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陈情令]我怕是要疯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椰菜同学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场觉,商窈睡得极不安稳,她又做了那个梦。

空寂的房间里,残破的吊灯打着昏暗的光,被人砸过的玻璃窗,碎成了一片片蜘蛛网,风顺着窟窿钻了进来,发出呜呜的声响。

蚀骨的疼痛让商窈浑身湿透,额头上大滴大滴的冷汗,有的沿着发丝淌下,没进了发根深处。

她在梦里死了,也许还没死。

屋内的少女,一身雪色的连衣裙,裙角处一圈蕾丝边,安静的躺在地上。

扑鼻的血腥气,重的让人发呕。早已干涸的血液在女孩的身下,圈成一个牢笼。

空气里很安静,少女静静的躺在那,毫无生息的模样。

她的心脏还在微弱的搏动着,却和死了没什么区别。没人知道她在这间小屋里呆了多久,也没人注意到她要死了。

窗外一声巨响,一个惊雷在天空里炸开,雷光瞬时照亮了半个夜空,商窈从梦魇里挣脱。

她揪紧被角倚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的身体还在因梦境里的疼痛,不停打着颤。

惊雷过后便下起了雨,雨滴在玻璃窗上有节奏的打着响,商窈起身走向窗台。

真实而又疼痛的梦,商窈伸手摸着脸,指尖虚虚的沿着轮廓来回摩擦,凤眸内的瞳仁如窗外静寂的夜空,黑得深不见底。

玻璃上映着的脸和梦境里的人,一模一样。一个还鲜活的站在这里,而另一个在血染的地板上奄奄一息。

商窈收紧双臂拢在胸前,静默的看着窗外,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夜雨,打湿的城市。

早餐她根本就吃不下,她自空间里拿了瓶营养剂灌了进去,找个借口提前去了学校,她的脸色实在太差,不想叫秦氏父母看出异样来。

风溟是第一个发现商窈不对劲的人,最近几天上课,她都是认认真真的记笔记,下课后不是整理课本就是对着窗外发呆。

下午的自习课她会做几套卷子,然后请他这个随身家教,给她讲解不懂的问题,几天下来风溟发现商窈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孩。

许多问题她一点就通,题型也会举一反三,做错的题弄懂后,只要做过就不会再错,也难怪她会选择跳级,这样的人可谓是学生中的学神级人物了。

当然他也不知道商窈的空间里,有多少提升学习效率的药剂,这要感谢系统的辛勤研制。

风溟基本是仗着扎实的基础,来教商窈。他估计过不了多久,商窈就用不上他了。

可今天,从早上上课开始起,商窈既没听课,也没做笔记,直到下课为止,她都是脸对着窗外,一动不动的发呆。

也幸好上课的老师,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只要上课不说话,他基本不管学生。

可下节课是老班的课,她再这样下去可就不行了。

风溟伸手推推商窈的肩:“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少女没有回头,仿若没听见身旁的召唤,风溟隐隐察觉到了异样,哪有人这么长时间,连姿势都没换过,动都没动一下的?

“秦楚晴,你怎么……”风溟用手掰过她的肩膀,眼前的少女一脸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鬓间不停的往下滴落着,前襟已被汗水湿透,她这是撑了多久?!

“楚晴?!”风溟手心下的额头滚烫,她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从早上到现在她一直是这样么,他怎么没早发现她病了?!

周围的同学也发现了商窈不正常,有几个同学跑去跟老师报告情况,这边忙着准备送她去校医室,风溟俯身将她一把抱起,周围的人都给他让开一条通道。

商窈觉得自己被放进沸水里给煮了,外面好像还下着雪,身体忽冷忽热的直发软,胸口处闷的生疼。

在这种熟悉的疼痛下,她连喊疼都懒得喊了。

昨夜的梦一醒,她就预料到今天一定不会好过。

恍恍惚惚间,商窈睁开眼睛,迎面对上了一张沉的滴水的脸,以及一双看不清情绪的双眼。

作者有话:我现在卡文卡到要屎_(:з」∠)_

延伸阅读

XR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na5k.shtml
XR婴儿用品总部是婚庆套件、四件套、蚊帐、被子、凉席、毛毯、床垫、枕芯、儿童套件、酒

贝得尔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d4o4.shtml
贝得尔换热设备司位于长三角洲,东邻大都市上海,西靠千年古都南京,南依太湖之滨无锡,北

嘉丽士漆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dwyb.shtml
中国建筑装饰行业发展空间广阔,这一点已成为业界共识。持续提升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拉动了

莆田实业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xo4l.shtml
莆田实业位于上海上海市宝山区。主营木方、建筑木方、方木、枕木等。在建筑建材-木质材料

乐洗洗衣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gsjr.shtml
强强出手:从2000年11月,乐洗在上海斥资千万元建立新型洗涤设备生产线,到2001

新杰雨具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scnt.shtml
深圳市新杰雨具制品有限公司是专业生产广告伞、太阳伞、折叠伞、直杆伞、高尔夫伞、雨衣、

贝趣慢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gxfc.shtml
杭州贝趣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美丽的杭州市余杭区,距上海,宁波港口200多公里,距高速公

鳞影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xogu.shtml
鳞影渔具是渔具、纸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鳞影渔具的诚

