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鬼灭之刃]大正异闻见录白玉兰

作者:爱吃樱桃的肥啾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孙药神正在前院喝茶,别人忙时他就爱闲着,别人闲了他就要忙给别人看。

瞧见圣女来了,便探了探头到其身后,说道:“上回那个小姑娘比较有趣,这个一小竹妖,不值钱。”

凉风听他提起丰儿,便接话道:“难得见先生对凡人有兴趣。”

“咦,我并未对凡人有兴趣呀!”

“可是……”

孙药神打断:“你今天来又要做甚?”

凉风藏起心尖的疑惑,回道:“上回带来的那只玉兰花妖,与这竹妖是相识的,我今要杀了这竹妖,而其生前所愿是想与那花妖见一面,所以想劳烦孙先生让那玉兰花妖出来与其见一见。”

此时竹妖高喊:“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在一起!”

孙药神眼珠子转了转,看了圣女很久后,才开口道:“见了又如何,今一个竹妖想了愿,你便过来帮其完成心愿,一会儿两只妖想改过自新天长地久在一起,你难道就改变主意,要成全他们?”

“……”凉风一顿,她不曾这么想过,但是孙药神倒是提醒了她最近的心性有变。

“我说对了?”

凉风当下心乱,未直接回答,只说道:“若真如此,我拿别物与你换,只要那玉兰花妖和这竹妖肯改过自新,不来凡界祸乱,自然是可以给放过,总不能棒打鸳鸯?”

“哟哟哟,一段时间不见,你这心性……这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圣女吗,还是我认识的圣女吗?”

“我亦是我,”凉风又恐出来太久,丰儿那边会有事,便说道:“那花妖现在为你之物,能不能放自然是你说的算,你先让他们见一见,好生告别也是我今天主要目的,其他你可作主。”

孙药神这时起了身,从腰间取一个小葫芦出来,那花妖便被他关在里头,他接着说道:“不过说了这么多,我有一个要提醒圣女,别被情|爱迷晕了头,你上回带的那小姑娘可不是什么普通凡人,而你上回给我的花妖,也非玉兰花妖,不过是只普通的兰花小妖罢了。”

“什么?”

她没有必要质疑老者的话,孙药神也没有必要和她无中生有,只是……眼前所见,并非真实吗?

“可是……”她分明抓到的就是白玉兰花妖的神识。

孙药神这时幽幽的想起一些旧事,说道:“若说起白玉兰花妖,大概三千年前妖族里倒是出了一位白玉兰花精灵,没有哪位妖精可比得上她的修练天赋了。”

凉风拧眉,问:“那她……如今在哪?”

“三千年的修为,不往极乐也早就修个上神了吧,但此精灵却不同,骄傲自满,三千年……修了个妖王之位,收复了天下妖灵精怪只听令于她,她亦不想成佛不想成仙,就想妖行天下。”

“妖王?”凉风倒是没有想到,妖王会是一只白玉兰花精灵修练的。还有,在丰儿的梦里……原先是有疑惑的,只是那晚,她错过了什么?

竹妖这时手中拿出一柄扇子,一定力,破了圣女下的追踪术,想来是个仙器,待二人转来时,他迅速抢走孙药神手里的葫芦,逃了出去。

凉风此时有诸多疑惑想不通,区区两只小妖便没有立马要去追回来的意思,孙药神亦淡然,抬首瞧了瞧两小妖消失的方向,露出一脸“你们会回来的”表情。

孙药神接着回神来瞧凉风,说道:“圣女,听老夫一劝,这是趟浑水,你还是回观里去吧,别掺和了。”

“不,我必须要弄清楚。”

凉风与孙药神含首道别,御剑即刻回到咏絮汀兰。

飞至上方,便看到院里有人,凉风便停在院外,收剑进去,院里站着的是真的三少爷青宥岚,听到响声便转来一瞧,没想能再见到这位他一见倾心的圣女,便赶紧上前两步作揖,心里藏着情,脸上客气的很。

凉风走近两步,仔细瞧着他,青宥岚被瞧的不好意思,但未敢动,也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再开口,而凉风未见尴尬,只要确定他不是那竹妖,便不会再多看其一眼。

青雨丰出来时便瞧见这画面,直接跑到二人中间,拦在青宥岚面前,说道:“三哥,凉风是我的,你不准再看了。”

“幼安,你说什么呢,都要出嫁的人了,还说这孩子气的话。”三少爷满脸通红。

青雨丰转身拉着凉风回屋里去,路过青宥岚身侧时都拿自己挡了挡。

三少爷赶紧再开口:“幼安你等等。”

“何事?”

