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脑争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不再吭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绿油油的蚂蟥一动不动地贴在黑色的淤泥上特别显眼。

莫许脑子空白两秒,扯着嗓门尖叫:“啊——蚂蟥——啊——咋子办啊妈,快把它弄掉啊妈,妈!”

莫许使劲甩腿 ,吓得脸都青了。

李小双被她叫得耳朵痛,大声道:“知道了!但你不要动啊,一直动我怎么帮你弄。”

莫许脚停下来,嘴里仍旧大叫:“快帮我弄掉啊,妈,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你站着别动,我回去抓点洗衣粉来。”

李小双也怕蚂蟥不敢拿手去碰,幸好知道蚂蟥怕碱,于是飞快地跑回家抓了把洗衣粉和了水再淋到蚂蟥身上,那蚂蟥立马卷着身子从淤泥上掉下去,飘在池塘的水上面一荡一荡。

下一秒莫许立马从池塘边弹了起来往岸上爬,她吓得腿都软了,汗水糊了一脸,再加上雨水这么一淋,全身都湿透了。

直到李小双找了块石头把蚂蟥弄死才重新下去洗脚上的泥。

李小双看她一脸苍白的可怜样幸灾乐祸地笑:“桑泡儿好不好吃啊,还吃不吃啊,屋头饿了你饭是不是?落田头被蚂蟥钻到脚里面了才舒服是不是?”

莫许低着头不吭声,一边吸鼻子一边清洗腿上的泥,心道:你没饿我饭,但饿了我水果和下午茶,你还奴役我。

其实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为了吃几颗桑泡掉田里还被蚂蟥粘上着实丢人,但莫许更多的是委屈。

如果她不去摘桑叶,会瘫上这种倒霉事?

她为什么要重生在这个肥丫头身上?

归根结底都是楚寒的错。

如果他没闷死她,一切都不会发生。

这都过的什么糟心日子啊。

雨越下越大,哗哗啦啦的,屋檐下的水滴已经拉成了粗长的线,远处山顶上不断聚拢的乌云开始轰隆隆的作响,母女俩洗完脚迅速回家,换完衣服又擦头,末了,李小双又烧火煮姜汤驱寒,两人一人一碗。

做完这一切,已经下午五点。

雨太大,天色昏暗低沉压得人喘不过气,再加上雷鸣闪电不断,普通的房屋没有避雷针,连开灯放电视都不太放心,母女安静地坐在屋檐下看风景。

没一会儿家里电话响了,夏燿以雨太大为借口,晚上不回家,李小双叮嘱了几句就去厨房烧火煮晚饭。

原本这时候煮饭是由夏燿负责,而李小双应该去喂猪的。

但夏燿不在,再看看莫许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她也懒得叫她干活,干脆自己一个人全包了。

李小双找了几根结实的木棍放灶里烧着,十几分钟火也不会灭。

她一边喂猪一边烧火,来回跑,两头也没耽误。

莫许知道李小双两头忙,这个时候稍为心痛母亲的女儿都会主动帮忙烧火或干点别的什么,但她屁股贴在凳子上就跟生了根似的,动也不想动。

她一边袖手旁观一边反思,觉得会出现这种局面,‘懒人夏炽’只是次要原因,而主要原因在于自己还没有接受夏炽的身份和她的一切人际关系,自然不知道该拿什么心态去‘心痛’这样一个‘母亲’。

她甚至不知道这样浑浑噩噩地躲在夏炽的身体里玩角色扮演有什么意义。

活着的时候窝囊,死了也不见得好过,老天对她或许并没有抬爱,或许是另一种惩罚也说不定。

不知道坐了多久,雷电终于停了,雨也变小了,天色仍旧昏暗,池塘对面的马路上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乌拉乌拉地,像困在笼子里的野兽在挣扎。

莫许猛地回过神,马路全是泥,被雨水这么一泡,又软又滑,摩托车再轻便怕是也跑不动了吧,王建人竟然还能把车开回来?

