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拥有神明陪伴的少年就怕系统有文化

作者:大白玉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叶檀说到做到,当日下午,虎贲将军之妻便带着叶檀和叶明媚上门拜访。

明盛长公主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可是她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叶夫人快快请坐,琉璃,看茶。”叶夫人简单把来历讲了,明盛就恍然大悟:那两个倒霉孩子,果然是瞒着她捅了祸事!她现在不好发作,只是神色冷了冷:“叶姑娘果真气派!”

沈家近些年虽不在朝堂,长公主更是远离京城,可是只要有太后和皇帝在位一天,沈家的势力就会只增不减,叶夫人也是出身簪缨,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她的神色更加谦恭:“明媚不懂事,妾身已经罚她了。这是叶家赔罪的小小心意,烦请长公主笑纳。”

明盛闲闲地托起茶盏:“哦?叶夫人准备怎么处罚令千金呢?”

“送她去老家的家庙半年,让她抄写《女戒》百遍。公主认为可好?”

这个处罚不可谓不重,明盛长公主满意地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盯着叶明媚:“叶姑娘认为如何?”

叶明媚明白自己闯了大祸,点头道:“幸好沈姑娘无事,不然明媚万死难辞其咎!明媚认罚。”

明盛长公主愈发满意了。其实对于叶夫人她是熟悉的,毕竟也是儿时在京城一同长大的贵女,若说没有任何情分,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虎贲将军和沈家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保皇党,沈家如今式微,可是兵权还是实实在在掌握在虎贲将军手中的。再加上儿女都大了,当初的事情她也不想再提起,反倒寻了更久之前的事情来回忆。“说起来,阿萱你大婚的时候,我还添妆了呢,十里红妆不能算夸张吧。”

叶夫人听到明盛长公主换了称呼,怎能不明白她这是有意示好,当然要接住这根橄榄枝:“阿元你大婚时才叫举国欢庆呢,百里红妆也不为过!”

长蓁和沈长渊一踏入明盛长公主屋里,就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到了:谁来告诉我们二人这般谈笑风生究竟为毛啊?!

沈长渊并不在乎明盛和谁聊得来,他走到叶檀身前,眼睛发亮,深深一揖:“恩公!”

叶檀赶忙回礼:“明媚有错在先,恩公之名,栾之万不敢当!”

明盛长公主素知二儿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难得见他对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这般服气,暂且把找他算账的心思放在一旁,好奇地问道:“长渊,叶家公子是救了你么?”

“娘您不知道?”沈长渊一脸惊讶,“我看叶家伯母在这里,以为她把什么事都告诉您了呢!”他把方才“叶檀救妹”的事情说了,明盛长公主更对叶檀刮目相看了:这小公子方才只字不提他的功劳,说实话,她一直以为他是来打酱油的呢……

明盛是个很极致的人,叶明媚有错,但是这是她一人所为;叶檀有功,就必定要赏。她满意地看着叶檀:“将门虎子,叶小公子必成大器!”吩咐岫玉拿出她珍藏的一把鱼肠剑,赠与叶檀。

叶檀面带惶恐:“栾之不过是将功赎罪而已,万不敢当长公主的夸赞!”

“哎呀栾之,你就收下嘛!”沈长渊走到他身边,“你表字栾之?我尚无表字,你帮我起一个如何?”

叶檀:“……”

长蓁看着自己哥哥的模样捂住了脸:人家有跟你很熟吗?这货我不认识我不认识……

·

送走了叶家人,沈长渊还沉浸在和叶檀搭上话的欣喜之中,不料看到脸色一沉的明盛长公主,直道大事不妙,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怎料被早有防备的明盛长公主派人拦住。

明盛眯起眼睛阴森森地看着沈长渊:“嗯?你不是说今日出去,没有事故发生吗?”

沈长渊赔笑:“多亏栾之英勇无匹!”

明盛大怒:“你这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去,回你自己房里,把族规给本宫抄上百遍!”

沈家是百年书香世家,那族规的厚度当然不可小觑。沈长渊哀嚎一声,以眼神示意长蓁帮他求情,奈何沈长蓁一直在旁边练习“这货我不认识”,最后当然是无功而返,垂头丧气地回自己房里抄书去了。

明盛长公主收拾了二儿子,开始思索另一件事情:虎贲将军尚在边关领兵,为何叶夫人却领着全家下了江南?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存在么?她思索片刻,手书一封,唤来岑冠:“把这封信送去宫中,务必要快!”

·

丁忧三年,阖府居丧,一应**活动都不容许存在。没有**活动,这日子就比较难以打发,长蓁下午无事,午睡起来之后,就坐在松竹梅花梨木小几前练字。托应试教育的福,长蓁练得一手好的中性笔字,但是要用毛笔写字的话,总感觉少了些许风骨。更何况长蓁的真实想法其实是这样想的:既然自己琴棋书画一窍不通,那就练字吧……好歹还有个拿得出手的么!