青宥岚客气道:“上回匆忙,还未正式谢过圣女的救命之恩呢!”

“我亲自谢了,你们不用,又不熟悉,”瞧着青宥岚目光流转收不回神的样子,雨丰赶紧让凉风背过身去,她接着转来凉风面前,问道:“你刚刚去哪了?”

“办了点事。”

“办完了?”

“嗯。”

青雨丰又歪头瞧一眼凉风身后的三哥,接着不悦道:“凉风你瞧,他们不会误会我们任何!”

“你想让他们误会我们?”

“他们已经误会了,当我们是手足、是姊妹,便就是误会,”青雨丰不满的很,接着又回神来,认真问道:“对啊凉风,那我们是什么呢?”

“……”

身后,青宥岚并未听到她们在聊什么,只是想多看圣女一会儿,可是显然小妹不愿意,他也知道这种情思……是不可能的,便只再嘱咐小妹几句,让其好生待客,其他无话,默默转身离开。

青雨丰还在问:“凉风,我们是什么呢?”

凉风定睛看着她,依着心头所愿,诚实回道:“死生契阔,丰儿,你是我心尖上的人。”

青雨丰便笑了,拉其入屋,让婀希她们备了她最爱的玉兰花茶和点心后,便让她们下去,还和从前一样,屋内只余她们二人。

青雨丰给其看她刚刚画的丹青,凉风只笑,雨丰寻了几张自己认为画的最好的,赠与凉风,凉风细心收进怀里。

“凉风,我给你梳头吧!”

“好!”

青雨丰便拉凉风到内帏床榻旁,梳妆镜前,让她好生坐着,自己慢慢解下凉风头上束冠,雨丰找来头梳给她慢慢梳起来,一边说道:“凉风头发真好看,又长又软,梳个女儿家的发鬓应该很好看的。”

凉风未答,只看着镜中认真的她。

可最后,雨丰却给她束了一个男儿发冠,就像上回她们同穿男儿装时一样,雨丰接着从一旁抽来一条红丝帕,直接盖到头上,未等凉风开口时,身子一歪倒到其怀里去。

青雨丰娇嗲的说道:“相公,该给丰儿掀盖头了。”

凉风抬手一颤,眼眶湿润,轻轻的将雨丰脸上的红丝帕掀开了后,青雨丰杏眼里晶亮亮的,接着双手一勾,拉下凉风,让思念了好久的四片唇终于贴在了一起。

凉风也思念她异常,不然不会偷跑下山,加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要和亲远嫁、孙药神的话,还有现在回想起来,那晚丰儿的天衣无缝的梦识……

“凉风……”

青雨丰喘着气,随之直接起身,跨坐到她身上,双腿环着她的腰间,凉风接着压身过来,将其放到身后的梳妆台上,一手解开雨丰的腰带,一手托着其后脑不让她磕碰到。随衣物被解开后,凉风的唇开始向下,来到其颈上、胸前……用舌尖一挑,青雨丰整个人颤抖的含起腰来,凉风接着转去其肩头,抬起雨丰的手,又从其手心开始往里吻上来时……凉风见到她臂弯上的一抹胭红,停了下来。

“凉风?”雨丰迷离的杏眼睁开来,不明所以。

“不行!”凉风将其衣裳拉好,也拉下她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接着起身,连腰带都帮其重新系紧,在雨丰嘟唇不悦中,她将其重新拉入怀中,说道:“丰儿,对不起,但是……”

青雨丰缓过神来,杏眼里有了悲伤,她说道:“凉风,刚刚是我主动的,不怪你,今天……谢谢你能来,我已经心满意足。”

“……”

感受到这个身体僵了一下,青雨丰问:“凉风怎么了?”

