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半生浩劫之深山老林之第八章(8)

作者:志海GG 来源:17K小说网

元武三十五年冬历一月初五。

祈天仪式在东皇城西祈天台举行。

九十九只红绸包裹的礼炮在祈天台下一字排开。

辰时。

“起——”

行礼官一声悠长的清喝。九十九声炮响冲天而起,白色的烟雾升腾,模糊了蔚蓝色的天空。

清和一身白衣,手执青玉如意走在前头,迈向那九百九十九级台阶。后面跟着皇帝皇子,还有一应文武百官朝廷重臣。台下四角整齐威严的队列是一身黑甲的皇城禁卫,帽上的红缨随风轻轻飘动。

偌大的广场庄严肃穆,白玉阶石,猩红地毯,一层一层的台阶似乎没有尽头一般,昭示着上天不可触摸的无上威严。清和迈上最后一级台阶,慢步走到行礼台前,静候皇帝走上高台播撒清水,收集五土,焚香祷告。

礼成后清和沉声高讼着祭天檄文,祈晴、祈雨、镇风、除疫。

浑厚的钟声响起,九十九声连延不绝。

叶殊站在高高的角楼上眺望着,却也只能看到祈天台那高大厚重的模糊影像。沉重的钟声敲击着,直达人心。叶殊觉得心口压抑的很,深深地吸了口气。

忽然间听到身后噔噔噔的疾步踩楼梯的声音,叶殊回头就看到一个淡蓝色宫装的女孩奔了上来,因为跑得太快了微微地喘息,仔细一看正是那日大殿上和皇后同席的女孩。

“公主殿下。”叶殊躬身行礼。闲话的时候听银珠说过皇上只有这么一个公主,在宫里自是尊贵无比,叶殊正打算退下去。

“你是谁?”长宁公主一脸傲慢。

“回公主殿下,我是清和国师的徒弟。”

“叫什么名字?”长宁歪着头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不大的小女孩,绯红色棉裙外罩紫貂皮短袄,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定定有神。

“叶殊。”

长宁点了点头不再理她了,转过身趴在栏杆上,努力地探身看着皇城大门,秀眉紧蹙。叶殊刚要转身离去,忽然听到长宁唤她:“叶殊?是这么叫吧?”

叶殊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她。

长宁看着叶殊疑惑的双眼,半晌脸颊飘起了几朵飞红。思量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拉着叶殊的袖子:“叶儿,帮我个忙好吗?”

叶殊不由得笑了起来,想不到这个小公主倒是够豪爽的,第一次见面就要求人帮忙。长宁让她笑得不好意思了,扭捏了半天从袖里掏出一方浅蓝色的叠得方方正正的手帕,银色丝线勾的边角,银丝的花纹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图案,仔细一看是个“宁”字。

叶殊莫名其妙,继续疑惑地看着她。堂堂大季国尊贵的长宁公主殿下讷讷地说着:“叶、叶儿,你认识杨尚书家的杨廷少将吗?”

叶殊想了一会点点头,心里不由得产生了某个想法。

果然。

“那叶儿,你能帮我把手帕送给他吗?”

叶殊无语了。她大老远穿越过来,竟然来给小女生送情书的。。。

长宁见她似乎不愿意,连忙说:“好叶儿,帮帮我吧!宫里的宫女都出不去,我也出不去,父皇要是知道我出去了又会罚我抄书的,你是国师的人,应该能出去的。”

叶殊听到抄书不由得同情了起来,看着长宁眼巴巴地看着她,终于点了点头。

“叶儿你真好!”长宁开心坏了,想不到让她烦恼了好几天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话说杨廷少将在祈天大典结束以后就要回北戍边了,长宁公主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夜不能寐。连夜亲手绣了一方手帕,连带一笺简短的书信包在手帕里,叮嘱他好好保重。可是总也没找到机会,眼看着他就要走了,长宁越发着急了起来,刚刚奔上这西南边的角楼就是想看看他们回来了没。

本来还准备冒着抄书的危险怎么也要出去见他一面,现在碰到叶殊就好办多了,国师在皇宫里是可以自由出入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长宁发现远方的长路上出现了浩浩荡荡的队伍,不由得雀跃起来:“回来了,回来了!叶儿我们走!”说着拉起叶殊就飞快地奔下楼去。

