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桃花深处有人家(穿越)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香辣鱼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羊角村爆传的一件即将发生的奇事,让这个村子分外吵闹了。

在众多老母亲烧高香叩响头祈月老,几十个光棍弟仰头颅望穿天心如焚的村子里,传言要下嫁一位天府之国的娇艳女子!

一个富商的千金小姐、一个妥妥的富二代、带着珠光宝气的美人儿,要仙降在土不拉几的小村子里!

美女配俊男,英雄配宝剑,要门当户对,要郎才女貌,不知哪个富家子弟有这等福气?

使人惊掉下巴的是, 这个幸运的彩球要落在他的头上——梁木儿(人称凉木儿,凉货。凉:陕西话傻、呆也)——一个叫花子级别的“家伙”身上!一个无父无母、住着烂瓦土屋的孤儿、真正的光杆司令身上!

凤凰要落在鸡窝里!

这简直是扔在村儿里的两搂粗的炮仗,震得众剩客晕头转向!

刹那间,那刚刚伸出被窝的头、挤出门缝的头、飘在院子的头、架到街道的头,都变得昏头昏脑起来。一边想着那只是梦中呓语,一边又将那半信半疑的目光,从空中直射、折射、绕射,全集中到凉木儿那破败的土屋、那肮脏的衣服和结巴痴呆的脸上。甚至,眼前闪现出他少年时惹人发笑的白哗哗的光腚来。

希望这是空穴来风!空穴来风!吾好尴尬!

希望不是空穴来风!不是空穴来风!机会均等!

“谁飙的这个没水平的谣言!”

“犁地扬鞭子——催牛(吹牛)!”

“吹牛皮也不打草稿!”

“钞票当冥票烧的傻子,能找个白痴女人都赚足了!”

“把生病的小羊放在自己的炕上喂吃喂喝!”

“我说下雨了快跑啊,梁木儿说前面不也下着吗?”

“你知道木儿爱喊的顺口溜不?”

“能不知道吗?你打饿(我),饿不怕,饿去北京找饿爸,饿爸拿着机关枪,照你沟子打三枪!哈哈哈!连个我字都不会读,笑死人了!”

“他竟然不会闭一只眼!”

“顺拐子里的明星!”

“看见陌生的人笑得像见了他舅舅了!”

“喜欢自言自语,像鬼念经!”

“长得牛高马大,脑子不好使。”

“给玉米地除杂草,玉米苗全拔完了,留下杂草回来了,把他爸根深气得几天看不见筷子!”

“肥脑瘫!找老婆轮不上他,还什么美女!他能找个美女,我就能找个仙女!”

村子口,十几个不明真相的吃瓜村民正在胡聊神侃。

这个交了狗屎运的流浪狗一样的梁木儿,一下子从旮沓处被提到了人群的最前面、显眼处、焦点处 。

他独树一帜的形象向来只出现在需要嘲弄某人的话题里,如:你和凉木儿半斤八两!你和凉木儿穿一条裤子!

别的时间,他只是一团乌泱泱的空气。

“听陈爱钱说那个女人不但丰乳肥臀,还穿着露出肚脐眼的短袖! 天呐,一个花瓶!”

“你个老怂,说话没一点正经!”

“那女人一定是坏了芯子的萝卜。”

“虫子蛀了的红苹果!”

“头被门夹了!”

“疯女人!”

“你这怂样得是吃醋了?”

“ 吹牛不纳税!”

“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他们在村口嘻嘻哈哈胡猜乱怼。

“你们别见不得人家烟囱冒烟?你们说木儿呆货,可人家都定亲了,下月二十九号结婚,梁荣华和他的老婆亲口给我说的。”

话音落地,十几个人瞬间闭了口,面面相觑。

梁荣华——梁木儿的叔父,村里一位旗帜性的人物。“方圆十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都懂,什么都能干的能人“ “一个浑全的人”“一个说话算数的人”……几乎全是对他异口同声的赞美声。这种有眉有目的人物,怎么也不会信口说出一句不负责任、无根无底的话来。

“木儿寻到个四川女人”梁荣华悠闲地顿了顿,鸭蛋形的头靠在雕花的木椅背上,“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他不由自主,神采飞扬地赞了一句,又急速地刹闸,把凌乱的五官收复调整到**脸的状态,“过一月就要办婚事!”,边说便把那个女人的相片扔过去。

