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不懂青春之第十章(10)

作者:叶言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只见那坛上,六皇子抓住了玉游的手腕,手中银色的血迹点点滴滴,散于坛上,那手上的力道是毫不留情的,眼中的眼色已是冰寒。

“你这么想死吗。”声音有如寒岁冰凌,又冷又刺。

玉游吃痛,手腕像要碎开般,头脑也瞬时清醒了起来,她刚才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要杀六皇子的念头,这么荒唐的事她怎么也干出来了。

咬紧了牙,抬眼便看到了那两道能把人冻僵的眼神,而六皇子的手上,剑锋已露。

这下,她连累五皇子了。。。。。。

脑海中只有这个念头,六皇子是那种要人命不管不顾的人,更会迁怒于他人,她是五皇子身边的人,想必六皇子定会以为五皇子要对他不利吧。

她的命,轻如浮萍,就此罢了也无妨,但五皇子。。。。怎么办。。。。。

临死,恐惧并没有想象中的强烈,只是懊恼,懊恼自己的冲动,害了重要的人。

双眸直直的盯着那双无情的眼睛,颈边,似乎已感到六皇子手中化出的剑锋,死,离她只在咫尺。

但是,寒冰之风并未挨上皮肤,仅止于发迹之间,削落了几缕青丝,散落于地。

玉游闭上了眼睛,一滴清泪,滑落脸颊。

她知道,他会救她,她怨他,为何要来救她。

救她,只会让他陷入更危险的境地啊,她自己糊涂也就罢了,他,就不要再扯进来了吧。

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更让她的心颤抖不已。

“你若敢动她,就别想再活。”

玉游泣,已不成声。

祭坛上,寂静一片,坛下之人,也形神俱愣。

六皇子手中剑锋并未见半点削减,双眸中的杀意更增,看着眼前的五皇子,暗中扯动手臂,却被抓了死紧,斑斑血迹,散了两人一身。

“原来是皇兄啊,这么想要弟弟的命,到也不用借个女官之手,拿了便是。”

“有什么话,把剑收起再说。”雀夜栖加重了手中的力量,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的惊愕可想而知,虽不明白为何玉游有如此举动,但若他现在放手,玉游定会性命不保。

“哼,皇兄认为应该放了行刺皇族之人吗?”雀夜刹那仍没有收手的意思,含着嘲讽,望着雀夜栖。

“你不要弄的大家难看。”雀夜栖露出的胳膊,肌肉已□□,若要拼命,谁都讨不到便宜。

雀夜刹那眼里闪了闪,慢慢收起了手中的剑芒。

直到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

玉琴首先要冲出去,却立即被身前的月煌拦住:

“六皇弟且不要动怒,听我一言,可否?”月煌上前,拦在了两人中间。

雀夜刹那多少对现在势大的二皇子有些忌惮,收起了满身的杀气,别开了脸,不说话。雀夜栖退了一步,扶起了跌在地上的玉游,护在身后。

月煌双手插于袖中,脸上倒是一片平和,心中却暗暗惊讶,不料祭祀中竟会出现如此之事,那玉游他是知道的,次女乖巧聪颖,心底柔和,定不会做出行刺之事,五皇弟性格刚毅,对暗杀之类手段是也深表不齿,那今日坛上便绝无道理会有这么一出。是意外吗?但玉游跌倒之时,是露了杀意的,所以雀夜刹那才会立即要下杀手,

“六皇弟可知莫稀族?”

“那又如何。”

“我宫中倒是有个莫稀族的宫女,也听了她们族中的一些规矩。她们习俗是在祭祀之时佩戴耀石,我想伤了你的,只是那片石头吧。那片石头刚刚我也瞧见了,是七皇弟罗星拿来玩乐的,只是有些尖锐罢了,我想玉游也是无心,再加上跌倒,失了体统,皇弟就不要见怪了。”

雀夜刹那发出一丝冷笑,“那皇兄是要保这个人了。”

“我认为,玉游绝对没有要伤你的意思。”

