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审神者是神秘生物望月剑法

作者:淡存余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傍晚,叶风手拿竹棍在院子内教儿子叶凡练武,稍有不对就竹棍便打在错误的地方或手上或脚上,谁说都没用,叶夫人就为这事到现在都还在跟叶风呕着气。三岁的叶凡手里捂一把木剑,细小的胳膊上还清晰可见一条条被细棍打过的痕迹。

站在场中练起了望月山庄的入门的基本功。虽然动作看起来有些稚嫩,但一招一式出的有板有眼,极为认真。

虽然是刚刚吃过晚饭,但厨房内阿牛却又开始忙着做夜里庄主所要的宵夜,这规矩从他来到望月山庄便就有的了。

一老者踱步向厨房走来,看见阿牛在往鸡身上撒着各种调料边撒还边揉到像在给鸡按摩一样,便问道:“啊牛啊,怎么这么早就开始给庄主准备宵夜啦?你咋还给鸡做起按摩来啦?”

啊牛神秘的说到:“柳叔你可不知道,这叫醉香鸡,可是我的拿手菜,也是庄主最喜欢的,就腌制都得两个多时辰。烤也得烤一个多时辰。这腌制不叫按摩,这腌制的手法和秘方还是庄主亲自交给我的全天下就我和庄主两个人知道。”

“柳树今天你怎么会到我这厨房来转一转?”

柳叔说到:“年纪大了,这老骨头得多活动活动,一不动就觉得浑身难受,看你在厨房挺忙的,过来看看能帮上什么忙不。”

啊牛笑了笑:“今天庄主就要一只烤鸡不用帮忙,再说了你这么大的年纪了我可不敢要你帮忙,你该多休息才是。”

听完柳叔便走了出去。啊牛还暗自纳闷这柳叔今天是怎么了?从来不会来厨房的人,今天怎么会跑来厨房?难道是想来偷学我这举世无双的烤鸡手艺?转身将四周看了一遍,确定安全了才又继续腌制了起来。

子时刚过啊牛刚刚把鸡烤好,还没来的及装盒,叶风便走了进来。说到:“问起来可真香。”

啊牛傻傻的笑到:“都是庄主教的好,庄主尝尝我烤鸡的手艺有没有长进?”

叶风摇了摇头头说到:“现在还不饿等下在尝,都这时辰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

淡淡的月光中一袭白影钻进了后山的山洞内,一盏茶的功夫又出了山洞朝山顶飞去。

黑夜中一白发灰人见时机成熟便朝山门赶去,树林里一凡了道两师兄弟已经等得有些着急,见来人便急忙的问道:“怎么样了?”

灰衣人答到:“一切按计划进行着,道长给的药我已经放在了给叶飞的烤鸡内,照时间算他也应该吃下去了。”

一凡了道急忙说到:“那还不赶紧走,那药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的,要是错过了那可就麻烦了。”

三人不一会便来到了后山的山脚下,就着淡淡月光也只能模糊的看清后山的一个大概,在灰衣人的带领下,三人小心翼翼的往山洞走去。

直至走到山洞口二人才看清这就是一个勉强够一人通过的狭窄洞口,洞口还被茂密的杂草遮挡了一大半,洞内有一丝微弱的亮光透出来,在山下跟本就看不到有这么一个山洞。

三人小心翼翼的进了山洞,连一丁点脚步落地的声都听不到,甚至都听不到他们的呼吸。这山洞像是天然形成的山洞的两边凹凸不平并没有人工修过的痕迹,地上却光滑很多,像是多年走动磨滑的样子。

弯弯曲曲的大约走了六七十步前面的灯光灯光越来越亮,山洞也变得越来宽。

三人走的更加的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一丁点的声音吵到里面的人。在走得几步便听得有到微弱而有平稳的呼吸声。在走的二十多步,一个诺大的山洞便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山洞内一白衣白发的老人躺在石桌上像是睡着了一样。三人蹑手蹑脚的走到跟前。见白衣人老人手里的鸡已经被吃了一大半。三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这时方才仔细的打量起这山洞来,只见这诺大的山洞里到处刻满了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剑法招式。

