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全世界你最美之第九章

作者:拾西 来源:晋江文学城

路允一没动,昏黄的灯光下,她看着他,也看着他背上的苏栀,目光明明烁烁,不甚清晰。

景寰的耐心渐渐地被消磨殆尽,他深呼一口气,再次看向她:“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她的脸上挂着高傲冷漠的笑,声音也也变得疏离:“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景寰的背脊一僵,握着苏栀的双手紧紧一缩,她轻轻地哼了一声,好像将她弄疼了。

路允一扬起下巴,看着他:“五年前不是都离开了吗?现在又回来干什么?”

风从窗口处吹了进来,吹过两人的耳边,带着呼啸而来的寒意,和恍惚不久前的记忆。

灯光闪烁,景寰的眸光却无比清晰,唇角轻轻地弯起了一个弧度,他一字一句地回答她:

“我,当然是为了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路允一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她看着他,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许久,才恳求似的说:“阿景,我们忘了那些不好吗?”

“路允一小姐,”景寰深吸一口气:“我对你们的生活没有兴趣,我回来,只是为了好好生活,重新,一个人。

现在,请你让开。”

说完,他便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路允一的眼眶氤氲,眼前的人在水光中也变得模糊,他经过她身边时,听见她轻轻地声音:

“阿景,当年是我欠你的,但我现在,真心希望你能幸福。”

喉咙一紧,他扬起下巴:“谢谢,我会的。”

他离开这里时,没有再回头,就当是对那些年说一声再见吧,他对自己说,今后,他不再是当年的景寰。

易南尘打遍了所有可能知道苏栀在哪的人的电话,最后是linda告诉他,苏栀今晚在青南约了导演,可是当他赶到时,包间里只剩下了酩酊大醉的孙导和剧组的其他人。

没有人知道她在哪,她的电话怎么打都不通,这一刻,易南尘突然觉得自己离她已经那么远了,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他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

第二天不到五点,苏栀就醒了,昨夜喝了太多的酒,一醒过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轻轻按了几下太阳穴,准备再睡一会儿。

头顶幽幽的传来一道好听的男人声音,带着窃笑:“醒了?”

苏栀的睡意一下就没了,瞪大了眼睛,身体本能地向后一仰。

“哎呦。”一声痛呼伴随着砰地一声,苏栀的后脑勺结结实实地磕在了床头。

景寰扶了一下她的手:“喂,你小心点。”

苏栀这才看清身边的人,使劲儿给了他一拳:“要死啊,大清早的就吓人。”

景寰也没躲,只是低头笑着。

“哎?”苏栀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些不对,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以白色和咖啡色为主色调,卧室的布置简单整洁,很明显是男人的单身公寓:

“这是你家?”

景寰点点头,歪头看了一圈,才问她:“怎么样,还满意吗?你不是一直对我的公寓垂涎三尺吗?”

“去你的。”苏栀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

走下床来,四处打量了一番,客厅布置得很整洁,茶几上也插了新的茉莉,花瓣上被细心地洒了些水珠,阳台外的小花圃里也种了许多各种类型的花,都被照料的很好。

看不出来,他还是一个爱养花的人。

以前苏栀也爱养花,但南尘不喜欢,只有她一个人照料,渐渐地工作忙了,她往往也会忘了浇水施肥,后来,她就将花都送给朋友了。

参观了一圈,她回到客厅时,早餐已经被摆在了桌子上,面包配果酱牛奶,往日里最不爱吃的在这一刻突然吊起了苏栀的胃口。

“想不到你还会做饭啊?”苏栀惬意地坐在椅子上。

托腮看着景寰倒牛奶,不禁感慨道:“人帅真的是没有天理啊,连倒杯牛奶都像是幅画。”

他噗嗤一声笑了,将牛奶推到她面前,擦擦手坐下:“我还以为你天天面对易南尘,早就已经对帅哥免疫了呢。”

苏栀摆摆手,心情颇好的样子:“那不一样吗,用孟瑶的话来说,我还没见过比你更帅的中国人呢。”

“嗯?”景寰眉毛一挑,喝了一口牛奶,声线变得**:“你们对我的评价这么高?”

