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何卉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嘟嘟肥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祁应寒正在公司开会,秘书小心翼翼地报告着上一季度公司的运营状况,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

期间,桌上的手机微微亮了亮也没人发现,直到半个小时过去后,祁应寒准备看时间,才发现屏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短信。

发短信的人用的是陌生号码,他皱眉看了眼,没有立刻点开。一直等到会议彻底开完,才再次拿起手机。

“祁总,您今早要新订的那款胸针已经联系商场了。”秘书临走前想起祁应寒早上来叮嘱的话,特意汇报了声。

天知道,当他听到连笑都很少的祁总要预定女士胸针的时候,有多惊讶。但即使好奇,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敢多问,只得下去准备。

只是心里隐隐有些猜测,这个胸针,应该是给祁总的未婚妻的吧?

一直听说祁总有个未婚妻,本来以为是关系不好才没有带到公司来,现在看来,哪里是关系不好,分明是喜欢的不行才对。

要不然祁总也不会特意交代。秘书心里想着,小心地看向祁应寒。

气质冷峻的男人闻言眉头松了些,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听到这句话,秘书松了口气,心里觉得自己果然猜对了,在弯腰离开时不忘带上了门。

空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祁应寒一个,在秘书离开后,他才将目光放回到手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让他隐隐有些压抑。

这对祁应寒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情绪,只是一个没有点开的短信而已,又能有什么呢。他这样想着,又过了很久后才终于点开了屏幕。

那个人发来的是一条语音消息。

祁应寒皱了皱眉,伸手点开,却在下一秒顿住了。

“阿妤。”似乎有人叫了声。

那是一段录音,听着声音好像是在酒吧,祁应寒记得,顾妤之前是挺喜欢去酒吧的,不过这一个月很少去了而已。

在听见声音的一瞬间,祁应寒其实很想按暂停键,但莫名的原因还是让他停了下来。他面色平静,听着录音里那道喝醉了的女声冷声道:

“什么未婚夫?我一点也不喜欢祁应寒,和他订婚也只是为了顾家而已,要不是为了顾家,我怎么会忍受……”

顾妤很少说这么多的话,可那确实是她的声音。在这个录音响起时,祁应寒其实是有一瞬间惊诧的,可随即,那丝惊诧就被后面的话所掩盖。录音里的声音还在继续,那熟悉到独一无二的清冷语气,叫祁应寒想要告诉自己是假的都做不到。

这或许就是顾妤心中所想的,她对于嫁给他这件事真正的情绪。

他心中隐隐有了结论,一时间竟然难以相信。

顾妤在今天早上叫他路上小心的时候,心底其实——厌恶着他。

祁应慢慢闭上眼想象着录音那头顾妤开口说这段话的模样。是一贯的眼神冷漠,高傲又不屑地和对着那些她不喜欢的人时一模一样。

一分钟的录音很短。

他静静的听着那段录音到最后,心中竟然出奇的平静。

连祁应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这么平静。

或许是早就想到了。

从白朗说顾妤不爱他时,他就已经有了这种预感,只是没想到真相会这么快以这种方式被揭穿。

因为手机系统的自动循环,那录音被放了一遍又一遍。祁应寒表情不变的听着,除了握着钢/笔/的手上有了血痕,竟然再看不出其他。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那些曾经闪过的深冷情绪。

不喜欢自己,那喜欢谁,阿妤?他在心底问着,却已经有了答案。

她其实,谁都不能喜欢。

毕竟,即使是厌恶,他也不会放手。

祁应寒眼神深沉,过了很久才恢复了往常冷峻的模样,只是心底却慢慢沉了下来。只要等一个契机,就会冲破枷/锁/。

祁应寒知道,自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冰冷的钢笔刺激着伤口,他想起下午的约会,眉眼微沉:“阿妤,你可要乖一点啊。”

顾妤并不知道祁应寒身上发生的变化,她在挂断了电话后就走进了餐厅里。因为两次间隔时间并不长,而顾妤样貌又格外出众,因此经理一眼就认出这是上次和未婚夫一起来的那位小姐,于是连忙迎上去。

“您好,是订位子吗?”

他以为顾妤一个人先来是来预定座位的,结果却看见漂亮的女人皱了皱眉:“我来找人。”她说到这儿又停了下来,突然想起霍逞并没有说具体位置,刚准备想着要不先订一个地方先坐着,就听见耳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不用了,我们是一起的。”

霍逞的声音带着些笑意,向餐厅经理点了点头,经理见状立马道了声歉。

“不好意思,不知道您已经定好座位了。”

他笑着带路,只是心底却有些疑惑,上次来的时候,那位漂亮的小姐未婚夫不是一个姓祁的先生吗?

怎么这次和另一个来了?难道他们搞错了,其实当时坐在对面的两人才是情侣?

那经理这样想着,看向两人的目光隐隐有些奇怪。

座位还在上次的地方,顾妤刚准备坐下,就见绅士风度的霍逞帮她拉开了座椅,看见这一幕,经理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再开口时就已经换了称呼:“您好,霍先生和夫人需要点什么呢?”