但三人却没有心思去研究壁上的剑法招式,三人便在洞内轻手轻脚的四处搜索起来,了凡和尚盯着白衣老人,手里紧捂着从一凡了道哪里要来的药粉,要是这老头突然转醒才有应对的办法。只见这白衣老头虽然白发白眉白须,但却脸泛红润。

一凡了道招了招手示意二人过去,这是了凡和尚看见叶飞的眉毛动了一下,忙将手里的粉末向叶飞撒去。一凡了道丢掉手中刚拾起来的半截剑。将两本秘籍踹在怀里便向洞口跑去。三人急忙的跑出山洞生怕叶飞一转身就醒过来。

半夜叶凡尿急,三岁的小孩夜里总是会害怕便叫醒了丫鬟陪自己去尿尿。望月山庄的规矩孩子三岁便得离开母亲一个人睡,但天气开始凉了起来叶凡的母亲怕他夜里着凉不放心他一个人睡,便安排了丫鬟照顾。

丫鬟揉了揉蓬松的眼睛,牵着叶凡出来去茅房,叶凡还未来得及走进茅房,丫鬟便看见后山有三个影子如鬼魅般的速度向庄内飞奔而来,顿时吓得大叫道:“鬼啊!鬼啊!”拉着叶凡便往屋里跑。

正在练剑的叶风听到丫鬟的大叫从山顶飞奔而来。丫鬟拖着叶凡还没来的及到门口,便被人点了穴道站在了门口。叶夫人和啊牛顿时也被丫鬟的叫声惊醒,跑了出来,一出门便看见,一布袋套住叶凡装进去便跑。叶夫人拼命的追了过去。

叶风一路飞奔下来,边跑边叫到:“大胆贼人胆敢在我望月山庄放肆。”

一瞬间便到了院内,一把拉住向外追的柔声对妻子说到:“你快回屋去。”叶夫人被叶风一抓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焦急的哭了出来。叶风吩咐啊牛照顾夫人便急忙的追了上去。

三人用了吃奶的力气往山下奔去,但还未跑出半里便被叶风追了上来,已经能看到叶风的身影。

一凡了道和了凡和尚两人从小便做些偷鸡摸狗之事,自小就练的一身好轻工,自恃轻工了得,最少江湖中还没碰到过有人能追上自己的。但看见身后已不足三丈的叶风心内大感惊叹。

一凡了道心里暗自责怪这了凡师弟今天是怎么了就连逃命都忘不了教主交给他的任务,抓小孩就抓小孩么还非的抓叶风的儿子,害的叶风拼了命的追来。

再跑的一丈有余三人便觉得一柄剑已向他们三人分刺而来,像是有三把剑分刺三人一样,三把剑已经到了三人的脑后,三人同时停下脚步举剑回挡。

站定后叶风方才看清三人模样,叶风大为愤怒三人中其中一人竟是在望月山庄内与自己朝夕相处了了三十多年的柳叔,另外两人分别是一干瘦的道士和一个胖胖的和尚。

叶风死死的盯着柳叔到:“不管二位是什么人,放下我儿留下这家贼你们走吧,我姑且饶你们一命。”(此时叶风尚不知道,他三人已经去过了后山的山洞,还盗走了秘籍。)

柳叔静静的说到:“事已如此我没什么好说的。”

了凡和尚将装着孩子的布袋往地上一放冷笑到:“叶庄主好大的口气。”

说完一招饿虎扑食向叶风攻去,柳叔和一凡了道也一左一右的举剑向叶风攻去。

叶风轻松的就化解了三人的攻势,柳叔没了往日那副年老体迈的样子,不但会武功剑法还甚是了得。看着在自己眼前装了三十余年的柳叔,自己却丝毫不察,此刻却对自己招招攻向自己的要害,心中有些愤怒起来。

叶风一瞬间刺出三剑,每一剑又化成三剑一共九剑分别刺向三人要害,虽说是三剑但在他三人看来却是九剑,叶风一剑竟然能化为三剑分刺三人,三人内心无不惊恐至极,虽说知道叶风剑法厉害,但万万没想到他的剑法,竟然如此的厉害。