“嗯。”苏栀轻轻地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桌子:

“天哪,我昨天不会是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吧,被你拐来了家里,我居然都不知道。”

景寰默默地思考了一下,的确,她从客厅吐到了卧室,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大早就把客厅的花换了的原因。

苏栀说完也不等景寰回答,就匆忙地翻包找手机,这才发现手机没电了,赶紧充上电,开机。

二十多条短信,全都是易南尘发的,不停地问她在哪。

看了一眼景寰,他点点头示意明白,就端着牛奶进了卧室。

苏栀拿起手机赶紧给易南尘拨了过去,却显示他那边手机关机,她又打了他家的座机,也是没有人接。

心下慌慌的,她想了想,拨通了自己公寓的座机,响了一声就很快被人接了起来:

“喂,小栀。”

他的声音带着一夜未眠的沙哑,还有满满的担忧:“小栀,你在哪?”

“呃,我,我在……”苏栀一时语塞,瞟了一眼景寰的方向,她莫名的有一些心虚。

“我在朋友家,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易南尘的心却终于定了下来,一晚上提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他再次问她:

“你在哪?我去接你。”

苏栀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一会儿直接去公司好了,你一夜没睡,好好休息一下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他的叹息:“我想你了,我想见你。”

这句话,一下子就将苏栀的心击的一片柔软,鬼使神差地,她便将自己的地址告诉了他。

他听到她是和景寰在一起时,微微顿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只是答应着:“我现在就去接你,等我。”

嘟嘟嘟,挂了电话,苏栀看了一眼卧室,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门。

“直接进来吧。”景寰似乎心情不错。

她推开门,却看见他对着电脑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走上前去,原来他正在看**新闻。

“在笑什么?”苏栀在他耳边轻轻地问了一句。

景寰整个人一抖,僵硬地看着她,半晌,苏栀在他面前挥手,他才回过神来。

“哦,我在看今天的新闻。”

拉过电脑,给她看**版面上的头条新闻:盘点易南尘的各色女友,究竟哪个才是其真爱?

下面放了各种易南尘与合作过的女星的合照,或亲密的聊天或是对视。本来也没什么,但偏偏网友们按耐不住了,还弄出了一个投票,票选你心中最适合易南尘的人?

居然引发了几百万的回帖,投票人数也高达九十万。

苏栀懒得看评选结果,把电脑重新推回给他,不忘损了一句:“总是看这种东西,小心智商下降。”

将东西整理好,冲他摆摆手:“阿景,我先走了,南尘来接我。”

景寰仍旧盯着屏幕没有回头,冲她摆了一个ok的手势。

清晨的空气很清新,苏栀站在公寓等他,顺便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景色。

这片住宅算是比较高档,楼下的设施修缮的很全面,安保工作也不错,而且不是在市中心,周围很安静。

大约十分钟,易南尘的车就开了进来。

苏栀这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辆车,是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外观很好看,她一直没有跟别人说过,她其实很喜欢兰博基尼的外形和线条。

只是越是喜欢的东西,就越是不想买,怕破坏了心中的那一份期待。

苏栀坐上副驾驶问:“你怎么又换车了?”

他侧过脸来看她,拍了拍她的头,宠溺地一笑:“傻瓜,给你买的。”

延伸阅读

波米熊童装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7vm.shtml
波米熊品牌童装为婷雅企业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在当前国内时装市场上颇具影响力

芬尼斯奢侈品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sg4o.shtml
芬尼斯奢侈品皮革护理加盟_公司简介温州市芬尼斯皮革化工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皮革护

奥兰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gj2y.shtml
山东庆云奥兰机床附件制造有限公司的主导产品:1、有导轨、横梁上专门制作的柔性风琴式防

小肉肉炸鸡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ut3q.shtml
小肉肉炸鸡,鸡肉鲜嫩多汁,口感时尚有范,小吃、饮品、简餐应有尽有,小肉肉撩定吃货。小

供应生产各种电视机装饰条拉丝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d14t.shtml
深圳市益众工艺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烫金加工的对外服务公司:车间专职烫金制作:各种

妙珮饰品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b1ot.shtml
妙珮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广州市妙珮饰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集时尚饰品的设计、生

裕隆进出口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x9hk.shtml
裕隆进出口成立于1998年,座落在美丽的千年古城青州市,市一个交通便利的旅游城市,是

思苑鞋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dmgx.shtml
思苑鞋,寓意为“追寻美丽的源泉”,崇尚中西方时尚文化的融合。品牌创始人早期游历欧洲期

雅格莉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dvj9.shtml
雅格莉化妆品总部经销批发各类彩妆、护肤品(面膜、面霜、乳液、祛斑霜、防晒乳、精华、等

橙红加盟  http://www.francois-pourrier.com/g0wu.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入戏在线阅读第六章

