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万界兼职群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小的叫杨三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季听捏了捏腹肌,觉得手感太好了些,便没忍住多揉了两把,申屠川闷哼一声,眉头紧皱的看着她,似乎在为受到冒犯而不悦。

他不高兴了,季听也就高兴了,捏着他的下颌嘲讽:“一个贱籍,连奴隶都不如,跟我装什么清高。”

申屠川垂下眼眸,掩饰自己的心不在焉。

季听见他不配合,不轻不重的拧了他一把,申屠川的身体顿时绷得更紧了。她满意的笑了一声,故作猥琐的搓搓手:“我睡过那么多男人,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看来今晚必须得好好疼疼你了。”

她说完便看到申屠川的脸色冷了一分,不由得更加得意,只是到了实践时又开始犯难了。这摸也摸了掐也掐了,接下来该做什么,总不能真睡了他吧?

正当她为难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季听心里一惊,忙将枕巾塞进申屠川嘴里,又用东西蒙住了他的眼睛,这才到角落躲起来。她刚躲好,扶云便进来了,着急地朝着她藏身的地方招招手。

季听忙从角落跑向他,扶云来不及解释,便拉着她跑了。

两个人跟褚宴汇合后,便往风月楼外溜去,没多久三楼便传来一阵响动,老鸨看到申屠川的房门开着,便带人冲了进去,看到申屠川的衣衫大开后惊了一瞬,忙叫人将他扶起来。

申屠川还不能动,被扶坐起来后脸色冰冷,显然心情很差。

老鸨颤巍巍上前,叫人伺候他服下解百毒的药丸:“主子,您……没事吧。”

“你来得倒是时候。”申屠川服下药后,四肢有了力气,将衣裳拢好后淡淡道。

“是属下失职,未能第一时间察觉有人入侵,害主子……”老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属下已经派人去追了,一定会将人抓回来!”

“不必,是殿下。”申屠川扫了她一眼。

整个凛朝,能被他直接称为殿下的,似乎只有那一位。老鸨闻言先是一愣,接着便小心的问:“确定是殿下?”

“你在质疑我?”申屠川眸色黑沉,再无半分清风朗月的模样。

老鸨忙磕头:“属下不敢!就、就是怕主子被用了药,一时间会认错。”毕竟堂堂凛庆长公主,想来找主子直接找就是,做什么偷偷摸摸的,还做出给主子下药这种下三滥的事。

“不会认错。”申屠川垂眸,静静看着地砖之间的缝隙。她身上类似茉莉与柚木混合的香味,他从一进门便闻到了。

老鸨见他笃定,再不敢质疑半分:“那属下先召回已经追出去的人?”

申屠川不语,似是同意了。

老鸨忙起身到窗口,对准天上放了一支烟花,这才折身回来,看到申屠川清冷的神色回过味来,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不高兴了。

……合着是在怪她坏了他的好事?她沉默一瞬,再次跪了下去。

这边季听三人跑出风月楼,还在辛苦躲避追兵。褚宴要一拖二,便有些腾不出手,眼看着就要被那些人追上时,天上突然炸起一朵烟花,接着那些追兵便转身离开了。

“……就这?”季听跑得呼吸都不畅快了,扶着墙茫然的问,“怎么突然不追了?”

“殿下,你且在这里躲着,卑职去看看情况。”褚宴将季听安顿好,便从藏身处出去了。

“应该是怕事情闹大吧,若是被外人知道申屠川被人轻薄了,恐怕会卖不出好价钱。”扶云回答她方才的问题。

季听觉得有道理,便对他点了点头。

扶云缓过劲儿,便一脸好奇的问:“殿下,你出气了吗?”

季听想想方才申屠川的表情,不由得勾起唇角:“出了,我还掐了他一把。”

“还掐他了?”扶云惊呼一声,一本正经的夸奖,“殿下真厉害。”

“还行吧。”季听一口恶气出来了,心情十分愉悦。

扶云看着她明媚的脸,半晌傻笑起来:“原先殿下说不喜欢申屠川了,扶云还一直不信,可现在却是信的。”

“哦?”季听扬眉。

扶云开心的点了点头:“扶云最了解殿下,不管是喜欢的人还是喜欢的东西,殿下都是放在心尖尖上的,明知道申屠川的性子烈,今日却还舍得这般磋磨,一看就知道确实放下了。”

季听好笑的扫了他一眼,正要认可他的话,转念想起自己的计划,斟酌片刻后还是否认了:“你说得不对,我对他还是喜欢的。”

扶云脸上的笑意一僵。

“今日之后,我便更确定自己喜欢他了,”季听眼眸微眯,毫不遮掩其中的算计,“这么好的男人,我可舍不得放手。”

季闻要诬她荒淫,她偏要摆出痴情的做派,看谁更技高一筹。只是要想装得像,就必须得找个叫人心服口服的对象才行。

扶云傻愣愣的看着她,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殿下……您确定吗?”

