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男主他总装穷[穿书]梅家

作者:方圜一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说起来,薛沉烟被推下山那日,只来得及随手扯下那人的玉珏,但那玉珏是个什么模样她根本没有看清。而薛沉微把她救上来后,却是把那玉珏看得清清楚楚。

玉珏是用上好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五瓣梅形状。在雍州,无人不知五瓣梅乃是雍州梅家家徽。

想到梅家,薛沉微便眉心微蹙。

梅家世代经商,每一代家主都可算得上是经商奇才,发展到如今更是酒楼、丝绸、瓷器、古玩、字画、马场等各个行业都有涉猎,分号也都遍布大周各个州县。便是说上一句梅家富可敌国也是可以的。

若梅家只是单纯的商贾之家倒也罢了,可最让人头疼的却是梅家家主梅如瑜此人,以及他背后的千机阁。

千机阁中的“机”字,指的就是天机。

梅如瑜除却是梅家现任家主之外,也是千机阁现任阁主指定的下一任阁主,且他还是千机阁数百弟子中唯一一个能够窥探国运帝命之人。

近年来今上对千机阁和梅如瑜可是看重得很,频频大张旗鼓差人来游说他出任国师一职。若换了旁人怕是早连连谢恩走马上任了,可梅如瑜却是一次次拒绝,到现在更是连今上派下来的人都不肯再见。

而那位一向专横独断的皇帝对梅如瑜的耐心似乎超乎寻常,被他频频拒绝,竟也从来不恼,仍旧契而不舍派人继续游说。甚至有看不下去梅如瑜做派的大臣嘴快说了句梅如瑜的不是,他都大怒着训斥了那大臣。

今上对千机阁和梅如瑜看重容忍,连带着对梅家都多了几分器重。

若是可以,薛沉微是真不想同梅家结怨。

然而,偏偏薛沉烟拽着的那枚玉佩,薛沉微曾在梅如瑜身上见过类似的。据她所知,能佩戴五瓣梅玉佩的,在梅家地位定不低,就算不是如梅如瑜那样的家主,也定是个不小的主子。

在拿到玉佩第二日,薛沉微也派人去查了当日是否有梅家人也去过青灯寺。最后得到的消息是,在他们去寺里还愿当日,梅家的大小姐梅如香确然是去过青灯寺。且梅如香在去到青灯寺之后,也曾支开手下的人,独自一人去过后山。

便也就是说,满满滚下山,极有可能和梅如香脱不了干系。

只是不管是他们宣平侯府,还是她的夫家顾家,都未曾与梅家结怨。她担心的就是满满性子调皮,在无意中得罪了梅如香。

先前因为满满情绪不佳,她便没有说什么,只暗中派了人去查梅如香近些时日的行踪。如今既满满问起,她亦摆正了神色,认真问她:“满满,你可曾与梅家人结过怨?”

薛沉烟听得姐姐如此问,便知了那枚玉珏定与梅家有关。

关于梅家受宠的程度,薛沉烟自然是知道的。也知道若非必要,阿爹和阿姐都不会愿意和梅家起争执。

她撑着腮,细细回忆起自己是否见过梅家的人,可想了好一会儿,她都实在记不得自己何时跟梅家人有过什么牵连。

薛沉烟冲姐姐摇了摇头,亦是认真回道:“我从来没有同梅家的人打过什么照面。”

顿了顿,她又问道,“阿姐,那玉珏,是梅家人的?”

“嗯,”薛沉微点了点头,满满虽然时有调皮,却从不屑说谎逃避,她说她没有与梅家人结怨那便是没有。

见小妹前些日子才刚恢复红润的脸上明显带了几分郑重,薛沉微心底一酸,柔声道,“满满放心,若真是梅家人无故对你下手,无论如何阿姐定会去梅家给你讨个说法,不会让你白白受了这苦。”

宣平侯府和顾家从来都与人为善,不肯轻易跟人结怨,可此次满满却险些丢了半条性命。若真查明是梅如香无故欺负到满满头上,便就算是陛下器重的人,他们也不会做那挨了打还不吭声的哑巴。

···············

雍州,梅家戒堂。

堂里的气压低得可怕,堂中跪着的少女约莫十五六岁,一袭红衣衬得她肤色如雪,她一双美目倔强地看着冷着脸坐在首座的兄长,梗着脖子道:“我没错!你便是点了我的穴道,让我在这儿跪上一晚,我也不会跟你去顾家道歉!”