“呵,皇兄到真是容易相信别人。”雀夜刹那向前迈了一步,到了玉游身前,雀夜栖闪身,已把她护在了身后。

“真是扫兴。”雀夜刹那甩了甩手,看了眼玉游,转身,下了坛去。

祭坛上仍是一片寂静,间或有大皇子的咳声传出,月煌望着雀夜刹那离去的身影,眼睛迷成了线,似在深思。五皇子转身,察看玉游的手腕,有些脱臼,肿了起来。三皇子月渂脸上一片高深莫测,四皇子脸上一脸灿笑。七皇子伴在玉游身边,轻轻替玉游吹气,希望能帮她减削痛意,五哥哥有时会教他身形的功夫,所以对五皇子,他是乐于亲近的。

青檬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理的郁结,越来越深。

祭祀草草了去,众人心中不悦,宫中之事,朝中官员是不敢多做过问的,只怕惹来祸患。老国王已无力掌管宫廷,皇子的争斗,死亡,已是必然。

当夜,散了祭祀,雀夜栖竟这样,把玉游抱回了沁安殿。

玉游的余惊未削,眼角间,还有泪痕。

进了沁安殿,雀夜栖竟张起了结界,淡黄色,笼住了整个宫殿,宫中侍婢,均被遣走,偌大的沁安殿,瞬时变的空寂起来。

抱了玉游回内殿,放在床上,便回身用力翻着屋内的柜子,衣服杂物扔了满地,整齐的卧房,竟变的狼藉起来。

终于寻到了一只玉瓶,用嘴咬开瓶盖,一股异香,飘散开来。

转回床上,见玉游抱膝而坐,浑身发抖,不由眉头轻皱,轻拉了她的手腕过来,从瓶中倒了些粘稠的液体出来,涂在了玉游红肿的手上,然后,轻轻的,放在嘴边,缓缓吹着气。

玉游一惊,心如鹿撞,五皇子无意的温柔,总让她心乱不已。不由用力抽回手腕,却被抓的更紧。

“别动。”声音是含着命令的,却有些发抖,玉游抬眼,却看见了五皇子有些湿润的眼眸,心里的感情,瞬时决了堤,眼泪,也如泉涌般流淌了下来,他,在为她心痛。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我竟想去杀你的弟弟,对不起,我。。。。。”

往下的话,却被唇堵住。

时间如凝住了般。

许久,轻喘的两人,才不舍的分开了彼此。摇曳的灯火,照红了两张脸。

之后,低哑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你为我,不过答应我,不要再做傻事。”

玉游轻啼,双肩不断颤抖。

雀夜栖搂住她,道:“雀夜刹那的性格你我都知,他绝不会放过你,以后,你便待在殿内,虽然我不善结界,但这个结界,只有皇族人能破,而且我已经限定了雀夜刹那不得入内,量他也闯不进来,你只要不乱走,便会无事的。而且,父皇已无力管皇子之争,刹那他奈何不了我。”

玉游点头,反手也抱住了他,今日,她的心,也许在很早以前,她的心,便已沦陷了。

雀夜栖抬起玉游的脸,灯火,映的绝美的容颜更加娇媚,不由低头,印下了细吻点点,最后转为了深吻,屋内灯火将尽,最后,晃了两下,室内便是一片黑暗。

雀夜栖挥手,扫下帘帐,两人,便在今夜,无视于对族内的禁忌,只为了将两颗受创的心,贴的更紧,更怕哪日,竟失了彼此。。。。。。

第二日清晨,宫中之人均对昨日之事有所顾忌,偌大的皇宫,竟变的安安静静。

要说唯一没被此事影响的,便只有七皇子紫罗星。

一早,他已离了自己的寝殿,直往释安殿而去,昨日见青檬神色不好,今日定要好好解她苦闷。

正行间,却撞见了大神官戎尧。

神官在宫中不受限制,可自由出入,清晨现于此处,也不奇怪。紫罗星一心全在青檬身上,也不多问,直往前行,却被戎尧喊住。

戎尧欠身行礼,笑道:“七皇子可是要去五皇子处?”

