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怀了死对头的崽崽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丑的轰动全世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条僻静、昏暗、狭窄的小巷,一盏路灯时亮时灭,仿佛闹鬼一样。这时明时暗的灯光,就如那人生一样起起伏伏让人捉摸不定。

一个女人站在路灯下,在灯光的映照下,她那张惨白的脸也就多了一丝yin气,她抬起头用那双熊猫眼看向头上的路灯,张开那张血红的zuiba说“该死的路灯,闪得老娘眼睛都瞎了。”

这个女人紧了紧自己的外套,搓了搓手放到zui边哈了一口热气说“妈的,今天怎么感觉这么冷,要变天了吗?”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要是再没有生意,她就不准备站在外面受罪了。

就在此时,她听到小巷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那脚步显得有些急促,她顿时眼前一亮,咧开那张血红的zui,露出满zui的黄牙说“生意来了。”

她看到一个男子从巷尾快速向这边奔跑过来,她松开自己的外衣,露出显得有些臃肿的身材,她挤了挤自己的xiong前,拉了拉xiong前的衣服,将那条沟给露了出来,迈着妖娆的步伐向前走了两步,挥了挥手说“哎呀,不要着急嘛。”

不过当她通过前面路灯看清那个男子的样子后,zui角一撇侧头向地面吐了一口口水,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向后退了几步,退回自己的位置,依靠在墙上不屑地说“草,原来是个穷鬼。”

那男子穿着一身黑色棉服,棉服衣袖处脱线了,白色的棉絮从脱线处钻了出来;他穿着一条黑色运动kù,不过kù腿破开了,露出了一只干瘦的小腿;男子的长发盖耳油光发亮,一撮撮并在一起,不知道多久没有洗头了;两道浓眉间若不是那拧起的疙瘩阻挡着,外人都以为那是一条横在他额头上的毛毛虫。

男子大张着zui,大口大口的白气从他口中喷出,xiong膛不断起伏,就像在拉风箱一样。

男子完全无视了眼前这个女人,居然看都没有看她一眼,顿时让女子内心一阵愤怒,一个穷鬼而已,居然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你是个什么东西?

当男子走过她面前的时候,她突然shen.出脚来,横在了男子必经之路上。反应不及的男子一脚踢在她的脚上,失去平衡的狠狠摔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男子从地上爬起来,怒视女子,举起拳头就要打她,这时女子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听那质感应该是皮鞋与地面摩擦而发出的声音。她眼前这个男人听到这个声音撒腿就跑,一瘸一拐的就像一个瘸子。

女子很快就将这个男子抛到了一边,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面带笑容的看向,等着皮鞋的主人出现。

几秒钟后,三个男人出现在女子的面前,其中两人是光头,额头上还有一个纹身,纹着一条蛇的样子,另一人的头发黑得发亮,走在两个光头的前面。

两个光头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套着一件没有任何皱褶的黑色西装,一双黑色的皮鞋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就如灯光中的钻石一样闪耀。

两个光头前面的男子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左xiong口还别着一束玫瑰花,他跑到女子面前,大口喘了几下,抹了抹自己的头发看着眼前的女子说“刚才看到一个臭小子从这里跑过吗?”

女子看到那两个男子头上的纹身就已经知道了这几人的身份,她侧身让出道路向远处一指说“大哥,那小子刚从这里跑过去。”

白色西装男向前一指说“给老子追!追到他给老子先打断他的腿!妈的!”

且说被紧追的男子,他跑出那条小巷后来到一个T字路口,他看了看左右,在地上看到了一个垃圾箱,一咬牙藏到了里面,通过垃圾箱的缝隙偷看外面。

几秒钟后,两个三个西装男出现在T字路口。躲在垃圾桶中的男子看到白衣西装男喘了几口气,双手撑着膝盖大骂道“妈的,这混蛋小子真能跑。”

“老大,现在我们怎么办?”

白衣西装男一脚踢在说话那人脚上大声咆哮道“怎么办?妈的,一qun饭桶,你们追了他一天了,那么多人居然连一只小老鼠都抓不到,老子养着你们是让你们浪费老子粮食的吗?”

黑衣西装男一个没站稳,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垃圾桶旁边。躲在垃圾箱中的男子屏住呼吸,动都不敢动一下,紧盯着这三人,额头有一颗颗汗珠滚落。

“给老子分开追!”