当他把这个难以置信的事情平静地告诉他的“马脸”老婆路琴时(结婚七年后,他一直恍恍惚惚地会想到这个词。虽然因为那张脸,曾经让他梦寐以求。但最近三天,这个定语的清晰准确达到了尖峰),就像一个梦者在说梦话般虚浮缥缈。

这是他在得到那个令他大跌眼镜的消息后,第三天晚上的事。

“爷爷思家(相当于我的爷)!娘娘(niania)思家!!咱们木儿自己还能找下这么好看的媳妇,真是老天开眼!!!”路琴几乎跳起来,“你问清楚了?千真万确?我去问问陈爱钱,他俩一块回来的。”她跺着大脚,盯着相片端详,喜形于色。

“木儿大前天来过,我问得清楚得很,和他一起回来的陈爱钱刚去亲戚家了,可能还没回来。”荣华不耐烦地说。

“ 老怂!这是火烧眉毛的事!你怎么还要等三天才告诉我?为啥?”长胳膊长腿的路琴突然对丈夫漫不经心的态度大为震惊,腾地窜过来,虎目圆睁,唾沫飞溅,兜着圈围住荣华,连续数落了一个小时才罢。

“我只是忘魂大了,睡了一觉忘了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梁荣华一边用牛眼仁剜了老婆一眼,一边想起前几天那个动人心魄的下午来。

那个如花似锦的午后,他穿着女儿给他寄回来的丝绸睡衣,满意着砖瓦房干净清爽的空间,欣赏着苟延残喘的蝇虫狂舞,陶醉着黄色睡衣和金色阳光的交相辉映,玉指捧着温言软语的《红楼梦》,躺在菊花盛开的床单上,盖着繁星满天的被子,津津有味地品味着“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哇呜!老梁叔!”一个尖锐的男声,接着是一团火红的人影闪进屋子。

荣华急忙抬头看去,是哪个粗莽的家伙?

狗东西!竟然是那个已消失多日、眼不见心不烦的凉侄子木儿,正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笑。

荣华眯缝着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一下,又忽地回复原状,头摔回枕头上,侧着身子,面无表情地瞅过去。一团火红的红裤红衣,象个刺眼的火球,烧得周围的空气躁动起来。火球的顶端,架着木儿壮硕的脑壳。这个凉侄子粗大的手指,勾着一袋子苹果,那厚硬的嘴巴里露出玉米粒样的大牙:“老梁叔@#¥%……,”

荣华的脸一抽一抽地回应这个奇葩的敬称,那袋子老红的苹果抑制了他上涌的火气。

凉侄子咯咯咯笑着,一只手拙拙地,象伸进了别人的口袋里,生生地摸出一张小相片放在了炕边。他发现这个侄子的脸和一年前不大相同。衣服变了,方脸有红光了,花豹子脸干净了,目光中多了些硬气,敢于正眼看人了。外面的世界有那么神奇吗?能改变这种歪瓜裂枣。

他一边惊异着,一边用手指夹住相片来看。这是一张年轻女子的黑白相片,肤白发乌,五官精致,**妖娆。他张了张嘴巴,疑惑地抬头看过去。凉侄子挪到炕边:”这是饿(我)四川的的媳、妇下月二十九号要来结婚。”木儿口中的象有数个段木条子在横冲直撞,因焦急而憋红了脸。

“啥?你说啥?四川媳妇?和谁结婚?”他的心哐的动了动,呼吸暂停了一下,斜眼瞅着,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脸上的疑惑加重了几两。

木儿满头大汗,上翻着白眼“和饿!”木儿用手指头在自己的肚皮上抹了抹。

“和,和你?”荣华高声问道,他要下炕,低头找不到那双乌黑皮鞋,他猜测这个家伙的傻病是不是加重了。

“和饿!”木儿的嘴唇生硬而焦急。

荣华脸上的疑惑又瞬间加重了几斤,他张大了嘴巴,用锐利的目光射过去。

木儿的头转向一边。

“这种事不是随便能开的玩笑,不是风吹草帽。这个相片在哪儿捡的?”荣华厉声问道。

“不不是捡的是石美美给的陈,猴子知道的。”木儿喷出了一串声音。

“谁叫陈猴子?”

