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梦幻西游:押镖日入百万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梦幻玩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钟远萤整个人僵缩在墙角,背后俱是冷汗,心脏有种踏空的悸慌。

“是我。”敲门声停下,紧接着是这两个字。

钟远萤久久缓不过神来,虚着口气,尾音打抖:“付、付烬?”

“嗯,”付烬继续说,“我可以进来吗?”

“门没反锁。”钟远萤脱口而出。

她现在太害怕了,不想一个人被抛弃在黑暗里。

付烬扭开房门走进去,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然后走到床边,把手机递给她。

钟远萤怔怔抬头,伸手接过他的手机。

递出手机那一刻,付烬垂眸看见她脸色惨白,眼睛发红湿润,似乎整个人还在轻微颤抖。

“抱歉,”付烬收回目光,“我没想吓你。”

手机的光线照亮她所处之处,她心弦稍松了些,看着走向门边的付烬,忍不住出声问:“你......”

要走了么还没问完,就见他坐定在门边的椅子上,与她保持距离。

付烬抬眼看向她:“什么?”

钟远萤沉默下来,过了许久,才轻声说:“你为什么要坐那么远。”远到只有一个模糊的暗影,怪让人害怕的。

这一句话刚好被雷声盖过,不知是她无意的,还是有意不想让人听清。

付烬好似没听清,起身坐到离她床两米的位置,却又没再问什么。

钟远萤低眼看了看手机屏幕,还有92%的电量,时间接近零点。

紧绷的颈肩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放松,心弦也随之松了下来,钟远萤瞄了他几眼,有点儿欲言又止。

她见付烬没有要走的意思,又怕他不好意思直接走,不知道要不要问一声,感觉一问又像是下逐客令。

付烬慢条斯理地靠着椅背,说:“我的房间渗了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在这待一下吗。”

“一楼没人,我有点怕黑。”他又补充道。

“......”

钟远萤本来就不相信他的房间渗水,更不相信他怕黑。

她九岁之后遇到付烬,他总以自己怕黑为由,往她怀里躲。

后来她才明白,他不怕黑,只是知道她怕。

钟远萤不好意思戳破,只好说:“我拿两床被子给你铺地上吧。”

“我睡不了,”付烬说,“不用管我,你先休息。”

钟远萤误解了付烬的意思,她以为他是睡不了地上,其实他的睡不了,是指不能正常入睡。

断电后,房间的温度越来越低,钟远萤拿了一条厚毛绒毯给他。

他不睡,她也不好意思心安理得地睡,强打精神陪着。

雨势渐小,滴滴答答敲打窗户,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困意席卷,意识愈发模糊,钟远萤撑着脑袋打瞌睡,手肘越发无力,脑袋随之摇晃,头一点再点,不知点的哪一下,脑袋滑过手掌,埋进枕头里。

她最后一点意识感知到,有个微凉的手托了下她的脸颊。

......

也许是时隔多年,再遇见付烬,钟远萤做了一个有关从前的梦。

十八岁高考毕业的暑假,蝉鸣聒噪,烈阳直照,窗外的枝叶鲜绿油亮。

而室内气氛却凝固窒息,压抑之感无形蔓延。

少年无力地垂着头,面色惨白,睫羽轻颤,眼底俱是化不开的痛楚,像被判了最后的死刑。

他的眼下被划出一道红痕,眼眸氤氲着薄薄的水雾,有一种妖异破碎又惊心动魄的美感。

他低垂眼睑,每一个字音都艰涩至极:“我就这么让你难以接受。”

“是啊,我偏执,阴暗又肮脏。”

他一手把自己剖得鲜血淋漓。

“我可以滚。”

“但你必须答应我,你也不能接受别人。”

......

