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奇宝贝:我有一座炼丹炉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精灵时代的宠物宝可梦 来源:飞卢小说网

葛根苗处理好的时候,白源和郭书兰也从地里回来了。

葛根种植之前,需要松土浇灌,保持土壤的疏松、肥沃,对垄的高度和距离有一定要求。葛根对地的要求和玉米不同,改变土地规格是一项大工程,家里的土地太多,不抓紧时间,会赶不上最佳种植时间。

白子安告诉了他们具体操作,两人便抓紧时间去做。

白源本就腿脚不好,在地里忙了一整天,神情疲惫。郭书兰也没好到哪去。

白子安帮他们把农作具放好,去厨房做饭,小尾巴戚昊跟在白子安身边打转。

白子安正在洗胡萝卜,顺手给了他一根,指了指门口的小凳,“去那边坐着吃。”

戚昊啃了一口胡萝卜,坐到门口,视线一直放在白子安身上。

白子安被他看习惯了,从刚开始的不自在,到现在的淡然,适应颇为良好。

洗好菜,白子安在灶下放了柴,点上火烧起来。

没见过这种烧火方式的戚昊,放下手中的胡萝卜,来到灶台边,蹲下来看里面刚刚燃起的小火苗。

小火苗颤颤巍巍地打晃,小范围地燃烧着。戚昊见它燃得费力,吹了一口气,有风会燃得更快。

然而戚昊没料到的是,他这一吹,把灶下的余灰吹了出来,扑得他满脸都是,“咳咳咳。”

白子安听到声音低头一看,戚昊灰头土脸,快看不清五官了。

“哈哈哈。”白子安没忍住,放声大笑。

戚昊扇了扇眼前飘着的灰尘,抹了把脸。原本只是浮在脸上的灰,一下子被抹开,一张大花脸诞生。

白子安笑得停不下来,出去给他打了盆水洗脸。

戚昊被笑得有些羞恼,低头要捧水洗脸,看到水中映出来的影子,里面的人脸上糊了一层灰,样子丑得让他接受不了。

白子安去给戚昊取毛巾,回来就见他整个人都扎进水盆里,伸手把他捞起来。

浮在脸上的灰被水带走,但被抹开的那一处还在,戚昊依旧顶着一张花脸。

白子安这次忍住没笑出声,但脸上灿烂的笑容暴露了他,指了指戚昊的来拿,“这里没洗干净。”

戚昊嘴角向下,虽然安安笑起来很好看,他很喜欢,可笑的原因让他喜欢不起来。低头认真洗了一遍,再抬起头,给白子安看。

“恩,洗干净了。”白子安把毛巾递给他。

戚昊把脸埋进毛巾里,心中暗下决定,下次一定不会再犯蠢了。

简单地炒了几道菜,一家四口坐在餐桌上开动。

除去生病时煮的粥,这是戚昊第一次吃白子安做的菜,他期待地夹了一筷子放在口中,嚼了两下,味道……

白子安漫不经心地吃着米饭,不着痕迹地看戚昊的表情。

戚昊感受到白子安的视线,咽下口中的食物,违心地夸道:“非常好吃。”

白子安做出来的菜,不咸不淡,口感一般般,只能说是熟了,能吃的程度。不说和郭书兰比,戚昊觉得自己做得都要更好吃一点。

听到戚昊的夸奖,白子安并不高兴。以前戚昊吃饭的时候,表情都是开心的,现在虽然也高兴,他看得出来不是因为菜好吃。

白子安不得不承认,他没有点亮厨艺这项技能。

俗话说:“老天为你打开一扇门,自然要关上一扇窗。”

白子安什么都好,就是厨艺不行。他自己也知道,但难免会有所期待,今天再次受到打击。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戚昊很满足地吃着,这可是安安亲自下厨的成果,虽然桌上还有安安的父母,但四舍五入就是专门为他做的。

看看爸妈面无表情,吃得勉强,再看看戚昊一脸幸福,大口地吃,白子安心里那一丢丢的失望消散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有人喜欢就行他做的菜就行。

休整了一晚,白源和郭书兰满血复活,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去地里干活。

白子安把农作具放到电动三轮车的后面,昨天处理好的葛根苗取出一小部分装好带走。

戚昊站在门旁,看着一家人忙来忙去,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收拾好东西,白子安走过来,有些不放心地说:“你自己在家要注意身体,我们傍晚就回来。”

