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荒原玫瑰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蜀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骤然听到“亲妈”两个字,云洁猛然回头,结果又一次跟高齐泽尖锐的目光相对。

还是那样的清清冷冷,只是比刚才更多了几分厌恶和鄙夷。

他轻轻抿起唇,施施然添上一句,“这个阿姨是茗茗亲妈……的朋友。”

小女孩立刻止了哭声,眨着泪汪汪的眼睛问高齐泽,“爸比,真的吗?阿姨真的认得妈妈吗?”

孩子的天真更让云洁难堪,下一刻,她飞快抹去脸上的热泪,逃也似地跑开了。

她和高齐泽已经离婚整整五年,而百科上写着孩子的年龄是四岁半,她不是一早就查过了吗?现在还不死心做什么?

就像离婚前她也曾不死心地问他,“高齐泽,你是不是真把孩子送孤儿院了?”

她的眼里充满了祈求,是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祈求,那时候她幻想他能念着一点点过去的情分,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他凉薄到骨子里的冷笑,“她的亲生母亲都不想要她,我为什么要背这个包袱?!”

耳边又响起了婴儿嘤嘤的啼哭声。冰冷的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周围安静得出奇,小腹的位置还疼的要命,比被刀子剜出一块还疼。

她撑起最后一丝气力问守在床前的母亲,“孩子呢?”

母亲抹着眼泪说,“被那个死没良心地抱走了,说是要送到孤儿院去,免得给你添麻烦。”

她永远记得当时的万念俱灰,像是跌入了无尽黑暗,像是失去了生命里最后一道光,高齐泽和孩子是她所有噩梦的根源,她怎么能再自取其辱一次?

对着镜子认真补了点妆,云洁很快返回电影院礼堂。

林瑾言见她眼眶红红,直觉情况不对,“云姐,你怎么哭了?”

云洁深吸一口气,努力扯出一丝微笑,看向林瑾言,“晚会还多久开始?”

林瑾言不便插言,只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云姐,吴导刚才跟我说了,今年提名的几个预告片质量都不错,咱们工作室做的片子也不一定能得奖。”

云洁并不是很在意,只跟林瑾言一起找到安排好的位置坐下,“能入选就不错了,我们毕竟是后起之秀,以后的路还很长……”

或许这些年她唯有把一颗心全部投放在事业上,才能稍稍填补那些深可见骨的伤痕。

林瑾言一听就不乐意了,为她打抱不平说,“那怎么行,要是没获奖,云姐就白跑这一趟了。”

“有什么白跑不白跑的,来看看热闹也不错。”

见云洁满不在乎的样子,林瑾言直叹气,“云姐,你又不是爱看热闹的人,再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们什么也没有。”

云洁说,“热闹的确是他们的,高兴却是我们自己的。”

林瑾言笑了笑,云洁沉默着望向主持台。

因为颁给预告片的奖项是近几年才新添加的,放在在最开始颁发,几乎在开场五分钟之内云洁就知道他们的作品落选了。

二十出头的小丫头总是活力四射,林瑾言很少有机会活跃在台前,这次逮到机会,一直小声在云洁跟前念叨某某女星的造型太土,某某男星穿了多少限量款之类的八卦。

她有意要逗她高兴,云洁偶尔听到有趣的地方,也跟着轻轻咧嘴。

越往后就越是重头戏,颁奖晚会的几个主持人又都是业内老手,特别能带动氛围,场内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到高齐泽带着小茗茗上台的时候,连一旁的林瑾言也跟着嗨起来,一个劲地拍手叫好。

云洁只是温和地看着,她的目光里没有滚烫的热切,也没有冰冷的憎恶,有的是只是淡如清风的随意,仿佛台上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跟她没有关系。

主持人蔡秀雅按照惯例询问影帝高齐泽的获奖感言,其中不可避免地提到他最近红遍大江南北的影片《琴心》。

“我听说您戏里面的女儿小茗茗只有四岁,跟她配戏一定很难吧?”

高齐泽捧着奖杯,风趣地回答说,“我们的合作一直挺好啊,我想大概是因为父女之间的天/性/使/然。”

父女天性……蔡秀雅惊讶万分,另一个“名嘴”任建波也跟着起哄说,“您的意思是说,这个叫茗茗的小姑娘真的是您的亲生女儿?”

