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老子守护大宋相看两不厌1

作者:庐州玉麒麟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早上,卓小佑和罗依依迷迷糊糊地下床洗漱准备上班,发现陶兮还在呼呼大睡。罗依依刷着牙走到她床边,摇了摇陶兮,“再不起,你上班就迟到了”。

陶兮翻过身去,半梦半醒地回答道,“今天不上班”。

“今天可才周五唉,你别做梦了,快起来。”

“嗯…我不去,请假了。”陶兮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

“请假?”罗依依纳闷地走开了。

来之不易的懒觉,陶兮睡到十点过才醒。醒来就看手机,发现白夕并没给自己打电话,也没有发信息,心里有些失落,心想,是他忘了还是只是说说而已。

罗依依和卓小佑已经去上班。而林雨已经去图书馆看书,她在忙着备考,父母要求她考事业单位。

陶兮眠在床上玩手机不愿起来,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吓得手一抖,手机啪得一下砸在脸上。

“嘶!”陶兮揉了揉被砸痛的鼻子。拿起手机一看,是白夕打来的。

“喂?”

“起床了吗?”

“没呢”

“别忘了你昨天答应我的,再不起来,我可就去你宿舍请你了。”

“那你可进不来。”宿管阿姨可不是吃素的。

“呃?是吗?试试?”这世上还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

“好啦,等我十几分钟。”陶兮还真怕他有办法进来,也就不侃了。

“嗯,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好,拜拜。”

“拜拜”。

陶兮自觉地坐在副驾驶座。

“去哪?”白夕问。

“啊?”陶兮满脸问号,她怎么知道去哪,这问法让她产生一种是在坐出租车的感觉,司机师傅问她去哪儿。可是还没碰上过这么好看的出租车师傅。

“那换一种问法,有没有想去玩的地方?”

“没有,在这里快四年,想去不想去的地方都去过了。”

“那好,我决定今天的行程安排。”白夕从容地说。

“那今天干嘛?”陶兮反问。

“回家”白夕轻轻一笑。

路上经过超市时,白夕说去买些东西。

白夕买的都是菜,陶兮买的都是零食,反正全是吃的。一个会做,一个会吃,挺好,挺好。

结账时,陶兮在收银台挑口香糖,找柠檬味的。白夕看她找了半天,伸手将小货架上陈列的商品全丢进购物车。

还很贴心地说,“回去慢慢找”。

“我……不是……”陶兮满脸黑线。货架上面一排并不是口香糖,而是套套,足足有十多盒。在收银员似笑非笑地注视下,陶兮捂着脸走到收银台外。

白夕一只手拎着两大袋东西,陶兮要提一袋,他硬是不肯。还空出一只手来拉着她,好像怕她丢了一样。他的手掌不仅有温暖,还有她梦寐以求的安全感。

回家后,白夕把菜拿进厨房。陶兮则把零食堆在茶几上,当她看到那些与口香糖躺在一起的东西时,脸一阵红一阵黑。

“咳咳!”她故意咳嗽了下,指着安全套说,“这个怎么处理?”

“不是你要的么?”白夕看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我哪有要这个东西?”陶兮急了。

“你不是看了半天,念叨着找什么味道吗。这里都没有你想要的?那等会儿再去买。”

“我找的是口香糖,不是这个。”陶兮扶额。

“这不都是口香糖吗?”白夕疑惑道,走过来拿起一个,仔细看了看,“超薄……”

“别念了!”陶兮捂住他的嘴,心说,这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这是干嘛的?”白夕拨开她的手,问道。

“嗯?你真不知道?”陶兮看他不像装出来的。想着,这家伙是缺乏常识吗?在学校没上过生理卫生课?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吧。陶兮用着疑惑不解的目光打量着白夕,白夕被她看的心里发毛。

“干嘛这样看着我?难道我应该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的?”白夕问。

陶兮重重地点点头。

“那我查查。”白夕拿出手机拍照上传图片,真的查找起来。其实也不怪他,人类发明的东西何其多种多样,哪有那么快什么都知道的。

这一行为,陶兮看得目瞪口呆。

白夕看了十几秒后,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呃~”。然后看向陶兮,“没事儿,我们用得上。”

