出任何毛病。

延伸阅读

味道居黄焖鸡米饭加盟  http://www.9dr.net/57r.shtml
香满城的美味,带动消费,店内食客络绎不绝,生意经久不衰!美味居黄焖鸡米饭,香气扑鼻,

亲亲奶茶加盟  http://www.9dr.net/biqf.shtml
亲亲奶茶加盟公司介绍上海好吉乐食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第一大都市、中国经济发展的风向标—

奥中宝加盟  http://www.9dr.net/dyog.shtml
奥中宝婴儿用品引进了一大批出众的设备,逐步行成以设计、加工、生产、包装销售服务一条龙

胡子酸菜鱼加盟  http://www.9dr.net/6148.shtml
胡子酸菜鱼加盟。想吃酸菜鱼,就来胡子酸菜鱼,三代沿袭传,只为一条鱼。胡子酸菜鱼,老工

恒利达化妆品加盟  http://www.9dr.net/noe4.shtml
恒利达化妆品倡导“营销与服务并重”的经营理念,信守“诚信与热情同在”的商业信条,以“

南宝漆加盟  http://www.9dr.net/jyb.shtml
南宝漆隶属于南宝树脂(中国)有限公司,位于江苏,创始于1996年,如今我国的城市化进

诚煌塑胶加盟  http://www.9dr.net/agu3.shtml
诚煌塑胶硅胶皮在深圳上海廈门温州香港以及台北均设有保税倉國內並有多處內貿倉长期有現貨

那记猪手加盟  http://www.9dr.net/544.shtml
那记猪手,凭借夯实的传统技法,融合世界先进的食品技术,将美味与安全的食品送上每一位顾

青枫墙画加盟  http://www.9dr.net/xyx8.shtml
青枫墙画产品优势::融合了壁纸,墙贴,手绘的全部优点;第二:局部粘贴,降低成本且能达

美国卡露丝洗衣加盟  http://www.9dr.net/sb1c.shtml
卡露丝干洗隶属于上海露丽洗涤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洗涤机器的销售、卡露丝品牌连锁加盟等一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润玉穗禾同人]孔爵东南飞 (反杀向)在线阅读墓地闹鬼

    唉!我绝望了,没想到临死前还要被活生生的饿死,惨啦!“呼呼呼.......”突然的一阵狂风刮了过来,风力之大,直接将地面上的树叶狂风卷骤雨般瞬间刮到了空中,宛若一群长了翅膀的麻雀飘飘扬扬的飞走了。等风停了之后,我才看清,尼玛的,这下彻底悲催了,在我前面竟然还有一座坟,而我就在她的坟头前,仅仅只隔一米

  • [综]迦勒底补习班欢迎你之一纸定输赢

    “说说看,想跟我*什么?”各自都答应下了,那就开始*局吧。曹操询问了丁盼,丁盼眼珠子一转。“我们就*纸吧。去拿两张一样大的纸来,就这么大的。”丁盼也不藏着掖着,干脆利落地公布她的题目,比划着让平娘照做。平娘立刻照办,很快拿了一大叠一模一样的纸,几乎跟丁盼描述的大小差不多。曹操看着纸道:“拿这些纸是要

  • 民国名流渣受在线阅读第七节

    桑辰突然有些恐慌,似乎全身都在颤抖,他赶紧拍拍白义,低声细语地在白义耳边说道。白义有些不耐烦,他假装瞪了桑辰一眼,轻轻地回答:“干什么?”“我,我害怕。”“哦!”看见白义对自己的态度那么冷淡,热情高涨的桑辰立马就着急了,他直接狠狠地拍了拍白义的肩膀,在那里对白义撒娇起来:“喂!我都这么害怕了,你就不

  • 四爷盛宠:娇妃升职记第十章在线阅读

    “嗯,我叫唐泽,天朝人。”唐泽耸了耸肩,暗自称奇,这个女人果然够独特。毒舌,冷静。不过,霞之丘诗羽,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等一下!”唐泽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眼神一变,看着霞之丘诗羽的眼神也跟着变得奇怪起来。“你是霞之丘诗羽?”霞之丘诗羽微微一怔,清冷的双眸中有着几丝玩味儿,捋了捋鬓发,“你不会说

  • 律师男友之第九章

    书房比央潇潇想象中还要大,一整面墙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莫杬坐在办公桌前,快速敲打着键盘。他眼角余光瞄了眼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女人,“你要不要先洗个澡换件衣服?”洗澡?换衣服?央潇潇的神精瞬间紧绷起来,这男人搞什么,干嘛突然提这茬?扫了眼身上的清洁工衣服,央潇潇好像懂了,挺了挺脊背,“我里面穿衣服了,

  • 面位之源你是毒药

    整顿饭的时间冷若冰说话很少,除了她在不住地给我夹菜时不断重复的那句“多吃点”外我再没有听她多说过什么。不过让我感到诧异的却是她为自己夹的菜很少,而吃的更少。可温姨和温可柔好像已经习惯了冷若冰的异常举动,谁也没有去关心问询。我吃饭时一直低着头,手中的筷子不住地往嘴里送着东西,把腮帮子撑得鼓鼓的。温姨和

  • [综漫]次元召唤目录之沐母训子(1)

    沐清漪只当没听懂,垂首低声道:“祖母自是疼爱孙女的,不过这事儿王管事说是父亲同意的。孙女……孙女委屈,就想当着祖母的面问问父亲,若是嫌清漪碍眼,清漪愿意到城外的庵里替母亲守孝便是……”“胡闹!”沐老夫人沉声道。看着沐清漪低着头,万分委屈的模样沐老夫人叹了口气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好好说就是了,怎么还

  • 海贼:求你们别脑补了在线阅读死亡才是开始

    某处废墟之中。一群的食尸鬼正在撕咬着一具刚刚毙命的男子尸体。噗嗤!男人面目全非的头颅被扯了下来,滚落一旁。一团猩红色的粘稠液体从断头中流淌而出,迅速聚集成团,不断颤抖。“没死?我还活着?!”何妄在一刹那的迷惑后,立刻搞清了当前的状况。“我竟然变异了!”五年前,一场名为“异化症”的瘟疫席卷全球,包扣人

  • 放肆把她宠第三章

    方柏安出生不久,就被狗仔偷拍到方太太怀抱着他走出医院的门,注定他这一生与谁风花雪月、有哪些知己好友、将来娶什么样的妻子,孩子又生得什么样,乃至他驾鹤西去,都瞒不过与他素不相识的人。因此,他还说过,一本**杂志十八元,他占两页,一生的事迹加在一起都不值一百元。我说不是,现在只要上网就可以搜到你的绯闻,

  • 机缘、孽缘,傻傻分不清楚(已完结)在线阅读第5节

    袁道清回头看去,原来是先前在古玩街店铺里面打得那个胖子,他脚腕已经包扎好,身后跟着十几个人,其中几个都用绷带包着脚腕,衣着另类,看上去不是善茬。【3G书城】“小子,别以为你换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玉呢,乖乖拿出来。”胖子抽出腰间的甩棍,满脸警告意味的看着他道:“把东西交出来,然后给哥几个跪下来磕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