最为惊恐的就属柳叔了,他在山庄三十余年,看着叶风长大,打他开始练剑以来看着他练剑,他所练的剑法招式,多年来自己已经烂熟于心,但今日他所用的剑法自己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背心不觉惊出一阵阵冷汗。

三招过后,三人的身上或多或少已经有了几处伤口,三人用尽平生所学,也未能伤到叶风丝毫。就连他的衣服边都未曾碰到。

叶风冷冷到:“竟然敢到我望月山庄放肆撒野,那今天你们就一个也别想走。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望月山庄的剑法。”

说完又是一招雪花飞舞又是一剑化三剑向三人门面攻去,三人忙举剑防于门面。剑还未来的及放下或者说三人还未反应过来,却又听到剑划破衣服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又中了一剑。

一凡了道和了凡和尚忙顺势往后退一步,叶风的剑刚好擦腿而过,了凡和尚的裤脚已经被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却为伤及皮肉。柳叔的脚却已被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不断的流了出来。

三人顿感无望,三人虽然能看清攻门面的一招,却连看都未曾看到他出剑,甚至没有看到叶风动过身体,叶风竟然就横扫了三人的底盘,一凡了道个了凡和尚也是无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才逃过一劫。

也是叶风并无下狠手,不然凭叶风的武功他三人早就已经躺在地上了。

叶风看着他们三人惊恐的表情抖了抖手中的剑说到:“今日我无心杀人,三位放下武器自废武功跟我回望月山庄的地牢吧。”

柳叔惨笑着丢弃了手中的剑,向叶风走去。忽然两手拼命的抱住了叶风,大叫道:“两位使者快走。”一凡了道和了凡和尚先是一惊,而后抓起地上的布袋,头也不敢回的拼了命的往前跑。

延伸阅读

英菲商贸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avvr.shtml
英菲商贸是一家从事进口电子、液压产品并与众多国内外电子液压元件供应商建立了密切的合作

固源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g5nt.shtml
固源塑胶制品成立于1997年,经过不断地努力,公司已初步形成一家集塑胶模具设计与制造

亿领速运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dyu0.shtml
亲爱的亲们。大家好。亿领速运(北京)有限公司诚邀各地有商业头脑和睿智目光的精英人士加

金大福珠宝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sy7y.shtml
金大福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金大福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6月10日,是专业从

可可丽娜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nak0.shtml
可可丽娜女鞋总部主营的是单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武侯

祥燕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dmjb.shtml
祥燕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水晶半成品、吊坠、水晶摆件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新起点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64at.shtml
新起点汽车美容加盟。现在生活节奏加快,人们越来越需要各种各样的上门服务,而中国高达几

凯利福洗衣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uw9b.shtml
我国的洗衣行业逐渐发展起来,前景也一片大好。而凯利福洗衣品牌紧紧抓住了市场发展空间,

库克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da8h.shtml
库克派对装饰品经销批发的纸制工艺儿童派对、成人派对、派对相关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博琳雅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nx86.shtml
博琳雅银饰是一家集研发、设计、产销为一体的企业。可为新老客户及消费者提供款式时尚的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弃少游天下之小猫(5)

    除夕当天。家里定时有上门来打扫卫生的,因此他们并不需要大扫除。白暖阳在花店定的鲜花一早就送过来,她把各个屋子花瓶中有些枯了的花朵收下,换上新的。原本打算要把昨天去超市买的鱼处理了,周鸣甫一通电话打过来,要紧急召唤白暖阳去公司一趟。一挂电话,在旁边静静听着的白堇贴心道:“姐姐快去吧,之前你做的时候我有

  • 她被迫撩校园大佬第1章在线阅读

    在一片莫名之地,只听到一个低沉的嗓音道:“这次抵御暗的进攻,我们损失惨重,玄帝陨落,他所庇护的界因受损严重,已濒临毁灭,如果不是他最后时刻把生命力灌输给他的界,只怕此界已毁,那我们所掌握的最后三个主界三去其一,将使最后的守护大阵失效,我们未来堪忧呐”,之后就是一片寂静。良久之后,只听另一个声音道:“