“夫人”这个称呼叫顾妤皱了皱眉,就连霍逞也没想到这个经理会这么误会。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听到有人这样称呼他和顾妤时,霍逞心底竟然升起一股隐秘又/禁/忌/的满足感。

好像顾妤真的是他的一样。

经理不知道两人想法,在说完后就微笑地等着,顾妤忍不住想要告诉他他眼神不太好,结果刚准备开口,就听系统道:“您何必和这些人计较呢。”

他声音带着笑意,顾妤莫名觉得他好像是在嘲讽自己那声夫人。心里抽了抽嘴角,面上表情不由更冷了下来,最终却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提醒了一句:“你误会了。”

她说完后才拿起菜单,霍逞没有看清她那一瞬间的神情,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顾妤纤长的脖颈微微低俯着,长睫下神情冷漠的惊人。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中顿了顿,喉/间微微有些发痒。

随口点了几个甜品,顾妤就把菜单递了过去,直到经理转身离开后,才冷淡的看向对面的霍逞。

“我是过来拿胸针的。”

做高岭之花就是这点爽,想要什么直接开口就是。顾妤不想和男主再共处一室了,于是连敷衍都懒得敷衍。

反正上次她扇了霍逞耳光,两人关系能好了才有鬼,自己在他心里估计也就是一个几章弄死的小炮灰而已,顾妤很有自知之明,也不准备刷什么存在感。

靠近窗户的位置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下颌微抬着,总是冰冷的语气中连丝多余的情绪也听不出。

霍逞沉隽的眸光微微闪了闪,突然道:“嫂子好像很厌恶我。”

出乎意料的问题突然被问出来,这还是霍逞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说话。顾妤本来正喝着水,听见他的话反应过来差点被呛到,索性她向来面无表情,压下诧异后也看不出来什么。

“系统,他这是什么意思?”顾妤皱了皱眉,心里不太确定男主是不是现在准备趁着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算那次扇耳光的账。

她心里慌的一批,觉得这个问题要是回答不好,自己可能就回不去了。

于是斟酌了很久后,才冷淡道:“你想多了,我对所有人都一样。”

我不讨厌你这总行了吧?

顾妤想着自己的回答,总不会再得罪男主吧。

谁知道就是这句话却让霍逞慢慢皱起了眉。

她的意思是:没有什么厌恶不厌恶的,他也不过和那些人没什么区别而已。这个认知叫霍逞眯起了眼。

在来到这个餐厅之前,他一直想要弄清楚自己对于顾妤是什么感觉,他做好了克制这种被/欲/望支配的感情的准备。

甚至,他觉得顾妤厌恶他也好,这样他们彼此都有退路。

他想了很多,可顾妤却对他说:所有人都一样。

没有厌恶,没有轻蔑,只有高傲的冷漠,所有人在她眼中都是一样的——无关紧要。

霍逞终于从她平静的目光中读出了这个意思,却忽然有些想笑。

因为他知道,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准备都是笑话。他可以克制自己,可以告诉自己顾妤是他的嫂子,可以将这种感情压下去,继续做那个谈笑风生的霍逞。可他不能接受,在顾妤眼中,自己什么都不是。

在听到这句话时,他就已经有了软肋。

他最不能容忍的是,她眼中没有一丝一毫自己的影子。这种/欲/望将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克制撕的粉碎,霍逞却慢慢勾起了唇角。

他忽然明白,那时一心纠结想要弄清楚这种感情的自己有多蠢。

/欲/望也好,执念也好,都只是在那人能看见他的基础上。

可现在,顾妤眼中并没有自己。

这样想着,霍逞拿出了那个胸针,他手上青筋微微起伏,再抬起眼时,面上却毫无异色:“嫂子,胸针可以给你。”

“但是这毕竟是我弄掉的。”他眸光清峻,在顾妤不解的目光中含笑道:“为了表示歉意,我想亲手再”

“——替你戴上”。

延伸阅读

伊歌银饰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gprm.shtml
伊歌银饰是广州市伊歌银饰有限公司在某年成立的工艺装饰品牌,总部设立在广东。ING(伊

多鲜休闲饮品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ns9d.shtml
多鲜休闲饮品成立于1988年。二十多年来,始终坚持“开拓、创新、奋进”的企业精神和“

洁刻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a299.shtml
洁刻空气净化器是永康市芝英洁刻电器厂旗下产品,总部是空气净化器、美容仪器等产品生产加

牵手熊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xf4v.shtml
牵手熊童装旗下品牌牵手熊童毛衣坐落于中国羊毛衫名镇大朗,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

康虹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xjx0.shtml
暂无相关详细信息,请直接留言咨询项目官方!诠释爱的力量,致力于婴童事业,做康虹家纺产

亚尚家纺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3s7.shtml
多国际家纺品牌纷纷入驻国内市场,参与国内家纺市场竞争,使得各企业加速建设营销网络,完

南天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xzwy.shtml
南天酒店用品是一家多年来从事酒店宾馆客房布草、一次性用品、卫浴精品、客房小电器、大堂

蛮横肉蟹煲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sh2x.shtml
蛮横肉蟹煲产品系列丰富,吃遍皇室美味,在蛮横肉蟹煲,各种煲类让你大饱口福。肉蟹煲、排