把戚昊仍在家是不得已的选择。农活重,留下一个人照顾戚昊,地就种不完。若是把戚昊带到地里去,下午的大太阳对病人十分不友好,加重戚昊的病情就糟了。

戚昊拉住白子安的胳膊,说:“我也去。”

“不行,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白子安果断拒绝。

虽然是关心自己,可戚昊却高兴不起来,看不到白子安,他会没有安全感,于是坚持道:“我要去。”

戚昊的神情非常坚定,白子安内心有些动摇。

两人对视了许久,谁也没妥协。

“安安,走了。”白源喊了白子安一声。

“乖,听话在家。”白子安再次劝说。

戚昊发现自己的坚持没有效果,于是嘴角向下,眉眼低垂,样子顿时可怜巴巴的。

白子安动摇的心急剧晃动,戚昊摆出这个表情尤其的可怜。

僵持了一会儿,最终白子安还是败给了戚昊,“好吧。”

戚昊听到这两个字,立刻眉开眼笑。

白子安进屋给他拿了一顶大大的遮阳帽,下午的日头足,好歹能遮一下。

戚昊看了眼有点丑的遮阳帽,在拿不拿白子安给他新买的鸭舌帽中间摇摆。

“鸭舌帽虽然好看,但这个可以遮阳。”白子安看出了他的想法,“要和我去,就必须戴它。”遮阳帽相对来讲,遮阳效果要更好一点。

戚昊听到后面一句,立刻把遮阳帽抓在手里,好像晚一秒白子安就后悔,不让他跟着去一样。

听话的戚昊很讨人喜欢。

白子安让他上了车,和爸妈坐在一起。

郭书兰给戚昊腾出地方,问白子安:“安安,戚昊不是留在家吗?”

“他要跟着去,而且我不放心。”白子安担心他们前脚刚走,戚昊后面就会出来找他。

郭书兰想起之前白子安到地里干活的时候,戚昊一定要去找他,最后还是白源陪着去的,留他一个人在家确实不放心。但是,“他身体怎么办?”

戚昊拍了拍胸膛,特别骄傲地说:“我的身体很棒。”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其实已经完全好了,剩下的只是小问题,养一养就会没事,他现在健康得很。

这一点白源最有发言权,戚昊找白子安那次,病还没好,脚步却走得比他还利索,“看样子过几天有时间,就能带你到镇上去。”

戚昊傻眼了,没想到事情一环接一环,躲过了这个,躲不过那个,这可怎么办。

好在白源只是随口说了一嘴,没有继续提起。

戚昊暗暗吐出一口气,装病的计划看来要继续进行了。

四人来到田间,放眼望去一片未播种的土地。前面一片已经被翻过,土壤疏松,垄宽且高,是昨天白源和郭书兰劳动一天的成果。

停好车,白子安扶着坐在后面的三个人下来。

白源和郭书兰拿着农具继续昨天未完成的工作。

白子安把葛根苗拿下来,开始往地里种。

戚昊像是在家一样,很自然地过去帮白子安。

“这个活很累,你去车上休息。”白子安阻止了他。

戚昊把遮阳帽向上拉了拉,“我来帮你,如果累了,我会去休息。”

想到戚昊平时在家里也会帮忙,适当的让他活动一下,对身体也有好处,便没有拒绝。

白子安和戚昊一人一垄地,两个人对着插苗。

白子安一边操做边给戚昊讲解,“插苗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距离,每隔40厘米插一棵苗。”白子安做一步,戚昊学着做一步。

戚昊学东西很快,白子安给他讲了三次之后,戚昊理解了,动作迅速的插苗。他插苗之间的距离几乎分毫不差,如果拿尺子来量,都是40厘米。

白子安对距离掌握的没有他那么准,于是插苗的时候与戚昊的苗对齐,这样插出来的苗笔直整齐。

戚昊插苗的时候非常认真,看一眼前一个苗的位置,手中的苗就插了下去,动作迅速,没一会的时间一垄地就插完了。

插苗的工作很累,戚昊站起身的时候感觉腰有点酸,转动上半身活动了一下腰,看到周围一大片地,再看看插完的一垄地,戚昊的腰更酸了。

白子安还没插完,戚昊站在原地等他。

插完这一垄最后一根苗时,白子安抬头便看见戚昊站到他面前。

和戚昊相处时间久了,他一动,白子安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夸奖道:“整齐迅速,做得好。”

