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寻找音乐之源在线阅读二丫成婚 石勒定名

作者:天宇龙缘 来源:飞卢小说网

竟然是刘二丫和李喜儿!

李喜儿虽然跟匍勒不是一个村寨的,但是他们却有亲戚关系——她是匍勒的表姐。

李喜儿说:“我们来这里半年多了——昨夜你见过张越了吗?那就是你姐夫。他也在这家马苑帮工,靠着有点儿功夫,当了护院家丁。我们是前两年结婚的。你这几年一直在外边打工,四处漂泊,所以你一直没见过他。咱们都是穷亲戚,虽然是邻村,来往也很少……二丫你肯定认识吧?你们一个村的,打从你被绑走之后,她说她总是想你。她家里好几次催她、逼她结婚,她都坚决拒绝了。这次出来逃荒,她主要是为了找你……”

匍勒看了一眼二丫,二丫低着头,眼睛里泪光闪闪。

匍勒问道:“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吗?”

二丫说:“你走了之后,你妈天天哭。后来家里穷的实在混不下去了,你妈也只好带着季龙出去逃荒去了——现在咱们村,已经没多少人了。能走动的就四处逃荒要饭,走不动的有的有家人照顾,有的只好饿死啊。”

匍勒听了,“咳”了一声,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

张敬说:“都收拾好了,趁着天没亮,咱们赶紧回去吧。”

匍勒说:“走!是该回去了。”

经过大半夜的交往,支雄、夔安、冀保、吴豫和张越几个人对匍勒、张敬有了更深的了解。匍勒问他们是否愿意跟他们一起干,他们很痛快地答应了。当然,身处那个乱世,也没有什么更多的选择。

匍勒、张敬等人对马苑主人一家进行了“安抚”。因为这家马苑的主人指使手下抢劫别人在先,才导致人家找上门来复仇,平日了也干了不少这样的坏事,所以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又担心眼前这伙儿强盗要了他们的小命,所以这群可怜的娘们儿、孩子眼看着家里的东西被人家抢走,也不敢说啥。

好在这伙儿“强人”似乎还讲点儿人性,没杀光抢光,给他们一家留下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咳,自认倒霉啊!

于是这个临时组成的队伍,赶着五、六辆装满粮食、布匹、珠宝的马车,赶着马群,浩浩荡荡凯旋而归。

见到匍勒、张敬等人把这么多的东西拉到自己的牧场里,他们的大老板汲桑高兴地合不拢嘴。

张敬简单地把情况介绍了一番。

汲桑挨个端详着这几个新入伙的弟兄。

汲桑先跟两个受伤的弟兄拉了拉手。

见张越是个“小白脸”,中等身材,相貌英俊,便拍了拍张越的肩膀,说:“我的牧场里也有帅小伙了,你腿上的伤要紧吗?”

张越说:“没多大事儿,休息几天就好了。”

吴豫是个矮胖子,大眼睛,络腮胡。他嘟嘟囔囔,说道:“平常咱就是鼓捣暗箭伤人的人,没想到反而被暗箭伤着了,真他娘的倒霉!”

汲桑、匍勒等弟兄都哈哈大笑

汲桑说:“伤到胳膊了,正好不能打暗器了吧?”

吴豫低下头,沮丧地说道:“可不是咋的,正好伤到右胳膊,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几个弟兄们又都哈哈大笑起来。

汲桑说:“好好养伤吧,好了之后,好好给我们露一手。”

冀保细高个,胳膊长,身体轻,像一只猿猴。支雄中等个,敦实雄壮,像一头野猪。

夔安对汲桑说:“这两个人,冀保善于接打暗器,支雄射箭水平高。”

汲桑笑着说:“很好啊,都是挺棒的小伙子。那你呢?”

夔安说:“我就没啥可说的了,你看我长得身材高大威猛,别的没有,就是有力气。”

汲桑一听这个,来了精神,说:“敢不敢跟我比划比划?”