少女正是梅家家主梅如瑜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梅如香。

“混账!”梅如瑜猛地拍了下桌子,如水墨画般的眉目也没了往日的清润,而是冷冽得吓人,“无缘无故将人推下山,害人险些丢了半条命,你还有理了?”

他这一怒,让在戒堂侍候着的下人皆抖了三抖。

梅如瑜不过二十一岁年纪,因为身体不好,便是在这初夏的天,依旧穿得比常人厚实一些,连带着脸色也比正常人苍白几分。

若是不发怒时,他就是个眉目如画的病弱清贵公子,眉间还时常带着温润的笑意,叫人看了便忍不住想去好生护着他。

可身为梅家家主,哪可能真要人护着?

想他不过是梅家上一任家主在外的私生子,十一岁被带回梅家,十五岁便开始执掌梅家。梅家的势力向来错综复杂,若真这样弱,他一个私生子也不可能稳坐在梅家家主这个位置上这么多年。

这不,他这一发怒,素来清润的眸色变得寒冷如冰,便就让平日里总是想着好好照顾他的下人们猛然想起他温润外表下的凌厉手腕,当即吓得声都不敢出。

然而,梅如香却是半点不怕梅如瑜,她乃是上一任梅家家主梅昫嫡出的幺女,自幼便被家里人宠得刁蛮任性,从来不将这个半路回到梅家,又素来与她不亲近的兄长放在眼里。若不是被强行点了穴道跪在地上,她怕早就跳起来同这个体弱的兄长打了起来。

此时她看着自己的兄长,眼底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你一个私生子,凭什么教训我?”

梅如香此言一出,屋子里伺候的仆人们只恨不能马上滚出去。可偏偏又没一个人敢动一下,连偷偷看一下梅如瑜脸色都不敢。

梅如瑜刚被接回梅家那两年,确实有不少人病垢他私生子的身份。可在梅如瑜上位后,这个身份便很少被人提及。外界有传,之所以突然之间无人敢提梅如瑜的身份,是因为他用了一些极端的手段,封住了那些人的嘴。

至于是什么手段,偏又没人能说得清。但关于私生子这个身份,定然是梅如瑜的逆鳞无疑。

大家纷纷开始担心起口无遮拦的小姐。

梅如瑜听得梅如香的话之后,眸色比刚刚更冷冽几分,声音更是冷硬:“就凭父亲和母亲临走之前把你交给我管教。我梅家的儿女,便就是真看上什么人,也该凭自己的实力去争取。若是争取不来,便就代表你实力不够。如此的话,要么继续努力,要么放手成全,而不是用这等低劣的手段去谋意中人所在意的人的性命!”

梅如香闻言,神色大变,怒道:“你派人监视我?”

刚刚不管梅如瑜怎么问,她都只嘴硬说是薛沉烟抢了她的东西,她才想出手给她一些教训。

她万没想,她这个淡漠的兄长居然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薛沉烟下手,如此说来,一开始的时候他便已经断定她在说谎了,所以坚持要她去道歉么?

然而,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说谎,薛沉烟本就抢了她的意中人,她便是给她一些教训又如何?

她梅如香有钱有貌,梅家又深得陛下器重,她刚及笄便不知有多少人来梅家提亲。可她好不容易看中的人,不管她怎么示好都始终视她为无物。原以为他只是无心无情,直到上个月她偷偷溜进他的书房,竟看到他书房中挂着一名少女的画像。

画上的少女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背后桃花灼灼,她坐在桃树上微微垂首看着树下,似看到什么让人欢喜的东西一般,眼角眉梢都是惊喜,眉目间的光彩让人移不开眼。

那样一个性子冷淡的人,书房中竟暗藏着一副少女画像,不是因为喜欢那画中的人,又是因为什么?

