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全职高手][喻春]要对会长好一点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红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皇后赏的二十板子放在反穷摇文里不算多,但也够福尔泰喝一壶的。厚重的木板子往屁股上一砸,牵一发动全身,整个人魂都飘去。

所以第二天在尚书房,季芹见到福尔泰就是这副鬼样子,他硬撑着走过来,姿态僵硬。

他居然还很坚强,季芹新奇的打量着他,还以为福尔泰会托人来告假,果然还是因为爱情的动力么?

福尔泰脸色冷淡,请了个安就做到自己位子上,看情况对昨天季芹拖后腿的举动很不满。

唷,你个黑脸小子敢不理我,好吧,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季芹耸耸肩,也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天色未明,仍是后半夜里黑不溜秋的样子。因为今天第一天上学,季芹难免心潮澎湃,紧张激动像打了激素,于是激素过多的后果就是整夜都睡不着。最后,她干脆起了个大早,顶着黑漆漆的天就往尚书房里赶。

现在离寅时还有一刻钟,偌大的书房就只有她和估计也是被气得睡不着才早到的福尔泰两人。他们两个人不说话,气氛相当之安静。

季芹没有丝毫别扭的样子,大大咧咧的往桌上一靠,补眠。

开什么玩笑,闹别扭这种东西身为女人谁不会呀,只要你敢闹她就敢奉陪到底,最好从此以后各分各路。

都说学校的桌子好睡觉,这话放到尚书房一样有效。季芹睡得懵懵懂懂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围着她窸窸窣窣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绝对不行,八卦所到之处奸。情飞舞,这怎么能少的了她。季芹猛的睁开眼,直直坐起来。

不坐还好,忽然的举动把围着她的三个人吓了一大跳。

眼前两个大的带一个小的,大的两个都是俊脸小哥,小的那个十岁左右,是个脸圆圆的小胖子。

“你们几个,说什么?”季芹揉着眼睛,脑子里还没完全清醒。

“五弟,你没事儿吧,怎么在这儿睡着了?”穿藏青色衣服的少年长得十分秀气,靠,居然是秀气!季芹无语,这长得比她还嫩啊,水灵灵的,称呼怎么喊得出口啊!

“四……四哥。”季芹伸手想挠挠头发,发现是光的,只好立刻收手。“我没什么,身子还没恢复大好嘛,有些嗜睡不碍事。”

她又和旁边两个打了招呼,“八弟,十一弟,早上好。”

“五哥好。”小胖子咧嘴对她笑笑,一看就知道是个不知世事艰难被宠得极好的富贵孩子。另一个淡蓝色衣服的小少年比季芹小上几岁,朗眉星目,俊逸非凡,看得出日后必定是个美男子。他神色淡淡的说道:“五哥身子不好,怎么不告假?这天还带着寒气,睡着了可不好。”

饶是季芹有五阿哥的记忆对上永璇这个伪面瘫也颇为不适应,她干笑一声,“这次大意,下次不会了。”

三个人相互寒暄了一下,晨读就开始了。

晨读便是她以前的早读,从现在起要不断诵读上次的功课,直到卯时才能等到师傅和谙达到来。

旁边的人严肃认真,朗朗上口,气氛好极了。季芹不愿打破这一和谐,只得跟着他们的速度装模作样的做口型。

好不容易磨到纪晓岚几个师傅来了,季芹这才重新打起精神。

“还珠格格怎么没到?”纪晓岚皱起眉头。

福尔泰赶紧答道:“格格有事耽搁了,马上就到!”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逗留在他身上,连带着季芹也被注目着。靠,你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说到就到!季芹嫌丢脸,凳子往另一边移了移。那边的永瑢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诵读……”没等纪晓岚说完话,一个大红的身影冲了进来。

“还珠格格,请注意授课时间,下次不要再迟到。”纪晓岚自从第一节课被小燕子震惊到,从那以后便采取放养政策,其他的自己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清楚。