戚昊满意了,转身要继续去干活,突然想到在车上白源说的话,站得笔直的身体瞬间垮下来,声音有些虚弱,“安安,我有点累,想去休息。”

白子安闻言道:“去吧。”就算戚昊不喊累,也打算让他去休息了。

在田间劳作习惯了,白子安并没有觉得累,他拿起葛根苗继续去下一垄。

戚昊坐在车上看着白子安,还有那么一大片地需要插苗,安安肯定会累坏了,但他又不能马上去帮忙,有些心疼。

在白子安插了两垅地之后,戚昊终于坐不住了,过去帮忙。

“休息好了?”白子安问。

“嗯。”戚昊挺起腰,表示自己不累了。

见他有分寸,白子安也不拦着,分给他一些葛根苗让他继续。

上午的时间过得飞快,吃午饭的时候四个人没有回家,早上郭书兰准备了干粮和水。他们种地的时候通常都是这样,在地里随便吃一点继续干活,能够节省时间。

干粮是郭书兰早上做好的,从袋子里拿出来还有些温度,四个人在地头上坐了一排,每个人手上一杯水、一块干粮吃起来。

“白源,你们家的地怎么变成这样了?”

四人齐齐回头,一个村民从不远处走来。他叫李裕民,家里的地就在隔壁。

虽说是隔壁,但因为每家的地面积特别大,所以他走得近了,才看到这边的情况。

白源咬了一口干粮,回道:“我们今年种葛根。”

李裕民的反应和林大海一样,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问:“种这东西干嘛?”

这一片地可不小,都用来中葛根,白源是不想要今年的收成了吗?

白子安解释道:“我们打算拿出一半的地来种葛根,据说现在葛根供不应求,能卖好价钱。”

李裕民不信:“这东西随处可见,想要就去山里采,谁没事会花钱买它?”

“有很多人住的地方没有山,想要吃自然就会买。”白子安补充道,“葛根还有药用价值,所以有人买不奇怪。”

李裕民第一次听说葛根还可以做药,觉得很神奇,“葛根有什么功效?”

“可以生津止渴,降三高。”白源抢答,这话白子安和他讲过一遍。

李裕民被“降三高”这三个字眼吸引住了,现在患三高的人多,对这方面的药材需求量大。如果葛根真有这样的功效,种了也不亏。

“种这个能赚多少钱?”李裕民直接问他最关心的问题。

白子安想了一下,“每亩能收获五千到一万斤,每斤2-6元,具体要看行情怎么样。”

李裕民在心里算了一下,有些震惊,竟然比种玉米赚多了,心里一思量,问白源:“我能种吗?”

白源诧异,“你要种?”

李裕民点头,“这么赚钱的东西,不种有点可惜了。”

白源看了一眼白子安,用眼神询问他。

李裕民以为他不想让自己种,摆摆手,“没事儿,不种也行。”

虽然种什么是大家的自由,但如果李裕民真的要种,他对这方面不在行,肯定是要白子安帮忙。现在问清楚,省得他把葛根苗买回来,白子安不帮忙,种不好就亏了。

而且在村子里,有个约定促成的规矩,谁家若是发现了更好的作物,第一年只能他家种,除非这家同意,其他人才可以种。

虽然有些奇怪,但这个规矩就是莫名地保留下来了。

白源倒不是这个意思,他想的是,自家第一次种,什么经验都没有,万一亏损岂不是坑了人。

白子安向李裕民说明了情况,“李叔,之前大家都没有种过葛根,能不能有收成还是未知数,要不您等我们成功了再种?”