那时候她才知道,那人其实不是无心无情,而是心底已经有了人。

她心灰意冷回到雍州,却不想,竟让她无意中在青灯寺撞上了薛沉烟。

虽说她的年岁比画中看起来要小上两岁,可她一眼就能断定,她就是那画里的人。

她与宣平侯府和顾家都没有多大交集,那时尚且不知薛沉烟的身份,以为薛沉烟只是寻常人家的小姐,见薛沉烟独自一人往青灯寺后山走去,她便也遣开身边的人,跟着薛沉烟去了后山。

她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薛沉烟,以泄一下心底那股被人拒绝之后的郁结之气。却不想下手过重,薛沉烟又毫无防备,竟一下子把她推下了山。

看到薛沉烟滚下山时,她才慌了,连身上随身携带的玉珏被扯了下去都不知道,只匆匆逃走。

后面得知薛沉烟的身份后,她更是忐忑不已。

梅家虽然受陛下器重,可到底也只是商贾之家。薛沉烟怎么说都是侯府之女,她再蠢也知道薛沉烟若是真出了什么事,爱女如命的宣平侯必不会罢休,到时梅家怕是也保不住她。

唯一能护住她的也只有这个受陛下看重的大哥,然而他又素来不喜她,不把她推出去交差就算仁慈了,定是不会护她。

她到底还是怕了,连夜收拾了东西便跑了路,只想等这件事情过了再回来。哪知道她刚跑没几天,便被梅如瑜的人给抓了回来。

梅如香从来不觉得自己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兄长有什么资格教训自己。

她本就因为被抓回来而恼火,在得知兄长竟派人监视她的时候,她更是怒了。他梅如瑜抢了她父亲的关注和梅家的家业不说,竟还派人监视她,叫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延伸阅读

宝瑞源珠宝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bk3k.shtml
安徽宝瑞源珠宝有限公司始创于1999年,主营钻石、玉器、彩宝。以“传承中华珠宝文化,

丰盈居木地板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yh55.shtml
丰盈居地板始终秉承“团结、务实、最求卓越”的企业文化精神,围绕“以人为本,和谐发展”

益康林海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g9k9.shtml
保健茶代理加盟招商【桦褐菌精粉茶】盒装是由“青岛益康草本茶业有限公司”生产,是保健茶

美玉人生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gwz7.shtml
专卖店

自由人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nacz.shtml
自由人自行车灯总部实力雄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

梧桐惠丰羊毛衫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dgf5.shtml
梧桐惠丰羊毛衫经销批发的毛衣、毛衫、针织衫、羊毛衫、毛纱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

爱迪尔珠宝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yaf2.shtml
爱迪尔珠宝IDEAL品牌文化核心:非凡释义:非凡,即非一般的、的,正如每一个人、每一

聪明仪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gd5d.shtml
网络网络教育教育教育

昊科教育 疯狂博士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ga16.shtml
昊科教育是国内专职从事“幼少儿科学”课程研发、校园科技馆开发的教育品牌公司,其中“幼

英伦摩点甜品加盟  http://www.howafarms.com/jpt.shtml
英伦摩点甜品隶属于秦皇岛中赢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位于秦皇岛,创始于哪年,英伦摩点这一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故梦四迭在线阅读第一节

    凌家后宅,一座破败的院落中。啪啪啪啪!接连不断的清脆鞭啸声划破长空。“云废物,交出秘典,否则本小姐立马打死你!”头顶传来少女狠辣的威胁。云翎死死咬唇,连惨叫声都不敢发出,生怕再次激怒眼前的少女,换来更猛烈的鞭打。许是她的沉默刺激了少女,少女冷哼一声,手里长鞭再次甩出。这次,长鞭直接缠上云翎的脖颈。少

  • [综漫]魔王攻略手册时间

    林君若早在逃亡时就见过了生死,虽不是司空见惯,但也能够轻易接受,所以他对于秃头三人的死并没有太大感觉,但是对于王文的狠辣内心却很感慨,这种人要么自己死的很惨,要么别人死的很惨。凝气、筑基……元婴……问道,这后面还有没有更高级的等级林君若不知道,但是他通过这些等级划分看到了修真界的秩序——强者为尊。就