夔安说:“好啊。”

大家都来到院子里,看他们如何比划。

夔安说:“主公说怎么比吧,你说怎么比咱就怎么比。”

汲桑说:“就比比摔跤吧。”

两个人双手都抓住对方膀子上边的衣服,头顶着头,开始较劲儿。

两个人在场子里转了好几圈,谁也没把对方撂倒。

汲桑哈哈大笑,说道:“过瘾啊,好多年没遇见过对手了,咱们算是平手吧。今天牧场里又多了个大力士啊。”

中午汲桑就在牧场里举行了庆功宴。

汲桑已经详细了解了昨夜的整个战斗过程,他得意地对大家说:“你们看,我选的助手匍勒怎么样啊?”

没等大家回答,他就抢着自我答复:“哈哈,匍勒确实是个人才啊!第一他是个弓箭手,射得准;第二打仗有计谋,会安排。这样足智多谋,智勇双全的人真是不可多得啊。这次不但夺回了李丰、桃豹被人家劫走的货物,而且还扩大了战果,马匹、货物成倍增多。”

汲桑停顿了一下,提高了嗓门说道:“更可喜的是,咱们一夜之间新增加了夔安、支雄、吴豫、冀保和张越5员猛将,都是武功高强的英雄豪杰。英雄惜英雄,大家相聚在一起,都是缘分。最后匍勒还意外地救了他的女朋友,白捡了个媳妇儿,这说明什么呢?这充分说明老天爷都在帮助他呀,所以我说,匍勒不但是一位奇人能人,而且还是一员福将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大家七嘴大舌都说:“是啊。”“是啊。”

匍勒说道:“谢谢主公夸奖。其实这次行动有所斩获,一是主公安排得当,选择了夜间搞突然袭击。这样他们在明处,咱们在暗处,咱们占了大便宜;二是正好赶上赤龙马苑夜间人马不多,咱们了解他们的情况,他们却不知道咱去了多少人;三是弟兄们奋勇争先,不怕死伤,团结一致,总之,这都是托主公的洪福,才取得了这样的战果。以后主公有什么安排,我们还是坚决按主公的命令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汲桑说道:“什么‘主公’‘主公’的啊,今后不许这样称呼了——现在我宣布:今天是‘双喜临门’啊。”

大家一下子都愣了。

汲桑说:“第一喜,就是我要和匍勒结拜为兄弟;第二喜,我要为匍勒和刘二丫举办婚礼。大家说,好不好啊?”

大家一听人心大快。汲桑的整个牧场沸腾了。

洞房里,匍勒紧紧抱着刘二丫,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一带啊?”

二丫骄傲地说:“老天爷说的呗。要不怎么会瞎猫碰上死耗子呢?”

“那你怎么跟我表姐走到一块儿了?”

“前两年有一次大年三十了,我们都被大财主张彪绑到他的西厢房了,一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差点儿冻死,多亏了南山寺里的老和尚救了我们。从此我们就熟了。后来我和我爹又在逃荒要饭的路上遇见了他两口子。”

“你爹呢?”

“咳,去年冬天连冻带饿病死了。”

“你们直接来的山东吗?”

“不是。听说你们这群被绑的奴隶,有的卖到了冀州,有的卖到了山东,我们反正是要饭,先在冀州转了大半年,后来才来到了山东。”

“你说你也是的,我一个受苦受难的奴隶,值得你这么上心吗?”

“三岁看老,我也会算卦。”

“你算卦算出来的一定能当俺媳妇?”

“是啊。”

“哈哈,年轻时候,我跟咱村的李阳等好几个小哥们儿在一块儿吹牛,结果你猜怎么着?一个个他妈的都说给你亲过嘴儿。你说说,有几个是真的呢?当时我们那帮穷哥们的最终目标都是娶你当媳妇。”

“有几个是真的,你还不知道吗?首先就是你自己吹牛,他们就更是白日做梦了。”

“都是穷苦人,而且我还当了奴隶,对这种人你还一直惦记着,也真够有意思的了。”

“现在还是奴隶吗?汲桑那样牛气的牧场主都跟你结拜了,你哪里还算是奴隶啊?我早就看你不是一般人儿了。从小的时候,咱们村很多人说算卦的算出你如何如何,将来肯定是贵人,我不信那一套,我是看你敢打敢拼,而且代替你爹管理牧民挺有一套,所以感觉你将来是个人物……”

“哈哈,看来你比我厉害——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却感觉我将来是个人物。”

“你什么时候,都不是个东西,我说你是东西,你才是个东西……”

“好啊,你敢骂人?”

