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通灵同人]永远到不了的永远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秦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早上醒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尴尬的秦墨,也没有看见尴尬的事故现场。

我猜秦墨想了一些办法才把它们毁尸灭迹的,当然,顺便自己在某个地方纾解过了心理恶心了吧。

反正我一想到那个奇葩的画面就觉得很想吐的。

至于秦墨说过的那些奇怪的话——

我认为现在这个不重要了。

只要秦墨不会因昨晚的事想要杀了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占有欲什么的,随他喜欢好了,我不介意的。

因为像我这么优秀的男子,被人想要拥有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更何况我相信秦墨虽然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的。

哈哈哈哈,想想还有点小得意呢。

带着点鸵鸟心理的我一边吃着小花给我带来的养胃营养早餐,一边研读今天要拍的戏份。

戏份很多。

不过是很简单那种。

简单说来就只需要我从在一些特定的场景在规定的时限内做些动作就可以了。

对我来说算是毫无技术含量,没有台词,保持面瘫,只要中间动作不卡壳,绝对会是完美过关的典范表演。

只是片场中的齐大导演却对我的身手表示出了一点怀疑。

可能是我之前吹个空调都能感冒,以及喝了几瓶啤酒就会吐到找医生的状况,还是容易让人产生“他的身体好像很弱”这类很错误认知的。

好在我是一个喜欢用事实说话的人。

所以我就不仅很牛逼哄哄的拒绝了武术指导和武替这种存在,还请求齐大导演直接拍摄不用试拍了。

四条过。

接近于完美!

返工的那几条都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每一条我都是完美表达,规范饰演,堪称教科书的示范!

所以齐大导演此时的表情犹如被冰块冻住了一样瞪着我的,好像在看天外妖怪那样子就不足为奇。

哦,不止是他,还有其他的演员和现场工作人员们。

嘁!

不就是在搭好的街景上跑个简单的酷吗?

哪里会需要这样大惊小怪的呢?

没有见识。

“你身手可真好!”

张一尾是最先找回说话能力的,微微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由衷的这样对我说道。

我谦虚的摆摆手:

“我也只会一点动作戏了,别的比如说台词啊表情什么的,我就是一废物,跟你们没法比。”

我不谦虚的说,他们跟我比动作戏,那是找虐。

当然,我也不会随便跟他们比别的戏给自己找虐的。

听到我说这话,张一尾的桃花眼在我跟前越发明亮起来。

“什么时候你教教我,我觉得你的动作特别流畅,跟其他人那种都不太一样。特别干净、漂亮。”他说。

我挠了挠头,为难的说:

“这个你天赋不行,我教不了啊。”

张一尾:“……”

他一时间似乎找不到能接下去的话了。

我瞎说的。

我只是想起昨天晚上秦墨说的那些话,有点不敢随便乱跟小鲜肉接触。

没别的意思,我才不是为了秦墨在守身如玉什么的呢。我只是单纯的不想我的饲养员不喜欢我,然后不养我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这么好看又好用的饲养员,我可得好好珍惜。

张一尾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说道:

“你的身手这么棒,想过以后朝武打明星方面发展吗?如果有兴趣的话,刚好我朋友最近有筹备一个明年开拍的武打动作电影,是穿越时空的题材,编剧和导演都挺不错,你要不要试一试?”

完全没有。

我说过演戏我不是为了红,当明星就肯定不是我的梦了。至于打戏,我很懒的,偶尔客串个没有台词的男三还能将就,要我每次都打来打去,我可能会累死的。

没发现我今天跑完之后整个人都热气腾腾快热死了吗?

所以我不要。

“不用了,我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我一定是做不好的。”

说自己无能比说自己懒惰来得有面子些。

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哦。”

张一尾明显又被我的回答给噎了一下,暂时接不了话。

好在场记过来跟张一尾说准备开始他的表演了。

我明显的看见了在张一尾脸上有“总算不用尬聊了啊”的类似庆幸表情。

我想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张一尾都不会随便跟我聊天了。

哈哈哈哈。

……

可能齐大导演也没想到我能这么效率的完成据说难度不低的一个拍摄,所以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没有给我安排别的拍摄任务。

换句话说,我在睡觉之前至少有八个多小时可以自由浪荡。

“小花,接下来今天你可以休息了。我要去自由活动,你不用跟着我。”

带着助理去玩这种事不可能的,都说是自由活动了嘛。

小花却很是为难似的。

“可是林大哥说不能随便离开您的身边啊。即使您外出或者去办所谓的私事。”

“诶——”

我不信。

可能看出了我的不相信,小花掏出手机按了几下,递给我:

“这是书面合约的扫描电子版,您了解一下?”