李裕民听出了白子安的好意,不在意地说:“没关系,李叔相信你。”

李裕民这么说是有底气的,他家在村子中是最富裕的人家,就算一年没有收入,也完全比得过全村所有人。他认为想赚钱就要有勇气,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能够掌握先机,赚大钱。况且他是发自内心地相信白子安。

这些年有目共睹,白子安做事失败的几率微乎其微,他事先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中间就算出了差错,也会及时解决。

李裕民坚信,跟着白子安做一定会成功。

白子安见李裕民打定了主意,要种植葛根的利弊都已经说清了,想来他心中有数,“李叔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叫我。”

这便是答应了。

李裕民哈哈大笑,“那就先谢谢子安,我这就去买葛根苗。”

白子安告诉他如何选苗后,李裕民便快速离开。

“安安,能行吗?”郭书兰不放心地问。

白子安说:“妈,你放心,种植成功率高达90%。”

得了这句话,郭淑兰心里有底,儿子一定是有万全的把握,不然不会这么说。

李裕民走开后,四人继续吃午饭。

快要吃完的时候,白森和赵曼从家的方向走过来。

郭书兰赶紧把最后一口干粮塞进嘴里,猛地灌了一口水,转身回地里干活。

看见赵曼就心烦,每次遇到她准没好事,惹不起躲得起。

白源也想躲,但他腿脚不便,还是被抓了个正着。

赵曼看着地里的变化,问:“你家这地怎么大变模样?”

白源简单地说:“今年种葛根。”

张曼噗嗤一声笑出来,“哈哈哈,我没听错吧,你们竟然要种葛根?”她笑得非常夸张,身体前仰后合,笑声里尽是嘲笑。

白源不理他,转过身对白森说:“哥,安安说葛根供不应求,种了能赚钱,你要是也想中,我让安安去帮忙。”

白森想说话,却被赵曼狠狠地拉了一下,她巴不得要看笑话,怎么可能让白森去劝。

白源再次开口道:“安安说成功率有90%。”

白森不说话,站在那思考。

张曼见白森竟然想和他们一起种葛根,对着他喊起来,声音尖锐刺耳,“想什么呢?我跟你说,种葛根是不可能的,那种东西卖不出去就是赔钱。今年要是没有收入,难道要让我和儿子喝西北风吗?你想都别想。”凶悍的样子,就像是泼妇骂街。

白源被她喊得耳朵疼。

白森离得近,更是直接伸手捂住耳朵。

“你还敢捂耳朵?”赵曼说着拉开白森的手,揪住他的耳朵把他扯走。

“你是不是缺心眼?人家说什么是什么。”赵曼骂骂咧咧的声音依旧很大。

白森的声音几不可闻,“阿源不可能害我,再说他家地里也种了,他总不能坑自己吧。”

“他傻你也傻吗?种不种得出来谁知道,有没有人买也说不准,谁种谁傻。”赵曼的声音随着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

白源站在地头,感叹大哥竟然能忍受赵曼这么多年,真是太不容易了。

戚昊一整天都保持着,插一垄苗休息一会儿,再继续的节奏,替白子安分担了很多。

有了戚昊在,白子安确实轻松了不少,天色将要暗下去的时候,他竟没有觉得特别累。

戚昊心疼地给白子安捏肩捶背,“舒服吗?”

白子安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戚昊捏得毫无章法,但他用的力道特别巧,缓解了肩膀的酸痛,“舒服。”

戚昊继续给他按,按了一会儿,发现白子安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侧头一看,白子安睡着了。

其实白子安没有累到睡着的程度,但戚昊给他捏得实在是太舒服了。

戚昊将睡熟的白子安放平,让他好好地躺在床上,给他脱了鞋子,自己也到床上躺好,和白子安一起睡了过去。

郭书兰过来叫他们吃晚饭的时候,发现两人睡得香甜,便没有叫醒他们,留了些饭菜在锅里,他们醒来热热就可以吃。

白子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月亮高高挂在天上,月光洒在屋子,宁静而祥和。

“咕噜”一声在安静的屋子中响起。

白子安看向声音的来源,戚昊的肚子又发出了声响,是饿的。

这次的戚昊没有窘迫,因为他还在睡。第一次做农活,虽然没感觉有多累,但运动之后往往会睡得更香。

白子安下床去厨房找吃的,看到锅中的饭菜,起火热了一下。热好饭菜后,白子安去叫戚昊起床,饿着肚子睡觉,对身体特别不好。

“戚昊,起来吃饭了。”白子安轻声地叫他。

戚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白子安的脸,声音带着刚睡醒的喑哑,“安安,我饿了。”

