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将军赋采薇鲜花送美人

作者:苏薄九 来源:晋江文学城

次日

叶离动了动睫毛,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紫色的绣着云纹的华衣,一只白白嫩嫩的手正死死地抓着衣服,那是他的手。

叶离一怔,随后反应过来,他已化为人形了。

记忆有些模糊,大约是因为睡糊涂了吧!叶离开始回想之前的事情,他想起来他被他的父亲带到了紫霄宫拜见道祖,然后……然后他睡着了。

“我父皇呢?”叶离张口问道,声音稚嫩软糯,如今他还不过是三岁孩童大的模样。

头顶传来清冷如泉的声音。

“帝俊已经回去,你便暂且留下来,几日后我会遣人送你回去。”鸿钧说道。

叶离闻言抬头,目光正到鸿钧白玉无瑕一般微尖的下巴,他一怔,心中想到,美人的下巴大抵都是长的这样的吧!他见过很多美人,有男有女,无一例外他们都有着微尖的下巴,和冷淡漠然的性子。

这紫霄宫的道祖可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除他师父叶英外,道祖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

突然,鸿钧低下头,看着他,说道:“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叶离收回目光,他放开了他紧紧抓着鸿钧衣服不放的手,从他怀里爬了起来。心中暗想,他昨夜是在鸿钧的怀里睡了一夜吗?

鸿钧坐在那入定打坐了一夜,如青松一般动也不动。叶离抬头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意外,鸿钧居然没把他丢了出去,任由他靠在他怀里睡了一夜。鸿钧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有人情味一些,这个念头只是在叶离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后便被他否认了。

鸿钧这样的人冷情冷性,和他说人情味,简直是在痴人说笑。

对于眼下这个情况,叶离唯一能想出来的合理的理由,只有可能是因为他年幼,鸿钧对幼小的晚辈心中尚有几分容忍。若是换了别人,敢这样做,只怕要被鸿钧给毫不留情的丢了出去,以大不敬的罪名降下天罚。

小孩也有小孩的优势,叶离如此想到。

他从鸿钧的怀里爬了起来,下了矮榻,低声说道:“失礼了。”

鸿钧闻言面色一顿,zui唇微动,吐出两字,“无妨。”

一时安静,屋内陷入沉默。

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鸿钧是一贯冷漠少语,而叶离则是心中有所忌惮,不敢说话。他便是连这样面对着鸿钧,都觉得心中压力很大,无论他怎样故作淡定,都难掩脸上的神情紧张。

道祖的气场太强大,存在感太强,真是让人无法以平常心对之。做个比喻好了,叶离对着鸿钧,就像是小学生对着严厉的班主任一样。

突然,道房的门从外面被敲响了。

门响了三下,然后咯吱一声,从外面门打开了。

一身碧色衣裳的的女童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一个盘案走了进来,盘案上放置着几叠仙果和一杯琼浆灵液。女童走到一旁的案牍旁,席地而跪,将盘案上的东西一一拿出,放置在案牍上,然后起身离去。

“那些万年灵液于你有益,以后每日清晨和晚间,各饮一次。”鸿钧开口说道。

万年灵液?听名字就知道是好东西。听说这玩意在后世修仙界里都是论滴来计算的,而鸿钧这都是用玉杯来盛的,不愧是身价底蕴深厚的道祖,也不愧是上古灵气繁盛的洪荒世界。

“多谢道祖。”叶离脆生生地说道。

他走了过去,席地而跪做,目光看着那个用白玉杯盛放着的万年灵液。清淡透明的万年灵液,盛放在光洁没有一丝瑕疵的白玉杯里,浓郁的灵气让人闻之不禁神志一震。

叶离端起杯子饮了一口,灵夜下肚,顿时一股浓郁的灵气从腹中升起,唇齿间一阵清凉四溢,回味无穷。他只觉得浑身精神一震,整个人都有些飘飘欲仙了,那感觉玄幻而又奇妙。

这让叶离有些惊讶,又让他有些回味,他忍不住有些贪杯,不禁shen.出舌头舔了舔唇。

“万年灵液能增加你体内的灵力,但不宜多喝,一次两次便足够。”鸿钧说道。

叶离闻言抬眼看了他一下,抿了抿唇,终是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鸿钧听后,眼皮也不抬一下地说道:“你与我有缘而已。”

叶离闻言心中嘁了一声,鬼才信!有缘什么的都是来来蒙人的借口,你以为他会信?他在心中yin暗的想到,怎么都觉得鸿钧这个举动有养肥了待宰的嫌疑。不过而后他又想到,这八成是他心思yin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鸿钧那是何等人?玄门道祖,正道领袖,用得着做这么龌蹉的事情吗?

