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老婆超凶的(快穿)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八步莲心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道喝然之声乍起,只见三道人影自二楼的一间厢房内飞窜而出,最后落在了平地上,紧逼其后的是一道暗黑的身影。

一柄乌黑的铁扇打着旋向北辰攻去,强劲的扇风在相思楼的桌椅与墙柱之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刻痕。北辰勾唇一笑,将韶华与花幽灵皆推至一边,而后凝神对抗眼前这位不明人士毫不松懈的攻势。

顿时,相思楼内一片混乱,部分清醒的酒客不顾屋外依旧飞扬的细雨,惊恐莫名地疾奔而出,生怕被那冷冽的扇风所波及。

黑衣人气劲强悍,力大无比,而北辰虽然同样使扇,却是手势轻灵,旋闪巧妙;黑衣人发招猛攻,式式逼人,北辰则是以守为主,气定若闲。

一时之间,两人也难分轩轾。

“阁下是谁?”北辰仰头避开逼命而来的扇风,一挑眉,“为何步步杀招,欲致本公子于死地?”

“哼,怪只怪你不该多管闲事。”黑衣人冷答,张狂的气势,蒙上无尽的杀意。

“哦?”侧身再次避过一道杀招,北辰气定神闲地再次询问,“不知在下究竟管了何种闲事?还请阁下能够明说。在下也好谨记于心,以免再次惹上这般无端的杀祸。”

“再次?”黑衣人微微地缓了缓攻势,但唇角随即浮现出森冷的笑容,凌厉的目光中爆出噬血的凶光,“你的死期已至,要想有下一次,那就等待下辈子吧。”

话落,他的招式更加凶猛,凛冽的扇风宛若锐利的刀剑,逼得北辰直直后退。

“愁阕扇?”忽然,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黑衣人手中的兵器,“此人莫非是那骥陵古家的少爷,古流风?”

“哈~”北辰扬了扬眉,似笑非笑地道:“原来你就是那~位列天痕榜末位兵器的主子,古流风?”

“怎么,听你的口气似乎有些不屑!”古流风陡地逼近北辰的身前,手中的愁阕扇几乎快削下北辰的耳朵。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眼底的愤怒却如同他的扇风一般,不断地呼啸而出。

在北辰避开他的杀招之后,古流风手中的愁阕扇却倏地翻转过身,以着极为诡异的手法再次逼近他的颈侧。

千钧一发之际,青色的衣袖猛然扬起,白皙修长的手指间,一柄花扇飞快地旋转着并顺利地隔开了逼命而来的愁阕扇。同一时间,北辰乍然后退,身子拔空而起,最后灵活地攀附在相思楼的梁柱上。不待古流风追至,他再次出人意料地松开大红色的圆柱,俯身跃下二楼。

“好身手!”

不知是谁发出的一声赞叹,伴随着酒壶落地的声音。霎时,纯正的酒香四溢,弥漫在空气中,在不知不觉中淡化了凌人的杀气。

北辰坐在围栏上,身子半倚半靠着身后的柱子,手中大开的花扇在烛光下盈然闪烁着绚丽的彩光。一阵风自未关的门外吹入,拂上二楼,掠起他的发和身上的青衣,整个人好似随风而起,一副邪气逼人却又飘飘欲仙的模样。

“哈哈~”风张扬起来,轻滑的笑声缓缓荡开,“这世上能入本公子眼内的武器,至今还未现世,何况你这位列末位之兵?”北辰悠然开口,一语道尽睨视天下的狂与傲。

“少爷,你就别祸乱人心了。”

忽然,一道清凉的语音如冰砸人,瞬间响彻在相思楼内。

“唉~”北辰的视线落在楼下的韶华身上,随后徐徐地勾起一抹魅惑的笑。他微挑着眉,凤眸里放射出玩世不恭的神态,“既然华儿不认同,那在场的诸位也大可不必将本公子的方才所言记于心上。”

好个狂妄之徒!

