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姜子牙真不想封神!之满天技能雨

作者:天榜子牙 来源:飞卢小说网

苏长技与老苏流相处的这一个月,还是第一次见到自私,暴躁,不讲理的老苏流会这样地悲伤。

“老苏流,请节哀,”苏长技已经酒劲上头了,脑袋变得通红,“长生大帝死了,又不是你死了……”

“滚开……你这个连原生技能都没有的原生种,可悲的废物,你知道长生大帝是谁吗?”老流苏狠狠地推开了苏长技。

“长生大帝是谁?”苏长技被老苏流推得仰躺在地上,终于酒劲终于彻底发作,苏长技的脸上露出了傻笑!“他是你爸爸!嘿嘿嘿!”

苏长技才出生一个月,对于将信仰植根在子民灵魂中的长生大帝,他连一个铜板的感情都没有。

身为一个原生种,苏长技没有觉醒原生技能,那么得到一个技能符文,对他来说,比死十个长生大帝都重要。

老苏流不断发泄着自己的悲哀,酒馆的桌子,椅子被他砸的一团乱。苏长技翻过了身,眼睛迷迷糊糊地朝着酒馆外爬去,“我的技能符文,我的险地,等着我,”

看这个架势,就算是爬,苏长技都要去那个不知名的险地抢一个技能符文,哪怕最低级的一级技能符文,他都有可能成为一个技能师,进入最普通的技能师学院。从此再也不用看老苏流的脸色,不用为生存忙碌。

苏长技撑开酒馆的门,刺骨的风寒与扑脸而来霜雪刺激着他的神经,使他清醒一些,“你们疯了!”苏长技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眼前,被雪覆盖的,只有三米宽的大街已经被跪着的正在嚎啕大哭的人拥堵了。

“又不是死了爸爸,”苏长技完全不能理解这些疯子的行为,对长生大帝的死,这些人无脑的做法,苏长技嗤之以鼻,跌跌撞撞地越过他们,朝东城外走去。

刚走出了两三步,苏长技感觉眼前一花,只见一团燃烧着火焰从他的头顶飞过,“什么鬼东西,”

苏长技赶紧揉了揉出现叠影的眼睛,心脏猛地一紧“那是……”

苏长技甩了甩头,才看清那个已经安静地躺在别人手掌上的火焰技能符文。

“感谢长生大帝的恩赐,感谢您赐予了我三级技能符文……”那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喜极而泣,被风吹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美丽的脸庞,如果不是冬天穿的太厚,她一定是一个能迷倒狗熊的女人。

“疯了疯了,”苏长技简直不敢相信,第一次开始觉得世界是疯狂的。

“下技能符文雨了?”

苏长技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叩谢长生大帝之后,将那枚技能符文双手捧着按在了自己的眉心,成为了一个拥有三级技能的人?

疯了,真的疯了,

一个一级技能符文便要十个长生金币,一个六级技能符文更是一级技能符文的一百倍,如果是九级技能符文,那需要整整一万个长生金币。

与此同时,又一枚技能符文飞落,落入跪在地上的人的手中,

突然,只听见扑通一声,苏长技摇摆着上身,卑微地献上了自己的膝盖。他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虔诚无比的信徒,“爸爸!长生爸爸,大帝爸爸,亲爸爸……”

“赐给我技能符文吧,赐给我一个九级技能符文吧,”苏长技一边磕头一边大喊,“赐给我九技能符文吧,长生爸爸。”

抬头看去,灰茫茫的天空,大量的技能符文闪耀着光芒飞过,偶尔才有一个技能符文落向拉格城的某个居民的手里。

苏长技从来没听说过,大帝死了,居然会下技能符文雨。然而,任凭他怎么磕头,天空飞过的技能符文都毫不为其所动,即使偶尔落下一个,也是落在别人的手中,

其实,每一个大帝级的超级技能师强者,他的技能除了一个核心的帝级技能,还有近乎无尽的普通技能,圣级技能,甚至是有数的王级技能,听说还有君级技能。

所以,在拉格城上空飞逝的这些技能符文中,很可能就会存在一个王级技能,一个可以让普通人有潜力成为拉格城主级别强者的超级技能符文。只要这个普通人的原能天赋足够高,只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便能成为一个王级技能师。