一路上穿过了一道一道的宫门,路过的宫女太监们都跪身行礼,叶殊跑得脸都发青了,终于长宁停了下来,前面是皇宫外围的西边侧门广德门。

叶殊不由得一丝紧张,跟在长宁后面往前走。前方两排侍卫把守,见到她们过来了两个侍卫转过身来往前一站,拱手道:“公主殿下。”

长宁悄悄捏了一把叶殊的小手,把她往前轻轻一推。叶殊深吸了口气往前走去,侍卫两手把长矛一叉,毫不客气地拦下了。

叶殊沉声道:“我是国师大人的徒弟,国师大人早晨在祈天大典之前吩咐我出去办一些要事,请你们让开。”说着举了举她的那块小小玉牌。

两个侍卫对看一眼,又一起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以前从没有见过的小人,心里不由得嘀咕国师大人有何要事会交给这么个小孩去办呀?

正犹豫间,长宁公主往前一站,左手往腰间一叉:“这是国师大人新收的弟子,现在有要事出宫,你们竟敢阻拦!怎么,连本公主的话都不听了?”

侍卫顿时神情一凛,公主可不是他们能够得罪得起的,既然是国师的人就放了吧,两人拱手道:“不敢。”退到了一边。

叶殊抬腿往前走,长宁拉了拉她的衣袖轻声说:“小心点。”叶殊点了点头。

出了广德门沿着高墙边溜着往前走了半天到正南墙角边,看到师父了,还有皇帝带着一帮子大臣在皇宫正门正阳门那里给杨廷少将送行。师父表情挺严肃,不似平时的温和,看起来凛冽了几分。

叶殊等啊等,等啊等,终于等到皇帝发完了临别感言鼓励完边关将士饮过了送别酒回了宫。杨廷少将整顿了队伍做了个出发的手势就打马率先奔了出去。

叶殊连忙从一旁的树丛里冲出去伸开胳膊做了个阻拦的手势大呼:“杨少将!”

顿时排头人马将将刹住了身形,全都惊讶地看着她。

季文熙竟然也在??一身银色玉带蟒袍坐在高高的马上,漆黑的眸子正盯着她。

叶殊顿时脸憋得通红。咬了半天的嘴唇终于抬腿慢慢往前走去,定定地站在了杨廷的马前。

杨廷疑惑地看着地上站着的那个小巧的人儿,终于想起来是在春宴上见过的那个国师大人的小徒弟。笑了笑翻身下马道:“请问有事吗?”

叶殊通红着脸掏出那方手帕塞到他的手里,招了招手让他俯下身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杨廷疑惑地蹙了蹙眉头。

身后的士兵顿时沸腾了起来,嗷嗷地叫着,有的还吹起了口哨。还以为只有胡女才这么热情奔放呢,原来咱大季也有这样大胆开放的女子!

“还是咱杨将军有魅力啊!哈哈!”

杨廷忍不住笑着呵斥了一声,顿时安静了几分,“多谢叶姑娘。”说着翻身上马。

叶殊一抬头就看到季文熙正微皱着眉紧盯着她,脸上神情满是不悦。叶殊转头不去看他,也不道别拔腿就走,回去晚了师父会担心。

顺着原路溜回去,刚拐过一个宫门突然被人拉住了胳膊,回头一看是长宁公主。

她看着长宁期待的眼神笑着说:“公主放心吧,东西已经交给杨少将了。”

长宁顿时神情一松,连忙问道:“他怎么说?他高兴吗?”

叶殊顿了顿,微想了一会说:“恩,他没说什么,我见他笑了,应该是挺高兴的。”

长宁顿时开心起来,紧紧拉着叶殊的手说:“叶儿太谢谢你了!”

叶殊有些不习惯,轻轻笑道:“公主不必多礼,叶殊不敢当。”

“恩,我记下了,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叶儿我先回去了啊,母后一会找不到我就麻烦了。”说完拉着裙子蹭蹭蹭地跑远了。

叶殊不由失笑,说是公主,其实也只不过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子。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银珠正站在廊下喂着一对鹦哥,见她回来了笑着招了招手。

“师父呢?”