本想接机掳走花幽灵的古流风冷冷地站在距花幽灵只有十米处的看台上。他直视着二楼的北辰,怒气急速攀升,阴邪的杀气更显得一身黑的他极为得诡谲与幽魅。

这时,屋外的冷风掀起阵阵雨帘,不住地吹入相思楼内,带来了阵阵的寒意。

除了几位已经醉死在座位上的酒客之外,其他人皆不由地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希望能够避开自古流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

一脚踏上围栏,北辰满眼轻蔑地睨视向古流风,淡笑的神色却仍一派悠闲。

“古兄,切莫以如此崇拜的眼神看着在下。”他缓缓地合上手中的花扇,却又在瞬间将之打开,而后悠然自得地摇起扇子,“只怕本公子承受不起。”他凤眸一瞥,嘴角的笑暗藏着淡淡的嘲讽。

“你!”

古流风的瞳孔倏地缩紧,冰锥一样的目光刺向北辰。他伸手指向二楼的北辰,最后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有阴沉邪佞的面孔不断地渗透出层层的杀气。

“听闻骥陵美女众多,古兄何必非执着于寒妹不可。”慢悠悠地坐直身子,尽管此刻北辰的脸上噙着温文的笑容,且轻摇折扇的姿态依旧是如此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但从他挺立的肩背却看得出其气劲内蕴、蓄势待发的能力与决断力,“如果你非娶在下的幺妹,那可需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能耐!”

想起数日前的那批黑衣人,北辰意有所指地道。

正怒不可及的古流风陡地惊醒,只听他冷冷地开口:“哦?看样子,阁下是有意割爱了?”他以扇轻拍掌心,视线在花幽灵与韶华的身上转了一圈,随后邪肆地笑道:“不如阁下好人做到底,将寒姑娘身侧的这位丫鬟也一并送予在下,你看如何?”

“嗯?”凤目危险地眯起,轻悠散漫的语声中透了一丝冷意:“那可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喂,你个臭不要脸的,竟敢打本姑娘的主意!”

韶华怒不可遏地向前走了一步,话方落,只见乌黑的愁阕扇宛若一只苍鹰迅捷地攻向二楼的北辰,而古流风则踏着诡异的步法,迅速地向她与花幽灵的方向飞掠而来。

北辰见状,尔雅笑意尽敛,眼神乍然转冷,“声东击西?哼!”

凝眸的瞬间,身形已动!

众人只见一道青影自楼上一跃而下,尚未看清楚北辰的招式,一道华光闪过,铿然之声紧随着响起,原本攻向北辰的愁阕扇竟陡地转向,朝古流风疾旋而去。

“那,那是……”

在众多酒客之中,有一人手指着闪至古流风身后的北辰,愕然地瞠大了双眸。他紧紧地盯着北辰的袖口处,仿佛在他的衣袖内藏了某种举世无双的宝物。

眼看着古流风逼至身前,花幽灵一阵暗恼。

红衣何时成了他的幺妹?

可恶的北辰,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冰冷的短刃悄然地自袖口中滑下,花幽灵一边后退,一边不露痕迹地将之握紧。

站在她身侧的韶华快速地拔出剑,眼看着就要与古流风交上手,却不料因感应到愁阕扇的戾气,古流风猛地回身,接住兵器的刹那,便被紧随而至的北辰逼入人群之中。

顿时,惊呼声此起彼伏!

酒楼内因北辰与古流风而起的混乱,更为一发不可收拾……

忽然,一道声音自酒楼深处传来,如寒夜清泉,一瞬间静了人心。

“风雨替花愁。风雨罢,花也应休。劝君莫惜花前醉,今年花谢,明年花谢,白了人头。”来人的声音很好听,低低的磁音,却有着脆脆的节奏,像暗夜里自屋檐滴落的雨珠,落在空中缠绵成晶莹的雨线,“乘兴两三瓯。拣溪山好处追游。但教有酒身无事,有花也好,无花也好,选甚春秋。”

众人沿着着声音抬起头,却未见半点人影,只有晕黄的灯光散射四处,淡淡的云烟缭绕在空气中。

待神秘来者的声音逐渐落尽后,只见一道儒雅的身影自楼道内缓缓步出。

这是一位极为俊美的男子,白哲俊逸的脸上染着淡淡的笑意,面对众人好奇的探视打量,他却神色自若,一股雍容华贵的气势赫然绽放。

“楼主!”