等这几人离开之后,藏匿在垃圾桶中的男子才松了一口气,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不过他刚吸一口气差点被呛死,想立刻从垃圾桶里出来却不敢,他足足在垃圾桶里呆了七分钟。

这时他看到那三人自黑暗中走出来,在巷子中央汇合在一起,白色西装男吐了一口浓痰说“等老子抓到那小子,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出去,要是着急地跳出去了,现在肯定被那三人抓到了。

等三人再次离开,男子又在垃圾桶里呆了十分钟的时间,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从垃圾桶里跳了出来。

他来到路灯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浑身上下,感觉自己现在比起那些流浪汉来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向前走了一步,感觉到膝盖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用手揉了揉,拖着疼痛的左脚一瘸一拐的消失在了巷子中。

没走多远他感觉一滴水滴在了自己头上,于是抬头看向天空,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草!这贼老天和我过不去呢?算了,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

他左右看了看,这些破旧的楼房都一个样,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都是年久失修的三层砖楼,黑黑的外墙水泥很多都脱落了,将里面的水泥空心砖暴露在空气中,生锈的防盗网上挂着一件件衣服随风起舞。

杂乱的电线在空中交织成一张张网,而网的中心就是那根有路灯的电线杆。

如果不是对这片街区足够熟悉,贸然走进这里面肯定会被这里犹如迷宫一样的狭窄小巷所绕晕。

“好像郑义住在这片街道,现在只有去麻烦他了。”

他看准一个方向,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了一个三层小楼前,扶着楼梯的扶手,艰难地通过本就相当狭窄却还放着很多杂物的楼梯来到二楼。

每次他走在这走廊,总会忍不住走在靠墙的一侧,生怕那充满裂缝的走廊会因为他的重量而被压垮。

他来到一道门前敲了敲门。

“谁呀?”

“是我啊,嫂子。”

“哦,是你啊。”一个ting着大肚子的女人打开门,立刻向后退了一步,捂着鼻子说“你从哪里钻出来的,怎么满身垃圾味儿?”

男子探头看了一眼房间内,挠头笑了笑说“不好意思,郑哥在家吗?”

“他刚下班回来,正在洗澡。”

“那我能进去喝口水吗?”

女子看到男子头上脚上都是血,她示意他将门关上,然后向房间里走去,“等郑义出来了,你去洗个澡,你身上实在太臭了。”

男子走进房间,三两步就奔向房间中央的桌子,看到桌子上的剩饭菜,砸吧了下干裂的zui唇,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他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然后直接向zui里倒去。

女子刚好从另一个房间出来,她手中提着一个医疗箱,她一见赶紧shen手喊道“烫!”

她的话明显说得太迟了,男子已经将整杯水倒进了zui里。男子大叫一声赶紧将头低下,让zui里的热水全都流到了地板上,他满脸通红瞪着眼睛,手舞足蹈的在房间里转圈圈,像是被上了发条的木偶人一样。

女子来到男子身边,给他递了几张纸说“你饿死鬼投胎啊,这水这么烫你没看到啊?你的zui没事吧?”

男子咧开zui摆摆手模糊不清的说“没事。”

此时一个郑义穿着一身睡衣,头发shi漉漉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他看到男子眉头一竖说“你到我家来干什么?”

男子扇了扇自己的zuiba说“今天我在哥家住一晚,明天早上就走,我被那些该死的混蛋追了一天了,真是又渴又饿又累,我是从来没有感觉这么难受过。”

郑义来到男子的身边,鼻间闻到那股臭味说“我觉得你还是立刻离开的好。”

男子愕然的看了一眼郑义,然后笑了笑,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双手捂着杯子,一边向杯子里吹气一边说“我等下去洗个热水澡,这身味道马上就消失了。我现在啊,最想的就是喝上一口水,吃点东西洗个澡,然后像以前一样,在郑哥家沙发上躺着。”

郑义面无表情的看着男子说“我的意思是,你马上从我家出去!”

男子停下自己的动作,和郑义对视了一会说“郑哥的意思是赶我出去是吗?”

“没错。我不想惹事,也不想跟你有太多的瓜葛,你立刻从我家出去!”

ting着肚子的女子不解的看向郑义说“你在干什么?”

郑义回头喝到“你给我闭zui!”

