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人间炼狱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秋字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温绻垂眸抚平餐桌上的桌布,掌心贴着柔软微凉的布料,手边摆着的手机突然嗡地一声震动起来。她有个习惯,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习惯性地会把手机调成静音震动模式,因为嫌吵。

这通电话是温苏打过来的,温绻出门一整天没消息,温苏在电话里询问是否回家吃晚餐。

她偷偷抬眸瞧一眼对面认真看菜单的清俊男人,小声地说吃完饭再回家。

沈於在这时合上菜单,服务员俯身收回,照惯例核对一遍菜单上的菜式,她每报一个菜名,温绻的心跳就仿佛快一分。

全是她从前爱吃的菜。

这是一家中餐厅,地点在沈於公司后面的一条巷子里,位置比较偏僻,环境整洁安静,此刻用餐的客人并不多,餐厅里细碎的交谈声夹杂着服务员来往的脚步声。

温绻刚才瞥过一眼菜单,这儿的菜式好像是偏辣为主,沈於大概是照顾她的口味才选择这家餐厅,这样想着,她忍不住又抬眼偷瞄他。

这一眼就刚好被他撞到,两人的视线交汇不过一秒,沈於的手机响,温绻先一步错开目光,不太自然地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头发,沈於侧过身子在西装外套里找出手机,侧颜的棱角被暗黄的光线打磨得极其分明。

他这张脸的轮廓,不管哪个角度都好看得过分。

第一道上的菜是番茄鱼,温绻以前最爱吃辣子鱼,但因为有一阵子生病忌口,那次她偷偷点的辣子鱼被沈於换成了番茄鱼,来不及和他*气,她的胃就被酸甜可口肉质松嫩的番茄鱼征服了,从此改了口味。

沈於这通工作电话打得并不专注,因为这道鱼上桌之后,他闲着的另一只手执起筷子,夹了几筷子鱼肉放进陶瓷碗里,态度有些敷衍地应着对方。

第二道菜是一盘盐水虾,温绻低头剥虾的时候,视线里出现一只白净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她剥虾的动作一顿,愣神的片刻,那只手动作自然地换掉了她的碗,放了一只盛着挑了刺的鱼肉的碗。

极其自然又下意识的动作,因为六年前的他一直都是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以至于她的室友羡慕又夸张地说过那样一句话,“绻绻,沈於他是把你这个女朋友当女儿养着的吧?”

他的电话还没讲完,温绻刻意压低声音说:“你还没吃饭,不用管我,我吃过了。”

沈於点点头,但很明显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挂了电话之后,接下来他仍旧全程照顾着她,自己反而没怎么进食,他在给她的杯里续满椰奶时,温绻忍不住说,“沈於,你多吃点吧。”

余光瞥见他缓慢收回的手,以为这一段就过了,谁知没过一会儿,他略带自嘲的语气响起,语调倒是很平稳,“我经常会想,是不是过去对你不够好。”

怎么会不够好?温绻倏然抬头。

他的声音继续缠绕在她耳边:“所以你才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气氛顿时有些僵持,幸好有端菜过来的服务员打破这僵局,她将菜摆上桌后礼貌地说菜上齐了请慢用,温绻习惯性地点头道谢。

再回过神,那双澄澈的眼里溢出点恳求的意味,“不提过去,好不好?”

“好。”沈於的身子往前倾了一些,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手肘抵着桌沿,干净的白衬衫压出一点皱褶,他盯着她,“那提一句现在。”

连名带姓地喊她,“温绻,过得好吗。”

过得好吗?

挺好的吧,衣食无忧,亲人健在,自由自在,这生活,还能怎样更好呢?

她没有思考太久便点头,于是沈於紧接着又问出一句,“什么时候走。”

温绻如实相告:“月底思洋结婚,参加完婚礼再离开,大概下月初。”

“回去有什么打算。”

“找工作吧。”

“嗯。”

沈於面色平静,好像仅仅只是顺口问了这些问题而已,转而侧头向服务员要了一只干净的碗,盛了一碗酒酿圆子放在温绻眼前,“你刚来我家那段日子,每天闹着要吃酒酿圆子,我当时在想,怎么会有这么烦的小孩。”

他平稳的声线轻易地将温绻扯进一段回忆里,温绻从小就特别爱吃甜食,尤其有一次在一场酒宴里尝过酒酿圆子,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天天吃也吃不腻。

恰好不久后温苏带着她住进沈家,那栋大房子里有专门负责做饭的阿姨,厨艺特别好,一到饭点温绻就很自觉地出现在厨房,抱着阿姨的大腿撒娇让她做酒酿圆子,于是每一餐,桌上都有那道菜,持续了近两个月。

导致本就不爱吃甜食的沈於后来一听到这四个字就条件反射地反胃。

温绻回忆起这些,没忍住笑了出来,“原来我那么小就招你烦了啊。”

她尝了一口小圆子,“我很久没吃过了,快忘记它的味道了。”

无心的一句话,引得沈於掀眸看着她,沉默片刻,用没什么情绪的语气说,“所以时间能冲淡任何记忆,对吗。”