早前就有关于小茗茗的各种猜测,高齐泽只外宣称说是他的女儿,但是自他出道以来就没人见过高齐泽妻子,虽然小茗茗也姓高,但外界普遍认为她只是高齐泽的养女。

高齐泽郑重点头,又随着主持人的话一字一顿地强调一遍,“恩,她是我的亲生女儿。”

他刚说完,小茗茗就很应景地搂住了高齐泽,极其自然地叫了一声爸爸。

台上一片其乐融融的亲切,台下的云洁却微微勾起讽刺的笑意,目光翛地变冷,四岁半的亲生女儿,呵。

蔡秀雅没想到能在这种晚会八到这样的大新闻,当下发挥了一八到底的职业本能,“那我能问一个比较冒昧的问题,孩子的母亲是?”

高齐泽回以客气的轻笑,抛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们现在不在一起。”

第二天**版新闻果然是大篇幅报道巴黎中国电影节的有关事宜,无非就是那几样老调调。

《新晋影帝高齐泽携女儿小茗茗一同亮相》

《影帝高齐泽再摘最佳男主角》

鉴于他们昨晚的爆料和后续公关都非常成功,连#求给茗茗当后妈#也跟着上了微博热搜。

云洁粗略扫了一圈,发现也有几条是说她的,有些报道的言辞还颇为激烈。

在一篇名为《昔日花旦沦为幕后?是封杀还是自愿?》的文章下,更有神通广大的记者八出“七剪”近几年的发展史:据悉,“七剪”预告片工作室已成立四年,公司名义上是归特效大师孟随所有,有爆料人称,关云洁才是真正的第一负责人。因为团队制作了吴导的电影《凤归来》而获得最佳预告片提名,得以崭露头角。

如吴导所言,她如果出席,至少可以放大“七剪”的曝光率。

淡出**圈之后,云洁对这个圈层的八卦向来兴致缺缺,随便刷了一会微博,开始收拾行李。

林瑾言眼看着自己横扫巴黎六大街的愿望泡汤,万分惋惜道,“云姐,你真不打算去哪里玩玩,巴黎的风景不错诶。”

“我没什么地方想去。”

林瑾言立马朝她投来然而我已看穿一切的眼神,“云姐是赶着周六回去吧。”

云洁大方承认,“知道了还问?”

大概全工作室都知道她的癖好,一到周末就喜欢到某山沟沟里跑。

“云姐,既然你那么喜欢孩子,干嘛还不跟师哥领证?”

又是孟随,平日里工作室的人就喜欢拿他们两个开玩笑,就数这个林瑾言最口无遮拦。

云洁轻笑着反问,“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为什么要领证?”

“全工作室的人都知道你们是一对儿,你勉为其难承认了也不丢人啊,孟师哥人长得帅,家里又有钱,简直就是完美老公。”

孟随越好,她就越配不上他,云洁伸手点了点林瑾言的额头,“就你多嘴,大人的事情小孩不懂。”

林瑾言不服气,“说得自己跟阿姨似的,不就比我大五岁么,切~”

“行了,林妹妹,快走吧,平时我都没发现你是这么磨蹭的人。”

云洁一收拾好就拖着行礼箱子,直奔机场,林瑾言虽然不舍,也只好一路跟着了,哎,谁让她是人家的行政助理呢。

头等舱里面的客人不多,云洁没有想到冤家路窄这一幕大戏能天天上映,她居然买到了高齐泽隔壁的位置。

一切情景都跟昨天相似,小女孩又在爸爸跟前闹,让他唱歌。

高齐泽依旧拒绝,“爸爸不能在这里给你唱歌听,会吵到其他叔叔阿姨的。”

女孩不依,撒娇着说,“不行,我就要听,我要听你唱那首小哪吒。”

男人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柔声哄她,“听话。爸比回家给你做鱼脯丸子吃,好不好?”

