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螣蛇乘雾  终为土灰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光明的心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于非在后台换好了衣服,等待最后的个人表演,顺便给江成发消息。

不吃鱼:视频拍了吗?

多读书:高清□□,你刚刚演的可真好,特别帅!不行,这个视频我得要找阿姨加钱。

不吃鱼:要多点,她人傻钱多,记得五五分。

多读书:收到!

于和江成聊了会,就有人来让他准备一下,马上就要出场了。

易安知看了会表演,想偷偷溜走。经过江成的时候,他拿着个相机,兴奋的说道:“安静点,我阿非马上就要出场了,千元奖金就在眼前。”

何玉玲察觉到易安知不知何时到了她旁边,有些惊喜的问道:“易同学,你要出去吗?”

“不,我就溜达一下。”

于是,溜达了一下的易安知又回到了位子上。

台上的男主持示意大家安静一下,和女主持进行互动,“马上就是我们的压轴表演了,你最想看谁的表演呢?”

“我当然是想看男神的啦,听说他准备了一个很棒的节目呢。”女主持适时的羞涩了一下。

“没错,不过你的男神可不是你一个人的男神哦,刚刚一身古装可真是让人过目不忘,

你们说是不是?”男主持将话筒朝向台下。

“是!”观众们倒是十分配合。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让我们掌声有请........”女主持也将话筒朝向了观众席。

“于非!”

台上响起了钢琴声,一束灯光打在了右方,于非穿着贴身的白色西装,坐在钢琴前,手指飞快的弹着钢琴,一阵阵高亢激昂的声音传出来,大屏幕出现他修长灵活的双手,琴声渐歇,随后变幻曲子,悠长而缱绻。

于非随着琴声唱道: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若你错过了我搭乘的那班列车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那就是我已独自黯然离去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听那绵延百里的汽笛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又一百里载我远去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又一百里载我远去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那绵延百里的汽笛会告诉你我离去的讯息

Lord, I\'m one, Lord I\'m two

一百里两百里渐渐远去

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三百里四百里再回不去

Lord, I\'m five hundred miles away from home

不知不觉我便已离家五百余里

Not a shirt on my back

如今我衣衫褴褛

Not a penny to my name

依旧是一文不名

Lord, I can\'t go back home this away

上帝啊 我怎能就这样回到家去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这般潦倒这般困顿

Lord, I can\'t go back home, this away

这般处境惨惨戚戚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若那列车开动让我来不及见你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那就说明我已独自黯然离去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听那绵延百里的汽笛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又一百里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又一百里,再回不去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听那绵延百里的汽笛声渐远去”

所有人都沉浸在歌声里,二班的同学们不可置信的看着台上的班长,他曾经在班长竞选时说过自己会吹拉弹唱。但是大家并没有真正见识过,也就去年合唱时才听过他唱歌,而那时他唱的很是随意,完全不似现在这般低沉悠远的音色。

一曲结束临近结束,大家还沉浸在优美的旋律里,下一刻,就全都笑了。

于非竟然弹起了甩葱歌。

一曲终了,于非起身鞠躬致谢。

这时,观众席后排一个女生举起了喇叭,“于非,我要嫁给你。”

所有人都开始起哄。

于非眨眨眼睛,轻轻笑了一下,被镜头捕捉到了,大屏幕上出现了了无奈帅气的笑容。

“于非,我也要嫁给你!”

“于非你收了我吧!”

“于非,风里雨里,我在八班等你!!!”

一时之间,台下炸开了锅,表白的起哄的皆有。

“还有谁要嫁给他的?先来我这里登记一下报个到。刚刚那个八班的是吧,高几的?”校长突然出现在台上,抢过了主持人的话筒吼道,底下的人瞬间偃旗息鼓了。

于非笑着下去了。

学委看着那些在暗处双眼放光的女生们,料想之后的情书不再是个脑力活,而是体力活了,得加钱。

老方叹了一口气,摊手道:“看吧,这就是烦恼啊,孩子们太优秀,我也没办法呀,每天我没收的情书都够我点柴火的。”

陈妈不服输,“我们易安知也很多人喜欢,礼物都快把教室后门给堵了。”

老方:“可是易安知会弹钢琴吗?唱歌好听吗?不瞒你说,于非还会二胡吉他架子鼓哟。”

陈妈:“.......”二胡可还行?