相思楼上下见到男子现身,纷纷行礼,恭敬地唤道。

“什么?”一些尚未离开的酒客与沉醉中却骤然被惊醒的人讶异地瞪向首次露面的相思楼楼主,“相思楼楼主竟然这么年轻?”

“这真的是相思楼楼主?”

“是呀,没想到相思楼楼主竟是如此年轻的公子,果真是才俊出青年。”

……

自相思楼楼主现身之后,酒楼内的酒客们便七嘴八舌地说开了,就连堂内的战局也随着二人对掌相击之后而嘎然停止。

儒雅的颀长缓缓地走下阶梯,只见来人负起手,浅笑如常地说道:“相思楼是个让众人饮酒作乐的地方,并非是适合江湖中人打打杀杀的所在。”下了楼后,他踱步走向北辰与古流风,淡然的声音,此刻却有着一股冷冽,“虽说来者皆是客,但是像二位方才的行径,不仅坏了酒楼内的东西不说,也惊扰了相思楼内其他的酒客。再者,自相思楼开楼至今便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知二位可曾听闻?”

“不成文的规定?”北辰一手环胸,一手轻摸自己的下颚。沉思了片刻,他方故作了然而讶异地瞪大了双眸,随即向相思楼楼主作揖道:“在下还是首次前来西陵,并不知相思楼有何规矩,还望楼主见谅。”

就在北辰俯低头之时,一抹异色自他的眼角一闪而逝。

相思楼楼主淡淡一笑,视线转向古流风。

“呃……”只见古流风全身一震,脸色竟在转瞬之间变得异常苍白,“这个,古某,我……”

“阁下可是来自骥陵的古流风?”

相思楼楼主笑得温润,未表露出丝毫的不悦之情。

但是,此刻的古流风却感觉到一阵排山倒海般的气势直压而来,惊得他全身几乎难以动荡。

他忐忑地握紧了手中的愁阕扇,讪笑着回道:“正是在下。”

“嗯,也就是说,你手中的铁扇便是位列天痕榜之一的名器,愁阕扇?”

“正是,久闻相思楼楼主年轻有为,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哦?”

相思楼楼主负起手转身背对着古流风,只见他微侧头,唇角含着浅淡的笑,晕黄的烛火衬着他俊美无畴的侧面轮廓,让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超离尘世的神圣光芒。

“既然如此,你应当清楚相思楼内的规矩,不知阁下为何仍会与这位公子有所冲突?”

“这……”

古流风陡地一怔,不待他继续,北辰一步上前,恭敬地向相思楼楼主行了行礼。

“楼主有所不知,古公子是看中了在下的小妹,非要娶她为妻不可,无奈之下,在下才会与之动手。”他直起身,微扬起手道:“楼主若是仍有疑虑,大可询问酒楼内的这些朋友。”

“这……”

已然清醒的酒客们纷纷后退,眼眸里闪烁着是否该替他作证的迟疑。

“呃,诸位……”

看来骥陵古家在江湖中存在着一定的势力,否则这些酒客何须如此忌惮?

北辰瞠目结舌地看向不断后退的酒客,心里暗呼糟糕。就在这时,一阵木门开启的声音在酒楼内清晰地响起。

“梵音可为这位公子作证~”

一道粉色的身影慢慢地自门后步出,只见她双手交握在腹前,步履轻缓,仙姿若舞。清冷的声音宛似一缕轻烟,在众人惊愕哑然之时,慢慢地飘散在夜色中,平静却也冷淡。

“是,是阑姑娘……”

本已清醒的酒客们一致仰头望着楼上的阑香子,在这一刹那,虽然不再因酒而醉,却也因人而醉。

“不知梵音为这位公子作证之事,在场的诸位朋友可有异议?”

