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男友他是心理医生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比粥温柔 来源:晋江文学城

郭伯言离开后,派来一个叫窦义的侍卫,五官周正,沉静稳重,负责保护林氏母女上京。

林氏没告诉女儿,让窦义换身衣服,暂且假扮自家家丁。郭伯言的意思她懂了,但昨晚林氏要求做国公夫人,其实有两个目的。她由衷希望郭伯言恼她痴心妄想,一气之下厌烦了她,不再纠缠她们母女,但显然,郭伯言对她的觊觎超过了一个国公爷的理智。

第一条路已经被堵住了,现在,林氏将摆脱郭伯言的希望寄托在了卫国公府太夫人身上。别说堂堂国公爷,便是普通的芝麻小官,有几个会娶寡妇当继室的?郭伯言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太夫人一定会想尽办法打消郭伯言的念头,届时她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或许能劝服郭伯言放过她。

抱着这种念头,林氏当然不会透露给女儿,最后真躲不过,改嫁之前,她再告诉女儿也不迟。

“娘,舅舅不高兴咱们回去怎么办?”

此次北上,一家人走的水路,宋嘉宁趴在窗边,一边兴致寥寥地赏岸边风景,一边无精打采地问母亲。两辈子,她对舅舅的最后印象停留在母亲病故,舅舅来吊唁那日。舅舅跪在母亲墓前,哭得很伤心,说了很多他对不起母亲的话,事后还问她要不要随他去京城。

宋嘉宁知道舅母不喜欢自己,当时二叔二婶又极力挽留,宋嘉宁便没有答应。那时宋嘉宁还觉得舅舅是喜欢她的,可当她认清二叔一家的真面目写信回京求助时,舅舅竟然连个字都没亲手写,全是舅母字迹,之后几年舅舅也没有来江南探望她这个外甥女,宋嘉宁就彻底断了依靠舅舅的念想。

给郭骁当小妾时,郭骁曾问她想不想知道舅舅家的近况,宋嘉宁摇头拒绝了,他们不认她这个外甥女,她何必打听?人家过得是好是坏,都与她无关。

“不会的,我们安安乖巧懂事,舅舅最喜欢你了。”林氏将女儿叫到身边,柔声哄道。她说的是实话,兄长很喜欢这个外甥女,每年都会送一堆礼物过来,只是兄长有个惧内的短处,恰好嫂子又不待见她,兄长才不敢明着对她们好。

宋嘉宁嘟嘟小嘴儿,想到都快记不起模样的舅舅舅母,想到住在京城的郭骁与端慧公主,她担心地连饭都吃不香了。

在河上漂了一个多月,四月底,客船终于抵达通州码头。

外面日头毒,林氏戴好帷帽,帮女儿也戴上,娘俩手牵手下了船。

“妹妹!”有人扬声唤道,惊喜的妇人声音。

林氏闻言,意外地抬起头,就见远处兄嫂正快步往这边走来。兄长笑得真诚,林氏并不奇怪,只是,嫂子柳氏怎么也笑得那么亲近?以前见面,柳氏可是连个好脸都不乐意给她,巴不得没有她这个小姑子。

“妹妹,你们可算到了,我跟你大哥从收到你那封信后就开始盼,都盼了一个月了。”来到跟前,柳氏兴奋地道,瞧瞧林氏,她夸了一通,夸完摸摸宋嘉宁的小脑袋,继续夸宋嘉宁:“嘉宁越长越好看了,要是再瘦点,肯定比你娘还美。”

宋嘉宁呆呆地望着这个陌生的女人,这么热情,还是她记忆中的那位舅母吗?

母女俩都没反应过来,旁边林正道看着对面美貌依旧的妹妹,久别重逢的欢喜渐渐被担忧压了下去。三月底,与妹妹的家书同时抵达林家的,还有一位卫国公身边的小厮,那小厮说了,国公爷看上了妹妹,叫他们夫妻好好伺候着,不许有任何怠慢,还告诫他们管严嘴,在国公爷回京之前,不得传出去半个字。

妹妹与卫国公不清不楚,林正道担心极了,妻子柳氏却高兴地不得了,把妹妹看成了她结交权贵的青云之路,所以一改往日厌恶妹妹的嘴脸,巴巴地跟着他来码头接人。

妻子势利,见风使舵,林正道不喜这一点,可当年是他看中妻子貌美聪慧,巴巴地娶了回来,如今子女都大了,有些事情,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前妹妹住在江南,姑嫂俩一年见不了几次面,眼下妻子有心巴结妹妹,他乐见其成,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妹妹与卫国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离开码头,林正道骑马,林氏姑嫂俩带着宋嘉宁上了马车。

