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乾元图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杨台散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通越洋电话结束。

商琛轻揉额角投身繁琐的工作当中,作为集团执掌人一旦涉及短期内的辞职休假,他需要做的准备工作极其庞大。

空旷静谧的办公室,男人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孤独冷寂,常常凌晨一两点结束工作,便直接去休息室补眠,连庄园都很少回去。

这半个月,他的生活井井有条的可怕。

正如他自己所说,活像个没有情感的行尸走肉,除了疲倦困顿的时候看看桌角摆的一堆照片。

黎粹搬家的时候忘记带走锁在柜子里的一堆相片,每一张照片上面的姑娘都眉眼精致,笑靥明媚,宛若天边朝阳照亮人心。

可就是这样的笑容,用十年也不曾照亮一个男人的心。

商琛并不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清楚黎粹对自己的厌恶,那种憎恶和厌烦甚至已经超越了生死。

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可笑,异想天开的想如果还能有一丝丝机会,还能不能去尽余生最大的能力去补偿。

又是一通电话打断了男人的思绪,看到电话屏幕上闪烁的名字,他的脸色突然绷紧,将手机贴在耳侧。

“怎么样?”他皱眉沉着的问。

“商总,按照您的指示,我们已经找到度假村的老板。大体和提供给警方的口供一致,当时的确是由于操作不当,导致燃气泄漏引起的火灾。”

男人疲惫不堪的靠在轮椅上,竭力搜索那十年的记忆。

他曾经查出过什么端倪,只是这种端倪与黎粹上辈子受的十年苦痛相比,太容易被忽略。

现在离那场大火才过去一年,一切还有迹可循。

不再有创造人间炼狱的魔鬼。

有的只是带着那些记忆,时时刻刻活在痛悔里双腿残废的男人。

关于白彦月的感情已经荡然无存,没了那时的滔天恨意,他甚至不知道再支撑自己站起来的力量从何而来。

“商总?商总?”电话里的人听他迟迟不出声。

“说,我在听。”

“虽然口供一致,但我们查到了您和您父母当时入住前,有一家人在十天前也去过度假村,就住在您当时住的别墅旁边。”

“是谁?”

“是心恒珠宝的黎远廷,曾经带着妻子和女儿前往度假村度假。”

商琛听到这个名字,神色微微一顿,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其中应该有某种联系,更何况不久之前黎氏刚刚破产。

上辈子的男人孤僻阴冷。

十年之间,他拒绝接触黎家所有人事物,连老丈人和丈母娘的面都没见过几次。

关于黎家曾经去过度假村的信息,即便忽略也不足为奇。

他沉沉的道了一句“好,我知道了”便挂断电话,然后用钢笔划掉日历上本月的最后一天,将日历页翻到下个月。

秘书长工作仔细,已经为他写好了事务。

一号,出席华大七十周年校庆。

************

华大校庆当日。

热闹非凡,人山人海。

林荫道各处悬挂红绸标语,学生会为回校庆的毕业生赠送刻有华大校标的纪念品徽章。

九点,七十响礼炮一齐点燃,声响直穿云霄震耳欲聋。

校长在操场主台一段冗长的讲话之后,七十周年校庆正式开始。

人头耸动涌入华大礼堂,每个人手里都准备着一根荧光棒,学校社团出节目会用荧光棒进行投票。

历年校庆得到第一名的社团都是由表演系开办的话剧社。

正值青春的大学生们都喜欢看着俊男靓女在台上,尽管莎士比亚的台词再拗口,也会得到一众欢呼和追捧。

后台有化妆间和更衣室。

学生摩肩接踵,来来去去非常拥挤,上台之前急匆匆的踩到演出服和碰翻化妆品的事时有发生。

化妆间里,表演系的学生们正在由化妆师为他们化妆,其他社团的人员换好演出服,等待化妆的间隙在一旁紧锣密鼓的排练。

“烦死了,嘁嘁喳喳的真闹人,化个妆都不消停。”正化妆的表演系女生白了一眼周围排练的其他学生,年轻美丽的脸上露出不耐。

旁边正在整理发型的女生笑道:“好了好了,得不到第一名还不能让人家努努力,台下坐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想混个眼熟。”

“哎?你说那个帝都来的导演会不会也来校庆啊?”