凉风深吸一口气,最后还是开口问道:“丰儿……是谁?”

“……呃,为什么这样问?”

凉风接着抬手运出灵力,只想试一下其神识之时,立马被青雨丰反掌推开来。

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凡人青雨丰,平日里要想推开凉风已是不易,何况是推开现在运出灵力的凉风,但凉风就这么被其一堆,接着就摔倒在地了。

“凉风你,……没事吧?”青雨丰双手握在胸前,杏眼里含着担心,就好像刚刚不是她推的。

凉风起身,拧着眉头问:“你……到底是谁?”

“呵!”青雨丰此刻笑了笑,再平静下来时,表情换了,声音也清冷了下来,她道:“果然是圣女,虽现在只是个凡人之躯,却已经有如此上层灵力修为了。”

青雨丰露出毫不掩饰的赞赏,但明显这不是她平日里的模样,这不是凉风认识的丰儿。

“丰儿?”凉风再靠近时,青雨丰神色一凝,化作一道白烟离开。

这白烟……不就是她刚出皇宫时遇上的那一道妖气!

“小姐,圣女?”婀希进来。

凉风转到屋外,瞧着婀希,顿了片刻后才开口道:“……无事,只是想问一问婀希,丰儿和亲后,你们何如?”

婀希眼里不舍,但面上有了红晕,她说道:“小姐极好的,这段时间都将我们这一院子里的人安排好了。”

“……”其他细节凉风不必去听,点点头便直接离开。

转过天来,三月初六,皇城里,今国公六女儿青雨丰郡主远嫁他邦,圣上特意请来圣女为其开坛作法,祈福。

皇城外是来送亲的百姓、城内的文武百官亦是。

一行送亲队伍中央,停一辆大红马车,车前站着一位身着华服艳冠的青雨丰。

她回首,静静望着祭坛上的凉风,一袭白衣风中飘袂,今天这身白与往日的不同,往日飘逸,如有上百花瓣交叠的衣摆,好看过世间的每一朵花,而今日简单古板,衬的她更加肃穆,神情是越发清冷了。

青雨丰喃喃道:“真要清心寡欲了是吧?”

凉风也在看她,陌生的好像从未认识过她,却又在想,如此想要当青雨丰的她,是为了什么?

卯正,日出东方,大风起,城墙上长号角吹起,凉风提起七星剑,祈福正式开始……

三月的大风,依旧冷咧,青雨丰的身体瞧着还是孱弱的很,要不是身上的嫁衣、首饰过重,她应该一下子就会被风刮下来了。

雨丰依着大风传来凉风断断续续的声音:“黄天在上,后土为证,喜今日良缘遂缔,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承此良缘两邦交好,百姓安乐,此证……”

卯时过,礼毕,长号角再次响起,风止,送亲队伍准备启程,青雨丰入马车里前回首,祭坛上圣女已不在。

第三日,和亲之路过半,送亲队伍来到四下皆为荒漠之境,忽然一阵大风吹起黄土飞扬,迎来一排的黑衣杀手出现挡住去路,他们全数一身黑衣劲装,蒙脸,拿大关刀,半个时辰不到,杀了送亲队所有人,只余马车上的新娘子。

青雨丰立在马车上,高喊道:“在我死前,小女子只想知道,你们是受何人之托,让我死的明白,便不会到阎王面前诬告了你们。”

他们顿了一下,一排十人要对付一个女子,确实有点……但他们拿钱办事,所以,领头的杀手上前一步,回一声:“取你命之人,你认识,兵部尚书孔大人!”