男子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郑义说“好,我知道了。”

他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郑义说“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好大哥啊。”

说完这话男子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将门重重地一拉,门重重的砸在了门框上。

离开郑义家后,他在街上游逛了一阵,看了看灰沉沉的天空,他又在附近找到一个黑旅社,想要洗个澡住一晚,这家黑旅社的位置偏僻,而且处在一个垃圾堆的旁边,卫生环境非常的糟糕。

黑旅社的老板正低着头玩手机,听到有人走进房间,他头都没抬说“住店二十,提供热水三十,一条龙六十。”

男子说“一条龙。”

老板将手机一扔,站起来哈哈一笑说“好嘞客观,一条龙!”

不管当他看到男子的样子后,脸上的热情立刻就没了,将手机拿回来重新坐下说“是你?住店可以,一条龙五百!”

男子瞪大双眼一拍桌子说“刚才不是五十吗?怎么涨到五百了?”

老板给男子一个白眼说“五十是针对其他人,你嘛就是这个价!接受就给钱,不接受快给我滚!”

男子掏了掏身上,将自己的家当掏出来看了一眼,舔了下干裂的zui唇吞了口口水,一咬牙将五张百元大钞拍在桌上说“好,五百!”

老板扣了扣鼻孔说“那是刚才的价钱,现在是一千了。”

男子一拍桌子说“你不要欺人太甚!”

老板摊摊手说“做生意嘛就是你情我愿的,谁欺负谁啊,你大可以不做我这生意嘛。”

男子抓起桌上的五百块就朝外走,老板高声喊道“这可是亲情价了,要知道现在可没有人愿意做你的生意了。”

男子冷哼一声说“我可不是猪,任由你宰割的。”

他一瘸一拐的又开始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一阵冷风吹来,他将自己身上的棉衣裹得紧紧的,不过依旧冷得有些发抖。

这时他感觉一滴水落在了自己额头上,让他浑身一个激灵,紧接着又是一滴,他抬头一看,密密麻麻的雨滴从天而降。

现在的雨还并不是很大,他必须尽快找到遮风避雨的地方。

这时他看到一个男人打开门,将一盆热水倾倒在街道上,热水在遇到地面的瞬间,腾起一阵阵白雾。

他来到这户人家窗前,透着窗户向房间里看去,他看见两个孩子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孩子的母亲追在两个孩子的后面,让他们立刻去睡觉。而刚才倒水的那个男人坐在一张破旧的沙发前,微笑的看着他们。

面对这幸福温馨的家庭场景,站在窗外的男子zui角微微翘起,望着房间里出神。他似乎在想些什么,没人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或许就连他本人都难以说清楚吧。

他觉得这样幸福的家庭,或许愿意可怜可怜他这个又饿又冷的无家可归者。

于是他敲响了房门,离门较近的女子听到了声音。

门打开一条缝,露出一双眼睛看了一眼男子,男子挤出一点笑容说“您好,我想向您买点热水和热的食物,我有钱,我可以付钱。”

女子看了他一眼,将门一关根本不理会他,于是男子厚着脸皮再次敲开了门。

这次开门的是那个男人,他双臂环抱看着门外的男子说“给老子滚!”

男子从身上掏出钱来说“能不能给我点热水和热的食物?”

“没有,立刻给我滚远点,我要是再听到你敲门,就怪我棍棒伺^候了。”男人不待男子说话就将门关上了。

男子站在门外张了张zui,抬起手想再次敲门,最终还是忍住了,长长叹了一口气,勾着腰低着头离开了这户人家。

他找到了一个没有存放杂物的楼梯间,却发现地面上睡了一个人,那人用一张黑色的毛毯将头盖住,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将整个楼梯间占据了大部分。

他艰难的弯曲自己的膝盖,蹲下推了推睡在地上的人说“兄弟,介不介意我和你凑合一晚?”

那个流浪汉将毛毯一掀,对打扰自己的男子怒吼道“滚!老子不需要伙伴。”

“我给你钱,你让我在这里睡一晚吧。”

流浪汉从地上爬起来,抄起一根棍子对男子怒吼道“立刻滚!不然老子不客气了。”