“来才好,正好看看我们话剧,省的他们还得挨个试镜。”

去更衣室需要穿过化妆间,有个抱着三四件芭蕾舞服的黑镜框女生走过来,怀里的舞服是为《白天鹅》准备的白纱蓬裙。

看起来这个女生也很爱惜这些舞服,走过路过都会说一声“对不去,让一让”,小心翼翼的别让脏东西沾上白纱。

正化妆的表演系女生玩手机一个拿不稳“啪”掉在地上,当即拍桌子站起来冲着正路过抱舞服的女生发脾气。

“啊!你挤什么挤啊!手机坏了你怎么赔?!”姣美青春的脸上呈现出超出年龄的刻薄。

抱着舞服的女生手里腾不出空,没法去捡,只能连连道歉:“对不起同学,对不起,对不起。”

另一边还在悠闲梳头发的女生劝道:“好了余婉,让她把手机捡起来就行了,生气会长皱纹的。”

颐指气使的女生叫余婉,是这场话剧表演的女一号,平日受追捧习惯了,脾气不是一般的差。

其他正在排练的社员纷纷注目,那个女生难为情的低头,怀里的舞服是她付出心血的作品,白纱放到其他地方肯定会脏。

化妆室门口,晃进一个窈窕曼妙的身影,姿容妖娆娇媚,眉眼精致撩人,风华万千的踩着步子走到中心,夺走所有人的目光。

她优雅地弯下腰,替怀抱舞服的女生捡起手机递给余婉。

黎粹拿着手机,和气的弯起红唇:“没坏,还能用。”

余婉双手一端,傲慢的抬起下巴,并不准备从黎粹的手上拿回手机,“我说坏了就坏了,这手机壳可是LV的,蹭个边也得赔钱。”

“对不起,对不起。”抱着舞服的女生要急哭了,“我没看到,真的不是故意的。”

黎粹将手机转过去,仔细看看手机,道:“你这手机壳图案好像不太对,又是代购买的?A货?”

周围同学一阵悉悉索索的低笑,余婉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手机壳是真是假不重要,最怕是有人当面质疑,到时候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尤其黎粹还加了个“又”字。

那边梳完头的表演系女生对着镜子搔首弄姿,开始搭腔,“黎粹,你一个表演系的学生去芭蕾舞社。这话传出去,别人不说你是叛徒吗?”

黎粹反唇相讥,美艳绝伦的脸浮现浅笑。

“怎么?难道我还要和你一样留在话剧社给人当万年女配?抱歉,我做不到。”

她把手机搁在旁边的化妆桌上,气场迫人的对余婉说:“这手机是你自己没拿稳掉的。如果你要赔钱,我们可以找学校调监控,正好找法律系的同学断断官司。”

捡手机已经是黎粹最大的客气,她没时间抬杠吵嘴架,帮旁边的女生抱过一半的演出服,一齐走出化妆间。

前往更衣室的路上,被为难的女生脸红红的说:“刚才谢谢你,我叫秦语娴,是服装设计系的。”

“没关系,我叫黎粹,我知道你是社长的好朋友,这些都是你的毕业作品对吧。”她指的是怀里的舞蹈服。

提到这些白纱蓬裙,秦语娴猛地点点头,兴奋地说:“嗯,找面料裁剪缝制都是我自己做的。我真的希望有服装设计的工作室能看上它们,也...看上我。”

“会的,这些舞裙真的很漂亮,比我穿过的所有舞裙都漂亮。”黎粹从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和明艳张扬的笑容

“谢谢。”秦语娴被夸的羞红脸,“粹粹,你是表演系的怎么会来芭蕾舞社呢?我听说话剧社才是...”

黎粹轻柔莞尔,温言道:“和你一样,做自己喜欢的事有成就感吧。我艺考时展示的就是芭蕾舞,很多年了,放不下。”

那可怕的十年,她做了太多付出没回报的傻事。

重来一次才学会珍惜辛劳汗水的结果,这种得来不易的成就感会让她觉得幸福,认为值得。

两个女生的背影消失在更衣室门口,说话声渐远。

隐蔽在拐角的轮椅轱辘停滞,不再向前跟随,转弯悄无声息的从出口离开。

***************

华大礼堂,第一排坐席的长桌铺满红毯,位置前都摆上名牌和鲜花。

校长位置在最中心,紧挨在旁边的座椅被拆除,腾出一个足以容纳轮椅的空位。

其他人都知道,那个位置是商氏集团的总裁商琛,金融系难得一遇的天才。

因为一年前的一场大火,被迫休学回家疗养。

他继承父业,这一年商氏集团事业版图的扩张堪称恐怖。

俊美无俦的男人坐在轮椅上,冷淡漠然的瞳底掩藏着不为人知的雀跃。

校长落座,步入花甲之年的老人为学生操心了大半辈子,在高校界德高望重,负有盛名。

商琛颔首,尊敬地道了一声“校长”。

校长慈笑着感慨,“唉,这段时间没你在学校,金融系的教授们都说没人帮改论文,他们那些老家伙偷懒偷的都不适应了。”