陶兮又羞又恼,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丢过去,“谁要跟你用”。

白夕一侧身,躲了过去,然后乐呵呵把那堆东西拿到卧室去了。

“我要吃辣子鸡丁、炝炒藕片、鱼香肉丝。”陶兮躺在沙发上报菜单。

“好,你先自己玩会儿。”白夕在厨房回答道。

“需要我帮忙吗?”陶兮向厨房探出一个脑袋。

“不用,去玩吧。”白夕摆摆手,她在眼前晃悠,他哪还有心思做饭。

陶兮又跑到院子里去侍弄那些花花草草,觉得院子里可以种些菜,反正白夕也喜欢做饭。于是划分区域,哪里种叶菜哪里种瓜类,她用小石头垒起界线。她叉着腰,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饭菜香味飘散而出,陶兮吸了吸鼻子,“好香啊!”噔噔噔地跑进屋去。

桌上已经放好令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动的饭菜,陶兮洗完手,乖巧得如同一个小孩子般坐好,等白夕一起吃饭。

白夕端着汤出来,看着陶兮坐那没有动筷。

“怎么不吃啊?”

“等你呀!”陶兮笑眯眯地回答。

“这么乖呀!”白夕在她头上轻轻揉了揉。

吃完饭,陶兮执意要洗碗,白夕拦不住。因为陶兮觉得好吃懒做终究是不好的。

下午四点后,暑热消散,林风习习,温度舒适惬意。陶兮要白夕陪她去爬山,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健康是人生的财富’、‘生命在于运动’。她喜欢旅游、登山和徒步,假期短就在市内,假期长就去省外。

别墅区的后面便是森林公园,山顶最高海拔一千多米,但相对海拔只有七百多米。

登顶用时差不多两小时。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惜这里还是太矮。”陶兮感慨道。山脚下不远处就是钢筋水泥建造出的繁华都市,夕阳给它穿上一件金色铠甲,让它显得更熠熠生辉。可是她不喜欢,她更愿意纵情于山水之间,愿意’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白夕深情凝视着陶兮,她脸颊微微泛红,几根汗湿的头发贴脸颊上。她可曾记得他说过,要带她去看遍最绚丽的山岚,最秀丽的溪谷。

在山顶看完日落,俩人才慢悠悠地下山。衣服被汗水打湿还未干,微凉的晚风吹过,陶兮不禁打了个喷嚏。白夕拥着她加快步伐,匆匆地赶回家。

“有带衣服吗?”

陶兮摇头,她又没打算在这儿过夜,带什么衣服。

白夕转身上楼去卧室拿来一件他的居家T恤,递给陶兮,“去把衣服换了,别感冒了”。

“不用,没事儿,哪会那么容易就感冒。”陶兮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还是挺自信的。一年到头,她都难得患一两次小感冒。

“听话,快去!”白夕哄着说。在他眼中人类脆弱不堪,他不允许她有一点风险。

陶兮乖乖听话去换衣服。白夕的衣服,将她衬托得更为娇小。

她纠结着要不要洗衣服,但又怕干不了。心想,算了,一会儿将就穿回去洗吧。却被白夕一把夺过丢进了洗衣机,速度之快。

“洗了我一会儿回去穿什么啊?”陶兮嘟囔着。

“回去?我说过要你回去吗?”

“那你也没说不让我回去啊。”

“我现在说了。”

“你……,我自己回去。”

“你确定?现在外面天都黑了,晚上这里基本上没有出租车。”

“你难道不知道可以叫车吗?”陶兮得意地拿出手机。

“呃?那我看看。”白夕夺过她的手机,“没收”。

“你还我”陶兮伸手要去抢回手机。白夕逗着她围着沙发跑了两圈,突然停下,伸手将她拉倒在沙发上,顺势将她搂在怀中,抚着她的头发,温柔地说,“陶陶,留下,好不好?”。

陶兮微微一怔,‘陶陶’以前也有人这么叫过她,是谁呢,她想不起来。

白夕见她没反应,“嗯?不说话就是默认啦。“他在她耳边呵着气。

这种柔情攻势,陶兮无法抗拒,意乱情迷之下点了头。

俩人去小区便利店采购一些东西。结账时,白夕存心逗她,指着口香糖问,“要什么口味的?”

陶兮想起上次的糗事,脸微微发红,翻了一个白眼,走出店门。

白夕随后提着东西,快步追上来,拉过她的手。

“那个……先说好,我们,我们各睡各的。”陶兮支支吾吾着,头快埋进胸前的抱枕里去了。

“我没说睡一起啊!”白夕坏笑着,“不过,你要是一个人怕的话,我非常乐意提供帮助。”

“我不怕。”陶兮撅嘴道。

“陶陶,你相信这世上有妖怪吗?”