苏长技已经跪了半个小时了,刚开始还好,刚喝了酒,又不停地磕头,苏长技还觉得暖和,但现在,天空中飞逝的技能符文越来越稀疏,多数的人也起身离开了,按照他们的仪式去祭奠长生大帝。

只有苏长技还跪着,眉毛都挂上了白霜,整个人瑟瑟发抖。

“长生爸爸,我的技能符文,给我一个技能符文吧,哪怕是一级的都行,”苏长技都快绝望了,直到他对着天空瞪了半天,又半个小时,再也没有一个技能符文飞过,苏长技彻底绝望了。

“我靠!”苏长技的上下牙还在磕撞,硬生生地骂出了他内心中的不平,“混蛋一样的长生大帝,吃白食的恶棍,让我白白下跪磕头……”

可是,等苏长技骂够了,他才发现了不妙,他的膝盖早就冻在地面上了,并且长时间地跪着,身体已经僵硬了,靠他一个普通人的身体素质,根本站不起来,

“不会吧,”苏长技的表情变得滑稽,“救……命……啊!”

苏长技再也顾不上嘴皮已经冻僵,用最大的力气喊着,可惜的是,此刻整个拉格城的人都沉浸在长生大帝逝去的悲伤中,所有人都自发地前往市中心的长生大帝像面前祈祷。

处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苏长技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他。

“真的完了!”苏长技绝望地看着空荡荡的大街,渐渐地,苏长技感觉到了身体逐渐变得暖和了,似乎呼啸的寒风都变得温暖了,但苏长技的意识也开始模糊,

这是即将被冻死的征兆,

最终,在苏长技昏迷的前一刻,他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老苏流的大啤酒肚,

时间流逝,转眼三天后,苏长技在老苏流的宽床上苏醒了,老苏流的房间很乱,到处都是空啤酒瓶,破了洞的臭袜子,还有一股刺鼻的怪味。

“唔!”苏醒后的第一刻,苏长技便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胃酸,

至少苏长技已经分不出这怪味到底是多少种臭味融合起来的。

或许比他之前喝的拼兑的那些酒的数量还多,

苏长技连忙憋着气冲出了老苏流的房间,到了走廊,苏长技再也憋不住大口地喘气,“老苏流,你的房间是不是有死猫,”

声音顺着走廊传到了一楼。

“那个死猫就是你,睡了整整三天三夜,在床上又吐又尿又……”老苏流的不满的声音传到了苏长技的耳朵,

“我……”苏长技这才发现,他的身上的确还散发着一股熟悉的怪味,还黏糊糊地,苏长技瞬间明白了,“老苏流,你给我闭嘴……”

苏长技大吼一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脱干净,苏长技在自己简陋的浴室,打开热水口,冲洗着自己身上的污垢,

三个小时后,苏长技裹着破洞的浴袍从浴室中挪着出来了,

“完了,我这辈子,都要被老苏流瞧不起了,”苏长技拿着镜子,仔细地找着自己身上的污点,“不!我不能让清溪知道我尿床还……可是老苏流的嘴,”

“我这辈子都洗不干净了,”发生这样的事,苏长技感觉自己的尊严已经负债累累了,那种难以启齿的悲愤,苏长技有种砸碎镜子的冲动,

但是……

“等等,那是什么?”苏长技正准备摔碎这块完整的镜片发泄自己的邪火,突然一点不一样的颜色从镜子中划过,苏长技当即将脸贴在了镜子上,仔细地看着眉心的那一点绿,“这是……技能符文,一个像青草叶子一样的技能符文,”

苏长技调换着镜子的角度,从不同的方向观察着,时不时用食指在眉心搓着,看看是不是菜叶子粘在上面。

“这不是菜叶子,”苏长技自言自语道,“这是……啊!技能符文!”