阑香子嘴角扬起一抹极淡极淡的笑意,偏头向楼下的众人瞥去。她那轻轻柔柔的声音像梦一般,仿佛只要一不注意就会消失在风中。

“没有,没有任何异议。”众人一致地道。

切,原来都是一群见色眼开的家伙!

北辰腹诽了一阵,却也在同时暗自松了口气。

“对了!”其中的一位酒客宛似恍然大悟地一拍自己的额头,随后转身指向一旁的韶华,“方才这古流风甚至还想一并掳了这位小姑娘作妾。”

“是啊,是啊,楼主,我们也都可以为这位公子作证。”

其他酒客纷纷附和。

相思楼楼主嘴角含笑,若有所思地看了楼上的阑香子一眼,就在此时,一声惊呼乍起。

“啊,古流风他要溜了。”

狭长的眸微微一瞥,一丝冷意自眸底一闪即逝。无人看清相思楼楼主的步法,只是转瞬过后,待众人定睛再看时,他已然立在了古流风的面前,以身拦住了他的去路。

“阁下此时离开,不怕有损骥陵古府的声誉么?”

不高不低、不扬不抑的淡然声调从相思楼楼主的口中逸出,传入古流风的耳中,竟奇异地含了些令人难以抗拒的威严之感。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此刻的相思楼楼主依旧丰神俊朗,更让人无法忽视的,却是那一身淡然从容的□□,沉静似水,温和似井……

延伸阅读

千针坊家纺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gpan.shtml
企业介绍家纺专卖店专卖店网络跨入新世纪,为适应不同品位的个性追求,千针坊在坚持舒适加

别摸我珠宝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s8mw.shtml
别摸我拥有专业珠宝研发团队上百人,致力于打造80、90后mini时尚韩版珠宝系列;并

奇迹火锅冒菜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b451.shtml
四川奇际餐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企业目标:致力于做中国最负责任的餐饮运营服务商。“做中国

锦绣庄园葡萄酒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nsjm.shtml
锦绣庄园干红葡萄酒是由本公司与西班牙斯威得福旗下洛扎罗庄园合作引进原装葡萄酒在昌黎设

美加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soqs.shtml
美加国际英语加盟公司简介美加国际英语(majorenglish),总部设在上海。美加

金达速运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sfcv.shtml
济南金达物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以物流仓储及配送为主的独立运营的流通企业,公司本着先做

丽纯甲醛检测治理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y7wm.shtml
上海丽纯公司为了环保事业,公司承包各企事业单位,如厂矿企业、机关、学校、医院、宾馆、

爱婷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ymfb.shtml
爱婷女装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爱婷女装经销的欧美女装、日韩女

澳能防水涂料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y80g.shtml
澳能防水涂料是一家从事化工建材产品开发、生产的企业,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设于经济高速发

易无忧AI智能系统加盟  http://www.machupicchurestaurante.com/g0os.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孤舟在线阅读坚信的未来感情

    第1节工作娴熟不知不觉间在德国外企度过了几个月的光景。这几个月以来多是给他们处理电脑方面的故障、整个企业的IT线路做的比较好、很少会有问题。企业现代化的管理、员工没有下载权限、需要什么软件都是我来给他们安装,有域控服务器、需要什么资料会在各自的部门权限内自行查阅、有下载权限的才可以下载、其他人只能查

  • 我养了一条龙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05章#喵语版神曲怎么在喵星人中推广APP,这是个难题。白轻轻冥思苦想,脑子都快转晕了。现在推广APP,一则推广费用太贵,自己无力负担,之前在养宠人群中做APP推广,所有能用的资金都已经花掉了。二则,就算推广,也最多做个图片展示什么的,没法把APP的“片头曲”喵星人通知给推上去。她狠狠心,觉得是