我瞬间闭嘴。

“那我回酒店洗澡睡觉好了。”

我颓气十足的说着,也不想理小花了,转身朝酒店方向走。

“中午我会提前十分钟提醒您吃午饭的。”

小花在身后这么说着。

我没接话。

不想接话。

累。

冲了个澡,我迅速吹干了头发,跟着就爬上床睡觉了。

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最后我只好乖乖的爬起来,开始拨打陆一爵电话。

打不通。

陆一爵还是把我拉黑状态中。

我懒得尝试别的联系方式,毕竟以陆一爵的脾性,他做事情是很绝的,说了给我惩罚,就不会给我留下任何逃脱惩罚的可能性。

更别说求他这种事。

他对我一向心软的很,我多求几次,他多半会放过我。

看来这次他真的很生气啊。

我哀叹着,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

怎么办?

睡不着?

虽然这个点不是睡觉的点,可真的有点想睡的感觉啊,但就是——睡不着啊。

那怎么办呢?

数羊吗?

“咔哒。”

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拉着行李走进来的秦墨一脸诧异的看着床上的我。

“还在睡觉?是今天没有拍摄任务吗?”

我从床上跳下来,冲过去接过了秦墨手中的行李,上下打量起了秦墨的仪表仪容和脸色状况。

嗯,看起来真的没有被昨天那件事影响到呢。

心理承受力真是厉害。

“看什么?”

秦墨挑了挑眉,问我。

我赶紧移开目光。

“瞎看,不用在意!”

秦墨扫了一眼乱七八糟的床。

“是才起床还是才睡下?拍完了吗还是没有拍啊?”

额……他的问题好犀利,我估计这世上很少有人能够骗得了他吧。

我认认真真的回答:

“拍完了今天的戏份。准备补个觉。对了,你怎么会这个时间回来?”

秦墨说:

“我爷爷这几天也在这里处理一些事,可能会来看我们。所以基于各方面考虑,我认为我们需要在接下来几天内住在一起。你说呢?”

我:“……”

你行李都搬过来了还需要“我”说吗?!

“秦爷爷过来待多久啊?”

做个戏什么的无所谓。毕竟彼此心知肚明,这三年就是个履行双方老一辈类似玩笑一样承诺的行为罢了,没有太多别的东西。

可要再进行更亲密的举动之类,那收费——

哎哟我去!

我脑洞开大了!

“就五天。来我们这边最多半天。不过该做的戏要做足。我当初跟你结婚他还挺看好我们的。我觉得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哄他开心一下还是好的。对吧?”

我愣在当场。

“活不了多久?什么意思?你是说——”

秦墨打了我额头一下,嗤笑着:

“笨!医生说他保持现在的状态最多只能活个一二十年没有问题的。但我觉得相对于长生不老来说真的也不是很久啊。”

再次被秦墨伤害到了自尊心的我不想说话。

因为我讨厌脑补。

“你睡左边还是右边?”

在解决了衣柜空间的归属和洗水间里的牙刷杯该怎么放诸如此类的细节问题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最关键的一步上了。

面对我提出的问题,秦墨回答:“右边。”

我闷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跟秦墨商量商量。

“你要不要睡睡左边啊?那边不仅更靠近门口,在出现灾情需要从门口逃生的时候存活率更高一些,而且挨着厕所也近,上厕所更方便,最主要的,还挨着衣柜,你在歹徒进来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藏进衣柜里,躲避歹徒的伤害。怎么样,考虑下?”

秦墨摇头:

“不考虑。”

他看着我,冷笑一声。

“还是我应该考虑昨天晚上被某人弄脏的衣服请他帮我手洗一下,以安抚我受伤的心灵,顺便驱散一点到现在我都挥之不去的某种感受啊?”

我:“……”

我屈服。

不就是换个位置睡觉吗?

我既然连帮助入睡的药都没有了,还需要去担心换个地方睡觉就睡不着这种问题吗?

反正,到时候我肯定会睡不着!

延伸阅读

途乐汽车锁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pzcu.shtml
瑞安市途乐汽车用品有限公司坐落于中国汽摩配城——瑞安塘下。是一家从事个性汽车牌照架的

吉达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pjwf.shtml
吉达特种阀门是一家集设计、制造、销售铜阀门和氧气阀电站阀刀闸阀浆液阀插板阀的厂家。位

庐州太太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65vr.shtml
庐州太太隶属庐州太太餐饮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秉承“一切以客人满意”为宗旨的经营理念,为

同伴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ns4i.shtml
同伴玉石手镯是和田玉、翡翠、独玉、蓝田玉、玛瑙玉髓等产品生产加工的,拥有完整、科学的

倍得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dw53.shtml
倍得环保材料地处各地百强县之一邹平县,厂区面积50000㎡,固定资产5000多万元,

天鹅堡珠宝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swqj.shtml
天鹅堡珠宝招商_天鹅堡珠宝连锁_天鹅堡珠宝加盟费_公司简介swancastleroy

康宁丝绸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sg66.shtml
杭州康宁丝绸有限公司(杭州余杭费庄绸丝绸厂)位于浙江省杭州余杭经济开发区,紧临320

四怀糖脂安胶囊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gq8v.shtml
四怀糖脂安胶囊:保健功能:调节血糖、调节血脂效果成分:标志性成分含量每100g含:总