练字着实是个考验人耐性的事情,好在经过高三洗礼的长蓁坐功不错,端坐在小几前,也能做到接连几个时辰一动不动。她房内的四个大丫鬟都知道姑娘练字时是不容许任何人打扰的,是以只留一个名为侍墨的小丫鬟在旁磨墨、一个名为拂砚的小丫鬟在整理长蓁的手稿,旁人一概不许留。

直到有人来访:“姑娘,六姑娘和七姑娘来了。”

“嗯?”长蓁把毛笔搁在白瓷祥云笔格上,“请进来吧。”沈家大房二房皆回了江南的祖宅,近年来并府而居,她对沈家的姑娘们多多少少都有了印象。六姑娘沈长蔓没什么来往,倒是七姑娘沈长葩,长蓁一直对她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愧疚:因为我的懒惰导致一个奇葩的名字跟随你一生,妹子我对不住你啊。

是以她的欢迎就多了几分真心。

兰桨守在门口,引着二人向长蓁的住处而来:“姑娘在碧纱橱内练字呢。二位姑娘先稍稍歇息片刻,我去请姑娘来。”

七姑娘好奇心起:“五姐在练什么呢?”说着就朝四折隔扇处走去。

兰桨不好拦,幸好这时长蓁也走出来了:“六妹妹、七妹妹。”她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兰桨,示意她退下,“七妹妹有兴趣,不若我带妹妹看看?”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看的,花梨木小几上散着几张澄心堂纸和一干笔格、笔洗、镇纸等物,比较值得一看的是拂砚整理好的厚厚一摞长蓁写过的宣纸。六姑娘和七姑娘就凑在这一摞宣纸边,一张一张地欣赏。

长蓁看二人拿起来那摞自己的手书,张了张口,硬生生地把阻止的话咽下去了:看就看罢……谁让自己欠人家的呢。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好句!不过不知五姐用的是什么词牌?”

长蓁听到七姑娘读出来这句话,差点一头杵在地上,反应过来后赶忙掩饰:“呵呵呵呵,没有词牌,我自己写着玩的。”与此同时,脑海中响起“叮”的一声提示音:“恭喜9527号女主达成事迹‘总有一首歌让我们难过’,经验+500,技能点+300,灵气+3。恭喜女主升级至7级!”

卧槽这也能达成事迹!但是看到这个事迹的名字……长蓁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

这破系统,随着自己等级的上升,真是越来越没底线了!

六姑娘和七姑娘也没有待很久,因为晚饭的时辰到了,林氏派人来接走了她们。长蓁得了空,立刻闭上眼睛,板着脸训斥:“系统,你出来!”

半晌无人应答。

就在长蓁耐心即将耗尽的时候,脑海中浮现一行小字:“是否使用召唤符?”

长蓁选了“是”。

“您并未携带召唤符,是否花费5金购买?”

长蓁选了“是”。

“您成功购买召唤符,是否使用?”

长蓁选了“是”。

“召唤失败!是否继续购买?”

……我了个大擦!

长蓁耐着性子重复以上步骤,这次运气不错,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9527号女主,下面由我,一名光荣的系统为您服务。”

长蓁板着脸道:“我要投诉你们的升级方式!等级越高越难升级,你们就没有一本类似升级指南的东西指引客户吗?”

系统振振有词:“尊敬的9527号女主,您的问题提得很中肯,不过这是您的人生,并不是一个RPG**,一切都要自己经历、自己体验、自己发现。”

“那我是不是生命垂危的时候你们也不会出手相助?你们既然把我带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来,就要保证我的生活!”

系统听到这话,居然沉默了半晌,然后抒情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这个大坑货!长蓁忍了许久,才道:“……你真无耻。”

系统迅速反击:“说什么呢?!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从未见过这么一个高尚的系统,一个纯粹的系统,一个有道德的系统,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系统,一个有益于人民的系统!”

沈长蓁连吐槽的心都没有了:尼玛,系统其实不可怕,就怕系统有文化!

延伸阅读

执艾堂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qm5.shtml
执艾堂专门打造艾灸平民化、爱老人、艾灸在乡镇。艾灸,中医针灸疗法中的灸法,点燃用艾叶

买卖巴巴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b3s8.shtml
买卖巴巴婴儿用品加盟详情买卖巴巴婴儿用品经营的童装、婴幼儿服装畅销消费者市场。佛山市

岱妮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xiwx.shtml
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设计和制造发饰、饰及流行饰品的企业;历年来,同益一直奉行“诚

冰伊尚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p6a7.shtml
冰伊尚女鞋是深圳市南山区金脚丫鞋业厂经销商品,总部是凉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将太的寿司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btn7.shtml
广东省将太的寿司有限公司以其轻松价位、高级享受的理念,赢得了极好的市场口碑!将太的寿

尼基金俄罗斯商店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lhe.shtml
“NISHOP-尼基金俄罗斯商店”是北京尼吉金商贸有限公司旗下连锁品牌,由“呼伦贝尔

纽科伦起重机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yydz.shtml
纽科伦(新乡)起重机有限公司。系中外合资企业,创建于2005年8月,位于有“中国起重