飞行鱼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a2tt.shtml
飞行鱼手机壳总部是手机配件、电子产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168运动鞋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pb4h.shtml
168运动鞋位于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主营运动鞋、高仿运动鞋、精仿运动鞋、阿迪、耐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糖衣下的甜之青楼的老熟人(7)

    那样,皇室就算想追究,也毫无证据,他不但可以排除自己这个隐患,还让皇上恨得咬牙切齿却无路反驳。老娘,可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慕容枫开始计划着对策。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这顿晚餐也接近尾声了。慕容枫不动声色,非常隐蔽的把筷子藏进长袖中“我吃饱了,接下来去哪?”“去青楼。”孙刀彦笑道。“啊?!”慕容枫瞬间就

  • 重生2009之完美人生在线阅读第7节

    一直到晚上,林一都没有理会微博上的各种调侃。下午,在弄堂附近的公园里跟几个学生打了会球。晚上,刚打开门进去,发现胡爸胡妈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异样啊,挑了挑眉,便换下身上的衣服去洗澡了。饭桌上,林一刚坐下,胡妈便问道:“儿子,你交女朋友了?”林一一脸懵逼,开口说道:“没有啊,您从

  • 爱上你拯救我之第三章

    出了萱辉堂,荷风、竹露便再忍不住,匆匆跟上阮姿的步子,小声问:“姑娘今日怎么……”后面的话荷风没说太明白,可阮姿怎么会不知道她们是问今日她为何没像以前似的替阮珠瞒下刘府的事。看着两个丫鬟惊疑未定的神色,阮姿心中一阵酸涩,忽然又想起前世她被阮珠骗了以后她们在老太太面前哭着磕头只求老太太别把她送出去的模

  • 异世界的悠闲生活海岛!求鲜花!求评论!求各种!

    今日一早,院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何涛房中,其手上令牌发光,一个朦胧的门户打开,能够让一人通行。他给何涛的带上一个古朴的戒指,然后将他一脚踹了进去,这一脚将他踹醒了,满脸不敢置信之色的看着院长,他没想到院长这样对待自己。门户随着何涛进入,很快就关闭,转眼之间,何涛已经不知去往何处。“早就看你这小鬼不顺眼

  • 影视酒者在线阅读第5节

    “你也说,是从前的事情。”忘掉又怎样,忘不掉又如何,过去之所以被称之为过去,就是因为它永远不会被改变,周景很明白这个道理。“我总是在想,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多劝你几句,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纪明的话里带着悔意,他还记得当初那个高中时期穿着白T恤与牛仔裤安安静静的站在班级门口的周景,虽然话也不多,但浑

  • 红色绣花鞋第八章在线阅读

    “英雄协会今天正式成立,据调查这个庞大的组织是为了专门对付怪人而成立的····”电视上播放的新闻引起了龙卷的好奇心。“夜,之前的那个蜥蜴人是不是怪人”“应该算是吧”夜回想起了当初的那个蜥蜴人的样子,那名男子当时突然开始变异应该是人为的注入了什么药剂,通过药剂迅速的完成了变异,对于这种情况夜也不能确定

  • 向往的生活之第一巨星第七章在线阅读

    下课了,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座位,但章凡没有,他现在正皱着眉,盯着英语书后面的单词表。“什么情况,我英语不是应该很垃圾才对嘛,怎么上课居然都听懂了,难道是这个世界的章凡是个英语大佬?也不对啊,穿过来的时候也没有继承他的记忆,咋在这方面就继承了呢,而且我要是英语很强不是早上逸轩了嘛,怎么还会呆在这里。”百

  • 快穿之娇宠女配在线阅读第三节

    一眨眼,两天过去了。“小姐,今天你要去皇宫参加宴会了,可是你的衣服就这么几件,还是一点都不好看,这该怎么办哪,夫人才不会给你准备新衣裳,现在这样岂不是让你在宴会上出丑吗?”小怜看着正在不紧不慢吃着早餐的小姐,蔡凝紫拿了手帕抹了抹嘴,开口道。。“这几年,她让我出的丑,还少吗,现在也已经习惯了,不必要和

  • 诸修之战真是个好剧情

    司徒轩打点好,笑着叫了声‘诺儿’。闻言,韩诺诺正要转身,却被人拽了袖边。王宣看着眼前的丫头,啧啧两声,“还真是个美人胚子,果然倾国美女如云,可问姑娘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可否和我去喝上两杯。”此人就是那世唯一一个愿意照顾她,陪她走到最后也不曾埋怨的王宣,冰国的太子吗?此时,好似一切都变的陌生,在他眼

  • 海贼之我爸黄猿第8章在线阅读

    郝天宝听完了整个故事吓的不轻,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赵侦探,你见多识广,你觉得这件事是真的吗”在郝天宝的眼里,赵无邪现在可是国际大侦探,经历的案件和类型一定很多,他急需要赵无邪这种人的建议和帮助。“这种事以前倒是也有碰到过,毕竟这个社会上还是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赵无邪坦白的说道。“哎,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