商琛回以淡笑,郑重说道:“校长,学生有件事想请您批准。”

校长对商琛提出请求感到惊奇,静待他说出下一句话。

“学生请校长批准复学申请。”

“那商氏...?”

“学生已经安排妥当,今天正式从商氏集团离职。”商琛谦逊说罢,身后跟随的秘书长将复学申请书呈给校长。

校长看着商琛的复学申请,和蔼打趣,“华大有复学考试,你可得好好准备,万一考不过,金融系的那些老头子可就不能偷懒了,哈哈。”

矜贵清冷的男人重新转向舞台中央,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学生陆续入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荧光棒,将偌大礼堂一排排的空位填满。

前排学校教授和邀请回校的名人毕业生也分发了荧光棒,这是华大的传统,所有名人毕业生都拿起学生时代熟悉的荧光棒向后面挥动。

后面的师弟师妹们一阵骚动,纷纷伸头想看清今年回校的名人毕业生。

金融系的学生们看到第一排的商琛都激动万分,系里所有教授口中的天才,这个名号值得他们瞻仰。

不久,礼堂内所有人落座,四周大灯关闭,一束聚光灯打向舞台中央,两男两女,四位主持人身着礼服走向舞台中央。

四位主持人抑扬顿挫,轮流念着开幕词。

就在台上歌颂赞美华大七十周年的累累硕果时,底下同学迎来突然一阵悉索兴奋的议论。

那个迟到的人连忙找到自己的位置,在第一排最左边的座位坐定后,那人滑稽的向后面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同学们的嘈杂声才消退。

这个动作引起了第一排人的注意。

商琛余光瞥到那个迟到的年轻男人,身形瘦长,五官算得上清隽,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的随性搭配,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

他冷淡地转回头,目光回到舞台,并未把迟到男人的脸孔记住半分。

***********

社团表演顺序是抽签决定,芭蕾舞社的社长抽中17,表演系的话剧社却是16。

芭蕾舞社的社长是心理学的学姐,并不害怕和表演系硬碰硬,以声情并茂的演讲鼓励社员好好演出。

团员们被心理学洗脑洗的有效,个个斗志昂扬的等待候场。

前台表演系的话剧已经落幕,礼堂内同学们的欢呼高喊,掌声雷动久久不曾退去。

主持人待全场安静后再次走上台,音色嘹亮地报下一个节目。

候场区,为芭蕾舞社准备衣服的秦语娴帮她们做最后的调整。

秦语娴走到黎粹面前,为她抚平裙边褶皱,而后红着脸伸出双手。

黎粹慷慨地给予一个拥抱,柔声道:“谢谢你为我们准备的衣服,很漂亮。”

秦语娴轻抚她的后背,羞涩说:“谢谢,你也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白天鹅。”

在欢迎的掌声中,一排聚光灯点亮舞台,聚焦所有人的目光。

《天鹅湖》经典乐声奏响全场。

最高贵典雅的白天鹅重新回到舞台,完美无瑕,璀璨夺目如钻石珍珠,宛若俗世人类遥不可及的一个梦。

为她如痴如醉的观众太多,当然也包括第一排那个坐轮椅的男人。

人,越痴迷越后悔。

他在两种极端的情感旋涡中被撕裂,狠狠握着轮椅把手的指关节泛白,如此才能将自己拉出失控的边缘。

忽然,面前闪出一道黑影挡住了他的视线。

刚才那个迟到的男人架起单反相机半蹲在正前方,对着舞台中央的白天鹅拍照。

商琛极少喜形于表,此番冷峻的眸光尽是不耐烦躁,他气恼的伸出手拍拍前面男人的肩膀。

正在照相的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挡住视线,抱歉欠腰后没有回到座位,而是上前两步蹲在舞台边上。