“陈猴子陈爱钱,四川人叫得。”

“你知道啥叫辈份不?陈爱钱的老爸是倒插门到咱梁家门子里的,也算咱梁家门子的人,你不叫他叔叔,却跟着四川人也叫他的外号合适不?”

木儿听着咧嘴笑着。

“石美美又是谁?”荣华端坐在高木凳子上问,他的目光翻过了木儿的肩膀,在客厅中间的博古架上游荡,那儿,五六层的架子上摆列着二三十个形状各异的古玩儿。

“是,是四川媳妇。”木儿红了脸说。

荣华僵硬地笑了。

“你结婚,为啥来找我?”

“是美美让饿找你。”

一丝苦笑从荣华的脸上闪过,这个凉侄子,几乎不说“我”字,好像那是个烫嘴且带刺的家伙。

“你回吧,我知道了。”荣华象往常一样没好气的说。

木儿走了,红褂子湿透了。

这个凉侄儿的口吃老病几乎消失了,不过唇角齿间还漏风厉害。

锦缎儿似的下午,冷不丁冒出这么个奇峰突起的事,光爽的面儿变皱了。

荣华的嘴角不停地抽搐:“我俊俏的儿子怎么没有这么好的福气呀!简直是鲜花插在了,哎!”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高个子,穿着一件矮子的衣服 。

延伸阅读

女娲后人之寻找今生的思念第十章  http://www.yuyantech.cn/po6e.shtml
可是就是这牛黄难得,牛黄完整者多呈卵形,质轻,表面金黄至黄褐色,细腻而有光泽。牛黄气

穿越之重塑盛唐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yantech.cn/nni3.shtml
叶可薇喝完奶茶,把杯子洗干净,拿过干抹布擦杯子上的水分,然后就才发现她刚刚用的那个杯

洪荒孵蛋手册[洪荒封神]之第六章  http://www.yuyantech.cn/e18.shtml
第6章被乔甯和吴萌两个人一唱一和地羞辱了一番,吕康国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憋了半天后,

臣妻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yuyantech.cn/xhrh.shtml
于玥很快发现他的这个破烂新身体不但身怀九阳绝脉,居然还中了慢性剧毒,会是谁给他下的毒

[福尔摩斯+神夏]镜像理论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yantech.cn/nrg2.shtml
吕颜和乔沐雨静静的向静心亭走去,一路谁也都没有说话,路边有好多同学看到乔沐雨穿着婚纱

[HP]阅读《不得安宁》之张姓本连天(8)  http://www.yuyantech.cn/dpis.shtml
有一个长着长胡须的衙差,捧着生死簿册籍翻阅了一遍,禀告说:“大帝,宋焘之母还有九年阳

向往的生活之超神宠爸惊现  http://www.yuyantech.cn/bhxg.shtml
静虚道长的拂尘丝穗被斩断,只剩个拂尘柄,用起来不那么得心应手,因此在鲁泰的禅杖攻击下

从此以后决定  http://www.yuyantech.cn/ptm1.shtml
门外风沙四起,拍的木门直晃。窟内倒像是另一方天地,安静平和,只有梁悠平稳绵长的呼吸声

春归梦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yuyantech.cn/gkgl.shtml
青冥之上,云烟缭绕深处,一道毫光从云内直射而下,云匹仿若晚霞,照映九霄,霞光一瞬即闪

[猎人]流星物语之第九章  http://www.yuyantech.cn/gcgc.shtml
“今天的运势第11名是——巨蟹座!排名很靠后,今天一整天都要注意安全哦~”晨间占卜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偷了远古赛亚人的血脉之社团的招新计划

    寂静的夜,偌大的拳击场传来的拳头砸在沙袋上的声音就特别明显。关熙泽穿着紧身的运动内衣,修长而有力的腿干脆利落的直接重重踢在沙袋上,沙袋因为过大的冲击而弯曲成了一个弧形,似乎下一秒就要直接裂开。贺诗彦趴在拳击场边的绳子上,无语的看着关泽熙的动作,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开口:“喂喂,怎么了啊?说话啊~”