“还没回来呢,叶儿怎么去了这么久?告诉你角楼上看不到吧,你还非要去。”

叶殊笑了笑没说话,从银珠手里拿了几粒谷子逗引着贪吃的小肥鸟。

话说季文熙代表皇帝送杨廷少将出关。

本来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兄要离别了还有一丝不舍,不知什么时候感觉突然悄悄地变味了,越看旁边那个意气风发的臭小子越不顺眼。

“前面就是裕伽关了,文熙你回去吧。”杨廷看了看前面青灰色的城墙,勒住缰绳转头看着季文熙。

“好走不送。”某人很不屑的样子,勒转马头就往回走。

杨廷愣了愣,看着季文熙领着一支小队打马回奔,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正要出关,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了一声:“喂——”

回头一看是季文熙坐在马上,半侧着身遥望着他,“臭小子,早点回来。”

杨廷笑着摆了摆手,啐了句:“没大没小的!”

右手一挥,五千骑穿过裕伽关,扬长而去。

季文熙一路上打马飞奔,银色的衣角蹁跹卷起,墨发在风中飞扬。十二人的骑卫队紧紧跟在后面两边护卫着,心里纳闷不知道殿下这是怎么了。

到了宫门前翻身下马,有侍卫上前牵住马的缰绳。守门的侍卫站直了身形恭敬行礼:“七殿下。”

季文熙点了点头大步走了进去,皇宫外围左侧就是国师住的上曦宫了,季文熙站住了身形,默默注视着那敞开的大门,庭院边的梅树下堆着残雪,有小太监端着浮尘匆匆走过游廊。

“爷?”侍卫队长刘封上前一步轻声问道。

季文熙也没搭理他抬腿就走。

清和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了,叶殊和银珠歪坐在榻上下棋。一见清和进门了,银珠笑着说:“先生你看,银珠也会下棋了。”

清和好笑地走过去,想当年小丫头缠着他要学下棋,没两天就不干了,这会子又学会了?

只见棋盘上纵横地摆着杂乱的棋子,清和蹙起了眉头,一时间还真没看出来这摆的是哪一个阵型。叶殊看了他一眼嘿嘿一笑,在左下边上落下一子。

银珠落子,叶殊落子,银珠落子,叶殊落子。清和慢慢地看出了些门道。

忽然银珠落下一子,指着连成一线的五个白子欢呼道:“噢!我赢啦!我赢啦!”

叶殊笑眯眯地看着银珠一脸兴奋,清和也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么小小的一盘棋玩起来倒也颇有兴味。

银珠麻利地从榻上爬起来张罗着吃饭了,叶殊缠着清和问道今天的祈天大典是怎么样的,有什么好玩的,清和一一耐心解释。

清和道:“明天初六,从后天起,你也要去上书房读书。只有上午上课,下午就跟银珠学学刺绣。”

叶殊疑惑听错了,眼巴巴地看着清和。

“没得商量。”看着桌前银珠摆好了筷子,走过去坐下说,“好了吃饭吧。”

叶殊好不情愿地磨磨蹭蹭地过去坐下。

上书房在文曲殿。

这是平日里皇子公主们读书的地方,上首台案后面一盏墨绿劲松的屏风,下面散落着七七八八的桌子。

太子季文宣端坐在左边第一张桌前,长宁公主蹭蹭地跑进来一屁股坐下,伸着小手扇着风,一边叨叨着:“热死我了,热死我了。”一扭头看到季文宣,笑着打招呼,“太子哥哥早啊。”

季文宣笑着说:“看你热的,跑那么快干吗,别扇了,小心着凉。”

季文熙还有其他皇子陆陆续续地也来了,六皇子季文泰身形挺拔,在皇子中间数他最高;八皇子季文岚相貌清秀,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九皇子季文筝是个小胖子,默不作声地趴在桌上啃着一块粘牙的梨糖膏;十皇子季文峰过了年已经十二岁了,却还是身量未长,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哼哧了半天堪堪爬上了高高的座椅,两只小腿晃荡着,嘘嘘地喘着气。十一皇子季文卓才刚五岁,还没有来上学。

叶殊跟在清和后面默默地进了文曲殿,在最后面的桌子前坐下。

清和走到上面的台案前坐下,皇子公主们顿时站起来恭敬道:“国师大人早。”

小个子的季文峰行完礼又哼哧哼哧地爬上椅子,一扭头看到旁边叶殊傻愣愣地坐着,不由皱了皱眉,这个女孩真没规矩,都不知道要站起来行礼。等等,咦?这不是那日里救文卓的小女孩吗?