紫罗星停下,问:“为何你道我要去五哥哥处?”见戎尧如此笃定,好奇心顿起。

戎尧表情略带惊讶:“我还道七皇子知道五皇子今日正习套新的身法。。。。糟。”慌忙捂嘴,瞄了眼紫罗星,只怪自己说露了嘴。

紫罗星眼睛立即闪了光芒,他平日最喜身法,常去缠五皇子教习,听了戎尧之话,那肯放过,急拽戎尧细细道出。

戎尧面有难色,“这个,不能说啊。五皇子不喜欢别人乱嚼舌,若知道是戎尧所说,定不会轻绕戎尧啊。”

“不怕,我不跟别人说是你说的,快告诉我啦。”他要是现在冒冒然去,五哥哥定不会教他,但要是他知了详细,五哥哥便赖不掉,他也可死缠他教他了。

“这个。。。。。。”戎尧仍在犹豫,紫罗星丝毫不肯放过,最后终于无奈,四处看了看,低声道:“七皇子答应戎尧莫要跟别人提及此事,戎尧才敢说。”

紫罗星满口答应。

戎尧附耳,说了几句,紫罗星立即一脸兴奋,也不顾礼数,忙往沁安殿奔去。忽的想起今日要去青檬处的,但又转想,晚些去也无碍,便加快了步伐,直奔沁安殿。

戎尧望着紫罗星渐远的身影,唇角露出了浅笑,而身后,也忽现了个人影。身材修长,一头短发,脸上有股狂傲之色,正是那日于拽神殿偷听之人。

戎尧没动,知身后有人,只道:“商,沁安殿的事,就交与你了。”

那名唤为商的男子挠了挠头,有点慵懒,声音中也有些不满:

“麻烦的事你总能找到我。”

戎尧浅笑,“谁让整个国中,只有你的身形功夫能敌的过那位五皇子。”

“哼,”商冷笑,然后一个闪影,已不见了身影。

紫罗星兴高采烈的奔到了沁安殿门口,却没注意整个宫殿的结界,被撞了个跟头。捂着撞疼的鼻子,有些纳闷,后恍然,只以为是五哥哥不想让他进去打扰。

心理暗笑,他的四哥哥已教了他破除结界的方法,虽不知为何,他那四哥哥是最讨厌他的,但也没多想,反正今日是有用了。

这结界只有皇族人能结下,最普通的破除方法有两种,一是皇族人都可以破除,而是施结界的人教了办法,允许那个人进入。不过有的结界会加限制,比如不让某人入内之类的,若加了这个限制,就算皇族人也无法破除,不过他五哥哥即不知他会了破界之术,定不会防他,所以,嘿嘿。

暗念咒语,手中化出了金光,如刀子一样,然后做批砍状:“破!”一声巨响,整个黄色结界闪了一下,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紫罗星兴奋异常,急奔了殿内去,口中还哇哇大叫:“五哥哥!”心道自己肯定给了五哥哥一个大惊喜,不由得意起来。

此时雀夜栖正陪在玉游身边,忽感结界被人破了,大惊,示意玉游不要乱动,自己慌忙出去察看,却在门口被闯入的紫罗星撞了一气。

“五哥哥!”紫罗星一脸兴奋,“我早就会破界之术了哦,吓了一跳吧。”

雀夜栖暗叫糟,他只防了五位皇子,却没料紫罗星也习了此术,结界已破,玉游危险。

慌忙回身,往房中一看,惊了一身冷汗,床上空空如野,那里还有玉游的影子?

顿时一股怒火冲上脑门,撇开了抓着他的紫罗星,也没心情计较,直往六皇子的缘安殿奔去。

缘安殿内,笙皇妃也在,正是为了昨天的事而来。

雀夜刹那扶了母亲坐下,温了壶酒,又寻了件夹袄与母亲披上,他的缘安殿地气阴寒,再加上天气转凉,母亲的身体最易着凉,定要好好照顾才是。

笙皇妃不管儿子的照顾,只抓了儿子手臂,眼中满是担忧:“皇儿,昨日之事,你到底要怎样?”她的儿子,真的有可能会冲入沁安殿,杀了那女官的。

雀夜刹那啜了口酒,眼神飘向了远方,面色平和,未见波澜。昨日祭祀之事,他已细想,见昨天的架势,那玉游对五皇子定是非常重要,若杀了玉游,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只会惹来五皇子争斗,弄得两败俱伤,让别人坐收渔利罢了,而且若昨日之事本就是阴谋,他就更不会给别人有可乘之机。所以他现下已没有要杀玉游的意思。