他甚至没有用疑问的语气,而是肯定句,温绻一怔,软糯的圆子在舌尖失了味道,她很慢地咽下,认真地点头附和,“对。”

“嗯。”沈於笑得不明所以,“我也觉得。”

温绻搁下筷子说吃饱了,沈於起身拎起外套去买单,她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盯着他背影看,他比高中时期高了一些,高中体检时温绻留意过他体检单上的身高,那时候是一米八三。

而现在看来……

沈於停步在前台,他低头翻钱包那一刻,温绻踮脚抬手比了一下他的身高,眼巴巴看着比自己高出的那一大截距离,这样看起来怎么说也有一米八七左右吧。

她专注地对比着,沈於猝不及防回过身,她反应极快,唰地一下收回手,背在身后。

他捕捉到她的动作,清冷的眉眼间带了点浅淡的疑惑,“你在干什么?”

“没有啊。”温绻面不改色,“你肩膀有一根头发,我帮你拍掉了。”

餐厅的门一打开,冬夜彻骨的冷意扑面而来,毫不留情地驱散着体内残留的暖意,温绻掩唇咳了两声,随即便感觉到肩头一重,她扭过头,沈於还没来得及穿的外套就直接套在了她肩膀。

他没给她反应的时间,一声不响走下台阶,径直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背景是城市绚烂的夜景,街灯映着他高挺的身段,此刻的天空是冷灰色。

……

温绻关上车门,总觉得有什么被遗忘了,费劲地想着的时候,沈於的声音就在这时传入耳里。

步伐顿在某盏路灯下,她循声回头,沈於的手里拿着她不久前在药店买的一袋感冒药,正向她走近。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将感冒药递给她,后一句话没说出口。

温绻替他补充,“对啊,还是丢三落四的。”

夜间气温遽降,沈於下车还是没穿外套,上身仅仅一件单薄的白衬衫,在冷风里依旧站得挺拔,温绻催他上车,“天太冷了,我先回去了,你开车注意安全。”

沈於说好。

可他不动,温绻知道他在等她先进去,因为以前每次送她回家,在看着她进门之后他才会离开,有些习惯想改掉可能并不那么容易。

温绻只好先转身。

一步、两步、三步……

她突然停住脚步,转回身,沈於果然还站在那儿,一个人的身影在飘浮的尘埃中显得孤寂而落寞,温绻眯起眼,声音很轻很轻,有点涩,“哥哥……”

沈於听见了。

他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目光炽热。

刚才不知道哪儿聚集起来的勇气瞬间泄完。

“没事,我是想说……”温绻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药,“谢谢啊。”

沈於的神情稍显隐晦,嗓音喑哑,“记得按时吃药。”

温绻抿唇用力点头,这次不再做任何停留,终于大步走进小区,她走得很快,塑料袋被风吹得窸窣作响。

刚才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

温绻其实是想说,时间并不能冲淡所有的记忆。

比如过去的六年,在数不清的日日夜夜里,无比漫长的分分秒秒里,有时候她觉得自己都快忘记他的模样了,可是她却始终记得……

她很喜欢他。

延伸阅读

立玺空气净化加盟  http://www.want-a.com/tcv.shtml
重庆立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美丽的重庆,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秉承“

东方司乐国际教育培训机构加盟  http://www.want-a.com/g3eo.shtml
3000多年以前,周朝出现了国内外早、规模的教育机构——大司乐,大司乐招收王和诸侯的

优衣净干洗加盟  http://www.want-a.com/gf1z.shtml
优衣净干洗加盟是集研发、设计、生产、营销为一体的专职品牌洗涤加盟企业,优衣净拥有丰富

心心饰品加盟  http://www.want-a.com/n8sa.shtml
心心吊钸是一家生产串珠吊饰时尚串珠笔筒相架花瓶等时尚工艺品厂家一个小小的配饰,就可以

阮记胡椒猪肚鸡加盟  http://www.want-a.com/6ev8.shtml
现代年轻人普遍都开始注重自己的身体健康了,选择加盟健康饮食品牌无疑是非常不错的一个发

斯彼莱德加盟  http://www.want-a.com/p6kc.shtml
斯彼莱德工程设备是一家专注于以机电设备工程、特种材料工程、生物医药检测工程为主营方向

兽派加盟  http://www.want-a.com/yc6e.shtml
兽派男装总部经销批发的衬衣、外套、休闲裤、牛仔裤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女皇教育加盟  http://www.want-a.com/68mc.shtml
新西兰女皇教育集团是一个在新西兰教育部注册、经新西兰资历委员会(NZQA)学历认定的

众畅神奇鞋除臭喷剂加盟  http://www.want-a.com/awpt.shtml
“众畅”牌神奇鞋腔清香剂取材尊贵纳米原料和莲娜丽姿香型香精,经现代高科技技术工艺精制

王堂加盟  http://www.want-a.com/p6d4.shtml
王堂蓝翼成立五年以来,一直从事很低温设备的研制、开发、生产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师叔,我是纯爷们儿[穿书]之吉姆爵士(6)

    “当寒风刮起之日,就是世界灭亡之时。唯有臣服才能换来苟延残喘。”一个愚蠢的奴役之神祭祀在大街上大发世界末日的言论。“赫尔森爵士,您说这是真的吗?”凯奇疑惑地问道。“不,当然不是,这帮家伙每天都会这么说。”赫尔森爵士笑着说,但是笑容使他狰狞的面容变得更加狰狞。但通过几天的相处,凯奇发现赫尔森真的是个难

  • 穿书后我有四个霸姐七宝霞光动乾坤!

