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制霸战魂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五虎糖浆 来源:飞卢小说网

虽然是一条鱼,但旬是一条到处趴趴走的鱼,两百多年的岁月里或主动或被动,他去过很多的地方,大半个元洲都曾留下他的足迹。

当鱼有心博取好感降低别人戒心时他是可以很健谈的,不过聊了没一会鱼便发现....太昊琰喜欢的话题委实与众不同了点,确切说是很不贵族。

向往高台殿宇楼阁外世界的贵族有很多,鱼也见过不少,但....怎么说呢。

大概就是物极必反吧。

高台宫阙很繁华奢靡,但有所得自然有所失,锦绣之下充满了肮脏、淫/秽、糜烂,最美的地方也是最丑陋的地方。

对于穿不上锦绣的人而言,自然是对锦绣充满渴望的,对于锦绣上到处爬的虱子的存在这点小瑕疵并不介意。但对于什么都不用做就轻松得到了一切的人而言,比起锦绣的美丽,看得更清楚的是虱子,且无法忍受。

直白点就是缺什么想什么。

因为没有自由,宛若黄金鸟笼里的鸟儿,周遭冰冷残酷,便想象笼子外面的世界充满了自由的气息,温情脉脉,为此历史上不少多愁善感的贵族都写下了对美好田园向往的诗赋。

不能说写得不好,写得还挺好的,就是虚假了点。

很多渴望所谓美好田园的人,真让他们去体验一下高台之外的田园生活,能活过一旬算他们命硬。

高台之外有什么?

做为一位流浪的旅人,鱼可以非常确定以及肯定的回答。

毒虫猛兽遍地,到处都是野地,方圆十里不见人烟是很正常的事,当然,换到西荒那就百里不见人烟也很正常。

这真实太残酷,没人喜欢,鱼应和贵族们的问话时也都是顺着他们的意思来回答,只想听到好的不想听到不好的,没问题,两百多年的摸索,他在野外比在人群中生活更加如鱼得水,深谙如何在野外过上优雅精致的生活。

只要有能力过得舒适,过得优雅精致,地狱也是能挖掘出许多有趣的东西的。

太昊琰对鱼如何在野外过得优雅精致听得津津有味,但她对不同地方的风俗民情甚至谷米粮油布匹的市价以及钱币更感兴趣。

不过小半个时辰话题便完全被太昊琰掌握了,而鱼亦有种自己恍惚感。

我是谁?

我在干嘛?

我不是在讨好这只无毛母猴让她降低她的戒心吗?

为何我好像在像主君禀报工作的采风官吏?

可即便是为国君采风的官吏也不会收集谷米粮油布匹物价几何这种风呀。

一个时辰后鱼彻底放弃了将话题给拉回正轨,他算看明白了,眼前这只母猴就是只天生的野心家,问的问题犀利又一针见血,他听了再回头去品品自己曾经的所见所闻....原来是因为这样才会呈现如此模样啊。

真万事万物皆有因,不论是繁荣还是锦绣成灰。

反正谈话的目的是为了让猴子降低戒心,既如此,谈什么都无所谓。

一顿饭吃了两个时辰都没完,天都黑透了,望舒与常仪不仅升了起来,还快升到最高处了。

最后还是侍从提醒一顿饭也就开始时尝了几口,之后全程都是眼眸亮晶晶的听鱼唠嗑的太昊琰,天色不早了,该休息了。

“还早呢。”太昊琰抬头看了看,惊讶的看到了高悬的双月。“双月几时升起来的。”

鱼捧起一盏蜜水默默在心里回答,在你将拿着箸端着粟米粥跑我案前时冒出来的。

“吾今晚在这过夜。”太昊琰道。

鱼沉默的将口腔里的蜜水咽下,瞧着手里的铜觚,仿佛在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也的确可以称之为艺术品。

西荒贫瘠是没毛病,但这里也是人族的发源地以及帝国实际上最早开发的地方,人族在这片土地上的历史比在冀州还要久远,如此漫长的历史,加上矿藏丰富,西荒的青铜冶炼与铸造技艺是整个仅次于王畿的地方。