两人抱得更紧了……

见牧场主人很喜欢结交更多的英雄好汉,匍勒和王阳趁机向汲桑介绍说师欢庄园里还有几个文武双全的人才,于是汲桑使用老办法,把孔苌、刘膺和逯明都“挖”了过来,又壮大了牧场的力量。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匍勒就带着这些弟兄尽量到几百里地之外的地方去抢掠丝绸、财宝和马匹,不断壮大牧场实力。

短短几个月,就使汲桑牧场拥有了三、四百匹良马。

公元305年(西晋永兴二年),战争的阴影已经笼罩到了他们的头上。

听说公师籓在清河隃县(今山东平原南)起兵反晋了,到处招兵买马,转眼间已经拥有了几万人的队伍。

这个消息令汲桑和匍勒豪情万丈,激情满怀。

他们马上商议是否也趁这个机会把队伍拉出去,翻天覆地痛痛快快干他一场。

汲桑问:“这个公师籓跟咱距离很近,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他们都反了,咱们干不干?”

匍勒说:“听哥哥的,说干就干!咱们势单力薄,自己干怎么干也干不出个名堂。找个靠山,干上一票,管他是输是赢呢。”

汲桑说:“好,就凭咱们这久经考验、能征惯战的几百号人马,咱们怕谁啊?”

匍勒知道汲桑的话有些夸张——他们现有的马匹倒是有几百匹,能拉出去的人却是只有几十个而已。

但匍勒并没有“纠正”,只是说:“嗯,干了。”

汲桑说:“把弟兄们都叫过来吧,看看他们都是怎么个想法。”

匍勒说“是的。看看大家愿干不愿干。不过最后干还是不干,还是由老兄你最后拿主意,弟兄们没有不服从的。”

张敬、孔苌、夔安、张越等众弟兄来了之后,汲桑把情况简单一说,大家就七嘴八舌议论开了。

支雄瓮声瓮气地说:“干呗,闲着也是闲着。”

孔苌说:“干,不应该盲目地干,如果盲目干风险自然就大,应该了解战场态势,弄清咱们到底该投奔谁。”

匍勒说:“最起码应该了解一下他们为啥打起来,谁在跟谁打,谁占了上风,谁的力量大,谁的后台硬,谁将来有可能取胜。”

王阳扯着破锣嗓子说:“谁胜谁负,这个谁也说不准,谁也猜不透。”

汲桑说:“那就先了解一下,当下谁占上风头,还有这个公师籓为啥起义造反吧。孔苌,张敬你们几个读书人,了解的比较透彻,表达起来也比较清楚,你们谁来介绍一下啊?”

孔苌说:“还是张敬师爷说吧,他研究这个也好几年了,不断地做笔记,真是个有心人啊。”

匍勒说:“咱们就让师爷给咱们上上课吧,人家明白是怎么回事。”

汲桑说:“好啊,他们给我简单说过,把我说得迷迷瞪瞪的。让他仔细讲讲吧。”

张敬师爷拿过他的记录本,就又给他们上了一课:

张敬说:“……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你想啊,说是‘八王之乱’,其实不只八个王,来来往往,你上去我下来,你下来我上去,听起来还真是稀里糊涂的,大家知道现在是司马越胜利了,现在掌权;司马颖失败了,现在靠边站了,甚至有生命危险就行了,所以才导致司马颖的部下公师籓起兵造反……”

汲桑说:“开始我也是听见是这个王跟那个王不对付,这个欺负了皇帝,那个看不顺眼了,这个上台了,那个又看不惯了。反正是他们司马家族的事情,咱们也倒扯不清。”

匍勒说:“听了半天,也听不出到底谁是谁非,我看就是他们一家子搞窝里斗,都认为自己有理,其实都是为了争夺皇权。咱才不管他们‘四马’‘五马’‘八王’‘王八’呢,反正都是皇室子弟,咱们押对了宝,就可以大富大贵了,如果押错了,咱们能改过来就改,改不过来的话,也能轰轰烈烈地干一家伙。汲桑老兄,你决定吧,大家都听你的,说干就干他娘的了!”

