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小龙神养成日记[主封神]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戚雨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是。”远黛没有否认,只是牢牢注意着周围的一些风吹草动。

“你可识得我是谁?”葛衣汉子问道。

“不识,但能猜到。邹国人季图,今之剑术名家。”远黛道。

“你知道我要来?”

“邹国季图、齐国夫衡,你们两人有生死之谊,知道他身死而且首级还被人割去的消息,你又怎会不来?”远黛反问。

“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季图缓缓抬头,目光极具穿透力。

“自然。”远黛回答。

“以你的年纪,再加上还是女子之身,能杀得了夫衡算是世间少有了,但你可知,夫衡的剑术尚不及我三分?我与之相交从不是因为他剑术多么高超,只是佩服其人品气节。”季图道。

听了季图的话,远黛莞尔一笑,道:“不知,但无妨,就算你剑术犹胜夫衡,你的首级今天也必会和他作伴,不久之后一起送上臣王切的案牍。”

“哧!”

两人拔剑的速度不相上下,出鞘声都完全重合成一声,但季图的嘴角已然微微弯起,他知道自己其实快了一分,虽微不可察,但足够分出生死。

“噗。”

季图不甘的看着自己的心口,那里此时整备一把利剑穿透,剑柄握在一只纤长白皙的手中。季图的剑确实比远黛更快,但它还不够利,两剑交错,远黛的剑没有半点停滞,直直的将剑尖送入了季图的心口,而季图的剑只剩下的半截。

挽沙太过锋利,斩断季图佩剑时竟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仿若不是斩在金属上,而是豆腐一般,唯一的声响竟是剑尖坠落在驿站里面土质地面的闷声。

远黛抽回挽沙,季图满脸不甘的倒了下去,涌出的鲜血很快聚成一滩。虽是仗了兵器之利,但远黛还是很满意自己的剑术进境,毕竟她只学了三年剑,而季图在原著中,妥妥的天下前五都没有问题。

季图的首级,便是远黛准备的觐见臣王切的第三件保证!

虽然原著中夫衡依靠公子治的首级被臣王切接见从而获得了刺杀机会,但夫衡是名扬列国的剑术大家,而远黛却只是无名小卒一个,万一到臣国被随便给出赏金打发,那夫衡和公子治的心血与性命岂非白费?

季图的首级并非是夫衡叮嘱的,如果他知道远黛的打算恐怕也是不肯,但刺客之道从来都是无亲无己,为达目的什么都可牺牲,这个世界还没有发生的要离刺庆忌中,刺客要离为了得到公子庆忌的信任,更是不惜杀死全家自残身体

远黛从不是真正的刺客,也不会去牺牲自己,当夫衡提出请求她去刺杀臣王时,这三年的教导便成了一场交易的筹码,当时如果她不接受,恐怕根本不可能生离,事不密必失身,夫衡和公子治必不会犯如此错误。

不过,远黛也是不愿欠人什么的人,既然夫衡要以三年教导换取一次刺杀,她又有何惧之有,此行之后成与不成她便与夫衡再无关系。

也正是这样,那夫衡至交季图的首级作为取信之物,她没有丝毫愧疚,以现今的道德观念,季图为“义”而死,死得其所。

起先远黛散步自己杀死夫衡和公子治的消息就是在为自己扬名,如今季图已死,等到消息传出她的名字必然会遍传列国,到达臣国时,臣王切必然要接见她。

……

半月之后,臣都已然在望。

杀了季图之后,一些齐国刀币很容易就让驿站把尸体处理干净了,春秋,入城即国,出城即野,出了城邑之后便是一种灰色地带了,作为一家能开在野外的驿站,只要报酬足够,他们总能让人满意。

远黛驱马接近城门时,已然有人在迎,那人看到远黛,遥躬道:“可是远黛大家,在下陈国大夫予涉,奉我家大王之命,特来恭迎大家。”

远黛听说过这人,他是先代臣王之子公子予的后人,故而姬姓予氏,臣国也是为数最多的姬姓封国之一。

见对方来迎,远黛下马回礼道:“正是远黛,有劳大夫相迎了。”