不管他意欲何为,总之眼下对他无害,还大大的帮助了他一把,叶离真诚地道谢,“多谢道祖厚爱。”

鸿钧听后抬眸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地说道:“你先天体质略有不足,紫霄宫后山有一处天然的灵泉,你可常去,以灵泉洗涤身体经脉,养气而补不足。”

叶离听他这样说,心中是大大的吃了一惊,面上不显。这道祖对他是好的过分,他明显可以察觉到,这个好和先前的好不一样,如果说先前的好是出于鸿钧不为人知的目的,那么之后的那一串善举则是因为叶离的有礼而聪慧的举动,让鸿钧出手助了他一把。

叶离生来聪慧,他比常人更加敏.感,更加能分辨出人的好意善恶。

他犹豫了一会,低声说道:“多谢。”

说完之后,便不再言语了。

不管鸿钧这一些举动意欲何为,是善意还是另有居心,总之天下没有无缘无故对你的好,小心点总是没错的。叶离这是不想多受鸿钧的恩,以免不小心着了他的道。

叶离不说话,他静静地跪坐在案牍旁,也不客气,shen手拿起了桌上了的一枚仙果,放到zui边咬着吃。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道房内,这声音显得格外的清晰。

有种过格格不入的感觉,叶离一点也不以为意,他神色坦然地抱着一个仙果吧唧吧唧的啃着。似乎丝毫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淡然自若。

他的这幅淡然,引得鸿钧多看了他几眼。

是有多久紫霄宫不曾像今天这样有响动,鸿钧一贯为人清冷淡漠,性子喜静,以至于他身边的人都说话行事细声细气,不敢发出多大的动静。偌大的紫霄宫平日里便是冷冷清清的,就像他的主人一样。

往日里还不曾觉得有什么,但是一旦当有了对比,“真吵。”鸿钧低声说了一句。

叶离好似什么也没听见,继续吧唧吧唧地啃着仙果。

啃完一个,又拿起一个。

像是贪吃的松鼠一般,埋头专心致志的啃着怀里的仙果,两颊一股一股的,这会看上去倒有几分像孩童。

鸿钧瞥了他一眼,遂任他去了。

他阖眼入定,无视外物。

叶离也耐得住性子,就这样一个人住在那,啃着仙果,坐了大半天。

许久之后,才听见一声淡淡的声音传来,“若是觉得无趣,出去玩耍。”

叶离闻言啃仙果的动作一顿,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后低头继续咬了几口,直到把手中的一枚仙果吃完了,才起身轻手轻脚的朝门外走去。

他小心的打开门,发出咯吱一声的轻响,他出去把门带上。

站在门外,叶离的目光四处扫了一眼,然后沿着蜿蜒的长廊往前走。

他脚步轻声地走在长廊里,眉头微蹙,他回想了记忆,却是想不出,他为何前来紫霄宫?先前几日的记忆,似有几处模糊,想不通的地方。

想了许久,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叶离虽心中不舒服,但也只得放弃。

叶离在紫霄宫内随意地逛了一圈,精致小巧的水榭,高大壮阔的宫殿,耸入云霄的楼台,白玉铺就的地板,以及万年紫藤木打造的长桥,自后山活泉引来的溪河,姹紫嫣红花团锦簇的庭院,无一不是让他开了眼。