“哦,这是报他儿子的仇,可是我没有杀他,是他的马儿闻不得玉兰花香,失了疯,才将他摔死的……我没有杀他。”那确实是个意外。

杀手们自然不必听这些,领头的抬手一勾其他人未动,还是应话的这位领头杀手飞身上前,一刀直接向青雨丰劈下来,就在这时,一把冷剑横了过来,挑开杀手的关刀,一袭白衣飘落,凉风挡在马车前。

杀手们瞧此情况有变,立马一拥而上,但不过一刻间,全数败下来后,却也明白这位白衣女侠手下留情了,并没有要取他们性命的意思,还算有江湖侠义的他们向女夹供了供手,其他未言,迅速离开。

凉风收剑,接着转来面对马车上的青雨丰。

今天,一身红妆的青雨丰妩媚可人,杏眼更是藏着波光,如此场面,却也能淡定自若,娇娇嗲嗲的说道:“凉风,咏絮汀兰的白玉兰都开放了。”

凉风直视其杏眼,问:“你到底是谁?”

“……呵,你应该猜到了吧?”

“白玉兰?”

“是,我的前身,世人给取的名字,”青雨丰直接承认了,缓缓说道:“可你知道吗,一个名字听了三千年,多好听都会变俗,听来腻味,所以你还是唤我丰儿吧,我挺喜欢青雨丰这个名字的。“

凉风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提剑直指心爱之人,此刻她只是降妖伏魔的圣女,凉风厉声道:“你把青雨丰怎么了?”

“嗯?你不能冤我,我就青雨丰。”可显然,现在的丰儿再怎么娇嗲也是没用了。

凉风如何能信,再问:“你不是,你是妖,青雨丰是凡人,你把她怎么了,你又要做什么?”

但丰儿只说:“你走了,我是真没想到你会再来,不然一切早已结束,我就留那些最美好记忆给你,可你偏要再来。”

“丰儿!”

“嗯,真好听,还是凉风唤的最好听了,”最后,丰儿什么也没有解释,只说道:“青雨丰的寿限已至,我终于可以离开了。”

也不并惧凉风的灵力和刀剑无眼,她随之化为一道白烟离开,凉风追也追不上,只立在荒漠里,心一样荒凉一片。

丰儿是妖王,她才是自己要除的邪祟,凉风听见心碎裂之响,既然可以疼到窒息……

延伸阅读

漆彩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a8oa.shtml
佛山市禅城区漆彩汽车用品公司主要经营和开发汽车漆,汽车涂料、工业涂漆、广告标识、机械

米度食品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gspa.shtml
暂无

双悦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xf47.shtml
北京双悦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是国内研发、制造给水处理设备的骨干生产企业,系驻京各大环境

企航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gjuv.shtml
企航包装盒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和销售纸产品的有限公司。公司生产纸板、纸箱,拥有出众

西觅亚教育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dr22.shtml
西觅亚公司成立于2000年,作为乐高教育产品在中国先吃螃蟹的合作伙伴,11年来公司在

艾宝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gcwl.shtml
徐州市艾宝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移动婴儿沐浴、游泳设备和移动洗浴护理解决方案的

只为他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dbtu.shtml
只为他婴儿用品出众科研技术设备精制而成,技术力量雄厚,采用高科研技术生产经营模式,具

戴萌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aqmg.shtml
戴萌小饰品总部是头饰、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市

埃莱雅/ELEGA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azxt.shtml
ELEGA埃莱雅起源于欧洲,发展于深圳,是一个以简约时尚,优雅舒适为理念的品牌。埃莱

永旺珍珠饰品加盟  http://www.cmsotophoto.com/6rd4.shtml
永旺珍珠饰品招商加盟。诸暨市永旺珍珠有限公司,位于长三角以南的“西施故里”“中国珍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雄起之势[未来]第二章

    江与别第一次见到肖恪,是在一个近乎家徒四壁却被收拾的很干净的院子里,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穿着黑色的T恤和短裤,卡尺发型,一身痞气,手里拿着一根铁棍,竖着全身的防备面对着院内站立的几个男人。“老头儿死的时候我们就该把地要回来的,还有这破屋子,都是我们哥几个的,怎么也轮不到你这个毛头小子接手,不过是看你

  • 离帆之第三章(3)