白子安把他扶起来,“饭已经热好了,过去吃。”

戚昊穿上鞋,去外面洗了洗脸,终于精神了。

“安安,是你做的饭吗?”戚昊拿着筷子问,迟迟不夹菜。

“是我妈做的。”白子安边吃边回答。

话音刚落,戚昊就吃了起来。

白子安在心里吐槽:这是有多不喜欢吃他做的菜。

两人睡了许久,吃完饭一点都不困,于是坐在院子里看星星。

“看那边,是射手座。”白子安指着天上的星星道。

戚昊看着满天的繁星,猜不出来白子安指的是哪里。

“那个带着腰带的。”白子安用手划了一下腰带的方向。

那几颗星星最亮眼,戚昊马上就找到了。

“那个是小熊星座。”白子安指向另一边。

戚昊迅速地找到。

两个人看了一会儿星星,白子安问:“你想家吗?”

戚昊疑惑地看向他,“不想。”在他心里白子安的家,就是他的家。他已经把自己当成这家里的一份子。

白子安回头看他,“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长什么样子?家住哪里?是否有兄弟姐妹?他们是不是在找你?”

戚昊点头,又摇摇头,知道白子安不明白,他解释道:“刚开始有想过,但是他们对于我来说很陌生,我不是很在意是否能回去,只想一直呆在这里。”

这是戚昊的心里话。

失忆之后,他接触最多的人就是白子安,白子安对他非常好,只有白子安能够给他安全感。

白子安多少能理解戚昊的心里,但理解归理解,家人还是要帮他找的。如果戚昊找到家人后,他的家人待他不好,白子安会把他带回来。

相处这段时间以来,他觉得戚昊不是坏人,真有那么一天,他会说服爸妈,让戚昊留下来。这么想着,白子安心里竟隐隐有些期待。

甩掉奇怪的想法,白子安拉着戚昊回去睡觉,明天还要继续插苗呢,休息不好会很累人。

第二天一早,四人还没出发的时候,李裕民带着葛根苗过来,让白子安教他怎么处理。

买种子的时候,店家有教过李裕民怎么做,不过内容太多他记不住,也没用心记,有白子安在,何必费那么多事。

白子安拿出葛根苗,给李裕民示范怎么切苗,叮嘱了几个注意事项。

李裕民按照白子安说的,切了几个给他看。

白子安点头,“就是这样切。”

李裕民虽然做得不精细,但对种植来讲没什么影响,这样就可以了。

李裕民:“谢谢子安,等种完地,李叔请你去镇里吃大餐。”

“李叔客气了,大家都是乡亲,帮点忙是应该的。”白子安笑着说,“对了,趁着今天处理葛根苗,地里也要翻一下,并且重新做垄。”

白子安拿出昨天晚上写好的纸条,递给李裕民。

“这是什么?”李裕民不解地问。

“垄的具体要求和注意事项,怕你忘记,都写在上面了。”白子安回答。

“子安,你可真是心细。”李裕民收下纸条,“那我就不耽误你们干活,先回去了。”

四人送别李裕民后,简单地收拾一下,便启程了。

白子安刚停下车,东西还没从车上完全拿下来的时候,赵曼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呦,你们今天也要种葛根吗?”赵曼的语气充满了讥讽。

四个人没有搭理她。

赵曼见没人回话,脸色有些不好,她哼了一声,“葛根种不出来,今天没收成可不要到我家来打秋风,大森虽然好说话,但我们也是要过日子的,没有多余的钱去救济别人。”

郭书兰听到这话,心中燃起一股怒火,“你放心,以后就算是饿死、病死,我们也不会拿你一分钱。”

白源在旁边拉了拉郭书兰的衣服,示意她不要再说了,都是一家人,扯破脸皮不太好。

郭书兰说完这句话,拿起东西去后面的地里干活,没时间和这种人浪费口舌。

赵曼对着郭书兰的背影道:“这可是你说的,有事别找我,也别来找我家大森。”

白源对赵曼没有好感,要不是看在他哥的面子上,他早就和赵曼吵起来了。转身拿起东西,也干活去了。

这边就剩下白子安和戚昊两个人。

赵曼不甘心,对白子安继续讽刺,“哼,就你们这么折腾,迟早揭不开锅,到时候饿死,可没人给你们收尸。”