哪怕是饮酒与盛水的觚,制作工艺亦是美轮美奂,以及....与众不同。

西荒人族擅饮且好饮,别的地方的觚是直腰喇嘛口,独西荒的觚是圆腹,用的料增加了,分量自然也就更沉了。

鱼类的气力都很大,鱼自忖靠着这么个觚给人做开颅手术还是绰绰有余的。

事实证明用觚给人做开颅手术并不靠谱。

到底是台城中活到了十四岁的嗣君,最基本的敏锐危机感还是有的,起身拉着吃饱的鱼也起来时顺手将鱼手里的铜觚给拿走放回了案上,并一边将觚放回食案一边道:“我不会碰你,你无需紧张更无需做什么惹祸上身。”

鱼不置可否的看着太昊琰,闲得无聊想玩点欲擒故纵的贵族他以前也不是没碰见过。

太昊琰看着鱼眼里的漠然,忍不住抬手摸鱼的眼睛,鱼有一双很美丽的属于鲛人的碧色眼睛,仿佛两汪美丽的泉眼,但这两口泉眼里不会有泪水。

“你吾生长环境不同,吾无法想象也无法体会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你只需记住一点,吾是一个正常的人族,吾对鱼并无那方面的心思。”太昊琰道。

若是没见过鱼的鲛人形态,她可能会有点心思,但见过鲛人形态后....生而为人去上一条鱼,太昊琰觉得那已经不是口味重了,而是口味变态。

并非不美,相反,鲛人形态时的鱼比完全人形时更加美丽,或者说美艳得不可方物,但....再好看那也是一条鱼。

欣赏美色没问题,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止于此即可。

而且,即便她真的重口到想做点什么——

美色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这条鱼的经历太丰富了,而经历格外丰富还能活到如今,显然不是善茬。

相比较而言,她还是比较喜欢温驯娇软无害的男子,安全最重要。

这条鱼不符合她的标准。

鱼非常不礼貌且大胆的抬头直视着上位者的眸子。

人族同姓不婚,列国之间通婚频繁,虽然太昊氏扎根西荒几千年,但太昊氏的公族,尤其是嫡系却都不是纯粹的西荒血统,者也是普遍存在于列国王侯贵族之间的情况。

两国通婚,还会有许多陪媵,这些陪媵会在异国与当地的贵族通婚成家。

一代又一代,帝国王侯贵族的地域血统普遍很杂。

一些比较夸张的方国,公族的血统杂得堪称帝国地域血缘大全。

太昊琰身上有着东边人族的血统,但西荒血统仍旧十分醒目的在她身上彰显着存在感。

十四岁的少女有着一头浓密的褐色长发,以及浅茶色的眸子,后者来自于她那来自于更北方一个人族方国的祖父。

颜色浅的眼睛很容易显得眼神清澈真挚,鱼盯着这双浅茶色的眼睛瞅了有瞅,始终不能确定这人眼睛的清澈认真是因为眼睛颜色带来的天然优势还是真心这么想的。

人族,是元洲大地上最复杂最难揣度的猴子。

当然,这也不代表别的物种就简单了,但别的物种都是长生种,长生种之间的差异终究要小一些,没那么难以理解。

太昊琰对深思的鱼道:“别随便抬头看别人的眼睛。”

鱼不解:“为何?”

“下位者直视上位者是无礼之举。”

“你会生气?”鱼问,他很确定眼前这只母猴没有不悦的情绪。、

“我不会但不代表别人也不会。”太昊琰叮嘱道。“很容易被拖下去打死的。”

打杀奴隶与氓庶对于贵族而言并不是什么事,又不是杀人。

虽然这条鱼不符合她的标准,但她也不会盼着他找麻烦寻死。

鱼淡淡的哦了声。

人族中混了两百多年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只是察觉太昊琰不在意这些他才如此随心自我的表现,换个人他自然不会如此。