轮椅上的男人双目喷火,他恨不得走过去把那个男人揪回座位。

“别生气,这孩子是搞新闻的,职业病上来了。”校长以为他介意刚才被挡住视线。

他只是看不惯那个男人离舞台那样近,还蹲下仰头向上看,更何况台上表演的白天鹅们裙子都不长。

男人正处在无能的愤怒,残废的双腿和轮椅限制了他的行动。

整场表演结束,所有舞蹈演员列一字排开鞠躬谢幕。

全场寂静停顿五秒钟,观众席响起震彻云霄的欢呼和掌声,甚至比前者更甚的吹起口哨。

那个拍照的男人立即跑回座位,抄起桌上摆的鲜花,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台上,站在最闪耀的姑娘面前献花。

如此疯狂的举动更引起底下同学们的喊叫。

从来没人敢在华大校庆跑到台上献花,而且目标如此明确。

显然,毫无准备的姑娘先是面露诧异,随后温柔浅笑,款款大方的接过鲜花,握手鞠躬言谢。

这一切举动都被阴鸷森冷的眸子收入眼底,他记住了这个胆大妄为的男人。

心中涌起的极度酸涩甚至让他忘了,任何人都痴迷的白天鹅,已经不是他的所有物。

刺啦——刺啦——

人声鼎沸盖住火花喷射的声音,顶棚有一个吊灯的螺丝渐渐松动。

突然,从棚顶重重落下一个黑影,惊恐的出现在所有观众的目光中。

千钧一发之际,献花的男人反应极快,将黎粹推到舞台后面,吊灯正好砸在刚才她站的位置。

咣——

舞台上传出的巨大声响引得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立即有几个负责音响灯光的工作人员跑到台上检查设备。

其他同学安抚受惊战栗的姑娘下台,连同那个献花的男人也急慌慌跟了下去。

底下坐轮椅的男人慌张失措的回过神,方才他只觉全身发僵,那一砸抽空他所有气力,手指颤抖着按轮椅按钮。

素来高傲冷静的男人突然变了一个人,他急急忙忙地驱动轮椅,如同抽去灵魂的傻子,呆滞地对旁边座位的每一个人低头请求。

“对不起,请让一让...对不起...请让一让...对不起......”

延伸阅读

浩泉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dbs4.shtml
浩泉医疗设备以国内外市场需求为导向,致力于研发制造各式高品质的康复医疗器械。浩泉医疗

爱学先知大语文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6y49.shtml
师之道教育集团是一家集教育、科研为一体的大型教育机构,旗下拥有爱学先知快乐作文、睿学

名柜整体家具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akd9.shtml
名柜整体家具是一家集产品设计、研发、销售于一体的大型时尚板式家具定制企业。拥有出众的

安徽好之旅国际旅行社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gzwd.shtml
2018年全年旅游总收入5.97万亿,同比增长10.5%。国内旅游人数55.39亿人

宝格丽珠宝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skte.shtml
Bulgari为其母公司,拥有宝格丽品牌,主要负责协调和管理宝格丽集团内部产品研发、

洁美干洗店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mee.shtml
洁美干洗成立于1994年,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洁美干洗已然发展成为了一家专业的洗衣护

潘多拉珠宝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smva.shtml
著名丹麦国际品牌PANDORA潘多拉于国际珠宝时尚行业已有30年的历史,凭借严格的标

雪安娜冰淇淋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syvz.shtml
雪安娜冰淇淋加盟_公司简介意大利无疑是世界上最具风情的国家之一,那里有辉煌的历史、迷

四季水果店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bsze.shtml
四季水果店有空运进口水果。另外,为满足食客需求,四季水果店可以水果鲜榨果汁哦!惊喜多

庄禾竹建地板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6ev4.shtml
庄禾竹建地板隶属于浙江庄禾竹业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科技型企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次元手机在线阅读第二章

    姿态凶悍的两座铜狮立在豪华的门府两旁,金镶玉嵌的牌匾经过一夜雨水的洗刷,在晨间透着一股迷离梦幻之状。牌匾上,两个斗大的以隶书字体绘制而成的“财府”二字在雨露的滋润下更是金光夺目、焕然一新。当一缕阳光穿过地平线的时候,原本宁静的街道突然热闹了起来,喧哗、叫卖、吆喝的各类声音在皓城的上空飞扬着。然此刻的

  • 网游之一箭绝尘之变身?