  • 匹诺曹与蓝胡子第9章在线阅读

    紧接着,奶糖立马转回脑袋,现在还不能出去,那女人就是在等我出去的那一刻,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我必须坚持。……而在厨房的檬檬,不知道某只团子大大的脑洞,她正专心准备自己和奶糖的食物。狗狗不能吃人类的大部分食物,尤其的咸的与甜的。她先给奶糖做,在制作时特意记住,不让自己习惯性的放调料进去,锅里煮

  • 大唐姐夫的荣耀之第七章(7)

    chapter07《仙上仙》剧组。刚过了一场戏。胡峰心情不错,最近几天的进展都非常顺利。男三也终于有了合适的人选。他放下机子,拧开瓶口准备喝水。就看见助理给他递了个手机过来。胡峰低头一看,脸色立马就沉了下去。微博上霍泱竟然转了《仙上仙》的官博。这条官博正是之前那位嫖-娼男演员退组后,发的一条等待新成

  • 我的世界恋人在线阅读瞎说

    温知珩上的聚英学校是个私立的学校,学校虽然是私立的,但教学质量却是市里数一数二的,所以,远在异国的秦敏接到舒姝要去聚英上学的消息后,第一个念头不是埋怨温家给舒姝上了这么贵的一个学校,而是感谢温家这么关心舒姝。聚英学校在省里是出了名的人性化教育,学校里不但设有音乐舞蹈绘画等各方面特长班,最重要的是学校

  • 不如归隐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而在接下来少女的话中谢无双知道,当今谢家的家主谢东平今年四十三岁,育有四子两女,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谢无双,他可不是谢东平亲生的。“对了,说了半天,你叫什么名字?”谢无双对少女说道。“奴婢叫玉儿。”少女应声道。“呵呵,好名字。”谢无双拍了拍巴掌道:“你几岁了?”“十七。”玉儿低声道,说完之后

  • 素时景年在线阅读第1节

    闵安市人民医院坐落于交通最便利的地段。虽说便利,但近年二胎政策放宽,原本畅通的公路也随着人流的增加被塞得满满当当。这患者一多,医生便忙起来,准点下班的时候几乎没有。就在这拥挤而繁忙的一天的尾声,刚走到门口的何雯被老主任一通电话叫停,连白大衣都来不及换的跑去后门。堵在门口的,除了护士长赵清以及几个小护

  • 地下城入侵世界在线阅读第5节

    Chapter5【七点】喻温宁昨晚定下的闹钟准时响起,或许是太久没有这么早起床,稍微带着点起床气,喻温宁不情不愿从被窝里爬出来…借着残存的一点意识摸进浴室洗漱,换完衣服,这一翻折腾过后,不醒都难,拎着昨晚随便丢的书包,下楼吃饭。和早早就坐在位子上的奚川和喻情说了早,就坐下乖乖吃饭,明明都是要上学的人

  • 女主是个钱罐子精在线阅读第5节

    每次拿到储物柜,卡瑞娜都要花一些时间来思考要用什么密码,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她每一学年都会换一次密码。市科技中学的储物柜可以用严丝合缝来形容,想要像其他学校那样往储物柜里扔情书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虽说不干扰学生之间谈恋爱,但如此一来算是扼杀了一批腼腆孩子想要通过送情书来表达爱意的炙热之心。卡瑞娜将自己

  • 无声消逝在线阅读第一章 :上古元气再异动,维桢下凡寻圣君

    第一章:上古元气再异动,维桢下凡寻圣君第一节:都冶继任神族长老,垂白偶遇丹穴沅芷都冶,灵瞻和维桢无限惆怅的望着忘仙殿上空师傅的元神渐渐消失,三人一同跪在忘仙殿的殿门口齐声叫到“师傅——”但这悲伤立刻被神族弟子的呼叫声打破了。“——大师兄,不好了,上古元气又有异动了。”说完便等候在一旁,着急的等候都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