    不过须臾,南天门外四大天王,千里眼,顺风耳一同觐见!“陛下,动乱源自下界西牛贺洲!”“唯独那处有一座大阵遮掩,我等看不清楚虚实!”砰!!“查不出来?”玉帝大喝道:“废物!全都是饭桶,取朕昊天镜来!”玉帝背后,卷帘大将恭敬向前,捧过来一面镜子。灵气氤氲,道纹天成!一道法力流过,仿佛从天幕打开了一道口子

  • 清穿之殊兰第四章在线阅读

    一早,宗煊就被文卉的电话叫醒了,说一会儿就过来。往常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文卉是不会打扰他的睡眠的,如果被打扰了,就肯定是有事,就算宗煊再不愿意,也得立刻爬起来。厨房里没人,显然,绪棠还没起来。宗煊打开冰箱,想看看有什么吃的先对付几口。而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一袋包子——他记得昨天自己就剩下了几个,而且应该

  • 娇气包快穿回来了在线阅读第8节

    清晨,金色的阳光被薄纱窗帘细细筛过,落入卧房的欧式纯羊毛地毯上,静音石英钟的指针悄悄指向了数字“七”。美好的一天,从陈洛如的尖叫开始。“咸湿佬!拿开你的猪蹄!”陈洛如醒来的时候,发现她枕在了孟见琛的胳膊上,而他的手臂横过她的小腹,不规矩的手掌卡着她的腰线。孟见琛被陈洛如尖锐的叫声刺醒,她的手正拼命地

  • 水滨之木之bug系统

    平行世界,华夏江州。房间里,秦辰睁大眼睛,照着镜子看着自己清秀的脸庞,结实的身体,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他竟然重生了!并且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平行世界。秦辰将视线从镜子移开,微亮的光芒在眸中闪烁。他重生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与他同名同姓,不过身材与相貌都要更好的人身上来了。整理了一下脑海中融合的记忆,秦辰很快

  • 退圈七年我又回来了第10章在线阅读

    “异类骑士,不是被庄吾消灭了吗?不对,好像这只更丑。”月读微微蹙眉,视频中异类创骑被杀没看错啊。这头是怎么回事,孪生兄弟?“看来时劫者已经出现在这个时代了啊!正好,让那家伙无话可说。”盖茨扯下腿上的最后一块纱布,取出表头,启动后插进变盘。“盖茨!”“变身!”“骑士时刻,假面骑士盖茨!”刚完成变身的盖

  • 重生之向往的生活在线阅读第10章

    云上卿恨恨的磨牙:“这个月的奖金不想要了?”小乔故作委屈的看了云上卿一眼:“可怜啦,这么说起来,我就要去跟肖涉雍说我的日子多么的悲催了,而让我这么悲催的人又是谁……”“好了!”云上卿的脸都黑了,“两张醉星楼的对折优惠券!”“哎,悲催啊!”“外加十份巧记的豪华外卖套餐!”云上卿恨不得掐死她。“嘿,成交

  • 我有特殊洗白技巧[快穿]在线阅读第1节

    砖石铺就的街道上此时一个人也没有,凛冽的北风仿佛带走了大地上所有的活力,呼呼的风声引来巷口的老公狗无力几声无力的嚎叫,之后老公狗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多疑或者意识到了它不再灵敏的耳朵又再次出现了幻觉!颓然的扒了扒它温暖小窝里厚厚的枯草,舒服的躺了上去,整个世界又陷入了沉寂之中…….这时,街角处一团雪堆微

  • 穿书女配求生记之见宫嫔,后宫无一人

    做了半宿的梦,翌日晨起,林文秀有些昏昏沉沉。用过早膳,叫巧珠为自己盛装了一番。“公主今是怎么了?”巧珠将一支镂刻珊瑚点翠金凤步摇插在挽好的发髻上,“平日,您可是从来不愿带这些坠着珍珠的步摇。”林文秀:“今日想见见各宫的嫔妃,总不好素面朝天的。”巧珠来了精神:“公主怎么想开了?”“早晚都是要见的。”林

  • 穿越之我有家族升级器在线阅读第一节

    林奕然是江华中学的一个学生,今年17,刚刚上高三。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模样也生的俊俏,个子不算太高,176cm左右。人无完人,林奕然的家庭很困难,母亲早逝,父亲是个做烧烤生意的,一年下来挣不了多少钱,还遭受不少人的白眼。但林奕然并不心疼父亲,相反的,他恨他父亲。如果不是他,母亲就不会死……渐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