予涉笑道:“尽心君命怎敢言劳?远黛大家想来一路风尘也是倦了,且随我到国驿,为君接风洗尘。”

远黛道:“善。”

随予涉进了臣国国驿,远黛洗漱一番后岁侍女来到一处偏殿,此时予涉已然分桌坐好,另有二人相陪,予涉介绍都是其门客。

此时公子治、夫衡和季图三人的首级远黛已然交给了予涉处理,又不是太庙献俘,三颗头颅自然不会像某些影视一般在朝会上献出。

与众人见礼后,远黛坐到了客人的左侧(记得汉代关于鸿门宴的壁画刘邦是在左边,不确定),紧接着仆人上起诸般吃食,接风宴开始。

酒过三巡,予涉下首一位叫彀式的门客忽然道:“听闻远黛大家剑术造诣不凡,先斩夫衡再诛季图,在下亦是学剑之人,心中无限向往,斗胆请大家指教一番!”

“来了!”远黛心中暗道,她不是季图这种老牌剑术名家,纵使杀死了对方,也很难让人马上信服,再加上充满欺骗性的柔美外表,像现在这样试试成色自是少不了的事。

“好说,远黛自会好好指教彀兄,不让君空回。”当今之世,武者还没有谦虚之说,故作谦虚之语,反而会让人感觉做作。

宴饮之处的空间较大,两人也不用出去外面打,彀式拔剑做了个请的姿势,远黛点点头,将挽沙连着剑鞘动衣带上解了下来,竟是不打算出鞘了。

彀式见状愣了一下,继而有些恼怒,认为远黛看清了他,心中虽有怒火,但彀式的头脑依旧清晰,双手依旧很稳,很显然,这是一位合格的剑客,不会让情绪过分干扰自己。

深吸一口气,彀式出剑了,一式直刺又快又稳,他并没有留力,他知道远黛既然能杀了季图,就算其中有一些水分,其剑术也肯定远在自己之上,这样的对手,只能是一击必杀,如果不能,便是输了。

面对彀式倾尽全力的一击,远黛只是挥了一下带鞘的挽沙,举重若轻的将之拨开,然后把剑放到了对方颈侧。

“我……输了。”彀式面如死灰的认输,他早已经猜到自己得手的机会很小,但无论如何还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举重若轻,这不仅仅是技巧,远黛拨开的剑,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被一股巨力震麻了,对方的膂力也远超自己,他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外表柔弱单薄的姑娘,究竟把那身爆炸般的力量藏在了那里。

远黛自不知道彀式在短短一瞬间的心理波动有多大,他见对方认输,就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臣国毕竟地小民寡,彀式这样已经算是举国少有的剑术好手了,但和偌大天下一比,却只是那样的平凡无奇。

彀式落败时,另一位门客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予涉,予涉微微摇头,按照最初的计划,彀式落败后会两个人联手讨教,试出远黛的本事,现在却是没有必要了。

比剑之后,酒宴再没有什么波澜,远黛吃的很香,予涉却是有些食不知味,很快接风宴结束,有侍女将远黛送回之前的客房。

第二天天一亮,予涉就急忙去了王宫求见臣王切。

臣王切是在书房接见的予涉,他喜好读三坟五典,亦常常在竹简遍布的屋子里接见一些近臣,这样会显得亲近了许多。

臣王切见到予涉进来,笑道:“予大夫来了,来人,把书案撤了,为大夫看座。”

因为臣王切在书房接见近臣的习惯,所以这里虽是书房,但待客的设施却是分毫不少,很快就有宫人在臣王对面为予涉布好了坐垫。

予涉向他的国君一礼,然后便正坐(跪坐)在了臣王切的面前,回禀道:“大王,剑手远黛已然安置在国驿,她带来的三颗头颅却是公子治、夫衡、季图三人无误,您可要看一下?”