这话说得特别恶毒,白子安听不下去。赵曼虽然是长辈,但他一定要反驳,平时说什么难听的话都可以,诅咒他的家人绝对不行。

正要开口的时候,戚昊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对赵曼吐出一个冷冰冰的字“滚”。

赵曼气得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戚昊的鼻子骂,“你算个什么东……”话还没说完,便被戚昊冷下来的气势吓住,憋回了后面的字。

戚昊眼神凌厉地看向赵曼,身上的气势一再加强,压得赵曼喘不过气来。

赵曼心惊。这是什么人,怎么有这么强大的气势,最厉害的村长都没有给她这么大的压力。就连在外上大学的女儿带回来的老板,也没让她有这么恐怖的感觉。

戚昊心中恼怒,他听出了赵曼话中的恶毒,她诅咒安安!如果不是刻在骨子里的克制,他早就动手打人了。

赵曼平时对谁都得理不饶人,她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让村子里的大多数人屈服,然而今天算是碰到钉子上了。她再厉害,也惹不起眼前这个仿佛要用眼刀杀了他的男人。

女人的直觉很准,让她这样害怕的人,一定不是个小角色,还是不要惹怒他的好。

赵曼认为自己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不和戚昊一般见识,愤恨地转身离去。

戚昊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不会再回来欺负白子安,这才收回身上的气势。

白子安心中惊讶,戚昊原本是个什么样的人,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凌冽的气势?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看来要尽快帮他找回自己的身份。

“安安,别怕,我保护你。”戚昊转身对白子安说。

白子安倒是没怕,赵曼一直是这种性格,只是不喜欢她的行事风格而已,怕倒说不上。

“我没事。”白子安摇了摇头。

戚昊定定地看着白子安好一会儿,确定他真的没事后,这才放下心。

“你怎么会有如此极品的亲戚。”戚昊难得地吐槽。

白子安愣了一下,没想到戚昊会说出这么一句不符合他风格的话,“我也不知道,可能运气不好吧。”

戚昊转而恢复了往常的神色,高兴地对白子安说:“我们去插苗吧。”好像插苗是一件快乐的事。

第一次遇见这么热衷于农活的人,白子安很是佩服。

戚昊倒不是喜欢插苗,他只是觉得,能够为白子安分担农务,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时间一天天过去,除了赵曼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来找茬,讽刺几句后被戚昊吓走外,一切正常。

葛根苗已经全部插完,剩下的就是播种玉米了。

在播种玉米之前,白子安决定先带着戚昊到镇上去一趟。

“我还没好,不能走远路。”虚弱的戚昊再次上线,只见他柔弱地躺在床上,还应景地咳了两声。

然而白子安早就看穿他的小心机,这段时间帮着插苗,戚昊早就暴露了自己。

白源和郭书兰都看出来了,只有他自己觉得隐瞒得很好。

白子安:“快点起来,我们早点去。”

戚昊更加虚弱了,“我怕我走不到一半就会倒下。”

白子安目光睿智,“我知道,你身体好得很。”

戚昊仔细地看着白子安,发现他真得是看穿了自己的计谋,于是挫败地从床上坐起身,低声道:“能不能不去?”

白子安果断拒绝,“不能。”

戚昊一脸控诉的表情看着他,仿佛在说“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白子安任他看,坚决不动摇。

戚昊脸上的表情一变,眉眼低垂,委屈巴巴地说:“我前两天干活累到了,脚疼。”

白子安早上起来的时候,还看到戚昊活蹦乱跳的,一点不像脚疼的样子,“我可以背着你。”

戚昊:……

戚昊没办法,只好慢慢悠悠地下床,穿好鞋子,拿着他心爱的鸭舌帽,跟着白子安出了门。

走之前还回头看着住了许久的地方,眼中恋恋不舍。

白源看着仿佛要经历生离死别的戚昊,实在不理解这人的脑回路。

郭书兰交代白子安,“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

“好的。”白子安应了一声,带着戚昊去往镇子。

戚昊一路上蔫头耷脑,一想到要离开白子安,他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你不想找回家人?”白子安问。

“不想。”戚昊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当初捡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盖着降落伞,衣服的布料非常昂贵,我们家一年的收成都不够买你一截袖子。”白子安看着他,“你一定是非富即贵,就不想回去过享福的日子?”