  • 网王:梦幻时代默默以苟生

    “叛军没见着,都是乡里的乱民!”陈千里虽然身上有几处轻伤,却不甚在意,甚至对这些作乱的乡民也不甚在意。“少府君只须派出城中团结兵加以震慑,就可一举平定民乱!”他的意思并非将作乱的乡里乱民都杀光了事,而是派出官府兵丁,强行摆平乱局。对此,秦晋深以为然,立即召来团结兵校尉契苾贺。“召集团结兵训话,明日一

  • 正统旁门在线阅读第一章

    “阿珒…”床上的人大汗淋漓,翻来覆去的挣扎,“阿珒…阿珒!”猛的坐起,林擎胡乱的在床上摸索一番,一块月牙形冰凉的碎玉被他握在手里,几乎比玉还白上几分的手指毫无血色。听到他的挣扎声,在外间的林竹冲了进来,“大哥!”“阿竹,我没事…”他说罢拢了一下额前的发,露出整张脸来…左侧眼尾有一朵约两寸的梅花,枝丫

  • 锦鲤熟能生巧在线阅读第10节

    哎,你说说九师兄怎么这么傻,这么傻,这么傻?我这般无理取闹居然也忍的下来?苏遇心里暗道,九师兄太傻,蓦然又想起前一世九师兄也是这般傻里傻气的,一腔热血最后还不是落得一个双腿残废,葬身护城河的悲惨下场。心里又难过起来,苏遇暗骂自己是个小白眼狼,九师兄都对自己这般好了,怎的还去难为九师兄。前世,前世他真

  • 琉璃锁第二章在线阅读

    在金箍棒落吓得一刹那,里面的异能人,慌了真TM慌了。谁能想到一个辣么粗得到棒子从天而降,直到异能者联盟内侧?异能者办公室里的一个顶级异能人惊呆了。“谁tm这么大的胆子?敢偷袭我们内部?”而这个人就是罗神这次的任务。罗神直接从,筋斗云上跳了下来,手持魔剑。罗神的魔剑的也不是一般的东西,那是经过万人的血

  • 北斗卫在线阅读第九章

    他们看到周围的审神者们‘原来是你们’的恍然眼神,顿时想走得远远的。原来——除了称呼内容不一样,外貌一模一样、金色眼睛中闪烁着兴奋、愉悦的两位鹤丸先生回来了。“说要审神者填写收货地址。走吧走吧!”赤川吉一只胳膊被银发青年捞了过去。另外一个鹤丸国永虽然没拉着自家的审神者,但也用热切的眼光催促着。“为什么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想要复仇,必须稳扎稳打。就算心中再恨,秋荀也得认清现实。他清楚地记着在他死的那天晚上,房间中每一个人的名字与长相,那些人要么有权,要么有势,凑在一起蛇鼠一窝,仅凭秋荀现在的这点能耐,还不足以扳倒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如果秋荀硬是要冲上去复仇,那就是用在鸡蛋碰石头,何况目前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明

  • 我在镜里刷技能在线阅读第十章

    有时候在思考人生应该怎样度过,才不枉此生呢,这样的问题曾经不止一次发问过自己,现在还在问自己到底今后该走怎样的路,往后日子还长着呢,有时候去找工作会有很多困惑,什么困惑呢,有时候知道太多东西了反而不是一件好事,难道是应该变傻一点还是边变聪明一点,找工作长会有这样的矛盾那就是工资低的不想干,工资高的付

  • 蜃气楼家族(骸云)加入西罗学院

    “小子,你说什么炼狱三头犬啊?”“这,我的空间戒指里面躺着炼狱三头犬的尸体!”“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是不是受伤太重出现幻觉了。”“可能,我再仔细看看。”陈在天又用神识看了看自己的空间戒指,几番确认之后,终于发出声音:“不会错,就是炼狱三头犬的尸体!老头你自己看看。”“这!”老头看完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 玄幻:我,诸天大反派第四章

    没过多久,方饮如愿收到A大的录取通知书,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乐滋滋度过了漫长的暑假。开学前夜,同样考入A大的纪映拖了个行李箱过来,打算蹭吃蹭喝。他踏进方饮家的门,四处张望着:“那个拆迁队队长走了?”和方饮一起住在这里的少年因为脾气暴躁,常常与人发生矛盾,闹起来和拆家似的,所以被纪映私底下称为拆迁队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