柳氏确实势利,但她大多时候都是有分寸的。林、柳两家都是京城富商,论地位是旗鼓相当,想当年她与林氏也是京城商户圈子中有名的两朵花,只不过林氏擅长诗词歌赋,被人誉为清高的幽兰,柳氏志在经商算盘拨地啪啪响,被人戏称母老虎。所谓一山难容二虎,柳氏还是那个被嘲弄打趣的,她自然看被捧成仙女的林氏不顺眼了,相处起来难免有个磕磕碰碰。

但柳氏心眼并不坏,林氏守寡后,她也曾劝丈夫接回小姑子,奈何小姑子一心留在宋家,她就不好多说了。说什么?守寡内里苦,但名声好,她当嫂子劝得太多,传出去街坊们肯定会数落她存心坑小姑子,弄得里外不是人。

如今小姑子自己回来了,还攀上了京城数一数二的权贵卫国公,柳氏惊喜之下连嫁人之前的那点芥蒂都抛到脑后了,只想快点跟小姑子问清楚。但有些事不能当着孩子的面问,回京路上,柳氏便只打听娘俩在宋家的情况。

林氏心平气和地解释,你问一句我答一句,姑嫂聊得还算不错。

宋嘉宁坐在母亲旁边,偷偷看舅母,见舅母眼睛亮亮的,安慰母亲时神色语气也挺真诚,她越来越糊涂了,感觉就像她把舅母当刺猬一样防备,结果见了面,舅母却变成了一缕春风,待她们娘俩周到热情,热情地让人无所适从。

“嘉宁偷看舅母做什么?想舅母了就直说。”察觉外甥女三番两次的偷窥,怯怯地像只胆小的兔子,柳氏乐了,亲昵地将外甥女拉到自己这边坐着,搂着宋嘉宁摸脑顶,喜滋滋道:“我们嘉宁这脸蛋,一看就是有福气的,要我说啊,姑娘家还是胖点好看,瘦巴巴的看得人心疼。”

宋嘉宁大眼睛骨碌一转,终于注意到舅母满月一样丰盈的脸颊了,白里透红神采飞扬,果然与母亲是不同韵味儿的美人。

有这样的舅母,当马车抵达林宅,当宋嘉宁看到一个身材圆滚滚的表哥与比她还胖的表姐后,她便只有一点点吃惊,很快就接受了表哥表姐都是小胖墩的现实。

表哥林万山,今年十四岁,胖归胖,但胖得很倜傥,喊表妹时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和蔼可亲。表姐林秀秀今年十二,个子比宋嘉宁高了小半头,人也胖了一圈,鹅蛋脸丹凤眼,顾盼生辉间透露出几分威风英气,酷似柳氏。

“姑母,路上坐船很辛苦吧?看您瘦的。”自然无比地将小表妹拉到身边扶肩而站,林秀秀亲昵地关心姑母。

林氏与柳氏不太合得来,但她真心喜欢兄长膝下的这对儿儿女,笑道:“还好还好,秀秀长得真快,都成大姑娘了。”

林秀秀大方一笑。

柳氏撺掇道:“你们俩带嘉宁去逛逛花园,不许欺负嘉宁。”

“我们姐妹刚见面,好好的我欺负她干什么?娘净瞎操心。”林秀秀哼了一声,赶在母亲数落她之前,牵着宋嘉宁的小手走了。宋嘉宁晕晕乎乎的,本能地回头找娘,林氏误会女儿认生,笑着哄道:“去吧,舅舅家花园可大了。”

宋嘉宁只好乖乖去跟表哥表姐培养感情。

林氏被兄嫂请到上房堂屋,安排心腹之人在外面守着,他们开始讨论正事。

林正道是亲哥哥,但这种事情他不适合主动,柳氏便小声问林氏:“你跟卫国公……”

林氏豁然开朗,怪不得嫂子变了态度,原来是郭伯言打过招呼了。

各人有各人的脾性,林氏不喜嫂子对兄长的泼辣,但也敬佩嫂子管家看账的本事,如今她带女回京,兄嫂便是她的靠山,有些事就必须向兄嫂交代清楚,遂把她与郭伯言相遇的情形说了,包括郭伯言的仗势欺人,包括她要求的明媒正娶,只隐瞒了她不想嫁给郭伯言的心思。

柳氏深深地吸了口气,看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外表柔弱的小姑子。

林正道心疼妹妹,叹道:“怪哥哥没本事,护不了你。”

林氏一点都不怪兄长,一个小有家财的商贾,就算在官场有点人脉,又如何斗得过卫国公?