他心中惊叹连连,直感慨仙家之境,那浓郁的灵气,道家的底蕴,将叶离这个常年生活在汤谷没什么见识的人给震撼住了。

叶离坐在一处水池旁的白玉地板上,他脱下鞋,将脚浸入池水中,一股清凉的触感自脚尖传遍了全身,浓郁的灵气顿时涌入了体内。被灵气填满的感觉,舒服的让他不禁想要喟叹出声。

叶离这是头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贪吃,不知餍足,他的身体对灵气十分的渴望。就像是一只贪.婪的兽被唤醒了一般,而那个唤醒这只小兽的人正是道祖鸿钧。

他皱了皱眉,不知眼下自己这是个什么情况,即便他不知其他人是否和他一样,但是他却有些察觉自己似乎是……太能吃了点。

水池里生长着一池的白莲,莲叶田田,碧绿的莲叶尚且还沾染着清晨的露水,圆润饱满而晶莹剔透的露水自莲叶滚动了下来,落入池水中。一朵朵洁白美丽的莲花,自碧绿的莲叶里冒出了头,有些ting直了腰杆,高傲的立于池中,有些躲藏在莲叶身后,羞答答的露出半张脸。

叶离坐在池边,他shen.出一只手支着下巴,目光看着这一池美丽的白莲,却目无焦距,脸上的表情漫不经心,显然是在走神。

他一贯耐得住性子,他在这池边一坐就是大半天。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他才动了动身体,将两脚踩入水里,他站在水池里,shen手摘下了一朵绽放的美丽的白莲。他将白莲放到鼻尖,低头轻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莲香沁人心脾。

叶离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鸿钧待他那么好,他当日要投桃报李。这一池的白莲长得是那样的漂亮清冷,就像鸿钧那个人一样。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一个极好的主意!

叶离站在水池里,他仔细的对比,精心的挑选,最终摘了几朵他认为最漂亮美丽的白莲。他上了岸,双脚还是shi漉漉的,他却不以为然,小跑着回去了道房。

咯吱一声,门突然被推开了。

突如其来的入侵者让阖眼打坐的鸿钧轻蹙了眉尖,紫霄宫连着昊天、瑶池两个童子在内,也不过是三个人。素日里冷清安静惯了,就算是昊天、瑶池要入内,都会事先轻轻地敲门三下,以示提醒。而不会像这个人一般,肆无忌惮的闯进来。

能这样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闯入,也只有那个被他留下来的妖族太子,真是个不安分的小家伙。

叶离手捧着白莲走到鸿钧的身边,他仰着头,看着鸿钧,喊道:“道祖,道祖。”

鸿钧闻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束美丽的白莲。

“这个送给你。”

不知何时,叶离爬上了矮榻,他跪坐在榻上,将白莲举到了鸿钧的面前,仰着头看着他。

鸿钧看了一眼面前的这束花,然后低头看了一眼叶离,只见他稚嫩的脸上带着纯粹而欣喜的笑容。他的神色顿了顿,说道:“为何送我这个?”

叶离闻言,脸上的笑容更加愉悦了,他声音清脆而掷地有声道,“鲜花赠美人!”

“……”鸿钧。

鸿钧的面色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很快的恢复如常,他顿了顿,说道:“若是不介意,劳烦你将花Cha入在那个白玉瓶里。”

顺着鸿钧的视线看去,叶离在一旁桌子上看见一个白玉长瓶,他应了一声“好。”,便爬下矮榻,蹬蹬蹬地跑到一旁,他踮起脚尖想要取下白玉瓶,却发现身高依旧是不够。他忍不住心中切了一声,等老子长大!想到这点,又忍不住的咬牙切齿,而后则是眉头皱起,心中烦恼,我该如何取下这个白玉瓶呢?

鸿钧注视着他神情变幻莫测的脸,抬起手轻轻一挥,只见那个摆在桌上的白玉瓶腾空而起,落在了叶离的手中。

叶离看着手中的白玉瓶,脸色愣了一会,然后大喜道:“多谢道祖。”

说完便高兴的蹬蹬蹬抱着白玉瓶跑了出去。

他跑到外面庭院里,蹲在院内的一条流动的小溪里,他将手中的白莲放置在一旁地上,拿起白玉瓶放到小溪里,灌了半瓶子的水。然后,他将那些白莲Cha入白玉瓶内。看了看cha着白莲的瓶子,他皱了皱眉,脸色有些挑剔的给白莲变换了cha法。

cha了几次花之后,他才神色略有些满意的停手,抱着cha花的白玉瓶朝道房走去。

走在路上,恰好遇到了迎面走来的昊天。

昊天见状,神色大惊,说道:“你怎么摘了道祖的花?千万莫要道祖看到!”