解散后,易安知被陈妈喊住了,“那个.......你会什么才艺吗?”

易安知摇头。

老妈子心态的陈容亮本想让他去学学特长,见他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只好说道:“没事,你好好搞学习,我们第一,啥都不怕。”

易安知走了两步,还能听到陈妈在背后跟老方感叹:“普通班考了个年级第一,也是个甜蜜的烦恼啊。”

“.........”

于非回到教室后,宛如英雄归乡,受到了一群屁民的招待。

因为晚会耽误了时间,放学也比平时更晚了,不少家长都在外面等着接孩子。于非和几个同学将那些戏服收好放在袋子里,然后去五班找江成帮忙拿东西。五班这会只剩在玩手机的江成,还有个埋头不知道干啥的易安知。于非纳闷,怎么他每次都回去的这么晚?

“好了吗?东西多不多?”江成问他。

“有点多,保安不让我妈进来,说是人多。”

于非往后面看了一眼,“喂,你能不能帮个忙。”

易安知抬起头,于非道“我东西很多,你帮我们拿点东西,我妈就在校门口等我们。”

“好。”易安知爽快的答应了,搞得江成倒一时没反应过来。

“现成的壮丁,不抓白不抓。”于非小声的说。

江成了然的点点头,竖起了大拇指。

三个人个子都不矮,一人提着一大包衣服,看起来一点也不费劲。当然这只是看起来,毕竟谁也不想这时候显示自己是弱鸡。

周美美在外面等了很久,才见三个小伙子出来,把后备箱打开,让他们把东西放进去。

“你怎么不好好在车里等,这几天都降温了。”于非见她穿的很是单薄,一开口就想教育她。

周美美笑着从车里拿了几杯奶茶给他们,“不是怕你们出来找不到我嘛。小易,抹茶的可以吗?他们两个都喜欢抹茶,你要是不喜欢就别喝了,告诉我喜欢什么口味的,下次我再给你带。”

“没关系的,我很喜欢。”易安知乖巧的答道,还特意喝了两大口。

周美美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了,扭头又指责于非:“你也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我多长个心眼,现在小易不就得看着你俩喝呀。”

“我错了我错了,你看我今晚表现特别好的份上,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于非抱着周美美撒起娇来。

易安知眼尖的注意到于非把周美美抱在怀里,手还不不动声色搓着她的胳膊。

周美美好奇的道:“哦?表现很好?江成,视频拍了吗?”

“包君满意。”江成拍拍胸脯,“阿非今天可牛了,好多女生最后都喊着要嫁他呢,我都给录下来了.........”江成搓搓手,偷偷瞄了眼于非,收到了鼓励的眼神,才接着说道:“不过嘛,这么好的视频,得加钱。”

“厉害啊,我都要收这么多儿媳妇了吗?”周美美又嗔怪江成,“死孩子,就会做我的生意。两千,不能再多了。”

本来想说666块钱的江成住嘴了。

易安知:“.......”

“你和小易的视频也在里面吗?”周美美问道。

“在的,我让其他班的人录得,我俩在一个班,你到时候好好找找我们在哪。”

“小易是蛮好找的。”周美美看了一眼江成,“你倒是得好好找了。”

“亲妈,可把我心里话说出来了。”于非笑的不行,扭头见易安知嘴角也有些许弧度,不自觉的笑的更开心了。

“小易,这么晚了,要不今晚去我们家吧,江成也去。”周美美建议道,似乎没看见三个人同时变了表情。

“不用了,我家不远。”说完似乎觉得与其太生硬,又解释道:“家里还有老人。”

“那我们送你吧,这回顺路了吗?”