“不信”

“回答得这么肯定啊?”

“你信吗?”陶兮反问。

“我信”白夕笃定地回答。事实摆在那儿,他就是最好的说明。

“要是有也挺好的,那肯定很有趣......”疲惫不堪的陶兮,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白夕将她抱进卧室,盖好被子,凝视一会儿后,退了出去。

陶兮伸了个懒腰,唤醒她的既不是清脆悦耳的鸟鸣,也不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而是她的胃。虽然很想赖床,奈何肚子咕咕叫抗议叫嚣着。她打开门,就闻到香味,小米粥的清香。下楼看见桌上放着荷包蛋,包子,油条。

白夕盛着粥,抬头笑道,“看来不用我叫你起床了,快去洗脸刷牙,过来吃饭”。

“嗯嗯!”陶兮已经快流哈喇子。

早饭后,陶兮说要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打理出来。

“我要在墙边种栀子,满院子的栀子花香,想想都开心。”陶兮使劲吸着鼻子,仿佛已经花开满园。

“好呀!还要种什么?”白夕点头道。

“嗯……我想种彼岸花。但是那花...”陶兮欲言又止。

“佛经记载‘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传说此花,只开在阴阳交界之处,是为黄泉路上的接引之花。”白夕娓娓道来。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这花寓意不好。算了,还是种别的吧。”陶兮撇了撇嘴。

“呵呵”白夕笑了笑,“只要你喜欢,种什么都可以。”东海鬼族的度朔山有大片大片的彼岸花花海,有机会,他一定带她去看。

“那我们先把门口那块留着吧。”陶兮还是想种彼岸花。至于它的寓意,只是世人对它的偏见。那一朵朵,一片片,鲜红如血,如火如荼,妖艳美丽。

“白夕,我能在葡萄架这边搭个秋千吗?”

“当然可以”

他们在院子里的说话声,引得隔壁邻居家的狗,汪汪汪地叫了几声。

延伸阅读

恒利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azgu.shtml
恒利家具总部是花架、吧桌、吧椅、办公桌、办公椅、餐桌、餐椅、铁皮文件柜、铁艺屏风、铁

雷登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xntq.shtml
L&D公司从事品箱包护理、皮革、洗染行业,期间不停的学习和积累,已初具规模。L&D品

川四豆花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6h8y.shtml
川四豆花是四川广安豆花食品有限公司的品牌,品牌创立于2011年。目前经营的主要食品为

TFN蒂法妮水晶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6cd8.shtml
广州蒂法妮商贸有限公司是奥地利施华洛世奇(SWAROVSKIELEMENTS)***

枝颖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avbj.shtml
枝颖足浴盆自成立以来,就一直致力于健康、环保、节能型电器产品的研发。主导产品:保健按

卡梦妮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yud4.shtml
卡梦妮家纺布艺是空调罩、餐椅垫、台布、收纳篮、围裙、抱枕、门帘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厂子厂

丰泽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d71u.shtml
丰泽药店经营范围包括:中药材、中成药、中药饮片、化学药制剂、抗生素制剂和诊断药品以及

龙脊康医疗门诊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65gy.shtml
龙脊康医疗门诊隶属广州龙脊康医疗门诊部旗,是中国Zui专业的脊柱专科医疗机构之一,并

瑞品怡茶业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67kk.shtml
瑞品怡茶业加盟品牌于2010年3月入驻福州市,按照投资协议,注册成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

宇爱贸易加盟  http://www.hc-leadership.com/xkxv.shtml
宇爱贸易小饰品是饰品、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广州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纪二爷的娇气包超凶残密谋

    位于平景市繁华街区的味膳坊是一家高档私宴酒楼,据说店里掌勺的厨师都是正宗御厨传人,那些盖不外传的绝学菜肴就算了,就连简单的炒青菜也能做出鲜脆清香的绝顶美味来。这家林氏餐饮连锁集团旗下的酒楼平日并不接待普通客人,只给自家会员做定制宴席,最低等级的入会费都要五位数一年,就这样还名额爆满,预约都很难排上号