叶离闻言一愣,而后问道:“为何?”

“道祖平日最不喜别人胡乱摘花,说是断绝生机,非善举。花还是要开着好看,摘下来便要枯萎了。”昊天说道。

倒是像他会说的话,叶离抱着花瓶继续朝前走,说道:“晚了,他已经看见了。”

回去了道房,叶离把花瓶抱到鸿钧的跟前,仰着头,问道:“好看吗?”

鸿钧睁眼看着他精致期待的小脸,然后低头看了一眼cha在白玉瓶内静静地绽放着的白莲,轻声说道:“好看。”

叶离闻言顿时眉开眼笑,说道:“我也觉得好看。”

他把花瓶往前一递,说道:“能劳烦你帮我把这个花瓶放到桌上去吗?”说完,他神色颇为苦恼地补充了一句,“我太矮了,够不着。”

鸿钧垂下眼眸,随手一挥,只见叶离手中的花瓶腾空而起,朝右飞去,最终落在了桌上。

叶离见状神色欣喜,说道:“这花送给你,谢谢你的灵液和仙果。”

鸿钧闻言看了他一眼,难得出声夸了一句,“你这孩子,但是乖巧懂事。”

殊不知,叶离此刻心中正在暗暗得意,拿道祖的东西还了道祖的人情,赚啊!赚大发了!

你还能更无耻点吗?

延伸阅读

千翰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yeb9.shtml
上海千翰照明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究、开发、生产、销售“绿色照明电器”为一体的现代化型企

百瑞莲串串披萨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u2gy.shtml
牛排可以走着吃,披萨照样也可以,百瑞莲串串披萨创新披萨新吃法,一串串拿在手,边走边吃

富莱茵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a1pa.shtml
富莱茵电子,是一家集设计生产经营为一体的性礼品公司。公司成立于2001年,2005年

达纳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dxi7.shtml
达纳轴承是一家经营进口轴承的企业,公司有着年轻而富有朝气的轴承销售团队,秉承“用心经

东方英豪KTV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poim.shtml
活需要激情,朋友需要相聚,时尚,应从这里开始!---东方英豪KTV,音乐的殿堂,闪亮

特高特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pwt7.shtml
特高特陶瓷成立以来,以“个性先锋”为产品设计理念,在根植中国传统陶艺文化,融贯中西设

利洋贝莹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ad0a.shtml
利洋贝莹家纺布艺总部从事毛巾、浴巾、方巾、毛巾被等巾类产品的生产与销售。现有织机四十

R-JUST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nh5p.shtml
R-JUST新款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卡诺冰柜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uqu7.shtml
卡诺冰柜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靠

本大叔水晶焖锅加盟  http://www.peruwebpro.com/udcb.shtml
本大叔水晶焖锅采用变色水晶锅。上菜的瞬间总是给顾客无限的震撼。用餐环境优美,除了水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演艺逆旅第7章在线阅读

    终于,吴小兰的目光转移了,又望向了去波浪般的稻田。因为她看到欧阳明动了,眼睛动了,她知道他就要抬起头了。吴小兰不想被那双目光刺伤。“小兰,我答应你,三年,我最多三年,一定回来看你。五年能不能回到你身边,我不敢保证。等三年后,我回来了,再决定后面这个问题,好吗?”欧阳明目光锐利,看到了吴小兰的身躯在颤

  • 洪荒之六道凶尊在线阅读惊呼,这个世界有功夫

    听到给一个机会,我和其余两人齐齐抬起头,不同于另外两人的满脸兴奋,我则是诧异和不解,按理说陈三自加入大刀会业已两年多了,也算是资深老人,再加上陈三父亲亦是大刀会中人,这样算下来根正苗红,但上位的机会陈三从未遇到过;还有就是帮里了给个机会,而不是刘五爷给个机会,紧这一点就值得怀疑,据陈三所知,大刀会自

