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七零年代小夫妻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莫二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月城出了院门,就见程怀凌倚在一棵柳树下,看见她追出来,他并不惊讶。而他,似乎正等着她一般。

他才立直身子,林月城的剑已架在他脖子上。他不但不慌乱,反而紧紧地盯着那柄泛着淡淡红光的剑,在余晖的映照下,那柄剑散发出柔和的七彩之光。

林月城见他这副不畏生死的模样,心里恨恨,剑身逼近了几分,他的脖颈处也有了一条细细的血线。令人奇异的是,落在剑上的血竟缓缓地渗进了剑里。

吃惊了半会儿,林月城只在心里暗暗称奇,并未收回手中的剑,厉声问道:“你敢跟踪我,到底有何意图?”

程怀凌移开目光,低声道:“随你怎么想。若你怀疑我,现在就可杀了我。”

林月城愣了愣,收回手中的剑,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臭小子,再有下次,姐姐定不会这样轻饶你!”

程怀凌正弯身抱着右腿,听她这么一说,冷哼一声,并不领情,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把青草朝林月城身上扔去。林月城只轻轻一弹指,那青草便飘向程怀凌,落了他满头,惹得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

如此,林月城也算解气了,得意地瞟了他一眼,飘飘然离去,独剩程怀凌一人在她背后扔石子,可惜都砸了个空。

当晚,林月城就派出了全县衙役,全城戒严,一夜无事。如此戒严,直到第四日日间,才得知昨夜又有一人被夺了处子之身。

听闻这样的消息,林月城十分气愤,想到苏徵不可能在层层戒备下出得了县城,便命人继续戒严,自己前往县城中搜寻苏徵的踪迹,未果。

程怀凌见林月城为这事几夜没合眼,心头担忧,如今又见她一人在县衙大厅内为这事犯愁,便悄悄地上前,轻声道:“月城,我有办法。”

林月城抬眼看他,毫不在意地笑道:“什么办法?”

程怀凌并不因她这副不甚在意的态度而不满,与她认真分析了如今的情势,又提出该如何如何。林月城见他打破常规思路,反其道而行之,眼中露出赞赏之光:“小凌子,姐姐小看你了!如此,就照你说的做!”

程怀凌摸摸后脑勺,笑道:“但愿能帮上忙。”

林月城拍拍他的肩,自信一笑:“且看姐姐如何请长清公子到此!”

当天,林月城即刻下令撤去了全县的防备,迅速传来了县衙中的一名衙役。那名衙役见识过林月城的手段,对这位女巡捕是又敬又怕,被传唤至此,心中惴惴不安,叩首跪拜道:“小人林博珏见过大人!”

林月城见过礼,请他位上坐了,笑着问道:“林兄家中几口人?”

林博珏不明其故,听对方这样和善亲近的语气,心中反而不安,垂首答道:“大人抬举,小人不敢称‘兄’。小人父母早亡,只有小人与家妹两口人。”

林月城莞尔一笑:“听说林兄有一未婚妻不日便可过门,不知小女子能否为林兄主持婚事?”

林博珏听了此言,不知对方有何用意,茫然地问:“大人的意思是……”

林月城起身,走到他面前,笑道:“你我同姓,算是有缘,小女子想要做一回主婚人,不知林兄意下如何?”

林博珏依旧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对于林月城这样的好意,他也不好拒绝,致了谢:“如此,一切但凭大人做主!”

得了林博珏的话,林月城自然高兴,特意准了林博珏两日的假期,由着他张罗着自己的婚事。至于她心中计较,她也不想在此刻向外人透漏一分。人多口杂,难免会走漏风声,她也只能相信程怀凌,相信他这些日子来查探的小道消息。

林月城向来不喜拖泥带水,如今既然得了林博珏的准话,立马命衙役张罗着一切。

大婚当天,婚宴酒席设在知县府内。对于林月城这一安排,林博珏虽不明了,却也没有半句言辞,在亲朋好友的祝贺中,与新妇拜了堂,由着一帮女眷及一干衙役送新妇回了自家新房。