戚昊坚定地摇头,摇到一半顿住了,他问白子安:“如果我有很多钱,你会和我走吗?”

白子安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摇头道:“不会。”他还有家人在这里。

白源的腿脚不好,郭书兰的身体也差,白子安不可能离开。

戚昊失落地继续摇头,“那我不想了。”

白子安明白了他的想法,有些感动。戚昊能够为了他放弃宝贵的身份地位和财富,那一定是真的把自己当做了最信任的人。

默默无语走到镇子,一点点热闹起来的景象,让戚昊重新打起了精神。

白子安笑着说:“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戚昊跑到旁边的一个摊子,看着老板做糖人。

摊子上摆放着许多做好的,有蝴蝶、马、蜻蜓等等,做得惟妙惟肖。

戚昊突然回头对白子安说:“想要这个。”

“好。”白子安点头。

戚昊兴致勃勃地对老板道:“能给我做个他吗?”说着指向白子安。

老板一脸你在难为我的表情。

“不能吗?”戚昊有些失望,他很想要一个人白子安的糖人。

白子安见他非常想要,直接把钱给老板,“老板,你照着我的样子,随便做,做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糖人老板只做过动物,从未做过人像,不过既然顾客都给钱了,并且说好了不要求结果,那他试试也可以。

白子安站在糖人老板的面前,老板不时地看着他的脸,尽量将糖人做得好看一些。

戚昊看着一点点画出来的人像,眼中的期待更多。

“好了。”糖人老板把做好的糖人递给戚昊。

戚昊高兴地拿着糖人看来看去,“很像安安。”

白子安无语,他是怎么在看不出五官的糖人上,觉得和自己像的。

戚昊看一眼糖人,看一眼白子安,就是觉得像。

白子安见戚昊高兴,随他去了。

延伸阅读

宜修连锁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6cii.shtml
宜修连锁是于隶属于广州市天河区华胜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14年别克维修技术经验,与4

欧视卡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norl.shtml
欧视卡汽车配件我们的经营理念:提供出众技术,提供好产品,提供完善服务。欢迎到本公司参

索丽纳米液体壁纸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z2v.shtml
索丽纳米液体壁纸是一种新型的墙面装饰材料,既有壁纸的装饰效果,又具备涂料的施工简便特

伊莎贝拉干洗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n761.shtml
重庆伊莎贝拉洗衣服务有限公司,余2006年3月面向各省市发展中精心打造专职连锁洗衣店

英迈儿童英语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g3jk.shtml
关于英迈定位:为2-12岁的儿童提供英语思维与学科培养圆满融合的教学服务。使命:让更

小骆驼烧烤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uas5.shtml
烧烤店比比皆是,为什么惟独小骆驼烧烤的生意如火如荼?因为小骆驼烧烤在研发过程中始终贯

金色太阳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nuu3.shtml
山东淄博金色太阳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婴幼儿早期教育和婴儿生活用品的开发、生产

省霸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ptm8.shtml
省霸节能科技是集产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与售后服务为一体的高科技厨房节能设备科技企

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g2ht.shtml

依凡洗衣加盟  http://www.web2001show.com/slje.shtml
依凡洗衣采用各省市创新的全封闭式环保型干洗机,通过多次过滤和蒸馏干洗,支持衣物在洗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鸿飞在线阅读第8节

    “它们是不是在睡觉啊。”陈灵扒在探测艇窗口向外看去,几只鲨鱼慢悠悠地随波游动。“别说它们,连我都想睡觉了。”坐在驾驶位置的宋建浩打了个哈欠,说:“所以说我们得赶紧完成任务,回去就能睡一段时间的懒觉了。”“那它们怎么都睁着眼睛。”陈灵问。“鱼都是睁着眼睛睡觉的,这你都不知道么?”宋建浩语气略微有些惊讶

  • 学霸有个聊天群第7章在线阅读

    希儿一大早就翻西翻那,神情慌张,束手无策。“殿下去哪了?”原来是找不到凌清了,担心凌清了。“殿下,你在哪呀,殿下”希儿一开门就大叫着,把在庭院中正在靠着荡秋千睡的凌清给叫醒了。凌清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白冰,还像猪一样再睡着。“真懒”随即抱着白冰起了身走了回来,怕希儿担心。“希儿”凌清走出庭院,看到在门口