易安知怔了一下,想起上次周美美说要送他回家,自己想也不想的就说不顺路的事了。易安知见周美美眼里全是狡黠,知她是开玩笑,并不生气,笑道:“是顺路的。”

江成坐在副驾驶上,万万没想到还能是这个发展,他怎么跟易安知坐在了一个车上,周阿姨什么时候认识他的?好像还很喜欢他。

而且他没看错吧,易安知怎么表现的跟个三好学生似的,在老师面前都没这么听话。事出反常必有妖,还好上车他跑的快,想想跟他座一起就觉得浑身冒冷汗。

江成心虚的看了眼后视镜,为于非默哀了三分钟。然而,他看到的是什么?

他们两个竟然在小声聊天???

“今晚你是不是大开眼界了?哥今天是不是特别帅?”于非这会心情很好,今晚的表演非常顺利,导致现在看易安知也顺眼了不少。

“嗯。”易安知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帅。”

“嘿嘿,我可不是一般人,我是二班的,还是实验二班的。我会的多着呢,不瞒你说,跆拳道散打我也是一流,不要轻易惹我。”于非很满意对方的态度,看来果然是认识到自己有多厉害了,忍不住有点想飘。

易安知看着他鼓起腮帮子的威胁,“好。”

于非又吹嘘了一番,车子停了。

“是这里吗?”周美美问回头问易安知。

“是的,谢谢阿姨。”易安知下车,朝小区走去。

易安知回头,见缓缓开走的车子上,于非探出大半个身体,向他挥手,“再见,易安知新年快乐~”

声音飘了很久才散去,易安知抬头看着月亮,露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发自真心的笑容。

“新年快乐。”他小声的说着。

延伸阅读

丽多美嘉丽护肤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pkre.shtml
丽多美嘉丽护肤从香港特别行政区开始在1998年开始我们的亚太行动。现在我们的产品在中

国际期货招商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gudq.shtml
暂无

易智星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xa4e.shtml
易智星智能用车设备项目介绍:易智星是一款基于车上的OBD(车载诊断系统)接口,实时采

多喜爱爱乐园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sfks.shtml
多喜爱爱乐园加盟_公司简介广州康童玩具有限公司跟随新世纪儿童游艺事业的发展步伐,紧追

老凤祥黄金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6a78.shtml
老凤祥黄金创业于1848年,已走过了160多个春秋,是中国首饰业的世纪品牌。老凤祥黄

宸兴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gogv.shtml
宸兴汽车用品总部是抱枕、靠垫、腰枕、三件套竹炭系列以及雪尼尔系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百顺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y2m5.shtml
百顺手机壳总部生产硅胶手机套、硅胶少钱包、硅胶化妆包、硅胶手机吊绳、硅胶手表、啪啪手

奥尔杰高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628n.shtml
飞越重山,历经翰海,雁群始终以其独有的阵形,向天地之间展示出一种永恒的团队精神,那是

瀚铂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gefh.shtml
瀚铂包装成立于2008年,坐落于历史文化名城、齐国故都、各地足球发源地--山东淄博!

花语加盟  http://www.lierenwang.net/pn48.shtml
花语十字绣从韩国引进了出众刺绣技术并结合自身多年开发工艺品的经验,研发出一套“机器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谋国郡主杀心

    是夜,锦麟亭内,大楚帝国皇帝楚礼渊一席话令七公主楚玉颜震惊不已,半晌后依旧难以置信道:“父皇,天下人都知道神州大陆之上,无论哪个帝国或者城邦,其皇族名讳乃是天下大忌,臣民唯恐避之而无不及,虽然皇子名讳次之,但天下臣民依旧敬而远之,尤其竟然是与大皇兄同名,”楚玉颜轻浮胸口,轻瞥了楚礼渊一眼道:“依照我

  • 美强惨白月光重生后[穿书]在线阅读第9章

    无限地狱之十八层,足有十八大受刑区,自然有着无数可供地狱黑炎吸收的力量,也就自然不需要高义技能点的提升。只是受制于高义境界的限制,地狱黑炎无法提升而已。随着地狱黑炎附身在高义的身上,束缚高义的黑线消失,高义的身形,缓缓落地。也就在高义落地的瞬间,那所谓的抽魂阵直接溃散!而此时的蔡勇已经惊呆了,他无论