  • 算命吗?超准哒!之第一卷第三章:砍手记(1)

    “阿国,干什么呢,赶快跟上。”胡泉回头见我还在愣神唤了我一声,我仍然没有动的意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总觉得有些陌生感,这种不自在让我有些恍然若失,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阿国!”又是一声叫喊,借着胡泉走到了我的身边重重的的给了我一个嘴巴,疼的要命,但是让我清醒了很多。“你这样子很容易让咱们俩死在这里诶

  • 世界反面第3章在线阅读

    “嗯?哥,她是谁?”什么?⊙_⊙哥?这是他妹子??“她啊,就是我跟你说的,你嫂子。”他看着我说。他的笑容越来越明显,天啊,他这是第一次在我面前笑耶,好帅哦,他的笑容怎么这么迷人,跟我老哥有的一拼,呵呵。我看呆了。“喂,看什么呢。”他问。“好帅哦。”我白痴的说了三个字后缓过来神,“嗯?没什么,没什么。

  • 魔法制裁在线阅读神秘人

    太阳从东方吐白,照亮了整个海淀市。余飞刷着他的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叹了一口气,吃完饭就背着书包上学去了。临走前母亲说:“今天给我安分点啊,不要再打架了!”“知道了!”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余飞看见了他的好哥们——宋明新。“呦,这不是我们大明星哥么?”余飞笑着给了明新一个熊抱。他们正谈着,突然间天就暗了

  • 无冕之王见闻录第八章在线阅读

    大雁国皇宫。美人榻上,孟倾城斜倚在榻上沉沉睡着,明眸皓齿,含笑拈花,气质楚楚,清澈如香。隔着的珠帘之后,一道紫蓝色长袍的男子抬步走了进来,华丽的锦缎衣袍在身后拖曳,大气深沉,气场威严。狭长的双眸微挑,白皙的面容泛着似笑非笑,他伸手拨开珠帘,高高的身姿慵懒的走了进去。珠帘的声响,让孟倾城一下子惊醒,她

  • 疏光在线阅读第1章

    阙婉鸽第一次在**里遇见秋木苏时,还并没有那许多婉转柔情,只是竞技场输给对方所以被激起了好胜心而已。那时候一款名为荣耀的**横空出世,阙婉鸽班上的**迷聚在一起谈论什么职业好玩,什么职业容易上手。她对自己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充满好奇,所以在与家里人商量以后,支取零用钱买了刷卡器和账号卡。那时她选择了召唤

  • 女配她只想成为豪门女寡妇[穿书]在线阅读第七章

    王你妈逼八!我是神龟!上古神龟!云游被惊讶到了,王八居然会说话,6了6了你是上古神龟,那是自然......还没有等王八继续说话,云游就开口:那你怎么会被困在这里乌龟便沉默了下来,不知天高地厚的的小子,当年神灵其出,本神龟万古之名,天地皆知只不过经历一些事后才法力尽失......还没有说完,云游已经插

  • 相思寄曲(戬心)之第九章

    Episode09有一个红头发的年轻女士频繁地光顾长袍店,但是都不买,每次都是看看就夹着包离开。这样的客人并不少,但她来的频次非常高,以至于我都记住了她。那天我趴在柜台里研究着新一年的魔药课本,那个红头发的女士又来了,她生得不高,脸和身材都圆圆的,小腹微微隆起,她跟摩金夫人问候了几句,夸我是个“甜美

  • 全世界最好的想念在线阅读第三章

    虽然对这个丁小雨他不了解,但是看上去比那个让凯瑟伤心的人好太多了,至少如果金宝三说的是真的,那这个丁小雨就很可靠。凯瑟坐在丁小雨前面,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总是会萦绕在他鼻腔,虽然他不曾仔细看凯瑟一眼,但是哪怕是光闻味道,就知道是她了。下课后大东和亚瑟去了操场,等着丁小雨过来。凯瑟去买了四瓶可乐走了过来。