只是母亲。。。。。。

母亲生性善良,处处不予人计较,又岂知这宫中尔虞我诈本就寻常,自己生性残冷,只为自保,却让母亲伤透了心吧。

“皇儿!”见儿子不答,笙皇妃又添了几分担忧,抓了儿子的手臂,力道,已有些重了。

雀夜刹那移回了视线,轻道:“母妃安心,儿臣不会怎样的。”

笙皇妃仍想说什么,忽的殿外传来了一阵吵闹,然后几个侍卫已被打了进来。

雀夜刹那起身,正要察看发生了何事,忽一个身影已到了身前,然后脸上也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把玉游还我!”雀夜栖又是一拳,被雀夜刹那闪过,而第一拳甚重,唇角已泛出了血丝。

“皇儿!”笙皇妃急挡在了两人中间,雀夜栖见是笙皇妃,第三拳没打下去,但眼睛已经通红。

雀夜刹那吐出了嘴中的血水,抹了唇角,心下已明白发生了何事――有人想挑起他与五皇子的争端,那玉游,多半已被人捋了去。

笙皇妃对突然发生的事情有点呆愣,玉游?想起来了,正是那日的女官,心中怒火顿起。

“啪!”一声,掌印已落在了儿子苍白的脸上。

“你这个畜生,你刚答应我什么了。”

雀夜刹那本要解释,却被打了一巴掌,呆愣了一下,遂嘴角泛出了冷笑,傲气的不想再解释。望向双眼通红的五皇子,道:“皇兄若看不住人,就不要来弟弟这里叫嚣,若闹到父皇那里,谁也不好看。”

“你!”五皇子杀意顿起,身上青筋暴露,手中已化出了他的黑星剑,也不顾笙皇妃就在这里,直朝雀夜刹那刺去。

雀夜刹那挡了一下,把母亲拦到了一旁,手中也放出了他的芒星剑,两人就在殿内,缠斗了起来。

雀夜栖善身形,便拼了全身功夫,雀夜刹那身形不差,但更善咒术,便边躲边以咒术相击,两人到也不分上下,但六皇子毕竟年幼,气力渐跟不上,额角已冒了些薄汗。

笙皇妃看的焦急,也恐两位皇子有失,正无措间,一个蓝影闪过,混入缠斗的两人之间,各拆了几招后,两位皇子的手腕均被这个身影治住。

“皇族子弟,竟在皇妃面前兵戎相见,成何体统!”声音不高,却含了隐怒。

三人定睛一看,是二皇子月煌。

雀夜栖正值盛怒,又急于玉游安危,早顾不得什么规矩,手臂一震,蛮力十足,脱开了月煌的手,又要厮杀。

月煌只好护了雀夜刹那于身后,一道白光,将雀夜栖震了出去。

雀夜栖眼神转为冰寒,怒目瞪着两人,:

“原来你们合伙算计我!”心中只道两人是同谋,心中更是冒火,但月煌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自己若强来,定讨不到便宜,咬了牙,收起了手中之剑,身上暴戾之气丝毫未减,也不等月煌解释,转身离了缘安殿,临走撂下狠话:“若玉游有个什么,定饶不了你。”

雀夜刹那也没再说什么,谁也不理,回了自己的寝殿,笙皇妃黯然,也回了宫,便只剩月煌。

月煌是被缘安殿的漫天杀气引来的,加之对昨日的事本就在意,所以便立即赶来了。月煌望着天空,眼里透出股深意,这宫中,又多了好事之人,看来,他也要早早下手了。

五皇子离去后便开始在整个皇宫中寻找,寻了整夜,也不见玉游身影,第二天清晨,竟下起了雨。

在月季中,雨是甚少见的,潮湿的空气,透着彻骨的寒意,一种不祥,也渐渐笼上了雀夜栖的心头。

午后时分,玉游的尸身,在宫后园子里的荷塘里被发现了。头颅已被人割去,银色的血,散了满池,身上长裙,还是昨日五皇子为她换上的那套,手腕上,也有些青紫的淤血。

女官急急奔去沁安殿,却寻不见五皇子的身影,回去后,守护尸身的人说,五皇子已来过了,什么也没说,只把玉游的尸体抱走了。之后几日,没有任何人见过五皇子。沁安殿,也未掌过半点灯火。

玉游的死讯,迅速传遍了整个皇宫。

青檬自也知晓,便几日未再说过话,月煌,也没回过释安殿。。。。。。

七皇子对此事还是有些迷糊,也从未深想过,一颗心只在近日郁郁寡欢的青檬身上,只想要如何逗青檬开怀。

一日,忽的灵光闪过,拉住青檬道:“要不要出宫去散散心?”