府中,酒正酣。

林博珏有意脱身,苦于一干朋友硬是拉着他饮了一杯又一杯,众人看他渐渐不胜酒力,才有了放他离去的心思。林博珏请示过林月城,经她点头同意,又与府中一干人辞别。

林家小院在本县也算是一座精致小巧的玲珑别院,因有祖先辛苦经商,屯得些许家产,在此地购置房产、田地,与人为善,也曾富甲一方。后林家又弃商投文,祖上也算是文科武班出身,到林博珏父母这一辈,林家一代不如一代,家产几乎败尽。而其父又豪爽仗义,家中家产倾尽,欠下一身债,一家人不得不遣散家中仆役,用房子、田地抵了一身债,另觅了一处小院安身,靠其母做些女工勉强度日。

父母因经了这些磨难,相继病故。因林博珏自幼便与本县蔡家二小姐订了亲,林家早已下了聘礼,就等着双方儿女长成迎娶蔡家小姐过门。不想,林家家道败落,林家二老也撒手人寰,落下一双小儿女。

对于林家的遭遇,旁人唏嘘不已。而林家老爷生前本与蔡家老爷是至交,临死前,将一双儿女托给老友照顾。

因此,林博珏与林博瑛这一对兄妹在父母双亡后,蔡家便将一对儿女接到自家府中居住,与自家儿女在家课读。

一路走来,林博珏有些恍惚,想起父母早亡,内心更是悲痛不已;又想起自己日日思慕的蔡家二小姐已是自己的妻子,心中一时喜不自胜。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竟有些痴了,脚下的步伐也不由得放缓了,晚风吹面,酒也醒了不少,猛然想起闺中等待着他的新妇,又加快了步伐。

酒宴散后,看着满院狼藉,林月城皱了皱眉,随即唤来跟前的一名衙役,低声问道:“城中的布局如何?”

那名衙役低首道:“已按照大人的吩咐设了防,作案人只要进了城,犹如瓮中之鳖。”

林月城勾唇一笑,挥手命那人退下,随即又吩咐府中七名衙役随她前往林家。

新婚之夜,林家依旧灯火通明,院中依稀闻得人声。林月城无意惊扰到这些亲眷,命七人埋伏在林家小院外,耐心等待,看暗号行事,她本人则偷偷潜进了院中。

院内树荫下,依稀可见三两人影在此饮酒作乐,林月城在暗处细细察看了一番,依着程怀凌之前描绘出的林博瑛的画像,果真未见其面,也不知那人早早离了自家兄长的婚宴去了何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林博瑛这不合常理的举止必有缘由。

若不是得程怀凌提醒,她可能不会想到苏徵能在全城戒严的情况下来去自如,是有人在暗中相助。在全城戒严的情形下,即使是城中百姓进出,也须经过一番盘查,何遑论正在缉拿中的长清公子苏徵。

如此,苏徵能进出无碍,有可能便是有人在暗中提供方便;而在戒严的情况下,平常百姓没有那个本事,那么,暗中相助之人只能是县衙中人。

亏得程怀凌早已想到了这些,早已在暗中探明了一切,若不是林月城苦于无计,程怀凌也不能确定林月城能同意他的计策。而林月城确实不曾重视过他,之所以会采取他的建议,一是确实无计可施,二是自认为程怀凌的计策并非毫无依据。

这样一来,她便将此事交给程怀凌处理,自己则负责捉拿苏徵!

林月城会忙着张罗林博珏的婚事,不过是为了给苏徵制造假象,让他放松警惕,以便趁此作案,请君入瓮。而林月城到此,正是守株待兔。

此刻,城中看似空空如也,她早已在暗中设了防,只要苏徵出现在城中,必会暴露行踪。这些日子,她也没有白忙活,城中尚未出阁的女儿正是苏徵的作案对象,而经过这些日子的收集调查,她早已摸清了那些还未出嫁的女儿的人家,时刻派人在那些人家周围把守,只要苏徵有任何动静,都逃不出她设的局。

要抓苏徵并非易事,这人会变换面貌;不过,他要逃出县城,也难。所以,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必定会寻到此处,请求林博瑛的帮助。

守到下半夜,院中早已无一人,林月城有些犯困,一时之间,也不确定程怀凌的推断是否准确无误。若苏徵今夜没有进城,这一夜倒白忙活了。

林月城突然发觉上了当!

苏徵若识破了她的动机,又怎会冒冒失失地进城?

也许,这人一直未离开县城!

说时迟那时快,林月城立马出了林家小院,见先前随同自己前来的衙役有六人皆昏倒在地,独独少了一人。见此情景,林月城暗呼不好,向着城门的方向疾行而去,城门下已乱成一团,无数利箭直指人群中的那袭白衣。

那袭白衣永远那样耀眼,永远不染纤尘,似尘外仙人。

点点鲜血,似片片梅花瓣,在衣襟上铺染开来,晕成一幅妖冶诡异的图面。

林月城快速上前,看面前重伤的长清公子,内心有些疑惑。而她没有多想,缓缓拔出背后的长剑,指着他的眉心,道:“如今,还有何话可说?”