叶殊心里默默嘀咕,这地方真先进啊,上课还要先行礼,改天应该让太子喊起立,然后大家一起站起来问好,这样显得整齐。

瞧见众人都打量她,清和抬声道:“她是叶殊,我的弟子,以后在这里一起上课。”

顿时皇子公主都扭过头来看她,长宁公主微笑着朝她眨了眨眼,季文熙看了看她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

“好了,翻开书,今天讲《蓟北行》。”清和咳了一声,缓缓道。

叶殊翻看着书,这《蓟北行》倒是很有岑参的风格。听着清和温和的嗓音,叶殊恍惚间像是回到了以前坐在初中教室里上语文课的时候。

下课了清和让叶殊自己回去,他要去赴宴,午间不回去吃饭了。

叶殊顺手从窗台上捡了朵落下的花拿在手里把玩着,一路慢慢地往回走。

“叶儿。”

回头一看是季文熙,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看着她。

“有事吗?”叶殊问道。

“没什么事,顺路,和你一块走。”季文熙转过头看着左边光秃秃的墙。

顺路?一个东边一个西边,有这么顺路的吗?

叶殊也不搭理他,径自往前走。

“叶儿。”

“恩。”

“叶儿。”

“什么?”

“没什么。”

“那个——”

“哪个?”

季文熙咳了一声,抬头看了看今天有没有云彩,又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尘。

“叶儿?”

没人搭理他。

“叶儿?”

“叶儿,那个,那个……前天你送杨廷那手帕挺漂亮的啊,也送我一个吧。”

叶殊顿时一皱眉:“谁说那是我送的了?”

“不是你是谁?”

“反正不是我?”

“真的不是你?”

“说了不是我。”

季文熙仔细盯着叶殊看:“此话当真?”

叶殊懒得搭理他。

“哈哈!”某人却似乎心情颇好,“叶儿,叶儿我们去逮鸟玩吧!”

叶殊白他一眼,我要回去吃饭了,谁跟你去逮鸟。

延伸阅读

中国娃娃儿童艺术摄影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sizm.shtml
中国娃娃儿童艺术摄影加盟_公司简介中国娃娃儿童艺术摄影是一家以儿童摄影、亲子摄影、孕

草酒王保健酒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smjb.shtml
湖北草酒王酒业有限公司创立于2009年3月,是一家以开发祖传秘方为核心,专致于大型养

孕雅利婴用品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x3hs.shtml
孕雅利婴用品,加拿大燕海企业集团成立于1993年,是的保健品及洗护用品研发、生产、销

ProudKids在线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65cl.shtml
ProudKids在线少儿英语加盟,ProudKids在线少儿英语隶属于北京萝卜青菜

福玉祥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av8s.shtml
福玉祥,香港福玉祥(国内外)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商标,秉承“传承发扬中国玉文化”的宗旨,

通瑞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pf8w.shtml
暂无

湖上春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unqi.shtml
杭州味道小酒馆倾诉的是故事,暖心的却是食物,《湖上春》为您做暖心的夜宵。伊家鲜旗下店

锦绣缘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p354.shtml
锦绣缘刺绣历史悠久,历代用于宫廷装饰、服饰,用料讲究、技术精湛、格调风雅。京绣产品种

珀莱雅皮具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6yt6.shtml
法国珀莱雅(国际)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专业设计、规模生产、品牌经营为一体的现代化企

途保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lillybelledesigns.com/u6kd.shtml
途保汽车美容是隶属于香港以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源自德国的品牌,技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级厨师唐三藏[西游]在线阅读第5章

    此话一出,室内一片寂静。沈子音侧头惊讶的看了一眼白玉,原来这人也是有几分本事的,他自己判断有无邪秽之气都是凭借了血铃铛,而白玉竟是能一眼就能看出这红姐儿的不妥之处。一身黑纱的红姐儿背对了他们片刻,忽然转身盈盈一拜,已然是恢复了从容之态。“两位公子,奴家真不知什么妖鬼,今夜的确是奴家莽撞了,还望公子能

  • 姜花日常碎碎念在线阅读第5节

    半个时辰后,两辆马车渐渐接近黑衣人埋伏之处。赵公子已经进入车内休息,傲长风则留在车头与赶车大汉并排而坐。虽然一路上赵公子多次邀请他进入车厢,却被他一再婉言谢绝。也许是嫌弃傲长风太邋遢,又或许是性格使然,那赶车大汉冷得像冰块一样,根本不和他搭话。傲长风也不在意,佯装打起瞌睡来。又前进了一段,那伙黑衣人