“出宫?”青檬一愣,自从来到这里,除了笙皇妃之约和祭祀,她还没去过其他的地方。

“对啊,我知道个出口啊,保证不会被人发现。”

青檬凝思,近几日的事情让他心中郁闷不已,也深觉此深宫的阴暗,竟有股讨厌之情,所以,对于出宫,她竟有些动心,不是玩乐,只在出去透口气。

看了看紫罗星一脸期待的神情,竟点头,答应了。

所以,两个孩子就在没知会任何人的情况下,从一处荒废的宫殿处的一个缺口里,偷偷溜出了宫去。

青檬是被“拖到”市集的。

暗自摇头,皇家子弟,小时候是不是都是如此?一出宫廷,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暗笑,却不觉有些羡慕起来。紫罗星应与她同岁吧,却有那份有孩子般的天真烂漫,而她呢?见的太多,书读的太多,苦恼,也太多了。

若她能像七皇子般,毫无心事,该有多好?

又忽的想起了月煌,月煌啊,那个男子,她该怎么办?看不得血腥,却又不舍离开他,毕竟,他早已成了她在这个世界的依靠了啊,而眼前的这个小皇子,她又要以何心态对待?若月煌得位,他,还能活下去吗?看他天真的样子,定是没想过自己以后的命运吧。不由有些心疼,这个没有朋友的皇子,她就暂且,好好陪陪他吧。也许,以后,便不会再有今日的闲心了。。。。。。

两人穿梭于市集之间,居然玩疯了,不觉天色早已昏暗。

两人喘气,躲在一个无人的小巷,见追赶的已往前赶去了,紫罗星大笑了起来。青檬摇头,这个皇子,居然会冲着 一个没头发的店长大骂他秃子,虽然那个店长以次充好,骗他们两个的钱,但紫罗星也太。。。。。害他们被两个大人追到现在,只好躲入小巷。。。。。。

青檬叹气,正要对紫罗星的行为加以说教,忽的觉得脖颈一热,忙低头看,颈间的水晶竟滚烫了起来,讶异,再抬头,却被紫罗星捂住了口鼻。

“嘘,别说话,过来。”拉着青檬躲入小巷的一个阴暗处,划了小小的结界,包住两人,隐了身形,也除了气息。

巷子对面,忽的出现了一个人影。青檬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太快,来不及反映。回身望向紫罗星,看他脸上竟是一严肃,便知现在情形很不妙。

那人身材高挑,偏瘦,素衣打扮,背着青檬,看不到容貌,但从后面看来,那人应是蒙面。

似在等什么人,那人一动不动,只对着小巷对面。

果然,不久,又出现了个人影,身材矮小,一件大斗篷披身,看不清晰。

先来的那个声音略感不悦,对对方的迟到很不满。

“我们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声音有些低沉,透着沙哑

紫罗星忽觉全身一紧,这个声音。。。。他是非常熟悉的,莫非是。。。。

正想,却突然发现后来的那个竟径直往他们这里走来,

月光下,那人嘴上的阴冷笑容清晰可见

“你可真是糊涂,被人偷听了这么久,竟毫无察觉。”声音有点稚嫩,似个孩童。

“咦?”倒吸了口气,为了隐藏气息,他已收了自己的咒术,所以便没有察觉。听了对方的话,缓缓放出气,定睛在青檬隐身的地方,果然感到了两个人的气息。而且其中一个他已知晓。心中有了迟疑,只道:“这里的事交于你了,考虑好了给我答复。”便闪身不见了。

看着留下的那个身形渐近,青檬与紫罗星吓了一身冷汗,浑身毛孔直竖,颤颤的不知该怎么办。

那人手上剑锋已起,光芒半露。

紫罗星知已无法再躲,只得一咬牙,收了结界,在手中化出了宝剑,并将青檬护在身后,

“你是何人!”暗想这人功力定是不浅,不然不会察觉他们的存在,这次,恐怕会自身难保。不由有些发颤,但转念又想,自己是男孩子啊,怎么能这么无用,就算拼死,自己也要护着青檬周全。