  • 新网王之伪娘第二章:师玉璃

    茯九说的一点没错,的确是个妙人,不过此种穿衣打扮在大理可不常见。我问:“你是苗疆人?”“正是,玉璃是苗疆人。”我心下纳闷,“疯和尚怎认识苗族人?两家人有何渊源,若非关系亲密,也不会遣故人之女前来探望。”我同玉璃招呼过后,从难得师弟那得知,前两日我身子虚回房卧躺,不想昏睡了两日,玉璃姑娘刚好懂些医术门

  • 穿到六零撸反派第1章在线阅读

    初夏的山林带着几分潮气,隐隐的薄雾,清脆的鸟鸣,还有那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都引发出勃勃的生机。恍惚间,似乎就能看到那蓬勃生长的幼苗,那重叠绽放的花瓣,那鸟兽雀跃的轻颤。而就在这鸟语花香的美景之中,山间小道上隐隐的传来了一阵的声响,片刻之后,一辆牛车出现在拐角处,优哉游哉分外的逍遥。这车上坐着的两

  • 盖世帝尊第八章在线阅读

    苏慕辰被下午三点的闹钟吵醒,苏慕辰换了身衣服刚走出房门,苏慕辰看见门上的便利贴写着:生活是苦的,但是糖是甜的。苏慕辰走下楼,而刘晓军来敲夏晗的房门,苏慕辰开着车,夏晗坐在副驾驶,刘晓军一个人坐在后面,夏晗让苏慕辰把车停在超市门口,夏晗买了一些东西结完账,刘晓军说:“慕辰哥,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吧,有一部

  • 我渣了黑化男主[穿书]在线阅读又见

    关了浴室里的开关,用毛巾擦了擦身子,边迟冶便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边迟冶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突然听到他母亲敲门的声音,“小迟,起床了。”边迟冶用被子捂着头,迷迷糊糊的应着,“知道了。”随后又睡了过去。边母在楼下吃完了饭,看边迟冶还没有下来,就知道他这个儿子又是想睡懒觉了,她上楼打开了边迟冶

  • 原大陆第7章在线阅读

    /p“唉!……你叫什么名字?”收回情绪后,欧阳长明方才叹了口气对李枫问道。“李枫!”不知道为什么,对欧阳长明的问话,李枫想也不想便回答道。想了想,最终觉得是刚刚欧阳长明给他三瓶丹药,使得他对欧阳长明没什么戒心了吧。“你愿不愿意加入圣冥做我的弟子。”“……”李枫也是没有想到欧阳长明会突不突的来这么一句

  • 上帝之城(家教初代)之第九章

    “前面应该就是咱们学校里的超市了,快赶紧跟上。”陈利可又在发挥他人来疯的本性,一边扭着屁股一边用很别扭的样子回头对着其他三位室友说道。“我们看的懂超市两个字好吗,不用您介绍。”刘诚诚很不给面子的说道。“我又没跟你说话,我是跟老三和老四说呢,你又不用置办什么东西,你都快把你家搬来寝室了。”陈利可挑着右

  • 彼岸花系列冷酷公主在线阅读第十节

    1998年,香港的一所公寓里“到时间去接复生放学啦,呵呵,他上了六十年的小学,我接了六十年,看来也该改变改变了。”我看着窗外说道。当我走在大街上想着过往六十年的生活,无声的笑了。这六十年来,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住所,天佑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工作,什么工作差不多都做过了,而复生呢,就单调了很多,不断的上小

  • 大唐之逍遥驸马在线阅读第六节

    ‘啊……这家伙走狗屎运了,是那个姜易安排的吧。’乔乔听到吴小护士说的一脸八卦的大喊了起来。江彼岸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乔乔,脑海中回想着和姜易说的一些话。瞬间,大滴大滴的泪水往下落。“彼岸,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吴小护士看着这样忽然哭起来的女孩有些慌,她知道病人有些时候因为病痛会情绪不稳定,有些会莫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