季听扫了他一眼,笑了:“放心,我有分寸,不会再像往日那般纵着他了。”

“……您最好是。”扶云已经无力吐槽了。

两人聊着天等褚宴回来,三人汇合后便一同回府了。

翌日一早,朝会结束后季听同几个将军一起往宫外走,季闻身边伺候的李全李公公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长公主殿下请留步!”

季听停下:“李公公有事?”

“多日不曾好好说过话,皇上甚是思念您,恰逢今日十五,皇上请您到乾清宫说话,顺便留下和皇上一起同后宫众嫔妃用膳,”李全谄媚道,见季听似乎要拒绝,忙叫苦道,“您就别推拒了,皇上再见不着您,真是要生气了。”

季听失笑:“放心,今日就是看在李公公的面子上,本宫也得去。”她晾了季闻这么多天,也是时候见他了。

“殿下真是折煞奴才了。”谁都喜欢听好话,尤其是位高权重之人的好话,即便知道季听只是随口一说,李全还是笑得见牙不见眼。

季听矜贵的点了点头,随他一同往乾清宫去了。

季闻早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季听后忙迎上来:“皇姐,你可算是肯见朕了。”

“瞧皇上说的,怎么好像臣故意躲着您一般,”季听嗔怪的看他一眼,看到他眼底的黑青后微微惊讶,“这几日只在朝堂上远远同皇上相见,也看不出个什么,如今一看怎么憔悴这么多,可是出了什么事?”

“……还不是想皇姐想的,”季闻丝毫不提他如今骑虎难下的情况,只是半埋怨半委屈的说,“你几日未来宫里,外头流言传得沸沸扬扬,都说你在为了申屠川同朕闹脾气。”

啧,三句话不到又提起申屠川,还不死心想拿人换她东西呢?季听配合的叹息一声,别开脸道:“臣虽然喜欢申屠川,可也没有喜欢到要同自己亲弟弟闹别扭的地步,亲疏有别,臣这点还是清楚的。”

季闻愣了愣,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时间竟然连反应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季听余光扫到他的神情,垂眸讽刺一笑。

前世她将对他的疼爱放在行动上,他却视而不见,如今只不过说了两句好话,也值得他这般出神?

季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回神后咳了一声:“听到皇姐这么说,朕也就放心了。”

“只是臣一想到申屠川还在那种地方,心里便觉得难受,有时候不愿出门,还请皇上别太介意。”季听一脸愁容。

季闻安慰的扶住她的肩膀:“看来皇姐是真心喜欢那申屠川,只可惜朕如今为武将的事焦头烂额,实在想不到放他出来的理由。”

那就别放了,有能耐就一辈子不放。季听忧伤的叹了声气:“臣若是能想到帮皇上的法子就好了,这样既帮皇上解决了忧心之事,又能把申屠川放出来。”

“其实也不难,朕仔细思索了几日,觉得这些武将最大的问题,便是‘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句话上,他们平日只认虎符不认人,难怪会不听朕的。”因为把申屠川关在风月楼,季闻这段时间快被文臣们缠死了,又不甘心就这么把人放出来,只能明示季听。

他说完便盯着季听,只见季听神情微动,接着蹙起眉头:“皇上这话有失偏颇,如今天下太平,他们没去打仗,就该听皇上的,若是敢拿这句话做筏子,臣觉得也不必再留了,该杀的杀,该贬的贬,叫他们知道皇上的厉害,不怕治不了他们。”

“……后宫嫔妃许久未见皇姐,应是想皇姐想得紧了,这会儿差不多也该用膳了,不如皇姐随朕前去?”季闻强行改变了话题。

季听浅浅一笑:“是。”

宫中规矩,每逢月中便要办宫宴,参与的一般都是皇帝同后宫妃嫔,偶尔也会召皇亲一同用膳。季听前世一直到被关押前几日,还在出席宫宴,以前的她只当季闻同她要好,如今回忆起当时的和睦场景,只是发自内心的觉得恶心。

如今的她对宫宴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但因为想见宫宴上会出现的人,所以还是随季闻去了。

因为季闻还没有子嗣,殿内只有众妃嫔在等候,见到姐弟俩一同出现时,便起身迎接:“参见皇上,长公主殿下安。”

“都起来吧,今日是家宴,不必拘谨。”季闻温和的牵着季听的袖子,一路将她带到上峰。

季听在台子下右侧第一个位置坐下后,就听到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响起:“难怪皇上这么晚才来,原来是等凛庆长公主呢,到底还是长公主的面子大,臣妾们同长公主比差远了。”

季听顺着声音看过去,一抬头便和一个貌美华贵的女人对视了,她勾起唇角:“张贵妃愈发漂亮了。”

不仅没被讥讽,还被夸奖了,张贵妃顿时一脸警惕:“不及长公主十之一二。”

季听眼中笑意更浓,看到她身侧坐着的女子,清新婉丽如清水芙蓉,不由得顿了一下:“这位是?”