早已模糊的画面此刻清晰得扎痛她的神经,钟远萤半梦半醒地睁开眼,脑袋混沌又茫然。

付烬靠着椅背,睫羽低敛,整个人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只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屋内一角时,才能看到他清晰冷戾的眉目。

“付烬。”她倏然轻声唤道。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她的声音有些含糊,像处在梦端的呢喃。

房间静谧片刻,只剩风吹雨打的声音。

付烬扯了扯唇瓣,眼眸漆暗,“我过得很好。”

得到了答案,钟远萤莫名心神一松,再次睡了过去。

这一次,一夜无梦。

等到钟远萤睡醒时,已经天光大亮,她视线一扫,付烬早已离开。

她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下床,往窗外一望,雨已经停了,天空铅灰发暗。

一场狂风暴雨过后,满地残花落叶,她打开窗,沁凉的空气迎面袭来,瞬间让人醒神。

钟远萤洗漱过后出了房门,看见隔壁打开的房门,以及站在走廊的付菱青。

付菱青听到动静也看了过来,钟远萤正想问点什么,但想了想,又不打算问了。

“道路扫清,我们一早回来的,”付菱青说,“阿烬在楼下用早餐,你也下去多吃点。”

钟远萤觉得付菱青大概是有心理医生朋友的缘故,亦或是她在职场打拼多年的原因,总能轻而易举看透别人的想法。

钟远萤点点头,问了声早安,正准备下楼,余光瞥见付烬屋子里木地板上的水痕,动作顿了下。

真的渗水了?

恰在此时,两位维修师傅拎着工具包走出来,对付菱青说:“弄好了,没什么大问题。”

“行,辛苦你们了,”付菱青问,“渗水的原因是?”

毕竟这房子以价格和装修来说,不太可能出现渗水的问题,这还是头一回遇到。

师傅:“只是水龙头坏了,关不住,所以一直流水。”

习惯在工作上不忽略任何一点问题的付菱青又问:“水龙头怎么坏的?感应区出了毛病?”

全家都是感应式水龙头,也没见谁屋里的坏了。

问到这,师傅的表情就有点一言难尽:“感觉是被......故意砸坏的。”语气带点不可思议。

付菱青:“......”

钟远萤:“............”

——

自那顿年夜饭后,一直到初七晚上,四人才再次共用晚餐。

和以往一样,吃饭时间大多沉默,有时付菱青会温声地说上几句话。

钟远萤边吃着,边准备开口说自己明天初八回北棠市,总归还是在属于自己的地方更加舒服自在。

这次谈成一个大项目,钟历高情绪明显高涨,多说了几句话,忍不住跟付菱青聊起这个项目,见她态度冷淡,才想起她说过在家里的饭桌上不谈工作。

他悻悻结束话题,视线一转,看向付烬,长辈式关心道:“阿烬啊,怎么样,有没有谈女朋友,有的话带回家里看看。”

这只是过年过节作为长辈最常问的一种问题,不过他这一问,付菱青皱起眉头,筷子一放,明显想要转移话题。

付烬倒是表情淡淡:“有。”

闻言,钟远萤不由得瞥了他一眼。

付菱青也看向他,张了张口,又没说什么,惊讶之色一闪而过。

懂得察言观色的钟历高也知道自己踩到雷区,但他仍旧撑着面子,察无异样地问:“明晚我和菱青也没什么事要出门办,你那女朋友方不方便?不如你把她带来家里给我们看看?”

付菱青神色不悦,语气依旧温婉:“如果不在本地,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明晚带。”付烬说。

钟远萤那句“明天回北棠市”的话就这么卡在嗓子里,毕竟他明天带女朋友回家见长辈,算是挺大一件事,她想说明天要走,应该还是会被劝留。

钟远萤:“我后天回北棠市。”

不想口舌麻烦,晚一天也没什么关系。

付菱青点了下头,也问她:“远萤谈了男朋友吗?”

“还没。”钟远萤说。

“我们远萤这么漂亮,追求的男人应该不少。”付菱青笑着说。

钟远萤实话实说:“我没太注意。”

餐桌上方是璀璨明亮的晶灯,冷白的光线落在付烬细碎的额发上,更衬得他肤色净白。

他全程眼皮未抬,神情漠然,好似对什么都不上心,唯有手指不着痕迹地攥紧,而后又慢慢松开。

——

初八的晚上,钟远萤靠着沙发背,百无聊赖地拿着遥控器换台,见付烬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拿着电脑弄什么,她就把电视音量调到最低。

付菱青经过客厅,见付烬半天没动,就问:“不去接人?”