她从凳子上站起来,跑到坝子边目愣愣地看着王建人吃力地把车从远处推过来。

渐渐地,她目瞪口呆了,因为王建人从头发丝到鞋子全身湿透了,左腿侧面的黑色裤子上从脚踝到大腿全是泥,连白色的衬衣也脏了一大片,而摩托车的两子轮子和车身,甚至反光镜上也都有泥……

一看就知道车子和人一起摔地上过,或许还不止一跤,简直不能太狼狈

“建人叔,你淋雨了啊。”莫许小声地喊,声音大概只有自己能听见。

王建人还真没有听见,视若无睹地推着他回家,连眼神也没给。

莫许愣了半晌,重新回到屋檐下跟凳子消磨时间。

厨房里,李小双打着电筒开始炒菜了,见莫许还坐在凳子上,于是问她:“幺妹,刚过去的是不是建人叔啊?”

莫许点头:“嗯。”

李小双:“那你去问一哈他有空给我们修一下保险不,这烂保险好像又烧了样,灯点不燃了。”

莫许又点头:“嗯。”

她起身朝王建人家走,短短几十米的路上脑子里萌生了一个大胆而又狡猾的念头。

王建人全身湿透了,现在一定在家换衣服,如果她悄悄地溜进去看上一眼,答案不是一目了然?

想就做。

莫许身体力行,放轻步子走到王建人家门前,见堂屋的门紧闭,只有灶房的门裂开一条缝,露出蜡黄的光。

莫许轻轻推开门溜进去,探着脑袋扫描了厨房一圈,果然没发现人。

隔壁的堂屋里传来王光华断断续续的声音,但太小,莫许没听太清,她又轻脚轻手走到门边竖着耳朵听,终于听清楚了,那是王光华的哭声。

“是我托累你啊……你不要管我了啊……我瘫成这个样子还不如死了好……你不要再给我洗整了……”

王建人:“好了,莫哭了,又不是啥子大事,五六十岁的老头子还像个小娃儿,不怕人笑?”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条深蓝色的裤子被甩到了地上,恰好离门边两迷远,莫许依稀看到裤子是染着一些黄色的东西,浓浓的臭味飘来莫许猛地回过身,惊讶的抚住嘴,但脚却不小心碰到了墙角的扁担上,嗑地一声。

“哪个?!”

王建人低呵,快步走到门口,一见莫许,顿时脸色铁青,大吼:“出去!”

他还穿着回来时的衣裤,头发湿得滴水,眼神冷得像冰渣子刺过来。

莫许后退两步缓缓吸气,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自己并不是偷窥狂,于是吞吞吐吐道:“我妈,让我请你,修保险丝……”

但王建人对她的解释完全没兴趣,脸色青得发黑,加大的音量吼:“出去!!!”

那表情,那眼神太特么吓人,莫许被吼得浑身一个哆嗦,撒腿就跑。

跑回家,李小双已经把饭菜端在了桌子上,笑声问:“咋子样?你建人叔今晚上有空不?”

莫许咽了咽唾沫,语气飘乎:“他,他忙不过来。”

李小双:“忙不过来就算了,今晚上摸黑,明天再修,吃饭吧。”

“哦。”

莫许颤着腿走到桌前坐下来慢慢数米粒,如果光线够强,李小双一定会发现她脸色比被蚂蟥粘上了还要惨白。

母女俩吃饭吃一半时,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路过坝子边朝池塘走,虽然天已经黑得看不清人长相,但钥匙声响亮,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王建人去池塘洗裤子去了。

几分钟后,钥匙声又响起,应该是他洗完裤子回家了。

没一会儿,那声音再次响起,并且越来越近,一直响到了堂屋前。

莫许和李小双同时望出去,就见王建人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支电笔和一截金属线问:“李嫂是不是要修保险丝?”