  • 夜阑有观清风

    汾阳镇,坐落于大安国边境山脉中,周围峻岭延绵,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荒僻小镇。正值秋尾,昏沉的天空朦朦胧下着小雨,给谧静安详的小镇披上一层淡淡的轻纱。“小道士你别跑,别让奶奶揪住你,不然活剥了你!”小镇街头行人三三两两,忽而一声叫骂响起,打破了宁静,回荡许久方才消散。依稀可见,大街尽头,一条巷弄前,一个身

  • 魔法世界中开挂在线阅读灵梦

    姜小山感觉一丝冰凉萦绕在自己的眉心。“叔爷爷……我觉得眉心有一团凉气。”姜寿欣慰一笑:“你果然适合灵巫之道!来来来,今天修炼就到这里,叔爷爷先带你处理一下伤口,再好好待=带你吃一顿、补一补!”于是,姜寿带侄孙子找了个诊所,好生处理了一番伤势。接下来又带着少年大吃大喝一番。吃的什么?海参虫草羹、参茸鸡

  • [张国荣]无需要太多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终于有了杀人的理由这桶泡面乃是他第一个商业帝国时,爷爷年老体衰,时间没剩多少了,只知道钱多做了商人,并不知道他踏上了修仙一途。钱多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给爷爷解释,于是就用当时手里最顶尖的宝药,做了三桶泡面,包装的是自己的商标。打着自己第一个产品的旗号,亲手为爷爷泡了一碗,之后他爷爷身体越来越好,

  • 红尘之活下去在线阅读第4章

    一路向东,贺悔华等人试了一下腾云驾雾的滋味,没想到他们登云后随后纷纷呕吐起来,化吉看不下去了,为了还大地一片净土,我们选择徒步。趁着我们在林间休息,我问正乖巧站在河岸边的希言:“我们救了几个杀人如麻的山匪,你会不会觉得我善恶不分?”希言认真看着我,说:“成大事者,若拘泥小节,将会一事无成。”我“笑”

  • 超神学院的九界穿梭者我要找律师

    这个消息让许多本来就睡不着的夜猫子们更睡不着了,重点料不是别的,是陆允修连孩子都有了啊!陆允修年纪轻轻,如今人气又很高,无论是颜值粉,还是作品粉和演技粉都很多,业内也对他很看好,毕竟没什么短板,可是这个丑闻一出来,说不定就要糊了啊!各大社交网站真是各种帖子齐飞,关于陆允修的孩子的帖子纷纷飘红,大多数

  • 超神学院之天庭秩序门规

    难道要放弃,把这一切当成一个梦。梦中修仙踏天路,梦醒仙路已成空。后知后觉之感,秃废全身。:可是!我与她的约定还没完成。我不能放弃,那怕天不容我,我要逆天。坚定不移的意志,攀升到顶峰的精神力,在这一刻疯狂爆发。宁皓一丈之内,狂风席卷,形成利剑之势的十道灵气,被分割开来。十道灵气被分割,如惊弓之鸟,向着

  • 校草的小仙男之第九章

    乐宇开始偶尔怀疑一下那个邹玲说的话,她是谁?她说的就都是真的了?杜乐宇你怎么回事?一点怀疑精神都没有了?她喝酒哪里豪放了,就说和法国老头那次,优雅,冷静,哪里豪放了......说女朋友的事,也不该那么草率,她也许以为我不认真,所以才......算了吧,空穴来风,秦逆要是没一点问题,也不会让人撞见!他

  • 漫威:开局就送魔形女在线阅读第10节

    自秋凉云和李茂云两人出事之后,云宗门外派弟子做任务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即使出的是简单任务,也不会是弱鸡聚堆,菜鸡互啄了。每次任务必有高手,虽然有些浪费资源,但经过长老们商议,这还是有必要的。令云儿心里倒是没注意这些事,最近她醉心于做杂事,帮后厨烧饭,挑水洗衣,劈柴烧火,熬汤煎药……忙得是不亦乐乎。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