那声音慵慵懒懒的,带着一种骨子里的宠溺。即便隔着帘子,也撩得人心头一乱,云洁情不自禁地将耳侧的帘子拉紧一些。

而这个小小的举动像是被窥探到了似的,对面马上又冒了一句,“嘘,小声点,已经吵到别的叔叔阿姨了。”

那孩子大概是被宠坏了,任性起来让人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不管,我就要听,爸比……爸比……爸比……”

小女孩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旁边塞着耳机听歌的林瑾言忍不住低声抱怨,“云姐,这谁家的小孩儿,真任性!”

云洁不说话,按铃让空姐过来,“您好,靠窗的位置不太舒服,我想换个位置,可以吗?”

旁边的喧闹声音戛然而止,空姐若有所思,然后微笑着说,“女士您好,我们这一趟航班空位很多,您可以自行选择合适的位置。”

“谢谢。”

云洁起身找了一处离他们最远的位置,一路上果然安静了不少。

快到c市时,她起身去洗手间,谁知道好巧不巧又碰上那人。

高齐泽迈着长腿朝她这边走来,他明明看到她了,却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目光有意不在她的身上停驻,似乎也不愿意跟她有太多交集。

头等舱的通道很宽,完全可以容得下两个人直面而过,云洁还是微微侧过身子,不想跟他正面碰上。

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云洁听见他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打算躲一辈子。”

云洁扯了扯唇,轻声哼道,“我为什么要躲?”

延伸阅读

我只是个意外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ganyk.cn/d8jq.shtml
城东市,一间废弃的旧仓库里,一名约二十来岁的英俊男子,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的这台电脑,

我想和触手离婚[穿书]之康沃尔驻岛篇3(9)  http://www.ganyk.cn/aa6a.shtml
当天夜里,这个小餐厅一直人声鼎沸,不断有人加入,也不断有醉鬼被抬出去。这个游客鲜少踏

我真不是小魔头第一章  http://www.ganyk.cn/nl8e.shtml
冬季,大雪飞扬。张饶推门进屋,这是一间很奇怪的卧室,窗帘床单桌椅地砖,目光所及的一切

百夜清秋了事欢第七章  http://www.ganyk.cn/sels.shtml
“太宰君...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我的名字是白兰·杰索,你叫我白兰就可以了。”当那个莫

青灯记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ganyk.cn/xp0j.shtml
龚晏和顾北从夜总会出来,他们通知了一队人来查封这个夜总会。目前主要任务是找到张川和谁

爱在明日之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ganyk.cn/px5w.shtml
苏州吴县。酒楼里的说书人正徐徐从堂上退下,堂下喝茶吃酒的几乎全是武林中人,一个个身子

系统:公子风华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ganyk.cn/xjsv.shtml
这是一望无际的山脉,整片山上铺满了凤凰花,满是鲜艳,正如她的掌门人火凤凰一样,妖媚而

[综]去吧!我的刀子精!!!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ganyk.cn/po91.shtml
第一章蛇蝎美女设毒计惨遭冤枉逐出门在一个黄昏,在三姐和堂主第一次相约的绿柳下两人不期

[综神话]月辉祭礼之第三章  http://www.ganyk.cn/shez.shtml
演出服、工作人员证件、企业宣传册、VIP伴手礼……唐笑拿着表单一箱箱清点物料,准备待

爱是疯魔纯粹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ganyk.cn/pxwz.shtml
无垠星空,星辰碎裂,星云染血,破损的虚空碎末如浪涛激荡,星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死寂,只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际旧坑初遇时的喜悦

    随着大了我三岁的二姐的一声,我迅速地看一眼褥子,还好没尿炕,我恼怒地瞪了二姐一眼,闭紧嘴巴,极快穿衣服,然后下炕,刷牙洗脸去了。耳后听见二姐嗤嗤的憋笑。哼,我才不理你呢。早饭过后,背着缠着老爸好久才得来的军用挎包去上学了,虽然小,但也勉强能装下当天的课本,但是绝对不能当着天天勤劳能干的妈妈面背走。至

  • 我家王爷太善妒(重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8:三首通死亡沙漠副本也是三个十级新手副本之一,虽然现在在凌晨三点多,可新服第一天爆满的人气以及网游本来就是一群夜猫子玩家多关系,死亡沙漠门口还是人声鼎沸,各种组队声音热闹非凡。叶泓几人在身强体壮的王蒙率领下,艰难得挤过拥挤人群,直接跨进副本。一望无际的沙漠,连棵小草都没有,到处都是单调的黄色,烈日