柳氏瞅瞅他们兄妹,忍了会儿才道:“现在说那些都没用,不是我想攀龙附凤,可国公爷费了那么多力气,还跟咱们打过招呼了,显然对妹妹势在必得。要我说啊,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安安心心嫁过去,国公爷愿意娶妹妹做继室,足见他对妹妹动了点真心,相处久了,未必不是好姻缘。”

林正道没那么乐观:“国公爷愿意,太夫人能答应?就怕国公爷劝服不了太夫人,又丢不下妹妹,逼迫妹妹去做妾。”

柳氏心想,一个寡妇能给国公爷做妾也不吃亏了,但这话她没说。见丈夫愁容满面小姑子黛眉凝忧,柳氏识趣地宽慰道:“罢了罢了,一切等国公爷回京再说,让他去跟他老娘周旋,咱们只管随机应变。妹妹也别想太多,先安心住下来,把身子骨养好了,看你瘦的……”

林氏点点头,起身朝柳氏诚心一拜:“给嫂子添麻烦了。”

柳氏连忙上前搀扶,瞄眼小姑子仙女似的姿容与身段,倒也能理解卫国公的想法。

这样的俏寡妇,以正室之名娶回家夜夜宠爱,谁敢说他郭伯言亏了?

安顿好了小姑子与外甥女,柳氏特意派人留心卫国公府的消息,从四月开始盼,一直盼到八月底,总算盼来了郭伯言回京!

延伸阅读

壹工场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y82.shtml
壹工场皮革护理承接各类品牌销售商包包、皮衣、鞋子新品上柜前的磨损、运输中的变形、缺陷

考奇化妆品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d9w9.shtml
考奇化妆品成立2009年5月公司主要经营网络批发实体店铺批发公司主要供货给淘宝网少售

欧百滤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piex.shtml
欧百滤实业主要生产:仓顶除尘器,粉体蝶阀,压力安全阀,螺旋输送机,除尘滤芯,破拱气垫

魅可家纺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y3rt.shtml
项目介绍:产品方面,魅可家纺力争做到出色,同时我们还支持做到“高贵不高价”,魅可家纺

亲闺秀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d4kn.shtml
亲闺秀袜从事袜裤、无缝印花袜裤、丝袜、无缝印花连袜裤、连袜裤、刺青丝袜、刺青连袜裤等

樱花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ymv0.shtml
樱花消毒柜项目介绍:樱花消毒柜总部秉承以“诚信为本、品质至上、价格合理”的经营理念,

汇莱钓具品牌联盟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gpd7.shtml
钓具行业更加健康发展,七家国内钓具行业品牌制造商(杭州法莱、东莞德岛、杭州喜曼多、杭

旭众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g93b.shtml
旭昆食品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以来,始终追随国内外高明水平,不断创新,追求圆满。在新老客户

淮莱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n21x.shtml
淮莱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生产销售抱枕、桌布、桌旗、地毯、地垫、棉麻面料销量节节高消

沃尔玛加盟  http://www.broadprospect.com/g72s.shtml
沃尔玛公司由美国少售业的效果人物山姆·沃尔顿先生于1962年在阿肯色州成立。经过四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以前的以前在线阅读第10节

    周末没有课的时候,有的人会回家,譬如说陵光和裘振,也有人泡在宿舍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像莫澜弹了一天的琴,还有苏严刷了一天的题,不过更多的是外出玩乐的人,就像执明,特意请了庚寅庚辰阿煦去看电影,这样慕容离也只好跟着去了。所以齐之侃下午时离开学校,蹇宾也觉得没有什么,非常正常。今天是他的生日,自然收到不

  • 三界大佬抢着喜当爹[穿书]在线阅读聚餐

    小贝看得目瞪口呆,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也会有这么颠覆认知的一天。男孩真想捂住自己的双眼,实在没想到这群家伙会这么热情,真是太丢人了。他瞪了大毛一眼,拉着小贝转身进了山洞。白虎见状,转身冲着兽群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外面的野兽飞禽纷纷在洞口放下带来的食物,呼啸地离去。洞里洞外就只剩下刚才的三个家伙在进进出

  • 渣攻注定孤独一生之无法理解的思维!