“回长公主,这是我娘家侄女,名唤绿芍,”张贵妃带了些骄傲的介绍,接着看向季闻,声音顿时像没了骨头一样,“臣妾向皇上提起过的。”

“哦?原来你说的那位就是她啊,”季闻拖长了音,意味深长的看了季听一眼,“容貌是挺出挑,但是同皇姐比还是差得远了。”

季听一听他提起自己,顿时若有所思的看向这位名叫绿芍的姑娘。

张贵妃捂唇一笑:“皇上说笑了,绿芍怎么敢同长公主比呢,容貌气势哪哪都比不上,若非要说一点,恐怕也只有年轻个几岁。”

季听如今已是双十年华,比起这里的****,算得上最大的,张贵妃这是讥讽她年纪呢。这话实在剑拔弩张,季闻和众妃嫔却一副习惯了的样子,显然都知道她们关系不好。

季听却不甚在意这个,只是倒了杯酒,朝张贵妃举了举。张贵妃没想到她今日改了路数,突然软硬不吃了,顿时一种难言的憋闷袭上心头,正要再嘲讽她几句,旁边一直安静的女子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她话到嘴边变成了:“长公主敬酒,臣妾岂有不回之礼。”

她说完便把桌上众多物件打量一遍,最后拿着喝汤的碗倒了一大碗酒,又将自己的杯子满上,一手端一个朝季听走去:“长公主海量,臣妾怕您喝不痛快,特意给您换个大点的杯子,您可愿给臣妾这个面子?”

她想好了,要将碗送到季听脸前头,等季听不耐烦的推拒,她便借机倒下,假装是季听将自己推倒的,叫皇上狠狠说她一通。张贵妃刚想好计策,手中的碗便被季听端走了,她愣了一下,看到季听把一整碗酒都喝下时,眼睛都睁圆了。

“贵妃的酒,果然是最好的。”季听喝完,便将碗还给张贵妃,趁她接走的时候,借着宽大的衣袖,偷偷挠了挠她的手心。

张贵妃愣了一下,脸颊突然可疑的红了。

延伸阅读

天山的恩赐蜂蜜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s6ul.shtml
东营市益正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美丽的黄河入海口的中国东营经济开发区,主营种、养殖和

汇佳厚壁无缝钢管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ndbu.shtml
聊城汇佳钢材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538万,主营:20#45#16MN等各种材质的热轧厚

鑫龙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xth0.shtml
鑫龙休闲食品引进了国内外创新生产技术和设备,生产即食鱿鱼丝、调味鱼片、鱿鱼圈、鳕鱼片

靓车会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sr85.shtml
靓车会专注于中国的中高端汽车美容,立志于中国汽车美容服务行业规范的缔造者和梳理者。靓

百爵珠宝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b126.shtml
百爵珠宝是中国较早从事珠宝首饰研发推广与销售的专业机构,亦是首屈一指的知名品牌,公司

KINGGLORY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aym7.shtml
KINGGLORY车载用品是深圳市紫光辉科技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位于深圳市宝安区,

晶彩饰界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gkfl.shtml
qudao

土人陶艺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6snm.shtml
土人陶艺是隶属于艺土留声公司旗下的陶艺加盟特色品牌,经过6年的直营市场沉淀,已成功成

齐鲁塑编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a91e.shtml
齐鲁塑编系山东齐鲁石化四十五万吨乙烯工程配套生产企业从日本德国奥地利引进塑编生产设备

怀安堂凉茶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sxq2.shtml
凉茶历史悠久,起源可追溯至东晋。凉茶之始祖——葛洪(公元284~364),在惠州市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嫁给男主的病秧子哥哥第五章在线阅读

    校长厌恶地看着面前的唐天,刚刚和阿莫里恶战许久的唐天,浑身是泥,鼻青脸肿。校长觉得自己真是猪头,这样的垃圾,自己竟然允许其留在安德五年。都怪岑老头那个该死的糟老头!岑老头也不能留了……校长眼中闪地一丝狠厉,当下最重要的就是平息周家的怒火。他忽然想起来,当年之所以同意唐天留下来,除了岑老头,还因为上官