    本来还算晴朗的天气突然下起了暴雨,而且越下越大,似乎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这种又湿又冷的情况下本来应该蹲在壁炉前当个肥宅的。哪儿知道博士抽了什么风,非要去安德烈出来的那个湖。可问了一圈,没有一个村民懂得如何穿过森林,而且问的每一个都强烈建议他们别进去,说是森林里非常的危险什么的。正当博士郁郁寡欢,

  • 纪元黄昏在线阅读平民神器黑龙剑

    10平民神器黑龙剑翌日,天刚蒙蒙亮,李牧就被外面一阵熙熙囔囔的声音吵醒了。他起身,透过窗户往下望去,发现竟有黑压压的一群人在他店铺门口排队。粗略一数,至少有数百号人,他心中一喜,看来饥饿销售果然起到效果了。简单洗漱一番,李牧便下了楼,神不知和鬼不觉也在楼下,显然他们也被外面的声音吵到睡不着。小黑、小

  • 余生有幸宰你别以为你没带帽

    003.被迫海王,在线求生。面对已经找上门来的男朋友们,日向沙耶站在一旁看着太宰治跟中原中也激情对喷的场景,她完全不敢吱声。这一大早的,她还没有搞清世界融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深陷了修罗场?头疼,她完全不敢说话。“呵,臭蛞蝓——既然你我都认为我们是小沙耶的男朋友。”在激情对喷没有结果之后

  • 中剧同人文推荐(古代剧BG)在线阅读第三节

    万一他不是来找我的,怎么办?脑子闪过这个念头,我错一错身,让他从我身后过到那边的书架。他停在我面前,多年老熟人一样的语气招呼我。因为在图书馆,他声音不高,但是好听极了,绝对有做播音员的潜质。“同学,你好,你是物理系的么?”克制住心跳的感觉,我抬头正对他:“是啊。师兄你有事?”他颔首一笑:“是啊。”“

  • 洪荒:我!天道第四清在线阅读第4章

    休息了片刻之后,千手黎明便直接启程,现在正值第三次忍界大战,到处都是战乱。千手黎明要前往最近的一个战场,不过木叶的追兵也一直穷追不舍。但是,千手黎明就像一只狡猾的孤狼一般,一旦有小队的人员落单,那就绝对会被千手黎明干掉!在经过了一个月的追杀,木叶暗部死了四十七名,宇智波一族派来的忍者也死掉了二十几名

  • tfboys王俊凯之何谓情深第五章

    萧聿那头忙着排查,祝诗筠回去后也想了一夜。祝家有人内神通外鬼,祝诗筠看小说时便注意到了,然而她文只看了一半,对方也没有露出马脚,虽知道有这号人物在,却不清楚这人究竟是谁。她想到半夜,仍没有一丝头绪,想着兴许睡一觉醒来就能回原本世界,对于背叛者到底是何人,她知不知道也就无所谓了。然而事与愿违。太阳升起

  • 重生后和曹操HE了[三国]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三日,孟知南打道回府。马车上,孟知南回想昨天晚上和楚北尘的对话。上一世自己和他并无瓜葛,这一世却阴差阳错和他结为了同盟,这对自己来说到底是好是坏?对于他来说,是好是坏?上一世自己从南境回来之后,楚北尘又去了哪里?这一世和他达成同盟,会不会改变他原来的轨迹?自己报这血海深仇,如今把他牵扯进来,会不会

  • 混元极境之小园香径独徘徊

    期中很快到来了,一中为了照顾新生,放一天假,让大伙复习,离家近一点都回去了,学校空荡荡的,吴奈则坐在院子里,读着书。在之前,花落问过她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回家?”她想了想回答说,“到家花费不少钱,于是,到家这个计划也就撤销了!”花落只好提着包,跟吴奈道别就走了,学校空荡荡的,没有吵闹声音,没有读书声

  • 三国之天命第五章

    小军萝看着那一摊“废铜烂铁”,想想它所代表的天文数字,内心一片悲怆。在大唐,平定安史之乱的天策军在民间中的声望很高,可以说是军民一家亲。所有损坏公民财物不赔偿的天策都被剥夺有叽权利,被送进大牢劳动改造了。阿洛是个有梦想的小军萝,一直以府主作为奋斗目标,从小就接受军师朱剑秋的教导,因此半点逃单的想法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