莫许盯着他再次惊讶得说不出话。

因为他竟然只换了长裤,而上身光*着什么也没穿……

答案就这么明显地摆在眼前,但光线太暗,莫许还是没有看清他胸口有没有那道疤。

“嗯,对对对,今天下等打雷,保险丝好像又坏了样。”李小双连忙拿着电瓶起身,“麻烦建人兄弟帮忙看一下呢。”

“要得。”

王建人转身朝屋檐边的保险箱走,李小双举起着电筒跟在他身后。

莫许慢半拍地下了桌 ,蹲在堂屋门口远远观望。

被王建人吼的两声让她余惊未平,没敢靠太近,只能听他们的声音。

王建人:“保险丝是烧了,换一根就行。”

李小双:“我就说烧了嘛,那麻烦建人兄弟帮我换一根哈。”

王建人:“要得。”

几分钟后王建人又道:“换好了,开灯看一下行不行。”

李小双回头:“幺妹,回屋开一下灯,看好了没。”

“嗯。”

莫许进屋,同时按下屋檐和堂屋的开关 ,灯一下子亮起来。

李小双喜笑颜开:“行了,修好了,麻烦你了建人兄弟。”

王建人:“小事,不存在。”

李小双见他头发全湿,又惊讶了一声说:“哎呀,建人兄弟今天是不是也淋雨了?我煮了一些姜汤没喝完,要不我给你盛一点?”

王建人顿了顿点头:“那好,谢谢李嫂。”

李小双:“谢啥子谢,老找你帮忙修保险,我还不好意思的,你去屋头坐着,我给你盛去。”

王建人依言进屋坐在了桌前的高凳上,而他头顶正好是亮着的电缸,白灼的灯光把他全身都笼罩在下。

莫许蹲在门口木愣愣地望着他,终于看了个真切,他身上的肤色麦黄,胸腹和手臂上的肌肉匀称结实,而临近胸口的地方,一道三厘米长的刀疤赫赫刺眼。

没有比这条疤更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他是楚徊遇了。

延伸阅读

威浪连锁干洗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xlr8.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爱元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x2xy.shtml
爱元家纺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崇川区爱元纺织品经营部

唯然汗蒸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gga2.shtml
河北唯然纳米设备安装有限公司承建砭石能量房、日式岩磐浴养生房、细胞浴能量房、韩式汗蒸

喆协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ni5q.shtml
喆协面膜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中鲁时空网吧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gu1i.shtml
经营模式中鲁时空将采用直营、自愿和特许加盟三种方式打造规范、完善的中鲁时空数字文化家

家润多便利店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af4e.shtml
家润多便利店,力争培养和打造一支契合海航文化精神、敢于承担、无私奉献的高绩效经营管理

安吉好途邦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gwco.shtml
为提高整个安吉好途邦汽车服务系统的核心竞争力,有利于整个系统的快速良性发展,安吉好途

捷驿站便利店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bnp7.shtml
捷驿站全国连锁便利店是佛一集团旗下连锁品牌之一。佛一集团经过多年的经营和发展,旗下有

加华海洋生物保健品连锁专卖店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slvw.shtml
加华海洋生物保健品连锁专卖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海南加华海产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于二ooo

东方吧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d5cq.shtml
东方吧家具考究的用料、的工艺、卓越的品质、完善的服务,为国内二十多个省市的客户、中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戴眼镜的男人给攻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2035年,经历了地星战争的人类,与哥莫塔利亚星人达成共识,帮助其在火星重建家园,而人类因此科技大发展,走入了星际文明。殊不知,新的危机悄然降临。高登,联邦华夏局一个不起眼的城市。夜幕降临,大雨磅礴。富人区灯红酒绿,与外面的昏暗萧瑟想比,简直是天堂一样。战争爆发以后,物价飞涨,资本家趁机囤积资本,富

  • 全书反派都曾是我养的崽[星际]第九章在线阅读

    “你,你说什么?冥儿,你真的成功觉醒了地级圣魂?”似乎对自己孙儿说的话有些不敢相信,刘世立刻询问道。连一旁的刘清峰、花飞雪二人也都是一脸紧张地看向刘冥。“真的,爷爷,您孙儿的天赋这么高,觉醒个地级圣魂还不是小菜一碟。”得到自己孙子的确认,刘世一时间激动地简直想要对着天哈哈大笑个半个时辰,他知道,以自