  • 我真的是个好人在线阅读第7章

    过了夏至,天依旧黑得晚,然而等到薄荷在后间的浴房里打扫收拾妥当,走进邱玉萝屋子里的时候,天色也已经擦黑了。屋里很暗,看不清楚,她被脚下一个凳子绊了一下,点起灯才发现邱玉萝坐在床沿上,低着头很是阴郁的样子。薄荷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当是心情略微有些不佳,就摆了个笑脸上去,问:“二姑娘怎么不点灯?这屋里

  • 女监国第4章在线阅读

    此时的杨天是做梦都没想到过,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被人给惦记上了。这也难怪,他哪有过发横财的经验?他光想着领奖时候的保密,可却忽视了买彩票时候的警惕和保密。现在的他,揣着兜里的银行卡,难以自制。有钱能干什么?当然什么都能干!有钱那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啊!曾经的杨天,时时刻刻都想着发财,可现在,当他真的发财了,

  • 心灵冰冷五极焚天焚地决

    回过神来,蒙旭满脸恐惧的看向洞口,打死都不愿再踏出一步,万一又有别的不知名凶兽攻击他,以他那小身板,那岂不是真的凉凉?当然经过大蟒蛇的这一吓,蒙旭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意识到他自己应该有可能不是在地球上了。毕竟以他的了解,地球上不应该存在这么大的蟒蛇,就算有,那它的头顶怎么会生长有两个小触角?刚才那恐

  • 灵心天觉在线阅读第9节

    随着春节的到来,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中午和晚上都是顿顿爆满,一桌难求。白夜她们都卯足了精神,各自在自己的包间里迎接着,伺候着,送走了一桌又一桌的客人。今天是大年夜,酒店只接受人均666元以上标准的年夜饭预订,即使是这样,也是所有的桌子全部都被订满。由于白夜工作出色,所以领班派白夜和刘芳一起去负责一个

  • [王杰希]天命之离开西亚图

    柔术是源于R本的一种徒手技击武术,在R本的流派也是相当众多,像什么带刀流柔术、止心流柔术、制刚流柔术、神妙流柔术、无想流柔术、心明活杀流柔术、日下真流柔术等等…威利就是一位成名已久柔术大师,他的柔术是经过自己多年实战才能有如今的造诣,在柔术界隐约有自成一派的趋势。当他听闻一个华夏来的名叫郑询的天朝小

  • 七皇传奇之第七章

    才放着一会儿的糖膏很快就就凝固了,季婵伸手摸了摸,摸着还有些许温热就模子反扣在同样铺了一层油纸的砧板上,轻轻在模子的边角处敲了敲,这样脱模会容易些。果不其然,等到她提起模子的时候,底下就是一块方方正正,齐齐整整的糖砖了。季婵小跑出去拿了块干净的布,刚晾上没多久的,还有点湿。砧板旁边放了一个冒着热气的

  • [刺客伍六七]那袭白衣之开什么玩笑!?丧尸!?(3)

    第三章开什么玩笑!?丧尸!?“你说什么!?马上就要上场了!你现在跟我说你要换歌!?”当从系统处拿到了这首地球经典的伴奏和词曲,秦开马不停蹄的找到工作人员,说明了状况,只是很明显,这波操作并不容易。“呼,还好这个总导演还算好说话,不然可就尴尬了。”经过节目组的一番紧急协商,最终还是由节目的总导演王志鹏

  • [阴阳师]重生之晴明大人之第八章(8)

    许晟进屋把从他奶带来的点心里给刘玲留了一块酥皮点心,两块麻片糖。剩下全部拿给了张大凤,让她分给几个眼巴巴瞅着的侄儿,侄女们。张巧和侯二丫抬眼看着,互相眼里都是有些惊讶,小叔子这变化大了呀,昨个儿晚上把鸡蛋汤分给几个小的,今个儿又把点心拿出来,跟以前吃独食的性子还真不一样了。妯娌俩投挑报李,灶里的活计

  • 鲁城诡事在线阅读第三节

    快来到学校时已经不早了。八点二十多了。因为不太熟悉这个学校,所以很悲剧,迷路了!“唉,一个学校干嘛要建这么偏的地方,不过是个高中而已啊?就光这几栋楼都可以转晕我!”陌璃郁闷的在一条街道分口处绕圈子。正当陌璃已经准备放弃希望时。一个学生从他身边走过去。他身上穿的校服和她所穿的校服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