海斯特钓具连锁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62qo.shtml
威海海斯特钓具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金3900万元,总部位于钓具生产基

兰迪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books4eternity.com/u6v7.shtml
兰迪少儿英语隶属于北京肖恩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排名靠前的在线外教小班学习品牌,提出并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齐木扉间拒绝加班在线阅读第一节

    “跟我结婚,我借你钱还债。”这是江墨寒见到陆清雨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此时陆清雨破产了,工作室倒闭,还欠下大笔债务,还被债主追得四处乱逃。这是一家颇有格调的咖啡厅,咖啡色的墙上挂着迷你音响,音响里传出经典的钢琴曲,在空中久久回荡。正值夏季,咖啡厅里也开着冷气,与滚热的咖啡十分不搭。“为什么要我跟你结

  • 我,破译了世界的源代码之剑气之威

    赵昊被那一招剑术击中,身体便重重的落在地上,紧跟着便喷出了一口鲜血,他没有想到这次的剑招威力会这么强,他刚才所布置的火焰防御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吴伟的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远处,他对赵昊说道:“这次我施展的‘雁山落雨’,威力只是它的六成,滋味如何,肯定是不好受吧!”赵昊将口中的鲜血吐了出来,看着吴伟说

  • 深海亡鱼第1章在线阅读

    “朱老八,你还我一百万!”刘林坐在地上大喊,整个人很是无奈。他明明记得,在朱老八的彩票店,刚刮中一张百万奖金的奖券。一道闪电而过,正好劈中刘林。等刘林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元朝末年。“小哥,你喊我吗?”一个穿着破衣烂衫的乞丐,色眯眯地看着地上的刘林。刘林上下打量了一下乞丐,很明显,他并

  • 我的武功变异了!坚毅的眼神

    “你跪下干什么,快给我起来,我最看不惯这样的汉子。”努克布看着劝说不起的方衍露出了满脸无奈之感。方衍这一跪,不仅是感谢努克布给了他强大自己的机会,更是像第二个父亲般对他照顾有加,这等恩情难以用物质衡量。“师傅,我知道您一向就是一个一意孤行的人,邀您来我家屈就不愿,给您捎点多余的粮食不愿,可是今天您这

  • 镜像世界(我英)之引章

    2077年苏明市医院明媚晚春,阳光洒满天地,一只云雀扑闪着翅膀,飞过苏明市公立医院的大楼,落在楼中间的小花园里。正午时分,到处都暖烘烘的,花园里没有大人,云雀悠闲的梳理着羽毛,看到两个小小的孩子,蹲在花丛后说悄悄话。“……你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快乐呢?”小男孩轻轻问着,似乎有些苦恼。小女孩有些害羞的想了

  • 影帝的豪门小公主在线阅读在美国的日日夜夜(二)

    晓平静生活的打破是在入学的第二年。虽然晓年仅12岁,但遗传了父母的优良基因,俨然是个小美女,再加上她聪明的脑袋,所以在学校里也很受欢迎,但日子还是无风无浪。直到有一天,某男子(男孩?)嚣张地放话,“Night,我要追你!”他的名字是工藤决也,同样来自日本东京,比晓大了3岁。怎么说呢,他是那种桀骜不羁

  • 大秦之炼丹师第2章在线阅读

    霍清风是《至尊圣女之逆袭成神》这部脑残小说中,除了那些妖魔鬼怪之外唯一的男性反派。他身为当世仙门至尊的天云门天枢峰之主,灵力高强,位高权重,一般人轻易撼动不得。还有一个金庸小说迷都很熟悉的称号——君子剑。可惜和岳不群一样,这个君子也不是真君子。平时端的是方正优雅,温润如玉,其实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 fgo关于闪闪可能是我老爸的if第1章在线阅读

    他叫夜七星,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夜七星有父有母,爷爷奶奶健在,还有外公外婆,他是一个独生子女,虽然父母都是出身农村,当然夜七星也是,但是也不算太穷,生活虽然不如那些城市里的人,但是夜七星亲人都对他不错,虽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幸福,但是也还算温馨,他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就是一个普通人,也和大

  • 我的系统有点凶相亲

    “呼...好吧,那就先这样!”唐泽也知道,自己刚刚有点冲动了。“导演,刚刚对不住了,是我没问清楚就动手,......”唐泽说着,给导演鞠了一躬,或许他这人没什么优点,但这点担当还是有的。“没事,没事,也怪我刚才没说清楚。”他还能说啥?自认倒霉呗,谁让他刚才不说清楚了,让唐泽误以为他是怕给节目组惹麻烦

  • 家有美人第二章

    鹤容是半神。他有一颗规律跳动的心脏,有一身单向流动的血液,会散发出浓烈的、纯净的生命气息。同时,为了保护他,世界用法则之力包裹了他的身躯。所以他的肌肤如此冰冷,仿若高山之巅的雪。半神半法则的少年,见过世界。不是在驿站。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内,在能浸入四肢百骸的寒意里……他的意识尚未完全苏醒,便听到了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