  • 都市之明星是怎样练成的在线阅读那个啥,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嘭!”一声剧烈的爆炸震得相思林地动山摇,大片的飞鸟从林中飞出……“我去,这树藤这么不结实啊!”陈少庄本以为的潇洒出场并没有出现,他一个狗啃泥栽到了地上。“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陈少庄被黑斑丫头看的有点害羞,脸红着问到。“林。林雪。”黑斑丫头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妥,低下头小声地说道,脸也有些发热,可惜

  • 幻星海之选择与排水沟(6)

    沢副将老神在在的没有接王副将的问话,反而意味深长的回敬了一句:“王副将,虽然你我今后不在军中,但有些事吧,也不用全忘了。”“……老沢,你想说什么?”王副将脸色不太好,似乎是听懂了,又似乎是没听懂。“王副将,你我之前虽交情不深,但也算得上认识多年,我们都是在将军旗下多年的老人了,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你会

  • 全世界都说我是反派[无限]凤凰城

    “盘龙枪法?据说在太姥大陆之上,陈氏盘龙枪法是枪中之主,其宗门底蕴比我们七星宗有过之而不及。这种大宗门的武功秘法,向来都是不外传,啸天怎么会懂得盘龙枪法?”唐义满脸惊诧的看着唐啸天。唐义虽然从未离开过七星宗,甚至七星府都很少出去。但是宗门秘法不外传,这个基本常识,他还是知道的。就比如七星宗,为了让自

  • 深山璞玉在线阅读第4节

    霍无恤眼睁睁看着对面人气得一拍岩石,正要准备逃开呢,哪知对方就直挺挺地倒下了。他愣了一下,连忙冲过去伸手托住对方,才免人摔个脑袋开花。“喂――喂――喂喂喂――”他在人耳边大声喊道,又一个劲儿猛拍人脸,人却毫无反应。“不是罢,气晕过去了?”他呆道。好一会儿,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他抹一把脸,飞快地把药嚼

  • 男多女少的文在线阅读第1节

    河东市是千年古城,多年来国家对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也使河东市环境优美清静,是个非常适合休养生息的地方。傍晚时分,徐云一如既往的出来闲逛,上身套件印了美女画的背心,下身一条色彩鲜艳的沙滩大裤叉,脚下踏着人字拖,一身地摊货儿最多三十块钱,一边走一边哼哼着不知道从哪剽窃来的歌词。“窈窕淑女先欣赏,火辣爆妞得

  •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第四章

    马车行走了好一会儿,才堪堪停在宫门。皇宫一向不让外人入内,更别说是这明晃晃的马车了。车夫拉开车帷吗,翠珠和白卉纷纷下了马车。“小姐,这天阴沉沉的,怕是要下雨了。”闻盼儿探出头,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此刻竟然变得雾蒙蒙的,她拂开翠珠的手,独自跳下马车。身后白卉这才看到柳芷兰,接过柳芷兰伸出的手,面带不忿

  • 我丢了的两魄在线阅读新兵营出问题了!

    韩烈走近一看,只见一个青年正与黑甲士兵纠缠。那青年武艺颇为高强,四五个黑甲士兵上前,竟然拿不下他!“谁人闹事!”韩烈大喝一声,走上前。黑甲士兵见到他,立刻退下。场上的青年突然没了对手,似乎有些发蒙。他看向韩烈,偏着头,露出一副愣头青的模样:“你是谁!你也是来让俺送死的?”“好演技!”韩烈暗赞。这青年

  • 隐婚后我成了万人迷第七章在线阅读

    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一天,李悠悠也在想着自已到底还能不能穿越回去,如果能,那就最好不过,不能,她不能始终坐以待毙任由人主宰,想着明儿一早去山上有没有啥可以东西弄来换成银钱。赚够银钱后,就能离开李家另寻出路,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她心里不由的勾画起未来蓝图,赚了银钱就买房买地做个有钱人,在现代还未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