天溢珠宝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gm12.shtml
上海天溢珠宝有限公司是中华金银珠宝,公司提供珍珠饰外发加工,手工活兼职,串珠,珍珠加

玥靓化妆品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nbqv.shtml
玥靓化妆品是一家精细化学品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化妆品,玥靓化妆品

东方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d62n.shtml
东方不锈钢矮身锅是专门从事研发、生产、销售不锈钢厨具和不锈钢饰品的制造公司,本公司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神日常逼我脱粉第六章在线阅读

    苏语婧还是被姚惠琴拉进了一个包间,没有敲门便进去,入眼的便是儿童不宜的画面,偌大的棕色真皮沙发上,一位脑满肠肥,顶着一头地中海的寥寥头发,此时的他正压着一名**妖娆的女人,吊带的短裙已经被扯下了一大半。而站在门口中的两人马上转过头。“是谁坏了老子的好事?”王董连头都没抬,又继续亲上了怀里的女人。“王

  • 她很会闹人找到寝室!过关!

    “你说得对!”毛毛握紧了毛爪,这才发现她手上也都是毛,“就算我再找不到男朋友,我也是最棒的!”呃。。。我说的好像不是这个意思。“走!我带你去房间。”毛毛兴奋地抓起我就往里面跑,“我们这里平时连个客人都没有呢,更别说女孩子了,将棪,一诺和青暝一定很高兴你来了!在仙域,只要能找到男朋友,就能住上面的房子

  • 您有一份奶糕请签收[直播]第8章在线阅读

    这可能就是猴子的审美观和人的审美观不同吧。殷国在一座高大宏伟的城堡内,站立着一排排全部武装的士兵,这些士兵在血色浓稠的阳光下显得杀意凛然,肃杀之气席卷八方。“都怎么样了?”“回禀大护法,我军此次攻下道盟一百一十一座城池,俘获两亿八千四百八十一凡人,三百七十二万修士,其中有十万游仙,一万地仙,五千天仙

  • 把酒欲问青天之第九章

    晓灵心中一直藏了一件事,甚至连她的好姐妹也没告诉,她父母也怕让她再想起那可怕的事情,也从来不提。但晓灵从来都没忘记,没忘记那个小男孩。那是6年前,自己还只是15岁,那天晚上参加完学校组织的节目就往家走,因为不喜欢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家世,就没让父母派车来接,谁知刚走不久,就被一个流氓盯住了,捂住她的嘴,

  • 我要成为超能男神在线阅读第九章

    赛利亚的房间内略显拥挤,不少村民都在门外踮起脚向里面看去,璐璐也显得有些兴奋,整个人都被糖果给堆了起来。屋后的一片空地上,胖虎静静的盘坐在五芒星阵法的中间。“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胖虎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幕城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希望一切顺利吧。”嗡!一柄巨大的锤子从天而降,锤头呈圆柱型落在地上足有一

  • 成了男神的猫以后[系统]在线阅读第七章

    温妮想让莱安给吉娜留一个好印象,毕竟吉娜显然是勇者小队的成员之一。无奈莱安本人丝毫不争气,温妮承担起这种招待客人的重任。“吉娜是为什么来维尔罗小镇呢?你是旅人吗?”温妮与眼前的少女套近乎。“算是吧,”吉娜对说话声音如此温柔的小姐姐也非常有好感,“不过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朋友?”

  • 青春的遗憾之离奇复活

    第二章离奇复活就这样这沉寂的宅子过去了一天···“头好痛···额···”小男孩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这才有空打量了四周,男孩瞳孔一缩,放眼望去发现四周到处都是尸体,满地的鲜血,似乎周围都成了一片血色的海洋。“这··这是哪?···我又是谁?”小男孩又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努力想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可是怎

  • 与尔长安在线阅读第六节

    啪嗒。煤气打开。嗤嗤……开火,顿时巨大的火焰,猛地从灶里面冲了出来。王峰,创真两人动作极为流畅迅速。将锅烧红,放入少量食用油。扑哧……然后将鸡蛋打破,放进锅里,发出扑哧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王峰和创真的动作极为相似……这一幕,让那些围观的人更加期待了。“啧啧,不错啊,王峰那个小子,技术似乎进步了,我

  • 洪荒bgm大师在线阅读贪婪2

    “大哥,大脑说过这段时间不要走动,为什么我们要离开呀?”“要你说,要你说这些,难道我不知道吗?我还不是为了你们,看看你们吃了那个东西能不能和我一样进化,你想想我们三兄弟都是进化体……。”“还是老大想的周全,那时我们三兄弟都是进化体,那时我们的地位就更不同了。”“老大,我知错了,别打我了,疼疼疼,我知

  • 文学入侵第四章在线阅读

    顺宣六年五月十日,青州城主入朝堂求亲,所求娶之人正是当今君主的表妹归云公主,名——虞归。这个从小生活在宫廷中的女子,只是躲在屏风后看见那青州城主的俊俏模样,在自己的兄长询问自己之时,便轻轻点头应允。她已经十九岁了,不是一个小女子了,身在宫廷,她没有办法接触太多的男子,所以动心大概是很容易的。不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