男子后退了两步离开了这里,寻找新的栖身之处。

这时天空的雨开始下得大了起来,一滴滴冰冷的雨水打在他的头上、脸上、额头上,让他浑身都在颤栗。

男子找到一个能避雨的楼梯间坐下,双手抱膝将自己缩成一团,看着街道被打shi,看着水从屋檐上掉落,开始它们只是一滴一滴地掉落,过了一阵它们像牵着线一样的流下。

男子舔了舔zui唇,从楼梯间站起来,来到屋檐下双手捧着那双脏兮兮的手,让水在手上累积,然后迫不及待地将zui凑上去大口大口的吮吸,咕咚咕咚的将水咽进肚子里。

冰冷的雨水从zui里通过食道流到胃里,他只觉得一阵寒气从脊梁到直冲头顶,从里到外都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

但他并没有停下,依旧在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足足过了五分钟左右,男子才打了个饱嗝,重新一瘸一拐地回到了楼梯间。

他坐在那儿浑身颤抖,上牙与下牙之间似乎在打架一般,发出微小的咯咯声。他张开zui仰起头,一股浊气从肺部喷射而出,将鼻腔中的鼻涕喷溅在他面前的地面上。

他从楼梯上站起来,走到街道上左右看了看,想要找一个暖和又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但在这贫民区中,想要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那可是很难的。

“咕……”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轻轻拍了拍,然后毅然走出了楼梯间,走到了雨中。

尽管他的腿有些瘸,但他走的速度却相当快,他也不想自己在雨中滞留太久。

他重新回到了刚才那个黑旅社那里,将一千块钱拍在桌子上说“一条龙。”

老板右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看男子说“对不起,现在又涨价了,两千块。”

男子身体前倾双手使劲拍在桌子上怒吼道“你当老子是猪呢?”

他从身上将所有钱都掏了出来说“这里是一千三六十,我在你这里住一晚。”

老板shen.出左手拨弄了一下钞票,然后指了指男子脖子上的那个白玉吊坠说“加上那个,我就勉强为难让你在这里住一晚。”

男子右手握住脖子上的白玉吊坠,将它塞进衣领里面说“你休想!”

“那我们就没得谈了,”老板指了指不远处说“你看看那儿,那个地方住一晚上不要钱,而且还非常暖和。”

男子顺着老板所指看去,他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那是这一片区域流浪狗呆的地方。

男子一把抓起桌上的钱,大步走到了雨中。

老天似乎在专门跟他做对一样,天空的雨滴颗粒变得越来越大,风也越来越急,雨水像子弹一样打在他的脸上,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不过十多秒的时间,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全被打shi。

街道两侧二楼一个居民打开窗准备收衣服,看见街上有个人在雨中跪着,仰望着天空不断问着“为什么!为什么!”

男子跪在地上,颓废的低着头,任由冰冷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雨水和泪水混合着从脸上落下。

突然他感觉头上没有雨水打在自己身上了,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看到自己的头上有人为他撑开了一把伞,一把粉色的,一把绣着玫瑰花的雨伞。

延伸阅读

金钜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afae.shtml
南京金钜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现已同国内外反渗透膜制造商美国HYDRAUNAUTICS(

联友饰品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63ql.shtml
浙江联友工艺饰品有限公司简介浙江联友饰品有限公司位于全球小商品采购中心——义乌,于2

卡地亚珠宝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uk1i.shtml
***宝石钻戒***(CartierSA)是一间法国钟表及珠宝制造商,于1847年由

今日阅读书店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scr4.shtml
四川今日阅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致力于建设全国最佳社区连锁书店,打

大侠煎饼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bbbf.shtml
大侠煎饼隶属于重庆大侠煎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以打造新式热门餐饮连锁事业作为自身发

易点鲜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0m8.shtml
易点鲜数千种的品牌,不仅有吃的,还有很多用的,消费市场很大。易点鲜推出了丰富的产品种

北极熊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axz9.shtml
暂无

龙星人AR互动魔幻岛沙盘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g3b5.shtml

简单生活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bhoz.shtml
深圳市简单生活家居饰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

农富康加盟  http://www.saturn-return.com/gcky.shtml
河南农富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定点活性生物生产企业,占地多亩,主营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幼儿园霸总的心尖宠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时候,风晨才注意到,狭小的空间内,少妇身上那若有若无的体香不断袭来,此刻她衣衫凌乱,少妇的细腻丰满乳沟若隐若现,刚刚哭泣过的俏脸更是惹人生怜。虽然风晨遵守老师的要求还是个初哥,但在山下村里可有不少苗女想要献身,早已经知道男女之事,亏得老师怕他因女色耽误修炼,在这事情上一直严禁才一直没沦陷,但此情此