生命只有一次,容不得作践。

人心易变,或者说人是适应性生存能力很强,可以随着环境的变化而随时调整自己看与对待事物的心态。

不论太昊琰以后会不会变,鱼觉得目前她还是很认真的,认真的对鱼没兴趣。

太昊琰爱洁,每日都要沐浴,鱼趟床上闻了很久的龙涎香,她才换了身衣服姗姗而来。

“你怎么还没睡?”太昊琰不解。

她速来认为沐浴是一件需要认真对待的事,不然洗得不干净身上还有汗或者味道,哪怕别人因为她嗣君的身份不会有什么异议,她自己也是受不了的。

这种态度便决定了太昊琰沐浴需要花的时间一点都不少。

鱼觉得一言难尽,总不能直言担心你趁我睡着了占我便宜所以睡不着,想了想,问了太昊琰一个问题:“你觉得我的脸如何?”

前后两次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少了,他好像没在太昊琰的眼睛里看到过对自己这张被破坏的脸的厌恶。

太昊琰不解,但还是一边上床一边随口回答:“俊美无俦,吾见过的所有男性里无人能与你媲美。”

这回答让鱼觉得有点不安,遂指了指伤疤。“疤呢?”

太昊琰问:“你可是要吾寻良医为你治疤?如此美丽的脸,也不知是何人竟这般狠得下心。”

鱼摇头。“不用,是我自己划的。”

太昊琰错愕。“为何?”

生得多好看啊,怎么就能对自己如此下得去手

鱼道:“美丽是罪。”

太昊琰思索了一瞬便猜到了怎么回事,道:“我觉得不是美丽是罪,而是没有足以守护美的力量会让美变得很脆弱。”

与这么一个思维认知迥异于普罗大众的女子同床共枕,鱼莫名开始为自己的清白担心。

延伸阅读

祖拉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ymik.shtml
祖拉窗帘经销批发的窗帘布匹、绣花/印花/烫金、阳离子/遮光布、高中低档印花销量节节高

欧凯罗博特机器人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su1s.shtml
芜湖欧凯罗博特机器人有限公司是集研发、制造、生产、销售、贸易为一体的综合性智能高科技

果核科学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6shy.shtml
果核科学(KERNELSCIENCE)隶属于百果核(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首家全

戴特美珠宝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sk8e.shtml
深圳戴特美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纯银饰品、S925系列银饰、黄金镶嵌、珠宝首饰的

黄庆仁栈华氏大药房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no6u.shtml
2001年12月,本着以改革为契机,实施向外扩张的发展战略,以原南昌黄庆仁栈连锁药店

龟牌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uvu1.shtml
龟牌汽车美容加盟。龟牌汽车美容是北京索泰尔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旗下品牌。龟牌汽车美容以其

艾飞扬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n28g.shtml
2013年投资什么项目,创业投资、企业增值投资好项目收益?选择代理艾飞扬/IFEIY

盛世高考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gx1q.shtml
盛世高考(www.agaokao.com),是国内先吃螃蟹以职业为导向,辅助考生高考

皇家珍品十字绣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gd7g.shtml
皇家珍品十字绣是临沂市艺彩艺家经贸有限公司旗下新推出的一款新产品,临沂市艺彩艺家有限

IBELOVES爱不离手加盟  http://www.whynoteinc.com/u6en.shtml
爱不离手是专注于婚庆市场的新生代珠宝品牌,创立之初,便提出”一枚钻戒,一生契约“婚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满级的异界生活第六章在线阅读

    吹风机不仅可以吹干头发,更可以吹走睡意。李步峰连翻几个身,还是忍不住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嘴里好不停地咒骂着肖俊光,心想着哪天非得趁肖俊光离开宿舍时,非把他的吹风机给扔垃圾桶里去,让他大早的吹。“这军训服怎么大这么多,你这鸟人不知道我的尺寸吗。”李步峰穿起军训服对着镜子照了照。忍不住开始抱怨,原本他

  • 天子霸业在线阅读第一节

    01夏日的午后,断断续续的蝉鸣。游弋而过的清风拂过窗前的风铃,叮铃叮铃。一阵欢快的嬉闹声传入耳中、撞破清梦,叶轻舟慢慢睁开了眼睛。抬手看看表,无力地垂下,磨蹭了一分钟,坐起打个呵欠,然后睡眼惺忪穿鞋下楼。“啊!汐汐!无业游民怎么又来了?”楼梯刚下了一半,毫不控制分贝的声音便霎时穿透耳膜,强行扯醒了脑