“知道了,纪师傅。”小燕子大大咧咧的回答,也不看季芹就坐到了她前边的空位。

季芹扬起眉头,切,不就是昨天害了福尔泰挨打然后也不帮腔就直接躲回景阳宫么,这有什么可埋怨的,难不成让她和皇后打擂台?她又不是脑残,昨天皇后有多威武,敢惹她的人迟早被整得连渣都不剩。

今天要背的是《文王世子》,之前叉烧有预习过,所以季芹背得还算流畅。纪晓岚点点头,再转到小燕子那里:“还珠格格,请把上次的功课背一下,背好了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讲课。”

“上次?”小燕子迷糊了一下,“上次的嘛,呃,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狗不叫,狗不叫……狗不叫,猫不跳,爹不疼,娘不要……”

越背越不靠谱,所有人都在笑,只有福尔泰一脸慌乱,恨不得替她去背。小燕子微微侧了个身,扭头过来。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季芹面无表情的无视小燕子递来的求助信息,盯着纪晓岚目不转睛。

有点骨气吧,姑娘,闹别扭就要闹的彻底,半途而废算什么事。

“好了好了,格格不用背了,臣已经知道了大概情况。”纪晓岚实在不忍心《三字经》被这样糟蹋,只得摇头说到:“格格请重头背起,明天臣再继续抽查。”

很快到了吃饭时间,季芹也没主动去搭理小燕子和福尔泰,拉着小胖子吃得不亦乐乎。

“五哥,你和福尔泰吵架啦?”小胖子好奇的问。

“他是个什么身份哪配和我吵架,是我看他那张菊花老脸腻了厌弃了他。”季芹摆摆手,说道。

小胖子嘿嘿直笑,“五哥你骗谁呢,平时你不和他称兄道弟的,好得像双胞胎似地。”

季芹无语,这小胖子被皇后养得太好了,心直口快的,也不怕得罪什么人!

等到吃完饭,便是内外谙达教授骑射的时候。

一排人整整齐齐立在靶场前,由谙达看着,准备调弓射箭。看着厚沉的弓,季芹也觉得自己忐忑起来。

抬手起握,还真是重,季芹皱了皱眉,这换做以前的她肯定吃不消。

不过,叉烧五到底是从小在弓马骑射中成长的,身体储存着深刻的细胞记忆。她拿起箭搭在弓上试了试感觉,锋利的箭尖利得像把刀,直直指向前面不远的靶子。有一股莫名难言的感觉浮上心头,这快感和兴奋,是前任留下来的。

季芹一心一意,调动身体所有记忆和机能。那是傻鸟,那是小白花,那是黑脸尔泰……远处的靶子变成了一个个脑残,季芹拉弦的右手猛的放开,利箭乘风而去,稳稳地扎在红色靶心。

“好!”师傅的声音响起,季芹美滋滋的露出一个笑容。五阿哥啊五阿哥,这么厉害的射箭水平怎么就眼歪射了个傻鸟回来!

季芹退下去,把位子留给别人。

小燕子偷偷看了过来,脸色崇拜。尔泰见状,不动声色的挡在他们中间隔开小燕子的视线。哎,你急什么,傻鸟永远是你的。

小胖子跑过来拉着她的手欢呼不停,“五哥,你好厉害!”

季芹相当坦然的接受赞美,咧着盛开的嘴角摸了摸他光洁的前半头,嗯,有些刺。“那么五哥,就谢谢十一弟的夸奖。”

“五弟身体看来确实好多了,不过还要多加休息,不可像今天早上一样大意。”永珹拍拍她的肩膀。

“永琪知道了,多谢四哥关心。”季芹对他笑笑。

永珹旁边依旧站的是永璇,哥俩好似地总不见他们分开。永璇还是老样子,对她淡淡的点头。

这边的小燕子看见季芹凌厉的一箭,感觉刺激极了。“我也来!”她对师傅说道,福尔泰立刻殷勤的把自己的弓和箭都给小燕子。

她到底是个女流,比不上每天拼命练习的这群男子,刚想把弓搭在肩上就滑了手。

“小燕子,这很重的,不要勉强。”福尔泰关心说道,上前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小燕子挥挥手,“尔泰你不要那么紧张,有什么事是我小燕子姑奶奶办不到的!”她使起吃奶的劲把弓搭在肩上,又急急地挂上箭,整个人因为大弓的重量弄得重心不稳歪歪扭扭。