苏徵抬起头,笑了笑:“对姑娘,在下无话可说!”

林月城拧眉,快速移动身形,却是用剑柄点住了他的几处大穴,回头向众人吩咐了一声:“绑起来,先行收监看管!”

林月城话音才落,便有两名衙役上前,手中拿着铁链,将苏徵绑了个结结实实,又扯起他,正准备押着他离开此地。不想,众衙役中,突然钻出一位少女,冲到苏徵身后,跪倒在地,一把扯住了他的裤腿,哭道:“不要!”

立时,又有两名衙役上前,将那名少女拉开。如此反反复复,林月城也看清了那人的面貌,正是程怀凌画中所画的林博瑛其人。林月城还在纳闷这人怎么会在这儿,忽瞥见众衙役中的程怀凌,程怀凌立马上前,低声道:“是我看低了他,被他钻了空子,险些逃出城去。若不是事先擒获了那位姑娘,长清公子也不会落入我们的圈套。”

林月城点点头,笑道:“长清公子可是为了解救林兄弟的妹妹才落入了圈套?”

程怀凌不明白林月城发此一问的动机,点了头,又看了看那边哭喊的少女,敛眉道:“这里无人知晓那人就是人人敬之爱之的长清公子,若知晓了那人的真实身份,事情可能有变。月城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林月城微微蹙眉,并不言语,而是上前,命那两名衙役放了林博瑛,打量她良久,才笑道:“博瑛姑娘可知晓此人是谁?犯了什么事?”

林月城的名声,林博瑛早有耳闻,如今见了本人,虽同为女子,她不但不觉得亲近,反而是怕得紧,埋首不说话。

林月城又是一笑:“今日林兄弟大婚,博瑛姑娘为何会在此?”

延伸阅读

奶味小狼狗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aeexpress.cn/s3nj.shtml
叶海在前世看过一份报道,在南非一个年轻女子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在浅海区在虎鲨群里游泳,

[综]小汤姆的任务日志之撕了  http://www.aeexpress.cn/p3eo.shtml
迎接章国的军队入城,虽然是投降,可庄子竹不卑不亢,没有对敌军弯腰,更没有跪下。庄子竹

一灵人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aeexpress.cn/616l.shtml
许多人都曾经产生过这样的一个疑问,在这浩瀚的宇宙里是否还会有和我们人类一样的智慧生物

苍蓝纪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aeexpress.cn/g0ac.shtml
原主的房子在六楼,两室一厅,虽然是普通户型,但一个人住起来完全算得上是宽阔。贺汐走进

我在男频后宫文里修bug的日子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aeexpress.cn/6qe6.shtml
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天空。看到苏格兰场的那群警察快速包围了这间酒吧,蕾拉表情麻木地坐在酒

相爷,你怎么又胖了安身天回  http://www.aeexpress.cn/uw8j.shtml
盛曜国。天回城这几日不太平,林天启作为城主,每日早出晚归,忙的是焦头烂额,一个不留神

六月的穿越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aeexpress.cn/pyem.shtml
“男人哪有不偷腥的?他一个人在国外也情有可原嘛,这过日子还不是得妥协,依妈看,这个事

穿书后我决定饲养反派之我拒绝(9)  http://www.aeexpress.cn/dh5y.shtml
“我讨厌你。”顾致愣了,李俊也愣了。程洛宁说完倒是很释然地笑了笑,虽然脸色还是苍白,

三生无明毕业  http://www.aeexpress.cn/al4b.shtml
2014年的秋天,飞机掠过湛蓝的海面,掠过方方正正如拼图般的盐田,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玄幻之我老婆是狠人大帝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aeexpress.cn/6qwp.shtml
抱着对系统大神的一百份信任,常树什么防护措施都没做就直接跳下去了。温软湿热的触感直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胃王顾草在线阅读第八章

    希希坚决认为是大排档的东西不干净,老板坚决不承认,尤夏和玛格丽达讪讪地表示她们吃了也没事。这情况下也就没什么好追究了,关键还是先去通知清朗的家人,沈万珊在微信上找花知行,却一直没有回复,不管是语音通话和视频通话都没有接通。“算了,估计这会儿正在酒吧唱歌呢!”希希叹气,“我去男生宿舍通知清宁吧。”尤夏