孔苌说:“咱们如果去投奔公师籓,咱们当中有没有和他军队里边相熟的人呢?有个熟人比较好说话啊。”

汲桑说:“几年以前,我在邺城倒卖马匹时倒是跟公师籓还有司马颖有过一面之交,谁知道他们现在还记得不记得我这个乡村土老帽呢?”

汲桑接着说;“哈哈,对了,原来我就说过,匍勒老弟,干大事了,你也该有个大名儿了,别总是叫‘匍勒’‘匍勒’的了,这是个小名儿。”

匍勒说:“我不懂什么大名儿小名儿,哥哥你说吧,给我起个大名儿。”

汲桑说:“我考虑过多次了,按照你名字的读音,我想了又想,嗯……想起来了,你就姓石吧,石头的石,名字就叫石勒。咱哥俩有山有水,这才叫‘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呢!”

匍勒说:“嗯,谢谢哥哥赐名,这个名字挺好,那我就改成这个名字吧。”

匍勒,不,现在就该改口叫石勒了,石勒说:“很好,就按哥哥说的,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汲桑说道:“大家听好了,咱们就这么定了,今天抓紧收拾一下,跟家人、朋友告个别,收拾一下东西,带好自己应手的兵器,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直接投奔公师籓将军。”

入夜,汲桑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行装,想到明天就要远行了,准备好好跟七太太亲热一番,然后早早休息呢,刚躺下,突然,听见小丫头在门外喊了一声:“李丰来见老爷。”

汲桑就是一惊----这个时候了,他来干什么呢?莫非有急事?于是便坐了起来,穿好睡衣,下了床,冲外边说:“让他进来吧。”

李丰进来之后,汲桑问道:“这么晚了,明天还要出远门呢,你不早点休息,却跑到这里来,有什么要紧事儿吗?”

李丰凑近汲桑的耳朵边,神秘兮兮地说:“主公,我是来告诉你,匍勒,不,现在叫石勒了——石勒,他……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我劝主公现在就把他干掉!”

延伸阅读

全城热恋钻石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g1bk.shtml
加盟全城热恋钻石品牌,实现人生流水飞跃!全城热恋品牌钻饰是各省市的量贩式专职钻石少售

卫丰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gr65.shtml
卫丰医用病床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卫丰医疗器械厂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

劲霸筏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dcwu.shtml
劲霸筏渔具是筏竿、手竿、插接竿、台钓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途悦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bu9d.shtml
途悦汽车美容隶属于途悦汽车美容有限公司,目前国内先进的“一站式”养车消费服务平台,下

树杰工艺品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ujd0.shtml
工艺品加盟赚钱吗?因此你在创业之前,首先要做的就是去调查当地的市场情况,看适不适合做

百角井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xbpp.shtml
百角井手机壳是广州市荔湾区百角井数码商行经销商品,位于广州荔湾岭南国内外电子数码广场

雅来基汗蒸房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uvzu.shtml
雅来基汗蒸房加盟雅来基汗蒸房是徐州美盛桑拿设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一个集专业研发、消

奥斯卡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azzu.shtml
暂无

本骏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dp0n.shtml
浙江义乌市本骏加工厂位于义乌市国内外商贸城五区东1公里销售店面位于义乌商贸城四区,交

瑞盈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yabv.shtml
瑞盈童装经销批发的童装、童裤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瑞盈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另类师徒在线阅读第八章

    独.裁一时爽,一直独.裁一直爽,被独.裁了垃圾场。——by一向仗着武力强行压下其他人意见却在后来翻车的最后一任魔王..总之,一张小床的摆放地点被确定在了离着床最远的窗户下面。在勇者和魔王陛下的两厢情愿下,村长将自己对这个靠近门又靠近窗,并且离外边的路不远的地方的选址,的意见保留了下来。然后他提供了基

  • 因果策在线阅读 月儿(二)

    当林风瞥见躺在一旁的小女孩和九天圣狐时,眼中也闪过片刻的震惊。但当他把目光移向脸色苍白如纸的弟弟时,剩下的便只有愤怒。林风转向黑衣人:“是你把他伤成这样吧?”黑衣人捂着断了的手臂,万分惊恐的看着林风。自从林风一出场他就知道这次完了,林风是御空飞行而来,这就证明他至少是五星月斗师,因为只有五星月斗师以

