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咸鱼的借贷系统老刘头炸尸

作者:沐雪晴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五年后。

清风观。

我推开院门,见到常安正在挥舞手中的铜钱剑,这是师父生前所用的法器,传给了他。

“八戒,我回来了。”

我对常安说道。

他是本门二师兄,在西游记里,对猪八戒的称谓就是二师兄。

我尊称他八戒,他倒也不生气。

“嗯,状元放学回来了?”

常安收了剑势,回头说道。

“上学比苦修还他娘的累,又是鸟语,又是物理化学的,烦死了,哎,八戒你们今天怎么放假了。”

爷爷把我和常安送到了镇上的成材中学读书。

八戒我俩同校不同班,他初二,我今年刚考入初中,比他晚了一年。

“我们放了两天假,正好练练功。”

“师弟,我听村里好像有喇叭响,不知道又是谁故去了。”

二师兄常安边往屋里走边说道。

“八戒,你一天就对这事儿上心,你就没留意留意你们班的班花,那个女汉子黎筱雪,我可听说了啊,她对你绝对有意思,动不动就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的。”

我对八戒酸溜溜的说道。

“小师弟,胡说个啥,你怎么也学的这么八卦,看来,晚上我得跟师父说说,让他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了,这脑瓜里一天想的都是啥?”

常安板起面孔,一本正经的说道。

“哎,真没意思,咱哥俩开个玩笑还不行么,啥事儿都点香跟师父汇报,哼。”

“吹喇叭的是村里刘老汉家,也真是奇怪了,刘大爷不病不灾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今天早上,上学路过他家门口,我还跟他打招呼了,每次都是我先喊他刘大爷早,今天反常,他隔老远就问我,八猴子,这么早啊,你爷爷呢?”

“没想到,我刚才回来,就见他家院里高搭灵棚,送丧的唢呐都来了,你听,哀乐声声吹的正响,这真是唢呐一响,白布一盖,亲戚朋友,等着上菜。”

常安用十分无奈的表情瞅了我一眼,

“你这话痨,哪来那么多闲嗑?”

“不过,这刘老汉死的确实突然,有些蹊跷,不过,我可听我妈说,他儿子儿媳不太地道,不孝顺,打骂刘老汉是常有的事,八戒,饭做好了么?五脏庙唱大戏,我可饿了。”

“你确实挺可恶。”

说着话,我们师兄弟两个拉手走向后斋堂。

“咣,咣,”就听身后的观门被人拍的山响,

“小师傅,在么?”

常安眉头紧皱,又转回身去,打开院门。

“你是?”

常安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门外,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头顶白布,一身重孝。

“你是刘大爷家里来的人吧?”

我在师兄的身后,看见来人的穿戴,就猜想可能是刘老汉的儿子。

“是,是,你是八猴子吧,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门外的这个人连忙说道。

“你来有什么事?是找我师弟叙旧的么?”

常安不冷不热的问道。

“啊,这个,当然不是了,小师傅,我爹今日下午突然得了急病,说没就没,仙逝了,我来请小师傅去做个道场法会。

哎,我爹一辈子不容易,也没享几天福,我这当儿子的也没尽到孝心,有愧啊。

我爹走一回,我想让他老人家走的体面一点,而且还要风光大葬,所以,来请两个小师傅,去给我爹念经超度,让他早登极乐。

另外,再给他选一个宝地安葬。”

常安微一沉吟,不等说话,刘老汉的儿子又说道:

“小师傅,我爹一入土封棺,完事大吉,我会多捐些香火油钱给观里。”

“说了半天,他这最后一句话最重要。”

送走刘老汉的儿子,我对师兄笑着说道。

“我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刘老汉死的不明不白,师弟,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晚上去的时候,把家伙都带上,弄不好,要出幺蛾子。”

常安剑眉星目,灼灼寒光。

“嗯,”我答应一声,我向来都是对二师兄的话,深信不疑。

晚上五点多钟,我俩离开道观,前往刘家去做超度法会。

来到村口,就听见吱哩哇啦的吹唢呐声,一曲夜深沉,是悲悲切切,哀哀怨怨,听的我心里发沉,寻着声音,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刘家。

只见刘家院里,高搭灵棚,白幡呼啦啦迎风飘扬。

灵棚两侧,贴着白纸黑字的挽联,上聊是:

流水夕阳千古恨

下联为:

断魂钟楼万代愁。

中间横批:驾返瑶池。

灵棚正中,横着一口铁红色的棺材,没有落盖,上面敞开着,在棺尾放着一盏长明灯,还有三碗倒头饭,上面,插着红筷子。

棺头处,挂着一张黑白遗照,旁边的白条幅上写着,刘元生先生千古。

灵棚外面,纸马纸人,花圈以及聚宝盆等堆积如山。

“爹呀,你咋说走就走啦,儿媳还没侍候够你哪。”