刚问完话,门铃响起,她走过去开门,门边传来轻柔的女声:“阿姨新年好啊,阿姨您真的年轻又漂亮,如果不是阿烬和我说起您,我都还以为还开门的是他姐姐呢。”

“哪里的话,”付菱青招呼她,“外面冷,先进来吧。”

钟远萤顺着动静看过去,来人是个高挑清丽的女人,五官出众,笑起来格外养眼。

见到钟历高,女人微笑道:“叔叔您好,我叫乔觅雪。”她语气自信而不羞怯,给人一种很有教养的感觉。

钟历高满意地点头:“你先坐,大冷天跑过来不容易,晚饭马上就好。”

“谢谢叔叔阿姨,今晚麻烦您们了。”乔觅雪顺势坐到付烬旁边。

付烬正敲着键盘,头也没抬。

注意到扫来屏幕的目光,付烬没什么表情地合上笔记本,乔觅雪也不尴尬,笑了笑说:“哎哟,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呢,不过你喜欢这样我也尊重你,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呀。”

钟远萤收回视线,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付烬就是认准一样东西,很难再会去改变,有一种渗透到骨子里的执着。

他从小就和别的小孩不一样,情感缺乏,封闭自我,对什么都很难产生兴趣和情感,一旦产生就是沉溺。

他毫不讲道理地占有钟远萤的童年和年少时光,她也从一开始的别扭排斥,到后来的退缩躲避。

她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好像又没什么了,他其实没有错,他只是没办法。

不过他现在能谈女朋友,说明他所有改变,已经把以前的事情放下,不再纠结于过去,走回对的道路上。

这样很好。

——

一屋子的人聚在餐桌边吃饭,这一次多了个人,热闹不少,两位长辈终于有了统一发问的对象。

问来问去都只是问女方家里是干什么的,现在在哪里工作生活,她和付烬是怎么认识的,以及一些日常琐事。

乔觅雪一一回答,话语恭敬礼貌,行为体贴得当,笑得好看,声音又好听,一般家长都很喜欢这样的,钟历高看起来满意得不行,付菱青带着一贯的笑,态度却有些冷淡。

乔觅雪只在聊到和付烬相关的事时,露出娇羞的表情:“当初是我追的阿烬,他总是冷冷的,拒人千里,后来就对我可好了。”

“可惜我做菜做得不行,阿烬只喜欢吃家里的菜,他工作又忙,三餐吃得少又不规律,整得人都瘦了。”说着,乔觅雪娇嗔了付烬一眼。

“阿姨,您这排骨怎么做的呀,这么好吃,还有这个里脊肉,太入味了,比我做的好一万倍,也难怪他不肯吃我做的菜。”

她把一个心疼深爱男友,恭顺夸赞男友母亲的标准女友形象展现得十分尽致。

钟远萤没说话,虽然没有刻意去听,但每个字都入了耳,从乔觅雪的字里行间中能感受到付烬这几年应该过得不错,起码有个懂得珍惜他,心疼他的人在身边。

晚饭过后,乔觅雪又待了许久后,才告别回去,付烬这次起身去送她。

夜晚的气温很低,出门瞬间,寒风就将两人周身的暖意搜刮殆尽。

付烬取车开过来,乔觅雪冷得跺了跺脚,立马钻进副驾驶座,里面的暖气开足,她长长呼出口气:“冷死老娘了,哎,端个模样累死我了。”

付烬面无表情,继续开车出了别墅。

他开出两条街,离家有段距离后,停在路边,拿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

乔觅雪包里的手机震了震,响起短信提示音,她摁亮手机一看,五万块钱转入银行卡中。

她笑眯眯地说:“真大方,希望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

付烬有点不耐:“下车。”

“行。”乔觅雪拿到钱非常好说话。

解开安全带,乔觅雪又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两眼,路边暖黄的灯光透过玻璃车窗落在他的脸侧,光与影让他的脸部轮廓更加立体好看。