  • 纵横异世之剑如虹在线阅读第3章

    竹屋凉亭“......”晓芙起身楞楞的坐在床上,好一会儿不动,雁儿感觉到动静睁开眼看着晓芙,拉了拉牵着晓芙的手,似在用眼神询问:怎么了?看到雁儿,晓芙的意识才回笼,师傅她,昨天她被杨逍掳来这里,要求她照顾雁儿一个月,等接雁儿的人来了,便放她回去。晓芙把雁儿轻轻的按在床上,双手在耳边比了个休息的姿势,

  • 盗墓:我是家主之一夜暴富

    自从赵初夏的爸爸中了彩票,家里的日子,几乎在一天之内瞬间改变。赵东宝夫妻,一下子从较低的社会和经济地位,突然变得富有和有权势起来,一下子成了典型暴发户,就是做梦都能被自己笑醒的那种。本来他们两口子也打算低调一些,但是他们两口子,突然一下子变得那么有钱,当她们面对那么多钱的时候,心里的那种膨胀感,优越

  • 盗天途说第4章在线阅读

    秀芝想着那个玉米地里的月圆之夜,脸上一阵子的羞涩,媛媛吃饱喝足了,根本不管窗外的狂风暴雨如何肆虐,甜甜的、安静的睡着。齐盖此时正在逃命,拼了老命的逃命,大雨之中,几个手执砍刀的人在他的身后紧追不舍。濒临死亡的人往往会爆发惊人的潜力,刚才还重伤的几乎就要奄奄一息的齐盖此刻逃跑的速度快到令人乍舌,可惜的

  • 长春宫词(令后)第9章在线阅读

    “吓?你活的不称意去寻死?”李厌一下给整蒙圈了。雷涅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傻啊你,我的意思是去天台,闷在这里早晚闷出事情,刚好我们在六楼,上面就是天台,出去溜达溜达。”“也是,天台应该不会有人,更不会有丧尸了,视野也开阔,未来倒是可以用来观察周围的状况。”李厌思索道。“想那么多干什么,我

  • 雌虫不是omega!(星际虫族)第5章在线阅读

    新书起航咯!可爱的读者大大们,求收藏,求鲜花哦!………………………………………………“真愁人啊!被耍了呢……又要听战国的训话了……。”波鲁萨利诺灰头土脸的看着满目苍夷的大地,曾经世界上最辉煌的城市之一世界政府中心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而罪魁祸首之一的夜羽已连毛都看不到一根了。“布鲁,布鲁,布鲁……

  • 重生炮灰逆袭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万物上。早晨的露水还停留在那稚嫩的叶片上,鸟儿飞出了自己的巢穴,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再一次唱出美妙的旋律。在洁白而又干净的看护室中,那位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已经完全拆下了缠在他身上的绷带,而这为病人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绷带已经全部被拆完了,还在苦苦进行着肉身修复大

  • 汗青在线阅读第8章

    到了独立团据住的村庄口,前来接应的人员分别引了赵刚去李云龙的住处,杜仪狄和魏大勇则是被暂时安顿在一块居住。杜仪狄见着魏和尚,依稀想起魏和尚惨死的事情,不禁很是可惜。百无聊赖中,杜仪狄心念一转,“也不知自己的特种兵技能水平怎样,不如找他试试水,切磋切磋。尽管杜仪狄有些犹豫,经过这么些天的锻炼,最重要的

  • 女神的至尊高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为了防止陆帆再说出什么话来,苏情一把抢过了那只手机,然后把自己曾吓哭过小盆友的冰山脸一板,冷冷说道:“好好呆在这里!”苏情忘了的是,现在的夜色太深,以手机那微弱的光芒是完全无法让陆帆看到她霸道总裁一般的冷酷表情的,于是陆帆疑惑地“啊”了一声,呆萌看苏情,道:“那……那你呢?”苏情:“捉鬼。”苏情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