  • 豪门老男人的炮灰小娇妻[穿书]第一章在线阅读

    “傅羽,傅羽,快点起来啦,不要再睡了。”姜可小声的说道,顺带轻轻地摇晃着趴在桌子上的同桌傅羽,一脸担忧的样子。傅羽被摇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的眼睛下面有两个深深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昨天熬夜打**的后果。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同桌姜可正担忧的看着自己,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睛直直地与他对视。傅羽感觉心跳漏了

  • 殊异录在线阅读第一节

    窗外日光轻柔,鸟声清脆。闺房内,床榻上的人儿腹间搭着软被,手放于身侧,呼吸均匀,发柔柔的散在身后,透着与世无争的美感。忽由远而近的传来一阵喧闹声,似是女人柔软的笑声,隐约听得一句:“看十七妹一会儿怎一张红透的小脸。”这话带着笑意,不一会儿就听到公公来报:“十三公主,十四公主到——”丫环水儿、火儿忙出

  • [综]衣服成精了!在线阅读第4章

    一晃三年过去,茯苓已是少年模样,《九重刀法》结合不归道长的内功教习,他的武功提升可谓健步如飞。这日,茯苓练完轻功,从后山上回来,觉得肚子有点饿,想去厨房找点东西吃。刚找到了半截萝卜,还没来得及塞进嘴里,突然听到身后有声响,茯苓警觉的回头:“谁?”“我。”一个人从柴堆里站起来,那双又大圆的眼睛朝茯苓看

  • 黑心圣手巧媳妇第8章在线阅读

    霍长歌人在偏殿中住过两日,每日晨起去找皇后请安喝茶,待到第三日午后,尚衣局遣人送了身大氅来,说是陛下旨意,让小郡主着了新衣与哥哥们入夜了好去赏花灯。京里不如北疆严寒,那大氅便也略轻薄,如烈火猩红的底料上用线绣了一丛半开的金芍药,姿态婉约又清丽,偏又在兜帽一圈加了细白的绒毛,娇俏中又显一分富贵。霍长歌

  • 综漫:灾厄君主在线阅读第3章

    剑王为了保护李轻语,让自己的侍卫带着李轻语先离开,独自一人拦住了那些黑衣人。如今已经三个多月了,李轻语不仅越发的担心自己父亲的安危。那些黑衣人出手狠毒,招招要人性命,很明显他们就是为了杀人而来。“小姐,快走,他们追上来了。”剑王府侍卫长龙阳,来到李轻语的身旁,对正在陷入沉思的李轻语说道。一时再次开始

  • 雲雀恭彌的日常(偽)之二十七栋

    孟真真挽着许瑟的手,一路叽叽喳喳地和她讲着自己那些宝贝玩偶。到了她家门口后,两人告了别,许瑟继续往里走。身后的脚步声还没停,许瑟转头看了一眼,陆亭正不远不近地走在她后面。“陆亭?”许瑟想了想,好像附近也没听说搬来新住户啊,“你也住这里?”陆亭“嗯”了一声:“二十七栋。”许瑟隐约有点印象,二十七栋住的

  • 网游之英雄无双在线阅读等待抢怪

    眼看萤火虫被杀的越来越少,那个玩弄了自己的npc还是没有出现。王星洋急的满心愤怒,这个贱东西,居然还学会畏罪潜逃了!此时天色已经大明了起来,一轮红色的太阳挂在遥远的东方,照的四周都是暖洋洋的。四周的杂草也因为太阳的照耀而变得活跃起来,王星洋的怒火也随着太阳的照耀越烧越旺。不管任何一切,不停的击杀这里

  • 我的扫帚会飞在线阅读第四节

    “姜元?所来何事?”看着门外人山人海的场面,李贺毫无惧意。姜元目光如炬,直指那李贺身旁的李楚楚,沉声道:“我此处前来,只为两件事!休妻和忠告!”“现在我要休了李家大小姐——李楚楚!”言罢,姜元的手已经动了起来,掏出笔墨,龙凤凤舞般写满了整个纸张。然后随手拔出一旁姜文的宝剑划破手指,将手印摁在了纸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