臣王切笑道:“寡人看那死人头颅做甚?只要确定了是他们的就足够了,臣治既死,便只剩一个臣明了,想来他也孤掌难鸣,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因为予涉和他的关系很是亲近,是在他篡位之前就已然效忠的拥立之臣,所以臣王切和对方谈起这些倒是没有什么禁忌的。

“哦对了,听说献上三人头颅的剑手远黛是个颇为漂亮的女子,是吗?”臣王切忽然颇感兴趣地道。

“是的,而且不只是颇为漂亮,而是天生绝色,老臣看了竟然也有些心动……”予涉抚须笑道,他知道臣王切是对远黛起兴趣了,但他不想远黛这个臣王身边有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所以故意先表示自己有了想法。

“你啊你,不就是担心那剑手怀有异心被寡人看中吗?还你动心了……你这老家伙,放心好了,寡人还不至于那么没谱。”臣王切却是一眼就看穿了予涉的心思,不禁翻白眼道。

予涉不禁摇头苦笑,俯首道:“臣有罪。”

这位臣王总是那么特别,心思睿智、灵动、跳脱,不拘于常,或许也正是这样,他才能从一个不受重视的公子成功弑兄夺位,成为一方诸侯吧。予涉有种感觉,臣王切将来要么会创下举世伟业,要么会闯出滔天大祸,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如寻常诸侯般小功小过一生,徒留一个名字一个谥号在史书,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位特别的人。

这时,臣王切忽然嘿嘿一笑:“明天寡人接见一下这位被你视若虎狼的美人,看看她究竟有什么神仙绝色……别那么看着寡人,人家毕竟是天下有数的剑术名家,臣国虽小,但也是武王嫡裔,总不能这么失礼吧?”

见臣王切如此说,予涉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他也知道,既然大王这么说了,肯定就不会再对远黛打别的注意了。

再与臣王切又谈论了其他国事,中间还一起用过了午膳,终于,予涉见天色渐晚,便起身告辞了,臣王切也不挽留,亲自送他出了书房。

离开王宫,予涉直接去了国驿,告知了远黛明天国君准备接见她,到时他会来带远黛进入王宫,让她先做好准备,远黛表示知道了。

予涉很快离去,远黛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弯起,此行成与不成,就看明天的这次接见了……

延伸阅读

崇鹏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puri.shtml
崇鹏懒人用品商行经销批发的女鞋、床上用品、时尚木质收纳盒饰盒化妆盒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

伊斯坦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gd32.shtml
伊斯坦品牌对区域润滑油代理应尽的义务·全面、系统、持续地作好中东油王-伊斯坦润滑油品

钰茜化妆品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nzxy.shtml
钰茜化妆品,经销批发的美容、护肤、彩妆、精油、美容、护肤、彩妆、精油销量节节高消费者

中晟通达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n75n.shtml
中晟通达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讴思卡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n67n.shtml
讴思卡跑步机经销批发的按摩器、健身器材、邦轻松,天尔健,腰椎治疗仪,电子称、足浴盆,

奈步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u10m.shtml
“全民健身”的口号在人们生活中的实施,更多消费者注意到经常锻炼对自己的身体健康非常重

未来之行双创科技项目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go6q.shtml
暂无

老爷车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nffq.shtml
一、品牌造就价值,价值创造流水老爷车国内外男装,源自欧洲19世纪宫廷,创立于20世纪

鼎景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a0c0.shtml
重庆鼎景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创立于2004年,是一家具有施工和设计双重资质,同时集家装、

摩瑟水晶加盟  http://www.directoryapartmentrental.com/ur9f.shtml
苏州力天原为专业经营家纺产品出口贸易的民营企业,现已发展成为主营进口水晶产品的股份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厉害了我的姐GL岁月如歌

    在一间简陋的屋舍里,燃烧的油灯,发出了微弱的火光。就看到这间屋舍的泥土墙胚上,微微晃动着两个身影。一位老妇人,对着刚才在茶楼里听书的少年问道:“离歌今天去茶楼里,萧先生又讲了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啊?”那位老妇人看向离歌的眼眸中,此刻溢满了慈爱之色。她那年轻时乌黑的长发,此时已经全部发白,犹如严冬时的初

  • 三十而已之一觉醒来我变三了之丧尸的升级方式(2)