  • 三国:我成了托孤重臣在线阅读第一节

    此时,穆清瞪大眼睛看着不远处正搂在一起干坏事的一男一女,使劲捂着自己的嘴,大气都不敢出。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明明穿越大神很久以前就告诉过我们:这宫中的宴啊,宴无好宴,十有八九是要出点什么事的。穿越大神还告诉过我们:要是非得参加宴会的话,就老实呆着,等结束滚蛋回家得了!可千万别中途离席透个气什么的。

  • 我在洪荒欺天成道第3章在线阅读

    “我叫都史,我爹爹可是大名鼎鼎的桑昆,你们敢和我作对不想活了!”莫云峰悄悄的爬到山坡上就看到五六个小孩围着两个小孩,中间的小孩说道,一看就是那五六个人的老大。明显就是以多欺少,而中间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一丝惧色。“你爹是桑昆又能怎样?我爹还是铁木真呢!”突然中间的男孩冲向那个叫都史的孩子,一堆人扭打起

  • 三国董卓大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春花灿烂,风清云淡。正是踏青郊游的好日子,三三两两的马车不时从豫州城涌向四荒,阡陌小道上处处是黄鹂般的笑声。在众多富丽堂皇的马车和欢声笑语游人队伍中,快速穿过一辆破旧的马车。路上的行人看见这辆马车飞驰而过都是一阵疑惑,这马车看上去没有用过十几年也至少用了七八年,沿路发出来了吱吱呀呀的木头摇晃声音。但

  • 无敌挂机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远在万里之外的洞冥派中,化丹修士陈媛怅然若失。她忽觉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然而,她正在修行紧要关头,不敢妄动,只能强行将之忽略。等到陈媛出关,已是一年之后了。这一年里,她成功突破关隘,出关时却无半分喜色。只因那极其短暂、甚至于可以忽略的怅然若失。她无法忘怀。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向道而近道,有些

  • 三国之我自逍遥在线阅读第三章

    钟离下了飞机,本以为会有司机会来接,没想到还有一个人也跟着来了。她的外公,苏明苏老先生。准确的说,是苏清的父亲。她小时候见过苏老先生几次,记忆中是一个慈祥渊博和善的老人,丝毫没有老一辈那种固执专横的习惯,后来长大了听身边的人讲,才知道他是国家级非常有名的国学大师,祖爷爷还曾任职过国内顶尖大学的校长,

  • 万兽皆可食在线阅读第10节

    外面动静太大,宋小米嘟囔的声音又小,连茵茵都听不清,乌玛更是完全没注意,一心催着车夫加快。撒开四蹄的大青马,拉着飞驰的马车,在空旷无人的山间小路上飞驰,偶尔碾过一块石头,扎过一处凹坑,马车就跟跳起来了一样,若不是赶车的确实有几分本事,这车早就翻了。饶是如此,车行至山中深处,也还是出了意外。倒不是车翻

  • 嫡女驾到:天才召唤师少女的决定

    容嬷嬷不愧是容嬷嬷。已近走了两个小时,她便和胡逸凡谈到了多尔安罗斯的几个超级家族和他们培养出来的贵族公子。谈到了他们对伊蒂丝小姐采取平等共赢尊重开放的追求态度。双方就伊蒂丝小姐可能会选择怎样的伴侣交换了意见。并对伊蒂丝小姐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和最善良的富家小姐这一观点达成了共识。“不对劲啊。”胡逸凡盯

  • 我带着玩家军团收复地球第8章在线阅读

    唐氏集团!一间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内,紫檀木所做的百年老椅,水晶烟灰缸,繁花如锦的光滑墙纸,耀眼的吊灯,屋内的一切装饰都十分的儒雅温馨。紫檀椅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抽着烟,望着眼前的北海市最新海报,他有些忧愁的皱了皱眉头,因为报纸上的爆炸性新闻,刚好是和老人有关的...“老爷,武门派来使者,要为这次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