  • [网王]说好的高冷呢第十章在线阅读

    “出了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文镇山看着一脸惊慌地跪在地上的家仆道。“老家主,出大事了!浮云宗的杨临少侠,刚刚遇害了!”那家仆声音颤抖地说道,言语之间尽是恐惧。因为今日婚宴之后所有的宾客都留在了文家歇息,而他就是负责照看浮云宗的管事家仆。如今来自浮云宗的少侠出了事,他难辞其咎。“什么?”众人一听,都

  • 我爸说他喜欢你在线阅读第九章

    高晋如此的应答,宜修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料到了还是没料到。自从高晋调到流光殿,除了深夜去见了一次黄规全之外,真可以说是步步谨慎,中规中矩,对于自己所发的号令也从无半分犹疑。但说高晋是以此取信自己,并不是太像。别的不说,就那张万年寒冰一样的漠然俊脸,有的时候就让宜修颇有些想要一巴掌抽过去的冲动。天底下哪有

  • 备胎不干了在线阅读第四章

    “头盔给你。”苏紫语将头盔递给唐羽,问道,“今晚你打算取什么名字?”唐羽接过头盔,淡淡笑道:“名字我早就想好了,就叫万物局长。”“万物局长,万物局长。”苏紫语喃喃的念了两遍之后,脸微微发烫的说道,“晚上我会加你,不要改名字哦。”话一说完,苏紫雨就像一只小兔子一样的飞快的跑了。唐羽望着苏紫语远去的身影

  • 时光深处的你我他之请回关,谢谢

    很快,打扮的光鲜亮丽的白兰母女在工作人员的陪伴下,款款走出来,一时之间镁光灯闪成一片。白兰嘴角扬着得体的笑容,矜持的冲大家挥手致意,端庄的贵妇人。兰向萱从小生活在镁光灯下,也不怵不场,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深得年轻媒体人的喜爱。深知媒体人坐在第一排,四周全是摄像头,有些都是现场直播。这个时候,社交网站

  • 无敌制造空间第六章在线阅读

    “请你尊重我,我是死人变的妖,不是死人妖!”“对啊,死人,妖!”“信不信我有六百五十八种方法可以让你死得很别致。”“好啊来啊,怕你我就不是天狐!”“那你有没有听过天地颠倒术?”“大哥我错了…”所谓天地颠倒术,乃是将男变女,女变男之法术,而且此术在一人身上只可施法一次,一旦变性以后再也无法恢复原来性别

  • 被她的可爱咬一口之划分魔都领地,迎战!

    “神尊,这位是我国漫画安全部副部长李瑜李部长,是国家特意派来,恭祝您成神的使者!”魔都第七十二漫画高中的校长白松林恭敬地站在严煌面前,出声说道。在他们面前,则站着数位身穿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簇拥着一位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头发有些花白,但是精神很好。一见到严煌,就连忙上前,激动地说道:“见过严煌神尊!

  • 地球消失之后之过往(4)

    第四章今早,郜芷君没有早起去练剑,因为昨天晚上的事,郜芷君有点自暴自弃,虽然自己并不是什么古板的人,但也不是这么放荡之人,肯定是昨晚喝了酒的原因,郜芷君把锅扔过酒后,心情好多了,起身穿衣,把穿衣边想着,今天就向蓝前辈请辞…毕竟已经在这里打扰数日……蓝启仁书房“蓝前辈,在下在云深不知处多有打扰,今日向

  • 反派大佬偏要娶我宠我第九章

    飞行时间有十多个小时,足够他们游玩一番和好好休息。吃过饭后他们开始闲逛,夏枫晚心不在焉的。吴宇没发现夏枫晚在钻牛角尖,大咧咧的交代一番就跑去玩了。而沈修一则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夏枫晚身后,像只耷拉耳朵的弃犬。沈修一有点郁闷,夏枫晚是他醒来以后唯一一个对他没有任何恶意的人,就像老师一样教导他来到这个陌生世

  • 王爷我可以撩你吗(穿书)第八章

    自从当日定下了要贾宝玉去上学的日子,贾母也思量起来了宝玉身边伺候的人,正是因为日后进学堂时,万万要挑几个老实的小厮,再不能勾着他玩,由此便想到了这个孙子身边的丫鬟身上。却说这时候,宝玉身边的丫鬟大多是大他不少的,因着以前还是个小奶娃,身边的下人自然不能全是小孩子,帮不了什么,以至于这些丫鬟里有很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