    庄周王子,当初投胎转世的时候,希望投生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不要再因为门第观念与梦蝶错失爱情。看来天庭准了他的愿望,他成了一个平凡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孩子,我现在就走在去农村的路上。不过,现在的农村人你也不能小看他,很多城市新贵都是农村出身,而且那个庄周王子确实不好对付。当年他父亲,仅仅只带了

  • (择天记电视剧)终生如遇,惟慕南枝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你的锅,背好。“可怜的小蝙蝠,你看到他那张失望的脸了吗?”云海侧身缩进更衣室,然后对着安静异常的系统说道。你居然还敢这样嬉皮笑脸?!天杀的系统在刚刚宿主作大死的时候连口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她直接跳到布鲁斯脸上对他喊道:“我是小丑,我是小丑,快来逮捕我呀!”又一次,心累的感觉支配了这个饱经风霜的

  • 这不是高达第二章在线阅读

    伴随着“咣”的一声,手机终于结束了空中完美的漂移,正中乔总的鼻子。被砸到的那一瞬间乔总并没什么知觉,等他有了知觉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坐在了地上,鼻子正往下淌血,而且鼻子左侧的一片皮肤也被砸青了。也许是他shuai到人神公愤。其实他每次都走贵宾出口的,只是这次赶上贵宾出口处检修封闭,首次回归大众便挂彩。

  • 都市之海洋兵工厂在线阅读找到解答的公式(中)

    明明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問題,脫口而出的卻是……“為什麼要幫助我呢?”說完,明愣住了,不禁思慮起自己的反常。好奇?懷疑?……期待?——因為她是特別的?怎麼會有這種妄想。重點是,自己說出‘不在乎任何人’的會長,幫助她的理由。舉手之勞?還是,其實這人沒有她自己說的那般無所謂,依然會對他人產生憐憫?很快的,明

  • 系统不要太厉害在线阅读赵子言

    赵子言看着清晰的玻璃镜上陌生的面孔,忍不住再一次抚摸脸庞。这是一张略显憨厚的脸,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显露出勃勃生机。他叫张毅。他,37岁;赵子言,15岁。赵子言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可是他一点也不想要。赵子言从前受夫子教导,不相信鬼神之说。但现在他想,满天神佛,无论哪一个来帮他回到

  • 皇上每天都在觊觎臣妻都一样

    店员小Z连忙应着去泡咖啡。我小心得瞥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应该是常客了,他说雨下大了……我再向玻璃墙外望去,嗯,行人都在急速走着,不,是在奔跑。突然想起我没有带伞的习惯。而这个男子也没有伞。看来这人会成为长时间呆在这里的第三个顾客,不过受天气限制。我低头思索着,默默的笑了。那个人似乎没注意到我的存在,我

  • 聊天群里都是我小号第8章在线阅读

    果不其然,那个小美女,第二天又来了。正是放学的时段,陶九怀送走了几个来买本子笔的二中学生,就看到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衬衫黑色紧身裤,昂着脑袋走了进来,显然是心情不错。“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陶九怀笑着问道。陶九怀猜测,小美女大概是附近那所技校里面的学生,年纪不大,强装成熟,殊不知自己还嫩着呢。

  • 《释兽》在线阅读第8章

    正细心打量四周的方寒突然一愣,因为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脸色偏黑,五短身材,修为一眼望去大概锻体三重的样子.望了望,方寒并不担心,先不说这坊市不准动手,就算真打起来了来方寒也有信心一只手就能把眼前的男子按在地上摩擦。什么事,方寒不客气的问道,嘿,前面是这样的,在下看前辈大概是第一次来这玄天坊市,故对这

  • 经年指间在线阅读第二节

    顾鹤楼一直守护在弟弟的病床旁,弟弟昏迷到现在都是他二十四小时陪护。顾西辞正在给病人做手术。顾江翎偶像身份敏感,狗仔队天天捕风捉影,显然不适合在这里停留太久。幼弟顾清舟年纪还小,便让他回家,白天正常上课。而且小孩抵抗力也不是很强,不适合天天呆在医院里。病房内设施布置比较全面,所以白天在这里远程办公,晚

  • 和离记风波再起,毁了吧(3)

    顾羽一坐在顾源与的旁边,沈琴则是坐在她的对面,沈琴看着顾羽一的脸蛋出落的越来越好看了,而且更像那个贱人了,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过了今晚,在这京都可就在没云落这个人了。看着顾羽一的眼神就没在那么犀利,也是,谁会和一个将死之人过不去。顾羽一同样是浅笑嫣然的看着对方,看来这沈琴是有十足的把握啊。沈琴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