苏长技猛地砸碎了那块完整的镜子,大声咆哮着,

“苏长技,你在发什么疯?我好像听到了镜子碎裂的声音,”老苏流今天罕见地没有对苏长技发火,

“发疯?”苏长技仿佛恶魔一般地笑着,“可恶的老苏流,你说我在发疯?没错,我是在发疯!”

“你这个老家伙终于不敢对我大喊大叫了?”苏长技冷笑着,想起一个月前,自己来到苏流酒馆受到的虐待,天天面对老苏流无端的指责,苏长技笑的更加灿烂了,“你还把我带到你的房间,睡在你的床上,”

老苏流是一个自私的人,即使是他的房间臭气熏天,他也不准苏长技踏进他的房间一步,因为那里面藏着他半生的积蓄,仅有的五百多枚长生金币。

可现在,老苏流竟然如此放心地将他放在自己的大床上?

这些变化说明了什么?

“老苏流,你怕了,你发现我拥有了技能,你害怕了,可是,你以为我会接受你这马后炮的讨好吗,”拥有技能,哪怕只是一个一级技能,都可以成为技能师,而技能师的地位远胜普通人,苏长技的笑容愈发地冷,“不可能”

扑通,苏长技再一次地跪在地上。

“长生爸爸,谢谢你,长生爸爸,谢谢你……”苏长技跪下,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磕头,完全忘记了,他在昏迷前,狠狠地诅咒过长生大帝。

“老苏流,面对现实,迎接我的愤怒吧,”苏长技抬起头,表情异常地残忍,随即起身朝一楼大厅走去。

延伸阅读

盛彩包装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xcd2.shtml
盛彩包装成立于2000年7月,位于中国济南市工业南路,生产经营面积4000平米,公司

美奇屋集成墙饰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gs9t.shtml
一个墙饰品牌,在人人都注重家居环境好坏的今天,拥有可观的发展前景,广阔的市场,美奇屋

再美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y5wi.shtml
再美装饰装潢系上海装饰装修行业协会会员单位,上海市装饰装修资质单位,中国质量万里行单

康贝健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nc6j.shtml
项目介绍:康贝健婴儿用品作为一款儿童护肤管家,多年来康贝健婴儿用品在市场中的经营表现

金百福珠宝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brkk.shtml
金百福珠宝加盟详情深圳市金百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自2002年开始运营,凭借踏实的作风

煎螯小龙虾煎饼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5ww.shtml
煎螯小龙虾煎饼隶属于山东帝都餐饮,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策划包装、运营扶持、传播推广、冷

浩泽直饮水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gx0s.shtml
暂无

辣百客啵啵鱼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6vel.shtml
辣百客啵啵鱼,1人1锅鱼快餐,食客心动,时刻快行动,尽情开怀吃!辣百客啵啵鱼快餐半成

冠建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ndy4.shtml
冠建婚庆用品主营的额是婚庆用品、婚庆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溢香日本料理加盟  http://www.cailloux-castafiore.com/bhiu.shtml
北京溢香日本料理总店遵循保持食物的自然原味,先让其发挥与生俱来的最佳风味,再用多种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烟雨暮春寒之被诬陷

    吴涵虽然看似对每个人都很亲和,但实际上并不容易相处。从她那到不了眼底的笑容就能看出来。夏初霁虽然很想结交她,但知道自己现在还不够格,也没有上去硬凑。林楚来了之后,她就跟顾丘去了别的地方。冤家路窄,没过多久,她和林楚在洗手间外再次遇上。夏初霁去洗手间的时候,林楚刚刚从洗手间里出来,正在对一个服务生发脾

  • 袖里玄机之婆罗龟墟在线阅读第5节

    眼下时过境迁,当时那场景也历历在目。想到已逝的儿媳,老爷子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声,看向身侧清瘦挺拔的爱孙。与此同时——姜衿也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事实上,早在晏少卿刚进来,她已经下意识看向他。他很高,穿着质地柔软的白衬衣,熨帖简洁的黑色长裤,越发将身高的优势显得淋漓尽致。站在几步开外,哪怕微微俯身搀着老爷