棺椁前跪坐着一个妇女,五短身材,水桶腰,一脸的横肉,抹着红嘴唇,腮边还有一颗黑痣。

“干打雷不下雨。哭了半天,也没见她流过一滴眼泪。”

我回头对常安小声嘀咕道。

喊了几声,见没人理她,自己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回头看了我们兄弟一眼,转身进屋去了。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活着不孝,死了乱叫,刘老汉的儿子有摆排场装门面的钱,倒不如多给他老爹花些,那才叫孝心。”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低声叹道。

“你懂什么,装门面是给外人看的,给他爹花一分钱,这种人都会跟割他的肉一般心疼。”

常安的话音刚落,房门一开,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去清风观找我们的刘家大孝子。

“哦,小师傅来了,辛苦了,里屋请用饭,夜里还要麻烦两位帮忙守灵。”

“嗯,我说一些东西,你去准备一下,一会儿用得上。”

常安对刘凯吩咐道。

夜里十一点,前来刘家祭奠的村民陆续散去,若大的灵棚里,只留下我和二师兄常安。

望着空荡荡的灵堂,我心里有些害怕,“嘶”好冷,我紧紧衣袖,抱膀而坐。

起风了,一阵风穿堂而过,把灵幡条幅吹的呼啦啦直响,纸灰刮的到处都是。

“奶奶的,哪来的阴风?”

我呸了一声,骂道。

常安起身来到灵棚口,剑眉紧锁,看着阴风旋绕,卷起漫天的黄纸,灰烬,冷冷的说道:

“哼,看来你是有冤屈不肯走啊。”

常安弯腰拨了拨长明灯油碗里的灯芯,用手护着,不至于被风吹灭。

又抬头看着黑白遗像,说道:

“尘归尘土归土,你既然已走,就别在留恋这世间的一切了,恨也好,怨也罢,都与你无关。

生是期盼,死也是早晚的事,本是清风一缕,又牵挂什么爱恨情仇?

红尘俗世三杯酒,大道三千一碗茶,放下的放不下的,到如今你都得放下。

舍不得的撒不开手的,最终你也一样都带不走。

回来了,看一眼,就把这杯酒喝了,安心的走你的黄泉路吧,今生已满,来世再为人。”

“师弟,把酒碗放在他的遗像前面,让他喝够了好上黄泉路。”

“好嘞。”

“奶奶的,怎么停电了?”

我刚起身,那盏昏黄的灯泡爆闪了一下,然后整个灵堂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嘎吱,嘎吱。”

好像是有人在磨牙的声音。

“什么声音?谁在他娘的磨牙?”

我打着颤惊问道。

就听常安在我身前不远处说了一句:

“不好,老刘头起尸了。”

延伸阅读

皖科电子产品设计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ymnj.shtml
东莞市凤岗皖科电子经营部一直从事各类智能电子产品、工业控制系统的开发设计,生产、销售

福尔明斯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xkiy.shtml
福尔明斯跑步机主营产品;按摩椅,跑步机,按摩垫,足浴盆,足疗机,健身车,力量训练器材

时代不锈钢角钢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xjev.shtml
泰州威诺不锈钢有限公司江苏省泰州市威诺钢业有限公司坐落于中国的“不锈钢之乡”—江苏省

BELFORD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aztf.shtml
BELFORD品牌在美国已有29年的历史,它是香港唐氏家族成员之一唐英年先生(香港政

元汇天下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go0b.shtml
北京元汇天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诚招各省市有志之士加入联盟北京元汇天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

鑫洋水利机械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d6pj.shtml
鑫洋水利机械有着二十余年的发展历史,集设计、制造、批量生产及指导安装水工机械综合。具

赛维洗衣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6m7t.shtml
赛维洗衣简介:1994年,赛维健康洗衣生活馆问世!赛维集团推出的全新加盟店模式,撼动

一垫钟情座垫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xamm.shtml
上海市闵行区一垫钟情汽车用品店经销批发的汽车坐垫、汽车脚垫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钢联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augh.shtml
创建于1999年,集团下属多家分厂、销售公司及相应的储运公司。天津市世纪腾飞钢管销售

皮洁士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uie4.shtml
皮洁士皮革护理是北京乐尔康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皮洁仕是乐尔康维公司继乐尔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阴真经风华雪月在线阅读第9节

    这种毒很奇怪,不会让人致命,对于正常人更是没什么作用,那么射箭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主子。”紧闭的房门被打开,柳月言仍然在研究着那长剑,她这人对什么都不敢兴趣,唯独对毒药和医术到了几乎快要痴迷的程度。墨连殇走过去,淡淡的清香通过风传来柳月言的鼻子里,她微微皱眉,似乎在思量着什么。等到看那修长的手伸