  • 山河永寂之自毁形象

    井飞龙的记忆里没有神识攻击,玄法的记忆里也没有,可见自己修炼的功法他们都没听说过,该有多高级,多了不起!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一旦泄露,不知道会有多少元婴大佬对自己搜魂!剑意虽然很难修炼,但是井飞龙和玄法的记忆里都有,是由人对剑道的感悟而得,与人的天赋有关,不算什么高级功法。剑意也是肉眼看不见的杀技,

  • 信仰在线阅读第九节

    离殿的人有回府的,也有想留下赏烟花的,范若若跟着燕小乙穿过来往人群,踏上一条小径。这是条上山的路,路旁石灯已被点亮,许是因着此路上并无挑杆高灯,比旁的路暗了许多,故无甚人踏足。她看着燕小乙从宫人手中接过宫灯,手只轻轻一抬,引路宫人便躬身退到路边不再前行,范若若就想到他在方才夜宴上也是这般,冷冷淡淡的

  • 总裁请守约香港之行

    转眼合作协议已经签订了下来,就要去香港的日子了,康少祖亲自送行,临行前提给吴赐仁一个小纸包:“小吴,香港那边是花港币的,估计你可能没有提前兑换,这里有10万港币供你在那边零花”吴赐仁正准备推辞,康少祖打断道:“不要推辞了说起来是我占你便宜了就那句晒足180天的创意广告词的价值就不止100万,现在咱们

  • 将夜在线阅读第一节

    几近正午时分,夏末秋初时的烈阳如同火炉一般炙烤着大地。远远望去,大地好像在烈日的炙烤下发生了扭曲变形,缕缕热浪自地表上很不情愿的向空中升起。整个世界好像都在这炙热中沉睡了一般。唯有几声不知名昆虫的鸣叫声时不时传来,划破宁静的村落,才让人感觉到一丝生命的气息。这种时节、这种天气,是阮家村的人最为头疼而

  • 魔选的我开启领主人生第七章

    “师姐,你在嘛?师妹来给你送我跟师兄成婚的请柬了。”又一个午时,正当荀越汐服了药练功时,一声尖利的声音,猛的窜入耳中,使得她心神出现一瞬间的混乱,真气差一点就走错道。这已经是她返老还童的第六天了,李秋水如今还只要半山腰晃悠。也许是等不及了,所以算准了她必定会运功的时间点,直接用声音来干扰她。如果是原

  • 霸道公主恋上拽少爷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少年竞相邀跳舞风间静姝一开始是被爷爷拉在老爷子那边陪老人家说话,但是后来被风间静雪向老爷子撒了撒娇,硬是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惹得老爷子们一阵取笑。看到了一些出众的少年在聊着天。这时候,风间静姝才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几家少年。那个紫发少年自己认识,是那天在冰帝见到的,他似乎与自己不太对盘,自己也不太喜

  • 重生之心随我意在线阅读第十章

    英俊挺拔的身姿彻底吸引了雷狮全部的注意。在他的背后,栗荷悄悄扯了扯凯莉的衣袖,声音就如蚊子叫般细微:“凯莉……这是谁啊。”“买药时碰到的一个怪人。”凯莉顺着栗荷的力道蹲下,两只圆溜溜的小仓鼠一起挤在安迷修的影子里。“我刚才在药店就看到他鬼鬼祟祟偷瞄本小姐,没想到居然一路跟着,说不定是个跟踪狂!”这边

  • 我奶凶我是攻在线阅读两只老虎

    “总算见到正主了,喔不,是正猴。”“见证真伪的时候到了!”“你们发现了没?猴子的饲养员还是小帅哥喔?”“楼上是基佬,不解释。”看到最后的对话,乔乔登时笑岔气。偷看的陆凡也是看得很欢乐。还算乔乔知道分寸。她问道:“饲养员小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表演呢?我们可是专程为了白头而来的。”“马上。”“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