  • [综漫]蔚空(坑)第9章在线阅读

    “诸位听老夫一言,可好!”左边的第二位椅子上的一个身穿灰袍老者起身说道。众人争论的都停止了,如此看来这人在众长老中还是有些地位的。“诸位我缥缈峰弟子稀少,人才凋零,比不上诸峰,老夫仅收得两位弟子,暂且还缺一人传承衣钵。”说完顿了顿,显然这些说法不能打消其他人争夺弟子的心,接着道:“这样吧,如果此人让

  • 血之恋凌迟

    邵康安猛然间惊觉一抹灵动的身影逼向自己身侧,一惊之下正要出手,却突然感觉浑身泛酸麻软无力,吭一声瘫倒在地上。怎,怎么会这样?邵康安惊悚地瞪大眼!他可是六级后天境修士啊,怎么浑身提不起一丝灵气?“你不是喜欢用剑杀人嘛,尝尝被自己的剑凌迟处死的滋味。”烈焰提起五爪锁链,再一甩,那剑尖噗呲再度刺进邵芙蓉的

  • 从今天开始当猴王在线阅读八仙逛超市

    韩林气喘吁吁的跑到马路对面,穿过小树林,神仙超市便出现在眼前。“叮铃~”“我来了!”韩林跌跌撞撞的推开超市的门,发现梦慈正抱着肩膀一脸严肃的盯着他。“呃…梦慈姐晚上好…今晚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韩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梦慈指了指墙上的时间说道:“韩林,你迟到了”韩林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十五了

  • 魔尊归来第九章在线阅读

    求花花,求推荐,刺猬在此谢过了!!到目前为止,流风已经花费了15380点奖励点,两个B级支线剧情,一个C级支线剧情,还剩下两个B级支线剧情、一个D级支线剧情和8120点奖励点数。“还剩下这么点奖励点?真是花钱如流水啊,辛辛苦苦拼死拼活得来的奖励点和支线剧情就这么花完了。唉,我还想兑换仙**的呢。”流

  • 香蜜同人之第三种绝色在线阅读第四节

    这等追逐,到了胡同街这种地形依旧没有减下多少,江心越追越犯嘀咕,这他娘的怎么突然冒出个这种怪胎。自从我在部队的一次二十公里武装越野比武中突破极限后,还是第一次碰到速度上的硬茬。心里莫名烦躁,也想到兴许是自己把自己躺废了的缘故。江心不知道的是,他们现在的速度夸张到如同周星驰与包租婆。烦躁慢慢转化为愤怒

  • 全能天王在线阅读飞来横祸

    青瑜赶着去上班,懒得搭理他,刚想伸手去招计程车的时候,却听到陈起桢懒洋洋地擦着墨镜说道,“不懂法律常识也该看看本地新闻,全城的出租车司机都在闹罢工,”他顿了顿,从车窗里伸出头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青瑜,眯着眼睛笑道,“哟,这急急忙忙地是要干嘛去,上班啊,”他扭过头漫不经心地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一副幸灾乐祸

  • 香妻如蜜在线阅读第2节

    “原来是真的~”陶路怀中抱着三级盔,脑袋还在不相信的质疑着。“飞武神迹让你足不出门,找到另一个自己!”“没工作?来飞武神迹!”“没房子?来飞武神迹!”“没媳妇?来飞武神迹!”“没钱?更要来飞武神迹,让你赚钱毫不费力!”“今天晚上八点开启!今天晚上八点开启!”……陶路看着橱窗内的电视,恶心的摇了摇头,

  • 其实我是青柠味儿ABO在线阅读遇见神

    刘羽今天爬山,天上下起了大雨,站在原地的刘羽,看见那山坡好像要山体滑坡了呀,吓得立马往山下跑,他知道如果不跑就死定了,可是也就在这时上期开始滑坡了,刘羽眼前一黑……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刘羽醒来发现自己在很黑的一个空间,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朋友你好啊!刘羽道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被山体滑坡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