小燕子开始摇晃起来,弓箭一下子对准靶杆,一下子对准师傅,左右抖个不停。

“格格,危险,快放下!”给小燕子的箭尖指着的师傅身上爆发出一阵冷汗,她可千万别松手,弓箭无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师傅一面躲,一面企图上前帮小燕子拿下大弓。却没想到小燕子也跟着退来退去。“你不要挡路,让我好好射上一箭!”小燕子还没有危险的自觉,她豪气干云的说道,心里决定一定要射出漂亮的一箭给所有人看看。

等季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才惊恐的发现小燕子逞强的拉着弓,准头乱对,所有人都如临大敌。最终,箭头和季芹重合上。靠,这是要杀人了……

“啊!”随着小燕子大叫,她拉弓的手已经不小心放开,季芹就快躲闪不及。她用尽全力往左边扑去,在千钧一发之际,耳朵边响起一声大喊。

“八弟,小心!”

八弟?口误了是吧,一定口误了是吧!

幸好躲开了,季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被小燕子吓掉半条命的师傅立刻跑过来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季芹的目光越过师傅,看见刚才发出呐喊的永珹正在永璇身上作保护状,她瞬间苦了脸。兄弟,那准头就从没放在老八身上好吧!

等等,她看见了什么!季芹睁大眼睛。

趴在上头的永珹露出万幸你没受伤的眼光深情望着永璇,而永璇则感动的回望。

季芹愕然,难道是我看多了耽美文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延伸阅读

莱特起重设备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ya2w.shtml
保定市莱特起重设备有限公司是以制造、设计、销售起重工具、气动葫芦、、、、、、电动绞盘

钻石钱柜KTV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g8de.shtml
项目说明徐州钻石钱柜量贩式KTV,自2004年12月18日开业以前,以其专职的KTV

甜美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y9fi.shtml
甜美干洗是从事洗涤设备、耗材的研制及洗衣品牌的连锁经营,是各省市的洗衣连锁企业。TO

新安千禧银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ptxy.shtml
新安千禧银银饰是一家集生产、批发和销售于一体的珠宝饰公司,专门从事时尚纯银饰品批发、

锦佩家纺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g11y.shtml
暂无

光速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p99y.shtml
光速摩托车总部成立于2007年,前身为重庆长胜摩托车销售部,于1993年起代理销售摩

指南针传感仪器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nzxd.shtml
指南针传感仪器是一家从事传感器,仪器仪表和系统工程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科技企业。公

津华工作服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siug.shtml
津华工作服加盟_公司简介天津市宇诺服装服饰有限公司(原瀚林服饰)是一家生产型服装企业

钓鱼王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6qof.shtml
近来很多朋友纷纷在前景加盟网上留言咨询,想了解钓鱼王加盟及投资开店方面的信息。这里小

加信通加盟  http://www.goldoflithuania.com/axnn.shtml
加信通手机套是手机套、手机套制作素材、3C数码配件、手机套、手机套制作素材等产品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佬,我馋你身子在线阅读第9节

    世事无常,本来以为要坚守一个月的守城战斗,就这样草草落下帷幕。也就是到了这一刻,赵德林才真正地安下心来,终究都还是守住了。依照前几天的战略推演。虽然有些残酷,但最好的仍然是老老实实坚守一个月,然后等邓元大将军带兵前后包抄,一举将叛军连根拔除。只是对面似乎警惕性很高,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泄露了情报什么的

  • 情敌们找我表白肿么破在线阅读第3节

    回到家,杨卫宁开始淘米,做饭,很是熟练。螃蟹清蒸,花蛤辣油,再炒个小青菜,酸辣土豆丝。没多久,小姑,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妹妹。刚读初二的杨玉娜放学回来了,小丫头丢下书包就钻进厨房。往常都是她做饭的,大哥做的只能算勉强能吃,而且工作回来很累了。二哥跟她一样上初中,十几岁的男娃娃,根本指望不上。为了不至于