  • 缺哥哥么?(全员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一对主仆俩玩闹几下,便一同到了院子里。小花去备膳,而冯聪却练起了把式。冯聪前世是国家s级间谍,对于一些日常的训练再熟悉不过了。只见冯聪娇小的身子,一招一式,说不出的可爱,但是不过半小时,他就已汗水淋淋。冯聪不由感叹,即使修为到了空洞境界,机体依旧承受不了过多的运动。半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看来得寻个方

  • 大唐之天命皇子第四章在线阅读

    莫若诗叫了一辆去一处叫依云水岸的车,到了依云水岸之后叶少辰才发现,这依云水岸哪里是一个小区啊,简直就是一处人间仙境啊有木有。树木成荫,假山林立,鸟语花香,水流潺潺。叶少辰的小心脏正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叶少辰现在很确定,老道士以前肯定是在虐待自己,这么好的去处不早告诉他,现在才跟自己说,肯定是良心

  • 超级宝箱系统在线阅读滚出去

    “你怎么又提夏浅这个贱人了?老子为了让她帮我拿到顾氏公司的投资,哄她都快哄地吐了,现在听到她的名字就恶心!你要是再提她的名字,看我怎么收拾你!”叶轩光着的脊背对着夏浅,对身下的女人发出了淫邪的笑声。“我,我说的是……”女人已经紧张地话都说利索了,只能任凭叶轩抱着她,继续横冲直撞,“我说的是,夏浅现在

  • 红楼梦碎第1章在线阅读

    “云和,这破天气还下雨,你又病倒了,晚饭可怎么办?谁来做?”一个男人叹息的声音传来。沈云和被一双黏糊糊的手拍了拍,只感觉手臂一凉,猛的醒了过来。印入眼帘的是破旧的土砖房,大概是因为下雨,屋子里闷热的很,里面坐着两个穿着朴素的男青年,大家都汗津津的,整个屋子里弥漫着酸臭的汗味。沈云和一脸发懵,昨天,老

  • 违背原则在线阅读第1章

    盛夏的风拂过林海,掀起阵阵浪涛,一波波荡向远方。在这茂密的丛林中掩映着偌大一块空地。空地被高大的围墙环绕,震慑山林的啸声不断从墙内传出来,惊起林鸦。若从高处鸟瞰,可以发现这块空地被钢铁围栏分割成许多部分,每个围栏中都生活着一种野兽,温和如鹿便在其中奔跑跳跃,凶猛如虎则趴在铁栏上嘶吼咆哮。每一个围栏外

  • [火影]鱼尾巴第八章

    半个月的时间,说长,其实弹指即过;说短,却又足以做出很多事情,改变很多东西。当江中其带着仲连央到谷悦**公司后,刚进门就收获了一堆的注目礼,继而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江中其在一群人的注视下,淡定自如地跟前台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就带着仲连央上了楼。随后这个消息飞速传遍了公司各个角落。关于那条助理签艺人

  • [红楼]黛玉为相迦勒底

    一小时前。人理续存保障机构菲尼斯·迦勒底,中央管制室。得益于核心研究对象「拟似天体·迦勒底亚斯」的特殊磁场,尽管损失了八成的机能与超过四分之三的宝贵职员,这座研究所还是顺利地脱离了正常时间轴,像漂浮在宇宙中的空间站一样将仅剩的不到二十名正规职员,以及经过冷冻处理的47名御主适格者暂时从人理烧却的灾难

  • 重生故宫修文物第一章在线阅读

    自如其名的定远镇,在这个偌大的王朝来讲,这里就是安定而偏远。黄昏时分,斜斜洒洒的阳光普照在这片红转绿瓦之间,镇上唯一的集市迎来了一天的高峰期。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偶尔传来的大笑毫不掩饰的诠释着这里的和谐安定。熙攘的人群里时时传来女子的尖叫,回身一看,镇上出名的一群小流氓还把手放在鼻子处深深的嗅了嗅,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