“其实装你一晚的女友,哪怕不用钱,算起来都是我赚了啊。”乔觅雪笑眼里透露出惊艳之色。

她大手大脚惯了,钱真不够花,每逢过年过节,有不少人为了面子,都会租女友回家撑场面,她做过几次,有几百的,最高也就上千。

她只是没想到付烬这样的人居然也要租女友回家过年,装他一晚的女友,哪怕不用钱,应该也有许多女人心甘情愿地做吧。

不过乔觅雪是聪明人,明白付烬给这么高的价钱也有封口费的意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且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瓜葛纠缠。

她没再说什么,也知趣地没深问,刚打开车门,冷风呼啦的从缝隙灌入。

“还有一笔交易,做么。”付烬声音像沁入冷风,有些低凉。

乔觅雪回过神来,下意识问价:“多少钱?”

“一共二十万,现在给你十万,事成之后,再给你剩下十万。”

乔觅雪第一次遇见这么交易的,开玩笑道:“现在就给我十万,你不怕我直接拿钱走人,不做事?”

“你可以试试。”

他没什么表情,声音也无波无澜,却让她觉得心头一寒,就像冬日的冰水兜头淋下,让人寒噤清醒。

“那你......”她下意识讷讷道。

“你得到甜头,为了剩下的好处,才可能会尽全力,”付烬直截了当地说,“而且你曾经做过什么事,要想翻出来,并不难。”

简直是黑吃黑,乔觅雪本来以为遇上的是傻缺富二代,没想到这么难搞,一直靠小聪明没吃过大亏的她,没想到这么一下被人拿捏在手里。

乔觅雪咬牙说道:“有钱当然好办事,你说,要我做什么?”

付烬看也没看她一眼,却一下读懂她的心思,淡声道:“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

街道冷清,灯光和树影交织形成各种图案,偶然听闻其他车子从旁边行驶而过的声音。

“有个人,需要你去对付。”

他漆眼沉郁,修长的指节轻叩了下方向盘。

延伸阅读

艾依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pntj.shtml
艾依女装服饰是连衣裙、休闲套装、雪纺衫、羽绒服、T恤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丰窖酒业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a8a9.shtml
丰窖酒业位于中国浓香型白酒发源地----四川泸州,公司窖池修建于八十年代初且连续使用

富照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y568.shtml
富照食品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服务于烘焙食品生产企业。竭诚为中小型面包房、商业配餐、酒店厨

名爵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nbmb.shtml
名爵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生产加工汽车坐垫、汽车腰靠、汽车头枕、汽车脚垫、汽车尾箱垫等产

君泰酒店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uffk.shtml
君泰酒店加盟厦门君泰酒店位于美丽的海上花园——鹭岛厦门,地处思明区前埔文兴西路,位置

SHK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atlo.shtml
SHK五金配件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坂田佐拉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yl2h.shtml
坂田佐拉男装作为一家集服装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性制装企业,就要始终本着:诚信、共

尼罗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x70b.shtml
尼罗手机套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以及生产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经销批发的电子产品

特·维康保健品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aolt.shtml
特·维康保健品被评为澳洲三大品牌之一,现已开发拥有50多种不同的产品。产品销往国内外

明云轩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ng1i.shtml
明云轩工艺品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轻羽飞扬之流氓(1)

    身着红裙子的周阮叉腰站在图书馆外曲廊的台阶下,怒目瞪向男朋友曲哲:“你说,怎么又迟到了?不是说好了早八点,图书馆自习室一开门你就来占座吗?我负责买早餐,喏,早餐都要变成午餐了,你占的座位呢?”夏风带着一股子闷热,顺带着把周阮的火气搅得更盛。曲哲却有些漫不经心。他陪笑:“昨天睡的太晚,早晨没起来。我发

  • 凤鸾笙在线阅读寒西心结

    “莫要让人给跑了!”禁卫将士发现两人飞上了檐角,惊呼了一声。可是薛忘雪的轻功实在是太好,禁卫将士只追了一截,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消失在了视野之中。“没用的东西!”叶桓心急如焚,只能将满心的失望全部发泄在这几名禁卫将士身上。他好不容易才能与苏折雪重逢,好不容易她竟还活着,竟这样生生地错过了。“踏踏…