那人仍冷笑,手中剑已全露,月光下,森光闪闪。映着他额上的六芒星,像嗜血修罗。

“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话没说完,剑已落下,紫罗星忙施出浑身咒术挡下,一点银光闪出,血迹,已从他的胸膛崩出。

青檬惊的睁大了眼睛,只觉的脸颊之间有股温凉粘稠的液体撒下,再看身前瘦小的身影,已站不稳,慢慢的,往前倒下。眼前的景象与五年前的影像重叠,破碎的身体,血液溅到身体的感觉,心中的剧痛,全向她袭来,腿上似乎没有了重量,不觉竟滩在了地上。

那人甩了下手中之剑,一滩血,溅在了对面的墙上。

“接下来就是你了。”语调冰寒,毫不留情。

那人慢慢向她靠来,青檬呆愣的看着他手中的剑,血,仍在往下滴撒。正要下杀手,脚下却多了重量

“不许。。。。碰青檬。。。”紫罗星嘴角渗着血丝,脸色早已一片死灰。

“哼。”那人举起剑,又往紫罗星身上补了一下。紫罗星便再也不动了。

青檬听到了肌肉撕裂的声音,眼中,是有泪水的,什么时候流出的,她不知道,心中的感觉,她说不清,有一种感觉压过了恐惧,只觉得自己混乱了,只想尖叫。

那人又再次举起了剑,死亡,已离她越来越近,但是忽的,那人突然往开闪了出去,手臂不知怎么,竟被划了个口子。那人暗骂,一个闪影,不见了。

青檬浑身像失了力气,眼前竟越来越黑。在坠入深渊时,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脸,面熟,她是见过的,好像是拽神殿的那位华衣女子,之后,意识不清了,她再也不想醒来了。。。。。。

延伸阅读

MZK女装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y2gy.shtml
深圳市蒙圳客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女装研发、设计和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服装企

翡情翠意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s03h.shtml
翡情翠意品牌連鎖店,它立足于全国最大的玉石批发地,不以追求暴利为目的,只以为广大消费

翼虎王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dy9u.shtml
翼虎王汽车导航从事影音产品和智能GPS国内外卫星导航系统电子狗及网络播放器的研发设计

兰肌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ddc1.shtml
兰肌护肤品总部从一开始就重视产品的开发,更注重追求消费者真诚的满意。通过不断地努力,

润年珠宝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66lt.shtml
润年珠宝隶属于润年珠宝(深圳)有限公司,窗户私语2013年,自古以来,女人与珠宝便建

这么美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x1uu.shtml
这么美床上用品总部是坐垫、沙发垫、冬被、夏凉被、空调被、春秋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楼上楼燕窝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rhu.shtml
【楼上楼燕窝】南京现炖燕窝创始品牌,成立至今10年,一直秉承“高品质低价格”的理念,

梦洁家纺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63a3.shtml
梦洁公司1954年梦洁前身湘省弹棉厂诞生,1990年注册“梦洁”商标,1996提出“

裕研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py7g.shtml
裕研化妆品是现代化的大型美容护肤用品等化妆品的生产企业,长期致力于功效型化妆品的研发

翔伟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x0bt.shtml
翔伟包装盒总部专注于纸品行业,客户遍及海内外。翔伟包装盒总部主营:纸箱类生产各种不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张云雷是梦也是你之威胁

    闻言,沈侧妃的唇角扬起一抹阴毒的笑。别说云汐刚重伤醒来,就算没受伤,这五十仗打下去,也是必死无疑。心尖传来一阵剧痛,云汐知道,那是原主残留的感情在作祟。女儿重伤刚醒,身为父亲,不闻不问也就算了,竟然还要仗责女儿。云湘的命是命,她云汐的命就不是命了?明明是云湘要害她,可到头来,这个宠妾灭妻的男人,却只