  • 傲视天地风云间之雾眼灵猴

    陈凡在城主府过了一日,想着要安波澜送自己回村里,见一面阿婶,毕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阿婶一定很担心自己,阿婶平时都没出过村子,肯定会在家里着急。如此想着,便出客房准备去找安波澜,门口侍候的下人见陈凡出了门,忙问陈凡有何吩咐,陈凡说要找安城主商量事情,下人不敢怠慢,忙转身在前面带路,去往城主书房,平

  • 鬼之子剑士在线阅读第一章

    因为活着。——徐默……………………古老的宇宙,寰宇内外,人类的诞生延续了万物造主的辉煌,也见证了生命这一最大奇迹的诞生。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无限限大的宇宙之中地球如一叶孤舟飘忽在这由宇宙星海幻化而成的江河之上。那唯一的生命气机点燃着整座星系。地球是孤独的,就如人类一样,亦是孤独的。苍茫的宇宙中,

  • 是霍躲不过在线阅读第二章

    云风华一事,叶知晚一直记在心头。出于对性命安全的担忧,她决定少掺乎宋陵和云风华的事情,并且等宋陵回来让他自己去把事情解释清楚。宋陵回来的很快。不出她所料,宋陵果然只在思过崖呆了几日,便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至于原因,自然是谁让他有一个是青木峰峰主的爷爷。作为标准的草根出身,叶知晚表示对宋陵羡慕嫉妒恨,

  • [综漫]cp是个什么鬼在线阅读第六节

    “花姐,我还真不需要带这么多东西。”唐亦梁略微绝望的看着那两大箱子,有一箱是他自己准备的,另一个箱子是花姐给唐亦梁准备的,明显的,比他自己的那个箱子还要大,至于里面是什么唐亦梁也不知道。“谁说的,叫你带着就带着。”花姐一直都是看着唐亦梁长大,也算是个半个姐姐了,她微皱眉头,看着唐亦梁那个并不大的箱子

  • 在惊悚世界里伪装嘤嘤怪的日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薄慕爵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白允的身上,随即看也不看地上的苏柔一眼,拥着白允的肩,将那个女人紧紧护在怀中,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直到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很久,苏柔还没有回过神来,薄慕爵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在了她的心上。从她第一次见到薄慕爵开始,就对他一见钟情,可是在薄慕爵的心中,白允才是他始终深

  • 百鬼夜行之阴阳眼之五年前的圈套

    “当然是我,除了我还能是谁?”夏瑾媛假装没有看到他变换的神色,端起一碗汤递到他面前,“这是伯母叫厨房特地给你炖的,来,我喂你……”“不用了。”顾南希不假思索地拒绝。“南希,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吗?”夏瑾媛苦笑了一声,“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好,你要这么对我……”她有哪里做得不好?这似乎是个不成立的话题,她足够

  • [张起灵bg]初心不变在线阅读第10章

    因为不好说啥。传功结束后,两人默契的选择了无言的分别。鹿鸣坐在床上静静的目送张统领离去,张统领走的也是毫不犹豫。但两人内心其实都有一些话想说的。毕竟对鹿鸣而言,张统领的举动亦师亦父,还算‘岳父’。对张统领而言,鹿鸣也算他徒弟与心血。只两人的关系十分复杂,以至于他们一想起之前的事情,都不知道此时该出言

  • 进击的巨人之残酷的美好陷阱(修)

    睁开眼,南茜面朝天花板,而洛基正在离她两臂距离的床的另一顿熟睡。床真舒服呐....她昨天晚上一直觉得浑身暖暖的,真不愧是王子的床。她又躺了一会儿才悄悄起身,整理好之后溜去了厨房。门刚合上洛基就睁开了眼睛,还好他机智,不然就会打草惊蛇了。洛基舒服的换了个姿势,开始思考今天该做些什么....用了一整天,

  • 星星糖神眷之人

    这片大陆上有着神的存在,这是每一个普通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在神诞之日都会举行盛大的集会,来庆祝。而神也不是什么只顾收割信仰的存在,也会适当的回馈信徒,在这片圣武大路上不时的会有得到神眷的孩子诞生就是明证,他们生下来就比别人起点高上很多,各种的神奇能力加身,修行速度是其他人怎么都比不上的。而圣武大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