  • 人间超正经恋爱在线阅读第2节

    “啊!”赵海瑞感到疼痛叫了一声,失去了意识,躺在了地上。这三个人看到赵海瑞竟然这么不经打就躺在了地上,他们瞬间害怕了,看到躺在地上的赵海瑞,他们向后退了退,转身就仓皇的逃跑了。现在,就剩下站在原地发抖的记润之,记润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记润之害怕的跑到赵海瑞的身旁,晃了晃赵海瑞。看到赵海瑞一点反应都没

  • 天元默示录在线阅读第4节

    “她像一个被人狠狠蹂0躏过的布娃娃,白瓷一般巴掌大的小脸溅着几滴殷红的血丝,然而这不但没有抹杀她的清纯,反而更添几丝哀凄之色,令人心碎,却仿佛让人想要见她留下更多的眼泪。被血染湿的褴褛的衣服完全无法包裹那美好的身段,让人···”罗红自动补全脑中剧本。若如她愿,等那人情不自禁俯下身时…等待他的就会是时

  • 农女为后师尊和清夕长老的鱼

    随着修炼渐渐步入正轨,墨非杳发现,自家这个师门真的是奇事多多。首先的一点,他到哪里都能遇见师尊。说来也怪,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偶尔路过一些地方可以看见师尊,但是随着他修为渐长,活动的范围渐渐加大,不仅是山顶,湖泊,有时候他走着路都能碰见树上小憩的叶拾宫之后——他终于觉出不对劲来。似乎……师尊是在等他

  • 掌寸山河第五章在线阅读

    铲子和炒锅碰撞的声音非常有节奏感,嬴政有心去看下,姚氏到底怎么炒菜煮米的。但作为君王,他要矜持,煮饭非家国大事,他只管吃就行了。姚木兰在厨房角角落落里扒拉出两枚鸡蛋鸡蛋,还有三根葱,一起炒成了菜闷在锅里。取下围裙洗把手后米饭差不多好了,姚木兰麻溜的盛上,扯开嗓子喊:“赵正,过来端饭了,饭好了。”这一

  • [银魂]你还是你之第一章

    8月,已经立了秋,可S市的气温丝毫没有要降下来的意思,几乎人人都在靠空调续命。郝明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一手举着冰棍,另一只手上握着电视遥控器,不停地换着台。10个台,有9个在放广告。郝明撇撇唇,觉得有点无聊。他换了个坐姿舔自己手上的冰棍,柔和的甜味随着冰凉的感觉在舌尖弥散开,让他享受地眯起了眼。几乎

  • 恃楚而娇在线阅读第三节

    像是因为等了半晌没有得到回应,那男子又往前走了一步,低声问道:“阿念?”桑夜沉默着后退,她并不清楚站在面前的究竟是什么人,但既然是不归楼的人,应当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而正当她想了片刻打算开口之时,那男子又说了话:“阿念,为何不说话?”听到这一句,桑夜霎时明白了过来。眼前的男子是个瞎子,所以方才他看着

  • 魔王大人在你背后在线阅读第十节

    所以,从小儿子心怡三王爷玉无双的那一刻起,她便向皇上提了亲,皇上也答应了她的请求。说是,只要到三王爷玉无双够年龄成婚之时,一定将轩儿嫁给玉无双为正夫。但是现实呢?东方玉鑫望着那个坐在皇位上的女子,她的心中一片阴冷。同时将目光落到玉无双的身上,心中对于玉无双那更是怨恨了!自从得知了玉无双那丫头倾心于一

  • 不散的回忆囚

    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夏天显得格外热,慕唯瑶用力的卷缩着身体侧身躺在落地窗前,任凭侧窗吹来的热风撩起长白的窗帘在她身上不时地扫荡,洁白的面容毫无表情,眼神无焦距的望着偌大干净的屋子。不知道她这样躺了多久,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提着菜篮子推门而入,嘴里不时的说着:“今天要不是小兰辞职了,我还真难得下山一趟,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