  • 网王:捡漂流瓶变强!在线阅读夜遇(2)

    星星在夜空调皮的眨着眼睛,一抹新月也露出了笑颜,这样清新的空气,这样寂静的空间,迎面而来的微风,带着丝丝寒意,可是乐子衿的心情却没有办法变得更好,*露的胳膊有丝丝的微凉,她不禁抱紧了双臂。在她对父母仅存的记忆里,有着鲜活的一幕:就在这栋别墅里,高大帅气的爸爸一手抱着年幼的乐子墨,一手牵着她,还有那总

  • 天王的文艺人生第四章

    这回搞事情的不是后宫而是前朝,舒坦日子过多了的大臣们瞧着皇上的儿子多了就想着下一任皇上的事情了。“朕虽然前些日子患了病,但朕如今还活得好好的呢。太子一事事关重大,用不着尔等现在就操心!”福临说罢起身一甩袖子直接回了后殿,梁九功赶忙扯着嗓子宣布退朝以后撵上他主子的脚步。福临在后殿绕了几圈以后稍稍平复了

  • 北地圣王第九章

    修仪如松,公子如玉。一时间沈宛心中只余这两句话。见他见礼,回礼道:“见过公子。”严承也与罗译相见,其实之前在并州见过罗译,只是那时他懒懒倚在大石头上,都没想到有京城三公子之称的罗译会是这样清隽的人物。应允前来,罗译自是要拜见王琎僔。从屏风后出来,王琎僔朗声道:“早问护国公二公子文采斐然,有京城明珠之

  • 女总裁的夏天之第六章(6)

    她这话,倒叫祝盈有一瞬间的失神。阿雅的父亲当年跟着教主?死了二十多个人?她对这件事情,怎么一概不知?虽说年代应该已经久远,可她自幼在魔教长大,又是圣女,相当于半个魔教教主。在她性子还没犯懒之前,情报网还是很灵通的……阿雅见她失神,手上动作毫不迟疑,直向祝盈颈间劈去。同是练武之人,祝盈怎不知道阿雅是要

  • 远山曦处第九章

    “世子,我们大小姐,就住在这里了,您若想见她,小人这便着人进去通报,如何?”姜寿海将顾珩带到芳汀苑门口,揣摩了一下他的心思,说道。顾珩却摇了摇头,不顾姜寿海如何苦口婆心,负手走了进去。姜蘅正从花厅里出来,便见着顾珩,她愣了愣:“你怎么会在这里?”顾珩方才在门口只来得及看她一眼,这会儿打了第二个照面,

  • 傲娇萌妻:腹黑总裁,要抱抱炮灰初体验(上)

    步成言一行三人走在山路上,心思各异,气氛尴尬得骇人。燕山月夹在两个黑着脸的女人之间,暗中叫苦不迭。他左边瞧瞧并不熟悉的师姐,右边瞧瞧最近两日朝夕相伴的师妹,稍一侧头,双眼正正与鹿汀汪着水的大眼睛相对。燕山月逃难似的错开目光,红霞飞了大半脸颊,一惊之下甚至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步成言闻声轻飘飘

  • 这个影后有点烦第1章在线阅读

    朦胧的一点光渐渐苏醒,张成此刻才能够微微看见自己模糊的身影,通体血色透明,大脑无法操作自己的身体。身体周围好似有一股强大的吸力,迫使张成的灵魂与一具陌生的肉体相互融合。不知过了多久随着意识一点一点清晰,张成渐渐开始挣扎:“这是哪里?我怎么了?”。张成努力的想看清周围,却发现周围只有那密密麻麻的血丝,

  • 火影之忍术大师还她的情

    静静的望着黑暗中的山林,耳朵里是她已经习惯了的虫鸣鸟叫,那日,她被浸猪笼,喝了一肚子的水送走了她的魂魄,却在遇到黑白无常的时候,不知怎么被那白无常一推,魂魄一飘,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就附在了这山中狼女的身体上。死后重生,燕非墨,她失去的一切,她都要从他的身上一一的讨回来。孩子们,他们可还活着吗?若不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