  • 影帝今天也卡黑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随着清喝声,一道身影来到修炼场上,这群少年立即安静了下来,来人正是侍卫长秦川,平日里负责指导这群少年修炼,在这群少年中也极具威望。“输了就要面对,男人可以输,但绝不能输了胸怀!”秦川的目光扫过一众少年,厉声说道。看到这些少年的表现,沐阳暗中也是皱了皱眉头,没料到这些少年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抵触,甚至不

  • 星际最强联姻第十章在线阅读

    山中不知岁月,周煜也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他给雪精灵讲爱情故事,念情诗,送自制的小礼物,雪精灵兴味十足,却始终没有他想要的反映。周煜心中苦闷,难道雪精灵对他好,只因为他是个不错的玩伴吗?一日午后,白毛狐狸喜滋滋地来邀请他们参加自己的婚礼。白毛狐狸人缘极好,他的妻子更是狐族一等一的大美女六尾金狐,举办婚

  • 大秦:我只想安静的做个道士在线阅读第6节

    竖日,沈祎起得极早,墙壁上的时钟指向了五点。受制于身上魔物之血的影响,即使沈祎想睡久一点,也是一件困难的事。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翻腾,似乎有着磅礴的力量无处释放。沙巴卡城除了能量塔外,还有维修站是永远不会关门的,所以沈祎很快就取回了自己的摩托。目标远在百里之外,如果徒步过去的话,恐怕会浪费大量的

  • [综漫]被迫绑定了变身系统的勇者第3章在线阅读

    “我看看你的查克拉属性,以便你修习对应的忍术”说着日差拿出查克拉试纸。查克拉试纸是忍界独有的检验查克拉属性道具:火遁是燃烧,水遁是打湿,风遁是切裂,土遁是粉碎,雷遁是皱褶。“来,你注入一点查克拉到试纸上”神夜慢慢的提取出查克拉到手上注入试纸。“咦”“怎么会”看着那毫无反应的试纸,日差惊诧的自言自语起

  • 繁华之城跟托尼的*注

    第十章跟托尼的*注“啥?帮我收尸,林飞,你放心,我的命硬得很,就算是你被人大卸八块了,我也屁事都没有。”托尼斯塔克傲娇的说道“哦!是嘛?”林飞满脸玩味的打量着托尼斯塔克,因为他所处的是美漫综合的一个宇宙,不是单纯的复仇者联盟那个宇宙。到现在他都还没有确定下来,整个时间线是处在哪个阶段。美国队长的时间

  • 今天沈总又戏精了吗在线阅读第7章

    九月是开学的季节,所以人往往容易忽视,热闹过后,将一日冷过一日。逼仄笼着水汽的卫生间里,叶舒把关璃的T恤使劲拧了拧,却担心现在的气温,一晚上会不会没法晾干,于是从客厅老木柜里翻出吹风机,回到卫生间把插头塞进曾烧焦过所以黑了一圈的插座,站在水池边上,把衣服搭在胳膊上对着吹。暖风很快把他吹得热起来,额头

  • 在沙雕世界以下犯上[快穿]前往美国

    “金菩提,我的气运点有多少?”宋武皱着眉头开口问道。“宿主本身的气运点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被消耗完毕了,而现在得到命运之矛,获得气运500万点,以及刚刚杀了个小喽喽所忽略不计的气运点。”金菩提说道。宋武眉头微微一皱:“金菩提,这个500万点气运,所代表的是什么?”“500万点气运所代表的便是你

  • 重生雷杰多在线阅读第九章

    “兄弟,何必呢?都已经是同学了,以后还要天天见面呢!”王无为接下高个子这拳后满脸笑意的说道。高个子只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牛背上,无力感顿生。心中大惊,却也没说什么,其实他这样拼命也就是为了男人的那点面子,他心里也知道不是对手,心里早就希望有人来劝架,他好有一个台阶下。这会真有人来劝架,他是又惊又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