  • 重生后我怀了恩人的崽之邪恶的韩峰求鲜花

    韩峰在皇宫里看到了皇上哭着喊道:“皇上啊,我差点见不到你了,皇上。”康熙看着落魄的小桂子关系的说道:“小桂子你没事,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天我去看鳌拜,被一行人抓走了,吧我关在小屋子里,他们拿着鳌拜的人头去祭拜,我才偷偷的跑回来,皇上吓死我了,我记得他们在哪里,要不要现在去杀他们。”韩峰哭着说道。

  • 从今天开始当鬼帝第六章在线阅读

    忠勇侯反了!新任忠勇候钱煜即位后辛苦筹谋三年,反了!有人说新任侯爷是为了那已经病死的云家二姐儿,有人说新侯爷早有异心,一直伏低做小不过是卧薪尝胆,还有人说云家二小姐没有死而是被当今皇上封为了贵妃,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一时间民间百姓众说纷纭,还有人猜测当年皇上彻查忠勇侯府一案恐怕其中真有猫腻。而从前白衣

  • 嫡长媳之路见不平一声吼 拔剑相助败淫贼(求收藏,求鲜花)

    衡阳岭下,山林古道,古木参天,云雾腾腾。没有受到那些高楼大厦的污染,风景还是非常秀丽的。林凡从华山派下来之后,就一路朝着塞北而去。一路上林凡倒也不着急,一边赶路,一变、边欣赏难得的美景。“真美,前世可没有这么漂亮的地方。”林凡看着郁葱的山林,云雾缭绕,简直如同仙境一样,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声。不过这样

  • 玄幻:我养成了亿万妖神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们干什么?”江秋兰站在门口,脸色煞白。李成峰哼了一声,放下手来,愠怒道:“你教的好儿子!”他说了这句转身就走,江秋兰忙上前要扶李东商,他抓着她的手臂,突然用力抱住她,将脸埋在她怀里,哑着嗓子叫她,眼泪落下来。“妈……”江秋兰到口的责备咽下,她的孩子从来都是懂事知礼,不会无故惹父母生气,她不相信他

  • 重生之资本天下在线阅读第1节

    丁寒朦朦胧胧中感觉到喉颈部位传来一丝痒痒,立刻睁开了睡意正浓的眼睛。天生的那种对危险预知能力,让他全身毛细孔在一瞬间紧缩起来!但眼皮只睁开不到两毫米之时,他又立刻让身体的这种紧张状态消弭于无形。因为他迅速认出了眼前的这两个人,如果这两个人想弄死他,无论他反应有多快,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两个人一男一

  • 暮魂被囚禁的少年

    [前篇]天玄大陆,凌霄宗。天玄大陆之上,宗派林立,而凌霄宗即使在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宗,受万人敬仰。今天,是凌霄宗招生的日子,随着时间的流逝,凌霄宗的招生也结束了。此时,只见一个美貌无比的女子正在带着今天招到的各个天才熟悉宗门。少女皮肤雪白,身材婀娜,引得跟在后面的一些男弟子直咽口水,不过他们并不敢

  • 情来不自禁在线阅读第8节

    第7节明英山悬崖每一年冬天,明英山里总会下雪,山里的雪,显得格外的白,满山的树木,都挂满了雪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点缀了盛开的白莲花,使万物都变得那样的纯洁。山里的雪盖满屋顶上,铺在了道路上,洒满山间,大地一片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天地融为一体,笼罩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模拟测验结束后,丹玲儿

  • 末世之植物大战僵尸暗斗

    刘氏一惊,忙禁了声。昭华见刘氏住了口,一副委屈的样子道:“我只是在湖边站久了,一不小心冻晕了才一头栽进湖里,二娘你硬要说我为了此事寻死,难怪下人们都传开了,要是传到外面去,又不知会说的多难听了,若这般,我还有何脸面见人。倒不如真死了算了。”此话说的有些重,刘氏听了有些吃不消了,怎的这丫头三言两语说的

  • 全世界帮我捉灵在线阅读第四节

    随着呛人的烟味涌进,各种恐吓的声音,陆三金额头汗如雨下,双腿抖如筛糠,也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凡天忽然大喊一声“啊!!!是谁杀了我”随着接过一杯鸡血,直接泼在了他的脸上!“啊!!!麻麻呀!!!@#¥@#¥”随着语言乱码,陆三金身子一软,径直昏倒在了地上,双腿不断揣着,嘴上都吐白沫了。“恭喜宿主,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