  • 厉少宠妻实录在线阅读第8章

    只带了北辰,云青瑶在会宴场里挑了最偏远最不起眼的地方落座。客人们一个一个接踵而至,宴会场也变得热闹非凡,宫嫔朝臣也全数出席。环顾四周,真是好不热闹,只是这宴席上的人,有多少是逢场作戏,有多少是笑里藏刀又有谁知道。待客人们全数到齐,宦官的声音传来:“太后娘娘驾到,帝王陛下驾到,倾城贵妃驾到!”一行三人

  • 澜澜月色第10章在线阅读

    金家的高情商可能是有选择性遗传的。受MV里造型的影响,在温澜心里各种高大上同时又会因为综艺而时不时会跌下神坛,本人巨接地气的金南俊是高双商的典型代表,与其同队的大哥金硕珍为人处事也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方式,忙内line的金泰亨则是非典型例子,机灵的时候谁都瞒不过他,犯蠢的时候纯粹就是个傻孩子。而作为与男

  • 流年不负卿系统设定

    狸狗蛋打完一顿“喵喵拳”,施施然地站在叶文身上说:“再告诉你个消息吧!连系统说明书都是我编的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叶文躺在地上用愤恨的眼神瞪着狸狗蛋,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狸狗蛋不理叶文的眼神,扭着屁股从叶文身上跳下来说:“本来想着编一个系统说明书可以减少点我的工作量的,结果你一直在哪里

  • 仙宠在线阅读第7节

    大白鹅刚才可能在睡觉,走到离路西法只有几英尺远的地方时,那双黑豆大小的眼才睁开。嘴上骂骂咧咧的大白鹅在看到路西发的瞬间闭上了嘴,然后立马抱着脑袋跑回了自己刚才躲藏的角落里。半分钟之后,一个头顶礼帽,脸上架着着无框眼镜,穿着小西装的鹅从角落里款款地走了出来。这位自称是“晨曦大爷”的大白鹅,不仅将自己好

  • 纨绔妖后:病娇帝君宠妻记在线阅读第4章

    “中期任务:半年内,成为冠军侯,统率三军,与东西二厂,护龙山庄,锦衣卫,六扇门分庭抗礼,独步大明!奖励钻石宝箱一个。”林墨略微思忖,心中有了计较。中期任务暂时不急,但阶段性的任务,迫在眉睫。不管是为了圣灵剑法的奖励,还是为了杨将军的知遇之恩,林墨都不能拒绝,他可不是有恩不报之人。瞬间,林墨抬起头,眸

  • 这个世界有个你两个笨助手

    六、两个笨助手【当天下午】“伯父,第一个地方去哪?”杨宇轩肩上挂着毛巾,左手拿着矿泉水,右手拿着清新喷雾剂(改善口中异味)。“那个……小轩啊,不用这些,我带了,在星冥拎着的包里。”“哦……那我该干啥?”“我听说你精通四国语言。今天下午我要面见意大利某公司的董事长,你做我的翻译,什么都不用带,仪表大方

  • 许久未见(恐宠同人)之演员面试(5)

    走进704室,那是一间很大的舞蹈教室,两边墙壁全部都是镜子,亮闪闪的,照的人心里发慌。白言飞左右看看,有几十把椅子沿着墙角一字排开,但并没有什么人坐在上面。在教室里等待的人似乎都有些紧张,他们有的在不停地看手机,有的一脸焦躁来回踱步,还有的拿着小镜子在补妆。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种紧绷的气氛,没有人说话

  • 哄你入睡之不如雪儿当你的娘亲吧

    “你,你是,你是谁?”床上的人儿受惊地坐起身子,往后退去。舒尘雪挠挠头发,道:“爹爹说了,不能告诉陌生男子雪儿叫什么名字的,那你呢,你是谁?”床上的人儿微愣了一下,问道:“我,是谁?”“对啊!”舒尘雪点点头,问道,“你是谁?”“我是谁?”床上的人儿歪着脑袋,看向舒尘雪,眼底的不安和警惕少了一些。“是

  • 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大姐头,加油!”叫龙佳的“男人”止不住为夏美打气。周围的“帮派”人士也都在为夏美加油,他们希望此刻就是决出胜负的时候,让陆凯早点丢人现眼。跟夏美比篮球,不亚于跟恶魔做交易,死的还是自己!但这些人却不知道,陆凯已经化身成了“恶魔”,而现在与恶魔做交易的不是陆凯,而是夏美!时间已经过去了1分多钟,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