图美家纺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68fy.shtml
图美企业简介图美寝饰用品有限公司位于全国知名的商贸重镇、家具之都---广东佛山市乐从

翰尔酒店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u3rl.shtml
翰尔酒店加盟苏州翰尔酒店坐落在“小桥流水人家”苏州古城平江路上,地处平江历史风貌街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还珠之冷清第2章在线阅读

    “妈呀,这动物园的蟒蛇要吃人了。”“快跑,这条鳄鱼疯了,它竟然在撞铁栏杆。”“猴子,卧槽,这些猴子不要命了吗?那是电网啊,会死猴子的。”“垃圾动物园,动物园垃圾,里面的动物也垃圾,不行,这次我是真要投诉了,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动物园?”只一瞬间。从动物园里面,便传来少许几个游客惊悚的叫骂声。不怪他们不淡

  • [火影]守望卡卡西血染皇城

    狭窄的甬道里,少年带着灰狼紧紧跟着倾城。“楚勋历。”少年的呼吸声在倾城耳边清晰可闻,他吐出的气息皆喷在了她耳廓。倾城感觉两人之间太过亲密,稍稍后退一步。待站稳后便问道:“你姓楚?那大楚皇城和你?”“嗯!有点渊源。”“公主,到了。”楚勋历冷冷地瞥了完颜烈一眼。完颜烈不知哪儿惹到了这位,一脸无辜地推开了

  • 迷途中的烛火第四章在线阅读

    脚步声响在暗道中,衬着暗道中的一片黑暗,让人心悸。殷柯让几个家仆走在前面,提防着暗道中或许会有的机关。火折子已经烧完了,他们只能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压抑的黑暗最是对精神的一种折磨。已经走了半个时辰,却始终看不到尽头。殷柯不发一言,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开始怀疑,这条暗道或许并不是殷少莫的那把佩剑的

  • 少年狂梦在线阅读第九章

    洛芊芊玩着玩着,感觉应该去凤离夜的寝殿占饭位了,于是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没有了琴声的折磨,院子里的人都特别兴奋,比捡到钱还兴奋!为了自己的饭饭,洛芊芊很快就到了凤离夜的寝殿,刚进门一听到声音,洛芊芊就知道自己来晚了!“最近听闻五弟府上特别热闹!而且还听说五弟收了个美人,那姿色可谓倾国倾城啊!之前我还以

  • 大神逆麟宿命中的对决

    在那庞大的刑天虚影正中央,一个身着白衣满头白发的老者静静悬浮着,他便是曾经的妖族族长,如今的妖族太祖,妖泉。他十多年前就已销声闭关了,想必就是去寻这邪神传承地了。他看向站立在原地毫无生机的宇文护,只见宇文护表情依然保持着见到玉麟时的惊讶,身体从胸口处缓缓地在消散,“分解,净化,难怪你的法元看似青色却

  • 问剑求心在线阅读第六章

    闻辰正准备回答呢,结果发现老杨这句不是反问,而是设问。不愧是语文老师,随随便便都能考验一下学生啊,呵呵。“主任?主管?校长?这一个个我都不羡慕,而且自己的能力我也心知肚明,但我唯独嫉妒得很得就是这11班的班主任!”说着老杨一个激动,将烟掐成了两截。闻辰听出了点儿意思,老杨居然将贬义词用在了自己身上,

  • 特色式教育之我必成神在线阅读第8章

    只见眼前的线装书发出了微弱的光芒,书的封面有了一些简易的线条,线条慢慢的围成了一个2的阿拉伯数字,然后,额。就没有了……陆锋惊讶的看着如此简陋的升级过程,本以为会出现一些天地异象,仙家之境什么的,结果自己几个月的努力就成了一缕微光。但是打击并未结束:“升级完成,脱离新手阶段,应急救护系统关闭,自我保

  • 从千年之后开始之回忆(1)

    “如果没有苏柒欣,我们现在肯定就错过了。”安棣樾走到苏柒欣病床前,用手抚平苏柒欣紧皱的眉头。“是啊,苏柒欣真的让我明白了好多。”顾熠辰走到安棣樾的身后抱着他。安棣樾闻言笑了……——几年前安棣樾17岁,顾熠辰19岁。他们因为一些事而错过过对方,直到遇见了苏柒欣……“你就是租我房的安棣樾?”那时的苏柒欣

  • 争霸修仙界之争夺开始

    最近家里都很安静。没有了蓝波小牛和一平的追打声——据里包恩说蓝波他走路的时候太浪所以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巨大的仙人掌砸到脑袋,现在正在住院昏迷中。阿纲哥哥和里包恩经常在晚上溜出去,之后过很久才会回来。碧洋琪姐姐和奈奈妈妈也常带着一平去医院里看望蓝波,而她也会去看望伤的不轻的蓝波,但是因为任务的

  • 我要变回白富美秘密1

    邓蕊带着几个人从后面的楼梯上了楼。一楼用来做小生意,二楼才是住的地方。冉曦跟着上了楼,四处环视了一下邓蕊的小家,楼是很久以前的老楼了,屋内装修也都很陈旧了,可屋子也算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邓蕊将水果和牛奶齐齐的摆进了冰箱,刚想招呼几个人坐下歇会儿。冉曦就说道:“咱们不是来干活儿的嘛?下去帮忙包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