  • 魂傲天穹在线阅读第7节

    “姑娘请,还望手下留情。”白袍男子微微弯腰,绅士地道。林青青皱了皱眉,这人一直有恃无恐的,而且自己刚刚测灵力时绝对被这个人看见了,这说明这个人怕是修为更高啊,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喝――林青青先行动手,澎湃的灵力瞬间爆发出来,使林青青的步伐快了许多。“礼尚往来。”白袍男子也是爆发出一样的气势迎向林

  • 幻想乡的极端审判之第九章(9)

    纵然以前来了那么多次,但大抵是因为酒吧里昏暗的灯光的缘故,我还从未注意过墙上的相框里的照片。即便在出任务的时候没有和吠舞罗的氏族成员都进一步接触过,但我还是基本上还算是眼熟。目光在每个相框上都流转过了一圈,唯独频繁出现在照片里一脸不羁的赤发男人和笑得灿烂的金发少年是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的两个人。莫非他

  • 我怀疑太子是只猫第九章

    作为一个邻居,问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太奇怪了点。阮铭电光火石间转过很多念头。这句话刚问出口,他就有点后悔。“我没有喜欢的人。”清朗的嗓音在走廊上响起。阮铭心中的大石落地。虽然早有猜测,但他还是悄悄松了口气。果然。如果夏枫桥有喜欢的人,那肯定不会去参加相亲了。“那为什么……阿姨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夏枫桥沉

  • 美人风云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宇闭着眼,全当旁边虫的笑骂是耳旁风。林家雄虫气呼呼的说了几句,眼里却是一片宠溺,看到杰森还没走,不由得甩了一个白眼“你怎么还呆在这?”杰森:……“我等头条呢!”“等头条?等什么头条?”林家的雄虫有点茫然地看着他,紧接着开始把人往外赶:“走走走,干什么你!我弟弟都躺这儿了你蹭他头条?回头我要不要再插

  • 我家后山有妖怪面试风波。路遇小六《新书求收藏》

    主考官一声令下。‘开始’二十个人有喝酒的人一杯两杯,面对面互敬。也有不喝酒的。不喝酒的觉得接受不了这样的面试方式,放下手里的酒杯就甩门而去。‘这哪是来面试的,分明就是来玩命的吗。’喝到最后只剩下十三个人,十三个人都是‘嗷嗷的……’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冷智宸没那么傻上次和父亲喝酒都成那样,这是来面试的

  • 妖焰通天在线阅读重生

    “妹妹,妹妹!医生,求求你,我就只有一个妹妹,你一定要救她”一阵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耳中,让躺在病床上的席媚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医生叹了口气说道“席小姐,席太太,逝者安息,请节哀”。“昧瑶,你妹妹她肯定也舍不得离开我们的,妈妈也很难受,虽然我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是你们都是妈妈手心手背的一块肉啊!别哭了

  • 网王之千原真一在线阅读第8节

    临别之际,粗枝大叶的莫大将军忽然心里一酸,竟有些不舍起来。趁着萧昀天被女官带走前的片刻工夫,他低下头,对毛团念念叨叨道:“灵兽兄弟……当初让你来参选纯粹是本将军的一厢情愿,没想到结果会是这般。这回不只是帮忙这么简单,你对我莫成威、还有我莫家都有恩,本将军会牢牢记下……从今日起你就要呆在宫里了,但是请

  • 王妃又去抓妖了在线阅读我只是路过的

    晚上八点后,苏牧同亲自下厨招待,苏小雨给打下手,心里美滋滋的。这下秦天稳了,上门女婿?“你家饭还挺好吃的嘛!”十分饱……这一次秦天吃得过瘾,没想到苏牧同对厨艺还十分有研究。“下次来也可以。”“哎……那个五粮液没事吧?”秦天突然想到。自己确实对武道宗师之力不了解,那一掌也确实用力过度,直接把五良打晕,

  • 愿这盛世,永生长安在线阅读第10节

    唐衍一回来就进书房复习了,小白确认他进屋以后,一腿儿就把炖羊排给蹬了,气得魏三笑在后面追着骂它。俩人在院子里跑了几圈,累得魏三笑扶着膝盖直喘:“你个狗东西,就是欺负我好说话,跟你爹你敢吭一声试试?他给你端过来时你怎么不掀桌啊,吃饱了有劲了是不是,吃饱了骂厨子,跟谁学的毛病!”白昱:爹个屁,那是我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