    艾瑞克甚是诧异。“艾瑞克,我想跟你一起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捧着艾瑞克脸蛋的秦莜岚笑得一脸温柔,“我想成为你的依靠,你的支柱。尽管现在的我还做不到,但是至少,我可以努力先让你困乏的脚步有个可以安心的地方。我想给你准备一个真正的家,一个随时在你身后等待你的家。”“姐姐···”“谢谢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 原谅这世界第七章 交谈

    枫溪城,季家。此时的季家,门庭萧瑟,行人都不愿接近,早早避开。这时两道身穿黑袍,让人看不清的身影慢慢地走近,目标便是季家。有旁人见此,都好心劝道;“季家有大劫,两位还是别靠近吧,小心惹祸上身啊。”那两人没停留,只是谢过路人后,继续向季家走去。这两人赫然是从天源森林回来的季天与季灵。季天望着此时的季家

  • 大宋之恶霸官人之大蛇,走起(拜求鲜花)(7)

    刘祎菲希望更多人可以跟着自己一起去。于是求救似的看向鞠婧蔚,鞠婧蔚开始做广播体操。“刚刚吃的太饱,必须来一个饭后迪!”刘祎菲又看向了何炯和黄雷两位老师,两位老师立即跟上鞠婧蔚的节奏。“第八套广播体操,舒展运动,1234……”刘祎菲知道只有自己了,于是看向了李木白,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出发。李木白带着

  • 我手写我心在线阅读第七节

    随着回归到中路对线……很快,郭凡就进入到专注的状态,持续地通过小技能进行血量上的消耗,7分钟左右的时间,硬生生地打出接近二十刀差距的压制优势。虽然敌方打野来帮过几遍,但是效果不明显。每当Rookie试图搞中野配合的时候……那人就仿佛已经知道一般,提前后撤,或者彻底无视他故意露出来的破绽,完全不上当。

  • 超神学院异次元黑洞之第十章

    两天前。明家老宅。踩着细高跟在书房等了两个多小时后,紧闭的门被推开,明梨终于见到了华敏君。四目相对。华敏君冷着脸走进,气场一如既往的强势。“想清楚怎么给我一个交代了吗?”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她冷漠地问。嫣红的唇微勾了勾唇,明梨不答反问:“妈妈,我需要交代什么?”漫不经心的语调,竟是轻而易举将华敏

  • 修罗座他来了

    “主席,你来了。”文学系见沈妍琼走过来了,连忙上前,递上一瓶水。“谢谢,她们两个交给你了,加油,我去别的地方看看。”沈妍琼接过水,将小颖,姿颜交给她。小颖和黎姿颜一脸兴奋的东看西瞅的。“好的”文学系点头,太棒了,正好人手不太够。“嗯,走了,你们老实一点,有事给我打电话。”沈妍琼看着她们两个,有点不放

  • 洪荒我是圣人却加了聊天室之买卖消息

    铁面判官和勾魂手的脸色变了几变,依旧是猜不出,这个叫叶真真的女子究竟是何门何派,哪般来历,但已再不敢将她当普通的青楼女子对待,甚至在那里阴谋论的猜测,对方可能专为他们而来。正因为此般猜测,便得他们更加忌惮。若是其他什么人,他们还能仪仗一下青衣楼的势力,毕竟江湖上少有人敢来惹青衣楼的存在,可偏偏若是对

  • 笑东方在线阅读第五节

    林氏的新闻发布会定在一家酒店举行。林余生和贺珊珊到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记者。他们饶过记者,从后门进入。林余生说:“你先到休息室待一会儿,我去见几个公司的股东。”贺珊珊点头,被他贴心的送到休息室的门口。她看着他先转身离开,才打开门进入休息室。她刚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坐下来,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嘀嘀咕咕的

  • 瘦尽灯花又一宵引

    010章勾引“铃铃铃……”桌上的响起,拉回了他飘远的思绪,心情十分恶劣的宋晟睿,不悦的盯着上显示的那串他一辈子都不想知道的数字,缓缓的按下了接听键。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小子,看到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了么?”那头的宋世杰一脸的笑意,全然不知此刻的宋晟睿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哼,上次的礼物不是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