    在马丽把车子开远了之后,叶洁看了一眼周围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的丧尸、。“我的刀被放到哪里保管了来着?”叶洁自说自话地像着东边走去。在叶洁入伍时,她因为不放心还把自己的传家宝带来了军营,一把近两米长的野太刀,来历不明,当时因为管制刀具的原因只能放给军队保管,如今末世爆发,也是时候把它拿回来了。不一会儿,马

  • 诗蓝女神第6章在线阅读

    回家的路上,杨林榆小声地问着何氏怎么有这么多鱼?竹筐是怎么放水里的?何氏仔细的想了一下,然后就把晴宝想吃鱼,指着水里说有鱼,竹筐掉水里,自己教训晴宝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杨林榆仔细看着何氏怀里的晴宝,晴宝对着他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他就把脑子里所有的猜想给忘了,开始日常逗闺女开心!到家后,一家人看

  • 终我之这长得也太帅了吧!

    天鹅湖别墅区。叶安拨通中介的电话,很快,一名体型微胖,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就走了出来。看见叶安那辆兰博基尼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明显大变。绕着车转了好几圈,又忍不住摸了几下,这才一脸惊骇的问道:“乖乖,这辆兰博基尼应该要一千多万吧。”“嗯,一千一百多万。”叶安点了点头,直接转入正题。“房主来了吗?”“来

  • 第一人传送上门的金饭碗

    忽如其来的一幕,可把周围的医护人员吓的不轻。“先生,您有什么诉求,可以跟我们说,请放下手中的刀!”“少废话!我诉求索赔五百万,你特么做得了主吗?”言语间,持刀男子又在杨晨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谁都别过来,听见没有?”很快,院长闻风赶到现场。“这位先生,有什么事情放下刀,好好说!”“我放下刀你们还能跟

  • 我成了千万粉丝的情敌在线阅读第8章

    井柚坐在范安沫车上想了许多事。她到底是因为披上了小翠的马甲,还是因为对方是范安沫,她在范安沫面前,有点过于失去自我了。爱撒娇,爱发脾气,嘴倔,难伺候,为所欲为……短短两次,她发掘了多少自己藏在深处的潜在人设,简直莫名其妙。重要是,范安沫有病啊,干嘛那么顺着她。井柚把整个身体都交给了座椅。她又想起了范

  • 白色寒冬之抓人‘疑云’(7)

    {与此同时在大哥那边:“宇哥宇哥,我们一定要抓他们的家人吗?我…怕…”阿一胆战心惊的说。天宇:“废物,怕什么,现在正好有人替我们顶罪”阿一:“可是,宇哥我怕,万一万一暴露了…”天宇:“暴露,要是你不说谁会知道我做的事呢,小心你的嘴,要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阿一:“知道了,宇哥,我这就找人去抓人”}而哥

  • 重返青春时光第4章在线阅读

    欣荣苑:蒋柔居所母亲!林若卿一脸怒气,长公主是什么意思!连九凤钗都送去给了那个小贱人!凭什么啊?我才是林府嫡女!凭什么?她可是未来的太子妃!”蒋柔狠狠的拿起手中的杯子,捏的手指节泛白。什么太子妃!母亲~难不成你真想看到那个小贱人爬在我头上啊?她若是做了太子妃,不光是我,连母亲以后见了她都要行礼!母亲

  • 青山有位女谋士在线阅读第7节

    “好吧,一醒就来发现错过了那么多东西,唉,南柯一梦啊!”张长远醒来后,沈聪和罗睿把审讯石颜的内容和长远从头到尾全说了一遍。“我们没听懂她说的是什么,不过基本上都背给你听了。”沈聪把自己记得的东西都说给了长远,感觉如卸重负,而平时一向吵闹的罗睿则安静的坐在一旁。长远跳下床,走了两步,伸了个懒腰,感觉整

  • [综英美]黛西的烦恼在线阅读第六章

    本以为侦探学院会非常祥和,可是第一天就出现了这样的事。为此,学院长请来了顶尖的法医,经过调查显示,证明死者小达的处女膜破裂。嫌疑人便多了一些和小达有过接触的男生,可是监控录像并没有男生进入女生宿舍里,要么就是齐静静和夏雨茹说了谎,要么就是杀手很会隐藏。犯罪现场还好没有被清理,一切证据都在,可是除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