    九原一中的厕所很大,作为全校人数突破四千人数大关的场所,九原一中的厕所理所当然的很大,除了每层楼标配俩个教师专用厕所外,在篮球场的不远处还拥有一个特别大专属学生的厕所。只是偌大的一个厕所被分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几何物体,除了刚一开始进去就能看到的小房间是男厕外,剩余一大部分全都是女厕,从厕所里俩面颜色不

  • 我是佛法搬运工第九章在线阅读

    南方妖庭。一白衣剑客正盘膝坐在地上调息,剑客身周紫气缭绕,香气氤氲,神异非常。这个白衣剑客不是别人,正是改头换面的战无极。在战无极身周,有许多动物,野猪、野兔、松鼠、麻雀、山鸡,飞禽走兽,鱼鸟花虫全都围拢在他的身周。这些都是没有开启灵智的野兽,但是此时此刻,这些野兽一个个的双爪何时,一脸虔诚地围拢在

  • 穿成重生大佬前女友[穿书]在线阅读第十节

    队长努力让保持自己的高冷警长形象:“少废话,开箱!”乐天再次补刀:“队长,钥匙在你手里呢……”队长脸上的表情已经垮了。乐天同情地从他手里拿过钥匙,插在锁眼中,用力一旋。“咔擦”,锁开了。在场所有人都舒出半口气。“打开看看。”队长命令道。乐天掀开箱盖,从箱子里散发出一股木材和棉絮的味道,只见箱子内部用

  • 桃花劫[古穿今]第四章在线阅读

    张大志出诊时,一般都是要提着一个不大,但非常精致的小箱子,而且,还要带上老花镜,总习惯于炫耀出教授的派头。“那你需要带什么东西嘛!”花秋月很急切地喊问了一句,高跟鞋捯饬着大理石地面的响声,早就不绝入耳。轻响声跟着我跳动的心尖,保持着相同的节奏。哎吆!惊诧的一声。“你什么意思?我怎么没理解透彻呀!”我

  • 打脸重生[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但面前的景象却令他着实害怕,吃人的蜈蚣,几十米的大蛇都令他不得不待在家。但里面的声音似乎为了帮我们适应这个环境而给了我们一些异能。拿起手机毫不犹豫的拨通了父母的电话,但居然无信号。“是不是天地异变,信号就被干扰了能?”hew想到这里迫切的想要变强大然后去接自己的父母,于是目光转到自己异能上来了。看着

  • 涩梦圆舞曲第4章在线阅读

    原来是刚才那家金店的看门小姐,她虽然后悔,但还是赶快把这件事给汇报给了领导,希望能有所挽回,毕竟卖黄金也不是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事,自己店也算是这条街最大的了,只要没卖就有争取的机会!可是刚跟老板来到这里,就听到了送50万这句话!这么快就卖了?而且还是把领头50万送了!50万!!!不是3万!!!一旁的小

  • 山海经列王传第10章在线阅读

    云兮和温七翎上了岸发现芙兰躺在地上,便问正在吃烤鱼的生礼:“她这是怎么了?”生礼吐出一根鱼刺:“见你们下去这么长时间,一激动晕过去了。”“你就不能把她扶起来吗?”云兮拧去头发上的水,“不就在地上躺一会儿,有那么矫情吗?”生礼拉过芙兰的披肩擦了擦手:“你再钓一条鱼吧,特别好吃。”“滚。”云兮笑骂,温七

  • [霹雳]穿越到霹雳里之他们俩是傻子吧!

    因为扫地机器人一事,两人之间本来因为晚饭稍稍和缓了一些的关系再次紧张了起来。不过这回陆瑜澜算是手握把柄了,就更加不怕敖霄对自己的横眉冷对。他算是摸清楚了,这位殿下,下到阴曹地府,上到天庭凌霄,这么多人啊仙啊妖啊都讨厌他肯定是有理由的。这脾气臭的,谁愿意惯他啊?而且许多事情明明能好好说话,这位呢,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